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红 81、八一

小说:窄红 作者:折一枚针 更新时间:2019-10-20 19:49:1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宝绽头上戴着软扎巾, 一簇深蓝色的绒球, 穿黑色团龙马褂,系大带, 脚蹬厚底靴,正斜靠着化妆桌, 喝最后一口水。

  张雷在侧幕那边,也扮上了, 勾的是十字门紫脸, 穿蟒袍,腰挎宝剑, 满口灰髯已经挂上,撩着帘在往台下看。

  客人到了,小牛屁颠屁颠地陪着,来了两个人,一个是上次的单团长, 另一个四十多岁, 身材特别魁梧, 穿一件雾灰色羊毛大衣,很精神,在五排中间的位置坐下。

  “陪着那个……”张雷惊了, “不是我们单团长吗!”

  宝绽放下保温杯,正了正衣冠:“不是前团长吗,你怎么认得?”

  “照片啊,办公楼二楼一面墙都是他的照片, ”张雷白了脸,“宝团,给我们前团长演出,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重要吗?”宝绽挎上太平刀,挂髯口。

  “怎么不重要!”张雷紧张起来,“前团长也是团长,我们团的!”

  “他不是客人,”宝绽偏着头,二指捋了捋鬓边的髯口,“他陪着的那个才是。”

  那张雷也忐忑,说到底他只是个青年演员,在市剧团登过的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更别提给大领导汇报演出,今天却稀里糊涂在这儿上了阵。

  前头邝爷开始打通,锣鼓点一通接一通,催得人心慌,张雷攥了攥拳头,手心里全是汗,这时宝绽一把拍在他肩上,剑眉星目的王伯当,盯着他的眼睛说:“张老师,就你那把嗓子,一出去就能把他们掀翻。”

  说着,他踢起下摆走上台,张雷眼看着白亮的舞台光要把他淹没,连忙一扬马鞭,也跟上去。

  二人一前一后踩着方步,慢慢踱到舞台中央,时阔亭的胡琴走起,两人打了几鞭,做个身段一亮相,张雷唱:“这时候孤才把这宽心放!”

  极漂亮的一嗓子,台下的反应却冷淡,宝绽不以为意,一出戏花三十万来看的人,怎么可能贸然叫好,他顶一口气,把嗓子提到位置,一个脑后摘音,走颅腔共鸣:“你杀那公主,你因为何故!”

  这一下,比每次排练时狠得多,披靡着,有刀锋出鞘的杀气。

  如此猛的“一刀”,张雷却接住了:“昨夜晚在宫中饮琼浆,”他知道,宝绽这一声不是压他,是在给他提气,告诉他不是张雷,而是杀妻叛唐的李密,“夫妻们对坐叙叙衷肠,孤把那好言对她讲,谁知贱人撒癫狂,大丈夫岂容妇人犟,因此我拔剑斩河阳!”

  这一段西皮快板是李密和王伯当你来我往,讲究个严丝合缝、密不透风,宝绽把眼眉一瞪,铿锵而上:“闻言怒发三千丈,太阳头上冒火光!”

  张雷整个人放松下来,在宝绽的引领下,完全融入了戏的情境:“贤弟把话错来讲,细听愚兄说比方!”

  这两条嗓子各有各的亮,各有各的韧,好像两把开了刃的好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在一方小小的舞台上相击搏杀,又水乳交融。

  张雷唱:“昔日里韩信谋家邦!”

  宝绽接:“未央宫中一命亡!”

  张雷又唱:“毒死平帝是王莽!”

  宝绽再接:“千刀万剐无下场!”

  张雷气沉丹田:“李渊也曾臣谋主!”

  宝绽气冲霄汉:“他本是真龙下天堂!”

  接下来是**,花脸和老生较劲,调门翻高再翻高,行话叫“楼上楼”,没有十足的把握,很可能直接唱劈在台上。

  张雷先来,接着宝绽的调门,走高一步:“说什么真龙下天堂,孤王看来也平常,”他气势全开,有大花脸慑人的架势,“唐室的江山归兄掌,封你个一字并肩王!”

  他的调门已经很高了,宝绽必须比他还高,他两脚扎稳台面,一嗓子挑上去:“讲什么一字并肩王!”只听啪嚓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碎了,“你好比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好比困龙痴想上天堂,任你纵有千员将,雪霜焉能见太阳!”

  这嗓子不愧叫玻璃翠,透得像玻璃,润得像翡翠,抑扬顿挫、婉转雍容,别说台下的观众,连张雷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宝绽是最好的搭档,能激发对手的热忱,张雷在市剧团七年,从没有过这么激动的时刻,仿佛不是他在唱戏,而是戏在唱他。

  他稳住心神,慢下来进散板,在这里,宝绽还有最后一次翻高,高度要比全段任何一处都高,可戏到了这关节,已经没有翻高的余地了,无论是台下的观众、台上的张雷、侧幕的邝爷时阔亭,还是后台的应笑侬,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可宝绽只是微微一抖扎巾,像个横刀立马的英雄、一个睥睨天下的王者,胸中似有大江大河,只从一张嘴奔涌而出:“王伯当——错保了无义的王!”

  这就是《双投唐》,戏里两个枭雄,戏外一对魁首,洋洋洒洒一段故事,让听故事的人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宝绽和张雷双双回身,走下场门回后台,大家伙都等着,给他们递水解行头,只是文戏,俩人却像拿汗洗了,湿漉漉相视而笑。

  “宝处,”陈柔恩递手巾,“快擦擦。”

  “先把头掭了,”邝爷说,“让宝处坐会儿。”

  张雷皱眉,低声问萨爽:“你们怎么都叫宝处,”他的意思是不够尊重,“明明该叫宝团……”

  “宝处宝处宝处!”这时小牛急惶惶跑进来,“先别歇!”他拿拇指比着外头,“客人让你再唱一段!”

  “凭什么!”时阔亭第一个不干,“都累成这样了,还唱什么!”

  “就是,”应笑侬敲边鼓,“说好了只唱一段,咱们宝处是千金嗓,哪那么不值钱,他让唱就唱。”

  “小侬,”宝绽解开马褂,告诉牛经理,“你去回吧,我能唱,让他等一等。”

  “还等什么等啊,”小牛一脸着急相,生怕钱跑了,“他就三十分钟!”

  “那也得等我把戏服脱了。”

  “脱什么,穿着正好,”小牛要上来拉他,“快上去!”

  “师傅教的,宁穿破,不穿错,”宝绽横眉对他,神色凛然,“我不能穿着王伯当去唱秦琼,让他等。”

  嘴长在人家脸上,小牛没办法,只得唠唠叨叨去了,宝绽也不磨蹭,脱下大褂箭衣,只披一件白衫子,徐徐走上台。

  客人没走,端端坐在台下,宝绽上去先鞠一躬,不卑不亢:“对不住,怕您久等,穿着素衣子,清唱一段三家店。”

  真的没有伴奏,褪去所有的喧嚣浮华,只用一把赤条条的嗓子,他平实地唱:“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尊一声过往宾朋听从头——”

  《三家店》,也叫《男起解》,这里唱的是秦琼发配登州、怀念亲友的一段,唱腔朴实无华,若说双投唐是锦缎,它则是布衣,是最没有彩头的一出戏,却让宝绽三言两语,唱出了真情实感:

  “舍不得太爷的恩情厚,舍不得衙役们众班头,实难舍街坊四邻与我的好朋友,舍不得老娘白了头!”

  他那么亮的嗓子,唱这一折却丝毫不炫技,功夫全放在咬字上,京腔徽字湖广音,娓娓道来,却丝丝入扣。

  客人仍然没鼓掌,听着听着,突然从座位上起身,宝绽以为他要走,没想到那人顺着过道居然走到台前来,隔着一道雕漆阑干,和他四目相对。

  那是一张阳刚气十足的脸,像七八十年代主旋律电视剧的男主角,醒目的大个子,系着一条墨绿色羊毛领带,可能是生意忙,鬓角已经有了白发。

  宝绽在台上唱,他在台下给他合拍子,唱到“娘想儿来泪双流”一句,看得出他实在是爱,情不自禁抢了宝绽的唱——

  “眼见着红日,”边唱,他向宝绽挑着眉头,“坠落在西山后!”

  那嗓子一般,谈不上好,但有些独到的韵味,听得出是懂戏的,宝绽也就不介意,和他双双唱响结尾:“叫一声解差把店投!”

  一曲终了,他们一个台上一个台下,一个是伶人一个是贵客,中间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但对掌握着大笔金钱的人来说,这堵墙根本不存在,“给我开一桌,”他吩咐小牛,“我请小老板喝一盏茶。”

  他称宝绽小老板,带着某种过去的味道。

  小牛陪着笑:“谢总,您不是只有三十分钟……”

  “不管他,”他朝台上看,对宝绽珍之重之,“身上有汗吧,别着凉了,先去穿上,咱们桌上见。”

  桌上见的只有宝绽一个人,配戏的张雷,伴奏的邝爷、时阔亭,全都没带,谢老板不要酒,只是一壶茶两个杯,和宝绽对坐。

  “唱得好,”他开门见山,“这些年我让老査到处去找好戏、找不落俗套的味道,大海捞针的,找着一个你!”

  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又不是喝大酒,实在热络不起来,宝绽又不是八面玲珑的性子,捏着杯不说话。

  “别紧张,”谢总给他添茶,“你这地方不错,以后我常来。”

  宝绽硬着头皮冲他笑:“谢谢老板。”

  傻子都看出他局促了,谢总发笑:“你叫什么?”

  “姓宝,绽放的绽。”

  “宝……绽,”舌尖抵着齿龈,谢总说,“好名字,多大了?”

  宝绽机械地答:“二十八。”

  谢总发现他是真不会逢迎,没怪他,反而直截了当:“你戏好,人好,团也好,就是那经纪人不行,”提起小牛,他摇了摇头,“换了得了。”

  宝绽瞪大了眼睛。

  “多少钱?”谢总问。

  “啊?”宝绽还懵着。

  “经济约的违约金,”谢总晃了晃杯,瞧着那抹清透的汤色,“我把你买出来。”

  我把你买出来,匡正也说过这话。

  “那小子不懂戏,”谢总就事论事,“让他捏着,把你糟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耶佳雪芙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李鋆华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时差_timelag 3个;elaine 2个;糖年糕、冬雷要考研、爱困的雪碧、paintcon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醋味儿的呆花 3个;艾斯、国投_张灵、苑木木、兔仔赖fufu、檸檬六碗魚、蝉蝉婵婵、eric-小黑爷、ftdnof、夜栖动物、佛系蜜桃春、念念呀、olivivi、alonnn、小鱼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醋味儿的呆花 11个;cc酱 7个;三分糖吨吨吨、与火不加冰 5个;晓洁 4个;有點甜、asasasa~、失踪飞行员、heheda 3个;xun、晓慕、鲜美黄花鱼、布加迪威龙-护童分队、alonnn、朔间澪、默默叉会儿腰 2个;西瓜太甜、满地找头、静待花开、风味发酵乳、茯藏、intestinalccc、jena酱酱酱、喵星大佬、安东尼的猫猫、折一枚针的绝美小尾巴、39635125、墨菲、空想肥闲鱼、luiez、夜色、燃烧吧小宇宙!、26597300、heeee_y、喵喵吖、蛋黄酱、toto小盆友、34711888、乐音real、卡夫卡的苹果、涂山忆、一枝树枝、kecoy、风风是个小山炮、姑苏苏、心态爆炸、熟了的老裴、25663303、youko、嗯、lucy、爱我现在的时光、32067249、改名吖改名改名是会挨、好个秋、宇宙第一萌神、被猫咬了、李青鱼、hanne、弦月游、yukiya、旺仔大馒头、小甜饼爱好者、天边最亮的那颗星、edjedj、小裁缝发财、21335477、圈了一个圈、伊人红妆、丫丫长得白又壮、missmpeace、承浦、25256319、一颗杏仁、莹吖莹、34684600、肃肃兔芈、甜心祁、文萍、艾斯、荒北冰原、折一枚针女士的小迷妹、花绮人、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三宝、草莓绿了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榛巧呀 60瓶;一令 49瓶;七月生浅草 39瓶;文萍、七个酒桶、酒酿红豆、吴雩 30瓶;执琛 27瓶;木樨 23瓶;山佳 21瓶;kakakaka、二二、丫丫丫 20瓶; ! 17瓶;芸豆云 16瓶;南风知我意i 14瓶;爱简传媒ufo 12瓶;天边最亮的那颗星、魏无钱、柚子有痣、沉贝、旋转木马、阿馕、大甩卖、牙擦擦_jiang、溪柳、更年长生、暮舒、风中雀、爱的魔力转圈圈、汤尼尼 10瓶;ada 7瓶;爱吃鱼的胖猫、悠然、小汤圆 6瓶;爱疯头、…… 5瓶;费撩撩的秋裤、coolwater2012、川楝、ashleylee39 4瓶;厄尔尼诺 3瓶;木有枝、missbean、于是,就、菠菜罐头、无腐不欢 2瓶;棂阡芑、benben、十月乘风去、syuu、小小小小小玉、andrew 安、猛虎嗅蔷薇、happy、银桑哪哪都帅、云中书、小人、无际的海洋、嘻嘻、星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