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红 61、六一

小说:窄红 作者:折一枚针 更新时间:2019-09-27 19:58:01 源网站:2K小说fpzw
  昨天宝绽的蓝西装很亮眼, 匡正今天也选了蓝色, 开着车没去万融臻汇,而是沿着走惯的老路到了金融街。

  走进双子星东楼, 他先去前台确认冯宽已经到了,然后坐电梯到32层, 这边办公室的风格和西楼截然不同,中层往上都是独立房间, 有些官僚气。

  敲了几次门, 屋里都没动静,匡正觉得奇怪, 打冯宽的手机,一秒钟后,铃声在门里响起,接着电话接通:“老弟?”

  “我在你门外呢。”

  “是你啊,”那边叹了口气, “等着。”

  匡正挂断电话, 等了至少有五分钟, 门啪嗒打开,出来的却不是冯宽,而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员工, 脸一般,身材不错,盘起来的发卷有点乱,低着头, 擦过他走了。

  匡正懒得盯着看,推门进去,办公室不小,和西楼一样的布局,但装潢乏善可陈,冯宽正在沙发那边系领带,立着衬衫领子问:“喝什么?”

  这种事在金融圈不少见,匡正一直是漠不关心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是和宝绽待久了,脑子轴了:“嫂子知道吗?”

  冯宽扎领带的手停住,随后是难堪的沉默,匡正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举起双手,表示无意冒犯,然后到沙发上坐下。

  冯宽收拾好自己,给他倒了杯咖啡,坐到他对面,似乎思考着什么复杂的问题,然后说:“她不知道。”

  他又绕回到这个话题上,匡正挑眉,但没贸然说话,啜了口咖啡,味道不错。

  “我他妈也不想,”冯宽搓了把脸,腆着做了总经理后有些发福的肚子,“可这鬼地方,”他扫视自己的办公室,“要是不干点不是人的事儿,我他妈都要疯了。”

  “得了啊,”匡正放下杯,“都是同行,蒙谁呢。”

  “不一样,”冯宽摇头,“东楼这边……太难了。”

  “你难,”匡正嗤笑,“你有我难?”

  万融最好的并购vp被发配到顶账的私银去,这是这两天金融街上的大新闻,冯宽不能否认:“你是难,”他抽了颗烟,叼着点上,“也未必不是好事。”

  这话匡正可听不下去,正要呛他,冯宽说:“你还不知道吧,上头要对投行部改革,老白顶不住了,西楼会和我们这边一样,行政化管理。”

  匡正愕然,投资银行业务……行政化?

  “没办法,管理收紧是大势所趋,”冯宽缓缓吐着烟圈,全没了壮年人该有的生气,“你那破私银烂是烂,但至少你还能上蹿下跳,像个活生生的人。”

  反之,是万融东楼死气沉沉的官僚式体制,面儿上装着孙子,背地里勾心斗角,匡正陷入沉思,投行部改革,老白之前知道吗?。

  “说吧,”冯宽扫了扫落在裤子上的烟灰,“找我什么事?”

  匡正翘起二郎腿:“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

  冯宽直说:“咱俩还没好到这个份儿上。”

  不错,他们不过是还算聊得来的同事,在今天匡正冒然说出那句“嫂子知道吗”之前,他们不会对对方说一句真心话。

  “我想要你这边高端客户的资源,”匡正正色,“存款总额在五千万以上的,”他一想私银那情况,改了口,“一千万也行。”

  两句话,冯宽就明白了,他猜到匡正难,可没想到这么难:“那家私银过来的时候没带着客户资源?”

  “我他妈问谁去,”匡正气笑了,“哪个大佬下的决策,万融这么大买卖,要搞私银,不能买个像样点儿的?”

  冯宽了解总行这边的风气:“上头也在斗法呢,再离谱的决策你都别奇怪,”他捻灭烟蒂,“你那私银我知道,别的不行,地段好啊,干得再烂公司也不会赔钱。”

  匡正无语,早知道公司这形势,他不如跳槽了。可话说回来,跳到哪儿去都一样,万融就算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也比别的公司强百倍。

  “贵宾客户名单没问题,”冯宽说,挂着一脸坏笑,“不过上次说那女孩,你得给我去见见。”

  匡正狠狠瞪着眼,女孩?冯宽老婆家什么亲戚的女儿?

  “三个月前的事儿了,你还记着呢?”他皱眉。

  “我老婆的事儿,”冯宽靠向沙发背,“我都刻脑子里,忘不了。”

  “你都……”匡正动个眼色,“还老婆老婆的。”

  “那不一样,”冯宽摆手,一副“哥哥教你”的恶心嘴脸,“发泄是一时的,老婆是一辈子的,以后你有家就懂了,”他拍拍微鼓的肚子,“再说了,没我老婆就没有我今天,我得报恩。”

  “报恩”俩字儿把匡正逗乐了,冯宽拿眼夹他:“别笑啊,都是真话,我这种烂人也有烂良心。”

  还行,他还知道烂,匡正敛起笑容,想想自己,不就是出卖个色相吗,为了高端客户资源,为了把私银那堆烂泥扶上墙,他干了:“行,我听你安排。”

  “明天就见吧,女孩等不了,老大不小的,家里都着急,”冯宽站起来,“时间地点我定好,发你微信。”

  “先说好,”匡正随着他起身,“只是见见。”

  “兴许她看不上你呢,”冯宽给他开门,“她也挑。”

  从万融东楼出来,匡正没去上班,而是走了附近几家私银,从装潢到业务咨询到服务细节,谈不上考察,但总算有个粗浅的认识。回到车里,他还是觉得没抓挠,想起宝绽之前给过他一本书,他懒得看顺手塞手套箱了,这时候翻出来,一页一页地研究。

  一直看到宝绽下班,他开车去戏楼接人,翡翠太阳的工作宝绽辞了,两个人的步调头一回这么一致。

  回到家,宝绽弄菜做饭,匡正去自己家找衣服,明天去见冯宽老婆的妹妹,他记得八百年前犯傻买过一套浅粉色的西装,女人见了肯定烦。

  粉西装配白领带,再挑一只鸵鸟毛领针,皮鞋也是嚣张的小尖头,他正找袖扣,宝绽在楼梯上叫:“哥,干嘛呢,吃饭了。”

  他自己开门过来的,进屋瞧见匡正的粉西装,整个人都不好了:“哥你干嘛呀,”那个甜甜的公主粉吓得他不轻,“表演节目都不敢这么穿!”

  “你甭管了,”匡正就是要这效果,“我明天有事。”

  宝绽在旁边的脚凳上坐下:“什么事?”

  匡正挑袖扣的手停住,去见相亲对象,再正常不过的事,他却不想让宝绽知道:“我说,昨天剩那丝瓜,你做了吗?”

  “做了。”

  “那两包姬松茸呢。”

  “也做了,”宝绽开心地笑,“今晚上三个菜。”

  “你这菜做得够快的……”匡正有点烦躁,不想再管什么袖扣,把西装领带往背上一搭,拎起皮鞋,“走,回家吃饭。”

  “哎你真穿这个啊,”宝绽拦着他,“太难看了,放回去……”

  匡正一把搂住他,使劲往怀里摁,宝绽的脸都挤变形了,扳着他的胳膊探脑袋:“你摁我我也要说,太丑了,大老爷们穿粉色太丑了!”

  三个菜,还有一个汤,匡正吃的倍儿饱,收拾完碗筷和宝绽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戏曲频道,演《二堂舍子》。

  说实话,匡正欣赏不了国粹艺术,宝绽唱他还能听出点味儿,换了别人,他只觉得唧哩哇啦,脑袋疼。

  “别看了,”他撸宝绽的头发,“睡吧。”

  “才九点,”宝绽盯着电视,“专业院团的戏我得多看看。”

  匡正起身:“那我上楼等你。”

  他天天在这儿睡,宝绽都烦了:“哎你今天还不回去啊?”

  匡正拐上楼梯,假装没听见,宝绽在沙发上盘起腿,老太太似的嘀咕:“自己家又不是没床,非抢我这点地方,腿还死沉的!”

  匡正冲个澡,上床继续看书,看了书才知道,私银存在的意义并不是财富增值,而是财富传承,从这个角度说,万融臻汇根本算不上私银,他们提供的不该是理财产品,而是卓越的个性化服务和完善的财富规划。

  九点半,宝绽关灯上来,经过床边,看匡正的大脚丫子从被里支出来,他狠狠踢了一下,去洗手间刷牙。

  “你踢我干什么?”匡正放下书,把大灯调暗,只留两盏床头灯。

  “看你帅,碍眼。”宝绽含着泡沫,气哼哼的。

  “我们宝儿怎么了,”匡正明知故问,“生这么大气?”

  宝绽洗完脸出来,下巴上还滴着水:“我这好好的大床,活活让你睡成单人床了,”他拿脚踩他的屁股,“往那边点儿。”

  匡正乖乖给他让地方,还懂事儿地把他的被子掀起来:“宝爷,请。”

  宝绽大剌剌躺上去,匡正立刻拿被子把他包住,顺势往这边搂了搂:“你说我回家就一个人,有什么意思,跟你在一起还有点人气儿。”

  “那你去楼下啊,有客房。”宝绽动了动脚,让他关灯。

  屋里黑了,匡正凑过来:“那和回家有什么区别,我现在……”他开始演,“正是最难的时候……”

  “算了吧,”宝绽翻个身,背着他睡,“你总有理。”

  匡正拿脚勾他,宝绽噼里啪啦踢回去,匡正笑了两声,转过身,也睡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轮流用洗手间,然后对着镜子并排做护肤,一套程序走完,宝绽下楼做饭,匡正在楼上换衣服。

  他真穿了那身粉西装,宝绽盛粥时见他从楼梯上下来,那么要命的颜色,往他身上一罩,居、居然还有一点好看。

  “看傻啦,”匡正拉开餐桌的小木椅,“仙女粉你哥照样hold得住。”

  宝绽撇了撇嘴,没吱声。

  吃完饭,匡正系上领扣,正要扎领带,宝绽甩着手从流理台那边跑过来:“让我来!”

  自从有了西装,他对打领带特新鲜,匡正自己都不能打,全得让他打,“温莎结,”匡正逗他,“会吗?”

  宝绽不会,他只会匡正教的那一种,但煞有介事地说:“打什么温莎结,你这身西装根本不配温莎结。”

  匡正忍不住笑,吹了吹他的发旋,忽然在他腮边闻了闻:“你身上有我的香水味。”

  “哎?”宝绽抬起胳膊闻胳肢窝,很嫌弃似的,“你是不是上床没洗澡?”

  “洗了,”匡正得瑟,“体香。”

  正贫呢,宝绽的手机响,他一看是基金会的小牛:“喂,牛经理?”

  “宝处,中午有时间吗?”

  宝绽有时间,问他什么事,小牛说:“我有个朋友,手里有京剧的客户资源,全是高端人士,想找个点儿固定做演出,如意洲要是有意思,我就给你拉过来,”最后一句才是他的重点,“我正好给你们当个经纪人。”

  经纪人?宝绽有点懵:“那基金会……”

  “和基金会没关系,”小牛神秘兮兮的,“我自己的小买卖,你可得给我保密!”

  “哦……”宝绽瞥匡正一眼。

  “你放心,基金会那边我去搞定,”小牛的年纪不大,赚钱的劲头却很足,“收入咱们三七分,如意洲拿七成,比你们单打独斗强。”

  “那我……考虑考虑,”宝绽说,“也跟大伙商量一下。”

  “咱们中午先聊聊,”小牛很积极,“见面细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一杯洗脚水 5个;sodei 2个;星硉、猫有钱、糖年糕、佛系蜜桃春、吃果儿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电是一阵风、changer ? 2个;念念呀、王磊、慧慧慧见你、kecoy、布加迪威龙-护童分队、氟氙、啊哒哒、晓慕、夜栖动物、不吃油菜、eric-小黑爷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微观 20个;啊菠萝包包 5个;奥特蕾的宠物鱼、vampirebaby 3个;spiger、与火不加冰、一桥、lu猫滴小姐姐 2个;丫丫长得白又壮、梅子黄时鱼、辛禾木、默默叉会儿腰、一叶、祝老妈健康长寿、天边最亮的那颗星、無、锁安处、、李呆萌、燃烧吧小宇宙!、酸梅小蜜瓜、yy叉烧包、17674042、百无一用是蠢彦、mint奈何、ohsehun、春夏不爱冬、宁静海、vv、祝艳姣、林冰、luhan、28687874、东京南路、暖暖、有點甜、蓝田小花的一生、木犀犀、是廿一呀、层层、宇宙第一萌神、有时间一起学习、酒神?f??祭司、贝塔、trapnest、xy、三分糖吨吨吨、桃杦、小裁缝发财、曲沃路、toto小盆友、芋圆芋头、卢瑟堡堡主、一只小胖欣、噼里啪啦捣蛋大王、被猫咬了、折一枚针女士的小迷妹、承浦、请我做o吧、tick、荒北冰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咬尾蛇qiu 169瓶;mmholic 50瓶;袭击按月 30瓶;贝酷酱 29瓶;西米西米、3927240、猫有钱、沈旃檀、十里红莲艳酒、贩qingzheng 20瓶;kiki、沐栖、烟圈儿、哎呦喂、哒。、风中雀、蘇又格、凉却、沈励吾、dawn 10瓶;罗婕 9瓶;4442783 8瓶;3292221、权志龙老婆、氟氙、mixedfruitdrops 6瓶;一叶、不留客、是夏呀、听天使在唱歌、18039557、伊一、液波震颤、鹿比free、蜜桃乌龙、八方酥肉、爱疯头 5瓶;clover、happy 3瓶;宵风 2瓶;落落余晖、琴墨墨、孟里子、纪珍珠、大菠萝一号、ely77、巧颜、星星、不吃油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