窄红 102、一〇二

小说:窄红 作者:折一枚针 更新时间:2019-11-20 19:54:52 源网站:2K小说fpzw
  周四晚上没有戏, 中午吃过饭, 宝绽接到一个邀请,请他下午去家里唱一出。请他的人姓康, 是最开始跟着韩文山来听戏的人之一,六十多岁, 总是笑呵呵的,很和蔼客气的一个老人。

  因为是老人, 宝绽没多想就答应了, 坐着来接他的车,到离市中心不远的得意城, 这里也是个富豪社区,比君子居新,但房子要小一些,别墅之间的楼间距也近,远远看去略显局促。

  一个家庭秘书似的人把他领上三楼, 拐了一个又一个弯, 在通向书房的小走廊上, 那人接了个电话,说是康总的董事会还没结束,要请宝绽等一等。

  走廊窗下有一张米白色的沙发椅, 紧挨着书房门,宝绽脱掉大衣,就在那里坐下。

  他今天穿的是时阔亭给做的黑长衫,肩背上的金仙鹤迎着窗外的日光, 扑动着羽毛振翅欲飞,这么一身东方味十足的打扮,腕子上却戴着一只洋表,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在他身上倒相得益彰。

  空等着实在无聊,宝绽掏出手机给匡正打电话,可能正忙着,那边没有接,远处走廊上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你小子往哪儿跑,看见你了!”

  接着是一串咯咯的孩童笑声,没多久,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从转角跑出来,白白胖胖的脸蛋,下巴上有些嘟嘟肉,看见宝绽,大眼睛好奇地眨了眨,趴到地上,撅着屁股往他的长衫底下钻。

  “哎脏!”宝绽起身想抱他,那孩子死活拽着他的裤脚,奶声奶气地命令:“坐好,躲猫猫!”

  他这小大人的样子把宝绽逗乐了,回身坐下,拿长衫把他遮住,很快,转角那边追过来一个年轻人,嚣张的寸头,右边鬓角剃掉了一道,耳朵上打着一排宝石耳钉,赤橙黄绿青蓝紫,是渐变的彩虹色。

  宝绽腾地从长椅上起来,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那人也认出他了,上次大半夜上错车,还挑唆姘头砸了他的车玻璃,“我操是你啊,”他扫一眼宝绽的打扮,又看了看他身后那扇门,表情古怪,“你那情哥哥呢,牛逼哄哄地跟我拼命,你出来干这个他不管?”

  什么情哥哥,宝绽唰地红了脸:“你别乱说话。”

  那小子吊儿郎当的,抱着膀子冲他笑:“乱吗,我乱我的,你脸红什么?”

  上次是在车上,宝绽怕出事,现在脚底下踏踏实实,宝绽一点不示弱:“你心里脏,看什么都是脏的。”

  那小子翻个白眼,一副谁脏还不一定的表情:“行啦,你人都在这儿了,死不承认有意思吗?”他大声嚷嚷,“康庄,给我出来!”

  宝绽不知道他在喊谁,空荡荡的走廊上寂静无声。

  “听见没有,”那小子使劲跺了跺脚,“你不出来,我可走了!”

  忽然,宝绽的长衫下摆一动,那个胖嘟嘟的小孩子拱了拱,从椅子底下钻出来。

  “你个没出息的,”那小子看见他,歪歪头,招招手,“过来。”

  胖小子不动弹,因为没躲成猫猫,委屈巴巴地撅着嘴。

  “干什么,”寸头小子先是凶他,“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唧唧歪歪的!”然后疼爱地摸摸他的头,“走,我带你下楼玩。”

  胖小子乐了,踮着脚去够他的手,宝绽看他们那样子,仿佛一对感情很好的兄弟,但看年龄差距又不像,正疑惑,匡正的电话打回来了。

  “宝儿,”那边压着声音,头一句话先解释,“刚才有个客户。”

  “嗯,我没事,”宝绽也小着声,背过身,“我到客人家里来唱戏,要等一会儿,闲着无聊给你打了个电话。”

  寸头小子听见他这样说,倏地转回身,皱着眉毛打量他。

  “没事的,”宝绽向着窗口,嘴角抿着一个笑,“是个老人家,常来听戏的,嗯……出去吃?别了,回家我给你做吧,你想吃什么?”

  寸头小子的眉毛皱得更厉害了,小胖子见他不走,着急地拽他,他一弯腰,抱西瓜似的把他抱到怀里,向宝绽走去。

  宝绽挂断电话,一转身,见那家伙冲自己过来,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正在这时,走廊上响起洪亮的一声:“宝老板!”

  宝绽和那小子双双回头,是姓康的老人回来了,他有一头整齐的短发,虽然灰白,但很茂密,脸色红润,有几分矍铄的风度。

  “康总。”宝绽点个头。

  “爸爸!”小胖子响亮地叫。

  宝绽诧异,六十多岁的老人和四五岁的孩子,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是父子,更像是一对祖孙。

  姓康的揉了揉儿子的脸蛋,对抱孩子的小子很冷淡:“你回来干什么?”

  “康庄想我,”那家伙也很冷,叛逆地昂着下巴,“我们玩我们的,”他深深看了宝绽一眼,“你玩你的。”

  姓康的立刻瞪他,转过脸,对宝绽和蔼地笑:“感谢宝老板拨冗来寒舍,”他请他进书房,“我这个老家伙今天有福了!”

  宝绽感觉哪里不对劲,但说不出来,回头瞧一眼,那小子嚣张地盯着他,怎么看都不像好人,宝绽收回视线,跟着姓康的走进房间。

  这是个有些昏暗的屋子,放着许多书,大桌子上有几个玻璃罐子,泡的都是药酒,里头塞着各种各样长条的东西,宝绽没见过,觉得怪吓人的。

  “康总,”他没敢往里走,“您想听哪一段?”

  姓康的进屋把西装脱了,随手搭在椅背上,房间深处有一张床,床边立着一些金属器材,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他去酒柜那边鼓捣了半天,端过来一杯水:“来,宝老板,先润润嗓子。”

  “多谢。”宝绽接过杯,正要喝,外头有人敲门。

  姓康的不想理,但不理又说不过去,烦躁地问:“谁!”

  “爸,”门直接从外头拽开,那个一耳朵宝石的家伙还没走,“我。”

  他们果然是父子,宝绽不意外,端起杯又要喝,那小子很不客气地打断他:“喂,你跟我出来一趟。”

  “康慨!”康总似乎很急,突然拍了把桌子,“你给我出去!”

  那小子笑了,坏坏地勾起嘴角,指着宝绽:“这犊子欠我钱,”他的嘴很脏,脏得没来由,“你让他自己说,是不是欠我一扇窗玻璃。”

  宝绽觉得这个家怪怪的,一个人前和蔼人后暴躁的老人,一对年龄相差二十多岁的兄弟,一间阴暗怪异的书房,他看着门外那小子,刚才他们明明说过话,他只字没提赔玻璃的事儿,这时突然提起……

  宝绽是不信任他的,谁会信任一个半夜把自己拐跑的人,但这一刻,他放下杯,垂着眼睛:“抱歉康总,我确实欠他钱,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不知道是屋里的光线还是什么,康总的表情显得狰狞,只是一刹,他很快扯出一个虚伪的笑,点了点头:“我等你。”

  宝绽转过身,临出门看了康慨一眼,这一眼,他发现那小子明显松了一口气,是为自己。

  走出书房,门在背后关上,宝绽还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康慨一手抓着他的胳膊,一手从长椅上捞起他的大衣,急着把他往外推:“赶紧走。”

  “到底怎么回事,”宝绽不愿意让他碰,“你说清楚,我还得回去唱戏……”

  “回个鸡/巴毛!”康慨的嘴是真臭,但在粗俗的语言背后,是他仅有的一点善意,“回去让老色鬼变着花样玩儿吗!”

  老色鬼……宝绽脑子里轰地一声,书房桌上成排的药酒、立在床边的金属器材,还有一杯半天才端来的水,他跟着康慨快步下楼,走到门口,那个秘书模样的人又出现了,笑着拦住他们:“少爷……”

  “滚!”康慨根本不让他说话,推着他的胸口给宝绽开道,宝绽披上大衣跑出去,完全陌生的环境,他两眼一摸黑,在一排排豪车中间,看到了那辆蓝色的阿斯顿马丁。

  他奔过去,几乎同时,康慨按下车钥匙,车头灯双闪,宝绽拉开门坐进副驾驶,几秒钟后,康慨上来,安全带都没系,打个轮儿拐出别墅,一脚油从得意城窜出去,边看着后视镜边说:“给你哥打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5 19:47:39~2019-11-16 19:47: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eric-小黑爷、花之善落者、川添柚实、南木子、腐会长、佛系桃小春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paintcon、饭疯子 2个;changer ?、二马、师不庇咸鱼弟子、夜栖动物、电是一阵风、茶蛮蛮、ig、景珩、vampirebaby、艾斯、喵星大佬、天字第一号童吹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晓洁 6个;宇宙第一萌神 5个;cc酱 3个;布加迪威龙-护童分队、晓慕、喵意、咖啡豆、卡夫卡的苹果、大君子 2个;beyontous、21335477、alonnn、沐栖、一桥、toto小盆友、23435821、高红微、33318915、yukiya、苏生小白菜、叠好被子好睡觉、春夏不爱冬、荒北冰原、33539022、有點甜、酥酥、与有荣焉、茯藏、某三、默默叉会儿腰、七心海棠、lucy、墨菲、lssysu、燃烧吧小宇宙!、丫丫长得白又壮、julia茱丽娅、弦月游、羽佳、spike、迷路的硬盘、**爱好者、折一枚针女士的小迷妹、杨坚强、诗人啾啾、云大锤、曲沃路、螺旋血蛋白、折一枚针的绝美小尾巴、郑允在、喻鸢、一分秋、springpoot、然然小可爱、度旅、星硉、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浅雨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貓小靜 100瓶;腐会长 50瓶;没百万字数不要推233 23瓶;30378727 21瓶;天才小媛、顾拙言小甜饼 20瓶;闲闲 19瓶;寸缕 15瓶;咖啡豆、有有的号、庄生、某三 10瓶;32635555 7瓶;想喂小鱼很多糖、夜色正好、执笔画梦、花心心心、 凉宝!、31973848、执琛、啾啾啾 5瓶;秋天吃桃、懒懒懒懒妮、样子、昼夜 4瓶;irene、你写完作业了吗、或千或百、江离 2瓶;祝融、鹤,依然、happy、乘风、李子多多、风味发酵乳、胶原和蛋白、36798138、木木方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