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红 9、九

小说:窄红 作者:折一枚针 更新时间:2019-09-22 15:38:54 源网站:2K小说fpzw
  交换了电话,又聊了会儿天,临走,匡正提出第二天送宝绽上班。

  还是七点,在宝绽家门口。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宝绽直奔panamera,坐进副驾驶。

  他穿的还是昨天那条褪色的牛仔裤,t恤换了件淡黄色的,仍扎进腰里,短发被晨风吹向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很好看。

  “早。”匡正按下中控锁。

  他今天穿一套修身的暗绿色西装,没系领带,领口微敞,头发用发蜡抓得松松的,有种优雅的闲适。

  “早,”宝绽系上安全带,“睡好了吗?”

  “还行吧,”熟了,匡正不跟他来虚的,“七点可是够早的。”

  “是你睡太晚了,”宝绽看他一眼,“黑眼圈都出来了。”

  “就这工作,没办法。”匡正和上次一样,把西装外套脱下来给他。

  宝绽接过来,披在胸前:“走吧。”

  匡正踩下油门,从这里进市区只有一条道,正值盛夏,路两旁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风一起,左右摇摆。宝绽忽然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不用去想如意洲,不用想他们每个人的未来,还有钱。

  可是不行,他看向匡正:“你……”

  能不能借我点钱,七个字,就像一条肮脏的绳子,勒住他的喉咙。

  “嗯?”匡正能感觉到他心里有事,上次也是这样,他猜是因为钱。

  “你……”宝绽强迫自己,鼓足了勇气,却没说出口,“你在哪儿工作?”

  匡正一愣,笑了:“金融街,万融。”

  万融是大银行,如意洲的账号就开在那儿,宝绽想了想:“你那里能贷款吗?”

  匡正又是一愣:“我不是办贷款的,我在投行部。”

  “投行……部?”这个词宝绽是第一次听说。

  “有人卖茄子,有人卖车,”匡正解释,“我是卖公司的。”

  像卖茄子一样……卖公司?宝绽被他吓住了,一时没再提借钱或是贷款:“友爱路和五七街的交叉口把我放下就行,那儿有个公交站。”

  友爱路往东是金融街,往西是南山区,他在那儿下车两个人都方便,匡正说:“贷款我可以给你找人,你有抵押物吗?”

  没有,剧团的楼是租的,宝绽也没有私人财产,他摇头。

  “你需要多少钱?”匡正又问,只要宝绽说出个数来,他就能借。

  但是宝绽没有说。

  地方到了,匡正把他放下,看着他走到公交站,打个轮儿拐上左转道,边等灯边打电话:“老白,是我。”

  白寅午显然还没起床,翻身吼了一嗓子:“你小子要疯啊,八点半给我打电话!”

  “有事,”匡正不跟他兜圈子,“这次的新人,我有个想要的。”

  “少给我找事,”白寅午直接拒绝,“要哪个,报到hr去,上头综合考虑之后会合理分配。”

  “别跟我打官腔,”匡正的手指敲着方向盘,“就求你这一回。”

  那边静了,然后说:“本来m&a有两个名额,你点名要,就一个了啊。”

  “没问题,”匡正张嘴报名字,“段小钧。”

  “谁?”白寅午的声音低下去,“你要他干嘛?”

  “一个垃圾新人,你这董事总经理都知道名字,你说我要他干嘛。”说罢,匡正挂断电话,得意地勾起嘴角,把车开上金融街狭窄的双车道。

  到了公司,他上34层,这层是人力资源管理处,行政部门上班早,一进去,十几个小姑娘连珠炮似的问好:“匡总早!”

  这感觉,像是进了盘丝洞,匡正朝她们笑笑,推开经理室的门:“大诚,老白跟你打招呼了吧,我要个人。”

  hr经理汪有诚坐在办公桌后,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睛:“正在办手续,一会儿让副经理给你送下去。”

  “谢了。”匡正带上门出来,汪有诚是个人精,从实习生到高级经理,没一个人的背景是他不清楚的,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其实门儿清。

  匡正和小姑娘们挥挥手,离开hr,背后又是一串:“匡总慢走!”

  他坐电梯上57层,自己的部门,一进办公区,clemen果然在,看见他吃了一惊:“老板,今天这么早?”

  “一会儿有新人来,”匡正指了指他的胸口,意思是分给他的,“准备接人。”

  clemen只干了两年分析师,匡正就提拔他当了经理,不为别的,就为他干活利索不出错,而且能熬夜,一脸加班不要命的死样。

  “哪个?”手底下第一次有人,clemen很兴奋,“是北大那个吗,我眼馋他很久了,他在g&s香港分公司实习过!”

  “哪那么多废话,”匡正横他一眼,走向自己的独立办公室,“熔合地产的资料给我,还有上次联席会议的记录。”

  进屋关上门,他脱下西装开始工作,半个小时,最多不超过45分钟,代善到了,穿着一身浮夸的白西装,一颗大油头,气势汹汹杀进来。

  “匡正你行啊。”见到匡正,vp对vp,他强压下火。

  匡正在座位上没起身,等门合上后才开口:“我是挺行的,你具体指哪方面?”

  代善气得脸都红了,踢了他的办公桌一脚:“段小钧!”

  “段小钧?”匡正皱眉,“我们m&a的人,和你们资本市场部有什么关系?”

  代善恨得牙痒痒:“你是怎么知道我想要他的?”

  “呵,”匡正笑了,往后靠上椅背,“你不是一向这样吗,想要什么就故意不碰。”

  在澳门,他明显对段小钧和bonnie其中之一感兴趣,但只和bonnie接触,拿段小钧当空气。

  代善惊讶,匡正对他的了解远超他的想象。

  “你,或者你手下的人,”匡正从座位上起身,“是段小钧的匹配度面试官吧?”

  此话一出,代善更惊了。‘

  “要拿椅子砸窗户的人,哪个面试官敢要?这个人最后却出现在了新人培训上,”匡正推测,“是上面不让淘汰吧,段小钧是哪个大客户的关系?”

  他说对了,代善不做声。

  匡正和他脸对着脸,有些挑衅的意思,全世界都认为代善聪明,其实他不过是玩股票炒期货的小聪明,像匡正这样犬牙藏得好,不显山不露水的,才是大智慧。

  代善败了,沉默着拉开门,门外,clemen站在那儿,愤怒又委屈地抱怨:“哥,你这要的是个什么东西!”

  前头几步远,段小钧无措地站在那儿。

  代善走过去,和他擦肩时稍顿住脚:“你的倒霉日子要来了。”

  匡正没理clemen,拿手指勾了勾段小钧:“你进来。”

  “老板!”clemen一副要把人装箱打包送回hr的架势。

  匡正指着他:“你出去,”出去还不够,“把门带上。”

  clemen鼓着一肚子气,回头把段小钧拽进来,狠狠瞪了他一眼,轻轻关上门。

  匡正坐回办公桌后,上下打量段小钧:“你这身破西装,明天给我换了。”

  段小钧低着头,不说话。

  “哑巴了?”匡正翘起二郎腿,“欠收拾是吧?”

  段小钧抬起眼,眉宇间的傲劲儿显出来,大胆地问:“你为什么要我?”

  “我要你?”匡正觉得好笑,“时针夹角都算不明白的蠢货,我要你干什么?”

  段小钧涨红了脸。

  “你的经理是clemen,刚才接你那个,”匡正言归正传,神情严肃起来,“以你现在的水平,没有任何工作能给你,端茶倒水这些事有后勤负责,你只能帮大家复印一下文件,或者取个快递跑跑腿。”

  “为什么要我?”段小钧重复。

  匡正瞧他一眼,没理会:“再给你交代一下m&a的规矩,trainee(1)是公司财产,万融投行部就是个血汗工厂,说句不好听的,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牲口用,”他伸出手指,“记住三点,第一,你和你的时间都是公司的,第二,除了工作,你一无所有,第三,你出的每一个错误都是钱。”

  段小钧第三次重复:“你为什么要我?”

  这小子又臭又硬,匡正看了他两秒钟,终于说,“我并不想要你,你之所以站在这里,是因为代善想要你,这就是你的价值,明白吗?”

  段小钧不明白,但有件事他更好奇:“他想要我,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

  匡正转动椅子看向窗外,万融57层,除了蓝天白云,还能俯瞰整条金融街:“没在货币市场玩过吧?”

  他的话题跳得太快,段小钧摇头。

  “如果你去了资本市场部,代善让你在香港市场买入一亿美元,6%的利率,像你这种傻瓜,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第三次了,他侮辱段小钧的智商。

  “一亿美元的买家一出现,利率就会涨到6.2,6.2你还买得起,但是你也买不到,因为利率还会涨,到6.4甚至更高。”

  段小钧错愕。

  “知道代善会怎么做吗?”

  段小钧胳膊上的汗毛竖起来。

  “他会在利率6.4的时候大笔卖出,利率开始走低,他继续卖出,直到市场崩溃,利率跌到6以下,他再抄底买入一个亿。”

  匡正回过头:“明白了吧,这就是代善的逻辑,他越想要你,越不会碰你,”他挥了挥手,“出去吧。”

  段小钧茫然转身,走到门口,匡正叫住他:“对了,你有哥哥吗?”

  段小钧开门的手一顿,低声答:“没有,我是独生子。”

  (1)trainee:刚进公司的培训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