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红 84、八四

小说:窄红 作者:折一枚针 更新时间:2019-10-23 19:59:30 源网站:2K小说fpzw
  宝绽喜欢的, 就是在kindle里记下这些话的人。

  ——他激动的地方, 我也激动,他愤怒的地方, 我也愤怒,他记下的那些话, 像是从我心里说出来的,只是我说不了那么好。

  匡正惊诧, 原来自己就是他向往的另一个世界, 宝绽渴望着,爱慕着, 同时也失落着的,正是十年前的自己。

  从没有什么单相思,匡正喜欢的人早已喜欢了他,那么多个艰难的年头,宝绽一直孤零零在这里等着, 是他来晚了, 他欠他一场轰轰烈烈的爱。

  匡正拿着kindle回身, 见宝绽也在看他,红扑扑的脸蛋,湿漉漉的眼睛, 懒洋洋向他伸着手:“哥,拉我起来。”

  这个人是他的,匡正的内心像怒涛,骚动着, 动荡着,澎湃着,表面却平静,只是哑着嗓子问:“自己起不来?”

  宝绽哼唧:“你拉我一下。”

  匡正笑了:“多大了,还撒娇。”

  “你是我哥啊,”宝绽死皮赖脸地叫,“哥!哥!”

  真的毫无办法,“哥来了。”匡正放下kindle,向他伸出手。

  宝绽拉着他起身,两个人头顶着头,在沙发上对坐,距离那么近,看得见彼此眼中的自己,匡正的心异常平静,因为全被温柔填满了,捋了捋宝绽蹭乱的头发,他郑重的,想要告诉他一切,宝绽却突然倾身过来,把他抱住。

  匡正愣了。

  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有一刹,宝绽说:“真想就这么一辈子。”

  匡正缓缓眨眼。

  “哥,”宝绽的鼻息喷在他脖子上,“你要是女的就好了。”

  匡正慎之又慎的,揽住他的后背:“男的……不行吗?”

  半晌,宝绽微微摇头。

  真的……不行吗?即使那个kindle是他的,即使他们离得这么近,除去这层沉重的皮囊,已经融为一体,也……不行吗?

  “我要是女的……”宝绽的声音很小,“一定嫁给你。”

  这像是告白,又像是某种无伤大雅的玩笑,在那条危险的红线上稍稍一碰,又胆怯地缩回去。

  “你喜欢的……”匡正问,“不是kindle里那个人吗?”

  “可能不是了,”说出这些话,连宝绽自己都觉得怕,“我看到了比她更好的,我真是……”他想说见异思迁,可这个词其实不准确,匡正只是一个哥哥,一个和时阔亭、应笑侬、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哥哥,让他满心欢喜,又让他惴惴不安。

  这一刻,匡正毫不怀疑宝绽喜欢他,无论是对kindle里那个虚无缥缈的灵魂,还是对眼前这个活生生的自己,宝绽只是不敢承认,他太怕了,怕所谓的伦理道德,怕周围人的目光,怕一些他自己都说不清的东西,他这么怕,匡正不可能再给他压力。

  告诉宝绽kindle是自己的,然后呢,对他宣示主权吗?看着他慌乱、挣扎,去和二十几年的价值观斗争?他的剧团才刚刚起步,爱不是这么自私的东西。

  匡正自认为是个肉yu的人,喜欢美女,喜欢长腿,喜欢带着野性的放纵,但对宝绽,这些都不重要,只要知道他喜欢自己就够了,不需要承认,不需要名分,甚至不需要性,他可以跟他不明不白一辈子。

  那个kindle,就当是这份无言之爱的见证,既然宝绽已经喜欢了他的灵魂,又何必在意他是不是接受自己的性别呢?

  “小脑袋瓜瞎想什么,”匡正揉了揉他的头发,“走,睡觉了。”

  宝绽黏着他,不起来。

  “嗯?不睡啊?”匡正哄小孩似的,嘴唇贴着他的耳朵,“哥再给你数肋骨?”

  一听数肋骨,宝绽一骨碌爬起来,脚刚挨地,又软塌塌地往他身上靠:“哥,累,走不动。”

  “欺负你哥身体好是吧?”匡正一手肩膀一手腿,打横把他抱起来,绕过沙发,面前两条路,一条往右通向楼梯,一条往左向着客房,匡正稍一犹豫,怀着一种隐忍的爱惜,把他抱进客房。

  黑着灯,他把宝绽放在床上,幽暗中两个略有些快的呼吸,谁也不说话,这种氛围不是恋爱,但比爱情更稠,更让人心跳加速。

  “不洗洗了?”匡正问。

  “洗。”宝绽说。

  匡正起身:“我也睡了。”

  “哥。”宝绽叫住他。

  匡正回头:“嗯?”

  “没事,”宝绽并没起来洗漱,反而用被子盖住脸,“晚安。”

  匡正笑了,宝绽这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傻瓜,不知道他的犹豫、慌张、心动,一切的一切,都被他喜欢的人看在眼里:“晚安。”

  客厅的灯熄了,夜晚真正降临,宝绽掀开被子,盯着匡正离去的方向,听着他的脚步声,直到什么都没有了,万籁俱寂,才翻身睡去。

  第二天是个艳阳天,但进入十月末,气温开始走低,匡正穿着一件偏厚的羊毛针织猎装外套,给宝绽围了一条围巾,暖暖和和一起上班。

  车停在如意洲底下,两个人说了会儿话,都是柴米油盐的小事,分手时却像有只钩子在中间勾着,难分难舍。

  宝绽下车后,匡正还在楼下待了一会儿,直到发现宝绽从二楼的窗户偷偷往下望,才调头离开。

  到万融臻汇时是九点半,段钊没到,夏可和黄百两在喝咖啡,蓬蓬头的来晓星在资料柜里翻文件,左胳膊上套着一只略窄的红色袖箍。

  “嗯?”匡正从办公区经过,“晓星参加居委会了?”

  夏可和黄百两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匡正当然是开玩笑的,但表情严肃:“公司批准了吗?”

  夏可憋着笑,给来晓星辟谣:“不是,老板,是基层党组织进私银……”

  来晓星狠狠给了他一下,一张仓鼠脸涨得通红,“老板你别听他瞎说!”他抱着资料夹过来,“是我们战国红论坛搞线下活动,持有者统一在左臂佩戴红色袖标,自愿参与,时间一周!”

  战国红是生意的一部分,匡正停步:“哦?匿名持有的虚拟货币,搞这么高调?”

  “这个暗号,”来晓星骄傲地抬了抬左臂,“只有同好才知道,战国红的中国区只有七十五名用户,碰面的可能性极低,即使碰到,也可以不认亲,大家相视一笑。”

  匡正皱了皱眉,不是很理解技术宅的浪漫。

  “那有什么意义?”黄百两问。

  “集体荣誉感啊,”来晓星答,“我们战国红还是很抱团的。”

  “你们id都是虚拟的,fbi都追踪不到,”夏可嘲他,“有什么团可抱!”

  “差不多得了,”黄百两可以欺负夏可,但夏可不能欺负来晓星,“喂,你说那个小顾会不会戴这个?”

  “不会吧,”夏可撇嘴,“那种富豪,还是大家族,怎么可能干这种傻事!”

  “你说谁傻!”来晓星举起文件夹。

  匡正笑着进电梯,到三楼办公室,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纸袋子,里头是clemen的乐高死侍,一副牛哄哄贱兮兮的样子,他摆在办公桌一角,希望万融57层能给他带来好运气。

  接下来看客户资料、分析托管资产数据、研究业务拓展方向,十点多,他拎上段钊给准备的一堆礼物,驱车去万融总行。

  这是他每周必做的功课,跟东楼的商行部搞好关系,尤其是发贷款、做担保、国际结算几个部门的老大。一圈走下来,正好是午饭时间,他进休息区打电话,听到贵宾室门口有人在嚷嚷:“……凭什么!你们万融真行啊,店大欺客是吧,觉得我没钱是吧!”

  匡正往那边看,是个打扮不错的大姐,有两个理财经理陪着,不像没钱的样子。

  匡正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但这样在公共区域大吵大闹,对其他客户的观感很不好,他收起手机走上去:“这位女士。”

  匡正每周都来东楼,底下人全认识他,立刻叫一声:“匡总!”

  那女的一听他是什么总,来劲儿了,抓着他的胳膊不撒手:“你是总啊?总好啊!我就问问你,那个dopa,凭什么别人都能买,就不卖给我!”

  dopa,匡正知道,最近很火的一款理财产品,香港那边卖得最凶,买家大多是大陆去的有钱人,一种低买高卖的金融衍生品。

  “我们在卖dopa吗?”他问那两个理财经理。

  那两人面露难色,放低了声音:“限量产品,已经售空……”

  “售什么空!”大姐咄咄逼人,“我邻居的弟妹昨天才在你们这儿买的,怎么着,你们觉得我买不起吗,我也是尊享客户!”

  匡正听明白了,神色严峻,朝其中一个小经理招招手,把他叫到一边:“我们怎么会卖dopa?”

  那经理瞟一眼周围:“上头已经意识到问题了,”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昨晚通知全面叫停,售空只是对外的说法。”

  匡正点点头:“卖了多少?”

  “抱歉,匡总,”部门内部信息不能透露,“不过不多。”

  匡正理解,正要告诉他怎么办,那大姐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国银能买?dopa!真的?好好好,我要两千万……对,现在过去!”

  她讲着电话往外走,匡正盯着那个艳俗的背影,如果是过去在m&a,他才不管她的死活,但现在他是做私银的,眼看着几千万资产有可能一夜间灰飞烟灭,出于职业道德,他必须出声:“女士!”

  那大姐挂断电话回过头:“叫屁啊!”她一股盛气凌人的刁钻劲儿,“把客户赶走了又想请回来?想得美!”

  说到底,匡正不是商行部的人,她尊享的也不是万融臻汇的服务,帮她是帮她,但真用不着跟她客气,“你要是不想倾家荡产,”匡正管他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直接给她一句,“就给我站那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李鋆华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cwzy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度旅、糖年糕、纸落、口水猪、电是一阵风、oddfuture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eric-小黑爷 2个;楼小楼、☆小芒果☆、34684600、标准包子脸、兔仔赖fufu、肃肃兔芈、暮霭沉沉楚天阔、佛系蜜桃春、不吃油菜、然然小可爱、咸鱼文、艾斯、cc酱、熟了的老裴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晓洁 8个;alonnn 6个;啊菠萝包包、无腐不欢 5个;21335477 4个;与火不加冰、浅雨遇、otato、爱我现在的时光 3个;云大锤、乙醇、晶、辛禾木、橙橙橙橙、豹抱宝 2个;teeno、空想肥闲鱼、空灵水媚、暖暖、喵喵吖、万俟沧、长月烧酒、vampirebaby、yukiya、木犀犀、elaine、碧海无波、有點甜、荒北冰原、咖啡豆、spiger、一分秋、幻、青青子衿悠悠我心、zz、xy、?、壶里有可乐、失踪飞行员、新瑜lh、渊风悠然、佛系蜜桃春、仙木木月、toto小盆友、桂花酒圆子、skisan、春卷卷卷卷、40628044、燃烧吧小宇宙!、小裁缝发财、芸豆云、livia、olive-1、承浦、四有青年、洋洋、lulalala、一桥、晓慕、喵星大佬、jaclyn、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折一枚针女士的小迷妹、种梦的兔子、默默叉会儿腰、yy叉烧包、平陆成江停停停、江停、silly~渔儿、我是珍妮、啊啊啊啊咚、xxxibgrouanan、冬萌、甜心祁、梓樾、爱情见证人71号-千千、26597300、阿瑭、星眸、小纯洁酱酱酱酱酱、clamp33、戏马台南、被猫咬了、鬼斧、七心海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星河清梦 60瓶;梨子和柚子 57瓶;花绮人 50瓶;牙齿维护中、别看不起蛋黄酱啊混蛋、江停、你想养金毛吗、鬼话连篇、ghost.凌 20瓶;清明的清 15瓶;液波震颤、王维璇、evak、树叶、ll2710、晓贵、草莓味软糖、西红柿炒鸡蛋、冬萌、子初不知怵、大力水手不吃菠菜、2333、叶西、八方酥肉、小驰哥的黄总总、3927240、冰镇草莓豆奶 10瓶;诛心、小然、履平地而恐 7瓶;仙木木月 6瓶;哈哈哈、海蓝蓝、耶耶耶の叶、小汤圆、吖妖、椰蓉牛肉酱 5瓶;檸檬六碗魚 4瓶;豌豆黄本em、coolwater2012、大大木、希贤、echo_san 3瓶;向月归晚 2瓶;等等、幸运草、星空爱好者、木子小姐、甘过银、青荷、呆梨、银桑哪哪都帅、有生之年、?盖小盖☆*?、3292221、苍仓无地、syuu、happy、benben、李子多多、被榨干的小葡萄、大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