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红 99、九九

小说:窄红 作者:折一枚针 更新时间:2019-11-12 19:43:01 源网站:2K小说fpzw
  时阔亭也就占点嘴上便宜, 根本弄不过应笑侬, 吃完饭到附近逛逛,买上绳子胶带, 乖乖去老城区先给他搬家。

  应笑侬租的是个单间,特破一栋砖楼, 跟老剧团差不多岁数,墙皮一碰就掉, 五楼, 时阔亭边上楼边想,这小子家里那么有钱, 在这种地方住了三四年,从没叫过苦,他那个性子,大家也想不到他苦,说到底, 如意洲没有哪个人是容易的。

  小小一间屋, 收拾得很干净, 是那种连洗手池都擦得晶亮的干净,屋里没什么东西,一张床一个老电视, 桌上有一套旧电脑,二手的,键盘已经磨秃了,机箱上贴着几张贴纸, 是q版的京剧人物。

  “你这儿也没什么东西,”时阔亭把胶带扔下,挽起袖子,“我看一两个小时……”

  唰地,应笑侬拉开衣柜,里头黑压压一片,密密麻麻全是衣服,而且不是挂着的,是赛着的,那个紧密度,像是真空压缩。

  时阔亭呆住了:“你他妈……搞服装批发啊!”

  “少废话,”应笑侬把重工夹克一脱,“动起来。”

  两个大老爷们儿开始倒腾衣服,上身的下身的,冬天的夏天的,有一小半是裙子,时阔亭平时和他有一句怼一句,对着这堆裙子却什么也没说。

  “我从家出来,”淡淡的,应笑侬自己说,“就拿了这点衣服。”

  “啊,”时阔亭摸着那些料子,看见标签上的外文字儿,知道不是便宜货,“挺好。”

  应笑侬总有股要和人顶的劲儿:“好什么?”

  偏时阔亭能接住他:“等你以后娶媳妇了,裙子夫妻俩都能穿,多好。”

  应笑侬狠狠给了他一下。

  他们边斗嘴边干活,收拾得差不多了,直起腰一看,八点整,应笑侬叫个外卖,凉皮肉夹馍,外加一个小菜一个汤,两人往桌边一坐,对着吃。

  “我说,”时阔亭瞧着桌上这些吃的,“咱俩以后一起住,开销小不了。”

  “俩大老爷们儿哪来的开销,”应笑侬嘴损,“又不会整出个孩子来花钱。”

  时阔亭拿眼斜他:“我能整,你能生吗?”

  “滚。”

  “你看我平时一个人,就要一份炒饭,”时阔亭给他算,“现在咱们两个人,就加了个菜,往后兴许还得来两瓶酒,隔三岔五的再出去吃一顿,这都是钱。”

  应笑侬盯着手边那碟酸辣土豆丝,这也叫菜?

  “你一个月一万,还差这点小钱儿?”

  “光房租就四千,”时阔亭咂嘴,“还是得省着过,”他合计合计,又说,“不知道宝绽和匡哥是怎么过的。”

  “你管人家干什么,”应笑侬不吃肥肉,剁得细碎的肉夹馍他也挑,“姓匡的有钱,你看把宝绽养的,溜光水滑的。”

  “真是,”这时阔亭是真服气,“你摸宝绽的肩膀,都有肉了。”

  应笑侬点头:“你拍他屁股,溜圆。”

  时阔亭皱眉毛:“你拍他屁股干什么?”

  “又不是女的,”应笑侬把挑出来的肥肉粒码在外卖盒盖上,“拍拍怎么了。”

  “你看你这个矫情劲儿,”时阔亭看不过眼,拿筷子把肥肉弄成一团,夹起来吃,“肥肉比瘦肉有营养。”

  “我挑出来的,”应笑侬拧着脸瞅他,“你恶不恶心。”

  “真男人就这样,”时阔亭还挺骄傲,“你慢慢习惯吧。”

  应笑侬无形中被怼了一把,扔下筷子,嘀嘀咕咕站起来:“我真是脑抽了,跟你租一个房,以后不得天天打架!”

  “你放心,”时阔亭把外卖盒盖扣上,用塑料袋装好,“我脾气好,我让着你。”

  吃完饭两个人接着收拾东西,全归置好快十一点了,时阔亭洗了把手,坐下脱鞋:“我跟你这儿对付一宿,明早直接搬过去。”

  “脸那么大呢,”应笑侬踢他,“我可没留你。”

  时阔亭指着窗外,一片漆黑:“没车了。”

  “打车啊,”应笑侬边脱衣服边说,“月入过万的人了。”

  时阔亭黑下脸,昂着下巴:“就不打怎么的。”

  应笑侬光着膀子解皮带:“小抠。”

  时阔亭不管他,自顾自开始脱,卫衣仔裤扔到椅子上,露出一身米白色的秋衣秋裤,应笑侬转头瞧见,眼都直了:“时大爷,您是老寒腿啊还是类风湿,穿这个?”

  “滚,”时阔亭挺大个帅哥,即使穿着秋衣秋裤,也是内衣模特那个水准,“宝绽给我买的,特舒服。”

  应笑侬翻个白眼:“宝绽可真想着你。”

  “那是,”时阔亭得瑟,“他是最贴心的人。”

  应笑侬瞧他那个享受样,咕哝一句:“往后不知道贴谁的心去了。”

  时阔亭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有,”应笑侬趿拉着拖鞋去洗脸,“我说你把椅子搭一搭,垫两件衣服睡。”

  睡椅子?那是不可能的,时阔亭趁他不在,麻溜钻到床上,猫在被窝里,准备等他回来发飙,结果人还在厕所呢,就嚷嚷上了:“我去他妈的!时阔亭!”

  时阔亭心说这也太厉害了,隔着墙都看见了?他正犯嘀咕,应笑侬举着平板从厕所里冲出来,脸洗到一半,**地滴着水:“咱们上风火轮了!”

  “什么玩意儿?”时阔亭知道风火轮,最近很火的短视频app,名字叫动影传声,图标是个红色的轮子,“谁?咱俩?”

  应笑侬也顾不上管他钻被窝,挤过去把平板给他看,屏幕上是中午那间餐厅,很正的一个角度,应笑侬穿着麒麟夹克,挑着漂亮的长眉,噙着笑说:“就你们男女是情侣,我们男男就不是了?”

  时阔亭愣了,他也在画面里,帅倒是帅,就是那个语气,太肉麻:“宝贝儿乖,你得吃虾,吃虾对皮肤好。”

  下面一串队形整齐的评论,每条后头都跟着一颗水晶:

  吃虾对皮肤好。

  吃虾对皮肤好。

  吃虾对皮肤好。

  “卧槽……”时阔亭傻了,这等于把他俩是“同性恋”的事儿对着全世界广播,“谁他妈手这么欠,有病吧!”他一骨碌坐起来,和应笑侬肩挨着肩,“谁发的,给他发信息,让他赶紧撤了!”

  应笑侬摇头:“你看播放量,还没过夜,八百六十万,”他常玩风火轮,数据这些心里有数,“这只是一条的,这种视频一出来就会疯转,微博上肯定也有。”

  “卧槽……”时阔亭整个人是懵的。

  应笑侬却冷静:“我们火了。”

  “这种事……”时阔亭难以理解,“能火?”

  “别人不一定,”应笑侬非常客观,客观得有点招人烦,“我们这种颜值,不火天理难容。”

  时阔亭让他噎住了:“男的和男的搞这玩意儿……还看脸?”

  “长得好看的,就是潮流时尚,”应笑侬一言以蔽之,“长得丑的,就是死变态。”

  时阔亭想了想:“八百六十万点击,全中国十几亿人呢,不至于吧?”

  “今天是周六,半夜是流量最大的时候,明天早上起来就是几千万,”应笑侬估计,“全网加起来说不定能破亿。”

  “卧槽……”时阔亭有点怕了,“你说……大伙不会看见吧?”

  “我现在主要是怕我爸,”都这时候了,应笑侬还想着吓唬他,“他要是看见,非把你卖到东南亚去摘肾不可。”

  “操,”时阔亭一点没怂,“让他来,还摘肾,我……”脑筋一转,他反应过来,是应笑侬耍他呢,“我先把他儿子的肾摘了!”

  “哥们儿哥们儿!”应笑侬知道自己体格不如他,掐起来只有被摁着摩擦的份儿,“先说正事儿。”

  时阔亭放开他,看着风火轮上不断刷新的评论和水晶:“这帮博主太不是人了,我们出丑,他们赚钱!”

  应笑侬乐了:“要是想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俩开个号,”说着,他钻进被子,把时阔亭往里挤,“来个同床视频,分分钟把他们刷下去,钱咱们自己赚。”

  “你可滚蛋吧,”单人床睡两个大男人怪紧巴的,时阔亭直踹他,“还嫌不够丢人?”

  应笑侬顶回去:“不是你说钱让人赚了,来气吗?”

  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时阔亭从来不含糊:“这种钱咱们不赚,”他看着应笑侬,认真地说,“我把琴拉好,你把戏唱好,别的都是歪门邪道。”

  应笑侬在一个枕头上看着他:“哎我说,你手还疼吗?”

  时阔亭意外,这小子也有疼人的时候:“还行吧,不动琴没感觉。”

  应笑侬也觉得自己婆妈了,垂下眼,换个话题:“动影传声有近十亿用户,市场传播量好几千个亿,年收入在五百亿左右,这么大的平台,要火,是一夜之间,要被忘记,也不过是几天的事儿。”

  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说起这些来门儿清,时阔亭忽然冒出个主意:“哎我说,他们有股票吗?”

  “有啊,a股上市,怎么了?”

  “它这么火,”时阔亭撑起头,和应笑侬脸对着脸,“买了肯定不能赔吧?”

  应笑侬又嘲他:“车都舍不得打,你还有钱买股票?”

  “咱们团那笔钱,”时阔亭犹豫了一下,觉得他不是外人,“宝绽私底下跟我说,稳定了就用利息去滚,那五百万的本儿,只有我有支配权。”

  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应笑侬知道宝绽是怎么想的,如意洲说到底姓时,将来甭管好了还是坏了,他要给时阔亭留一笔垫底的钱,对这个师哥,他是掏心掏肺地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0 19:37:16~2019-11-12 19:36: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大君子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糖年糕、二马、阿晞、一杯洗脚水 2个;changer ?、小神龙2005、15096787、花之善落者、miaoriarty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有點甜、teeno 2个;intestinalccc、面包和论文、不意南风、井琉、想喂小鱼很多糖、度旅、匡正的车今天被砸了吗、咸鸭蛋、vampirebaby、28638898、一杯洗脚水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烨彌 136个;lyreraider 7个;啊菠萝包包、lu猫滴小姐姐 5个;曲沃路 4个;小裁缝发财、alonnn、南木子 3个;我壶了、珉九、squama、胭脂寇丹、叠好被子好睡觉、布加迪威龙-护童分队、gospel、与火不加冰、啾一、师不庇咸鱼弟子 2个;杜桑dido、一桥、墨菲、圈了一个圈、菜菜不吃鱼、和和荷荷、动心??、弦月游、杰小卡、云台法师、julia茱丽娅、毛毛rubby、布加迪威龙的胡子、大白、小辰辰的秘密基地、晓慕、扶醉孤盏、小甜饼爱好者、大君子、喵星大佬、荒北冰原、潘岩、鹤,依然、21335477、39635125、哈哈哈哈、嗝、gapsong、子茹、我爱葵、卡夫卡的苹果、77、七心海棠、丫丫长得白又壮、檸檬六碗魚、mpl今天瘦了吗、螺旋血蛋白、荒唐言矣、王磊、湖不归、28638898、苏幕遮、酱汁牛肉、超可爱的是南南呀、花几团、isabella、宇宙第一萌神、不吃油菜、默默叉会儿腰、甜滴不像话、jittin、夏小满、砌下落梅如雪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菜菜不吃鱼 76瓶;莫子一 50瓶;yueee 25瓶;25403572 20瓶;小然、19303694、果然、天下有双双、锁安处、一只小可爱、我不爱吃柠檬、li、ghoooul、alonnn、不留客 10瓶;夜色正好 9瓶;银时 6瓶;36973796、匡宝甜不甜不要钱、叠好被子好睡觉 5瓶;芥子、执笔画梦 3瓶;姜李、风随意动 2瓶;风味发酵乳、julia茱丽娅、这里是个瓶、兔子先生、happy、蓝星、菠菜罐头、gapsong、沐栖、牛么么、瑾知123、5213993、向月归晚、2215187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