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

  萧晨浑身是血,手里的刀,也已经变成赤红色。

  围杀他的人,越来越少了。

  就在他准备砍倒最后三个人,去干掉阿尔杰农时,心脏陡然一颤。

  “不好!”

  萧晨脸色微变,猛地一甩手中的刀,直奔阿尔杰农。

  同时,他身形暴退。

  轰隆!

  地上的尸体,全都爆炸了,就连活着的那三个人,也被炸碎了!

  萧晨被爆炸波掀翻在地上,胸前一疼,又一口鲜血喷出。

  他抬起头,瞪着阿尔杰农,咬了咬牙。

  这家伙……还真是够狠啊!

  为了杀了他,竟然不顾手下的死活,直接引爆了*!

  阿尔杰农见萧晨还没被炸死,也是一愣。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凭自己,根本不是萧晨的对手!

  跑!

  必须要跑!

  先逃走再说!

  明天就会有大批高手过来,到时候再杀萧晨也不晚!

  想到这,他转身就跑。

  噗!

  萧晨从地上爬起来,因为动作过大,又一口鲜血喷出。

  他没作停留,向着阿尔杰农追去。

  两人一前一后,冲出了胡同。

  听着背后的动静,阿尔杰农眼中闪过一丝绝望,难道真要死在这不成?

  他不仅有点后悔,没有再多带点人过来。

  本来在他看来,就算这些华夏人有埋伏,凭他带来的人也足够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萧晨一个,就团灭了他们所有人!

  “阿尔杰农,你跑不了!”

  萧晨冷喝一声,速度暴增,瞬间缩短了两人的距离。

  阿尔杰农一惊,跑得更快了。

  嗡嗡!

  就在萧晨马上要追上阿尔杰农时,几辆车呼啸而来。

  哒哒哒!

  与此同时,黑洞洞的枪口自窗上探出,对着萧晨喷吐出火焰。

  几乎瞬间,萧晨就被几十上百发子弹给笼罩了。

  他不得不停下追击阿尔杰农的脚步,一个翻滚,冲向了旁边的掩体。

  他脸色难看,马上就要干掉了阿尔杰农,竟然又杀出一群人来?

  他们是什么人?

  流亡者么?

  阿尔杰农也是一惊,不过这会儿要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了,他大步冲向了几辆车。

  几辆车停下,从上面下来大批人,手里都拎着大杀伤力火器。

  “干掉他!”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其中一辆车中传出。

  得到命令的枪手,拎着枪,直奔萧晨藏身的地方。

  随后,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了。

  “穆拉?”

  阿尔杰农看到男人,不由得一愣。

  “阿尔杰农先生,我没来晚吧?”

  穆拉看着阿尔杰农,淡淡地问道。

  “要是能早来一点,就更好了!”

  阿尔杰农声音有些冷,如果早来一点,那他也就不用这么狼狈了。

  不过想到不管怎样,要不是穆拉他们来了,他现在可能已经倒在萧晨的刀下了,神色也缓和不少。

  “你怎么来了?”

  阿尔杰农上前,看着穆拉问道。

  “我得到消息,这边发生了枪战,就带人过来了。”

  穆拉说完,看向萧晨藏身的地方。

  “就一个人?”

  “本来两个人,跑了一个。”

  阿尔杰农随口说道。

  “两个?”

  穆拉皱眉,看看阿尔杰农,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看他那表情,阿尔杰农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无非是笑他们,那么多人却被两个人搞得这么狼狈。

  “你们昨晚,不也损失惨重么?”

  阿尔杰农冷声道。

  “……”

  穆拉张张嘴,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几个华夏人,确实很厉害啊。

  砰砰砰。

  枪声响起,枪手们停下脚步,对着萧晨藏身的地方,不断扣动扳机。

  “妈的!”

  萧晨骂了一句,他知道,眼下没有机会干掉阿尔杰农了!

  而且,他已经杀了那么多人,杀意平复了不少。

  他左右看看后,没有再作停留,转身向胡同里跑去。

  子弹,几乎追着他打。

  “追!”

  枪手们跟着冲进胡同,枪声更刺耳。

  等枪声停下后,穆拉和阿尔杰农走了过来。

  让他们失望的是,并没有留下萧晨。

  “穆拉先生,让你的人,一定要查到他们的下落。”

  阿尔杰农想到萧晨恐怖的身手,沉声说道。

  “嗯。”

  穆拉点点头。

  “这种危害那伽安全的人,我会查出来干掉的。”

  “明天,我们的人也会到,到时候……一起把身在那伽的其他势力也清理掉!”

  阿尔杰农想到什么,冷声道。

  “据我所知,光明教廷也来了,他们呢?”

  穆拉看着阿尔杰农,问道。

  “他们……不用,我们有合作。”

  阿尔杰农摇摇头。

  “等我电话吧。”

  “好。”

  穆拉点点头,看看阿尔杰农肩膀的伤口。

  “需要给你安排个医生么?”

  “不用。”

  阿尔杰农转身离开,比较来时的气势,此时的他有些狼狈。

  “把现场清理一下,让三组追查他们的下落!”

  穆拉吩咐一声后,也上车离开了。

  萧晨翻墙而出后,并没有走远,而是又吐了口鲜血。

  连续两次爆炸,震伤了他的内腑。

  虽然不是重伤,但也不轻。

  他的身上,也有几道伤口,这是被围攻的。

  双拳难敌四手,就算他再厉害,也不可能一点伤都不受。

  “阿尔杰农……流亡者……等着!”

  萧晨擦了擦嘴角后,‘借’了一辆车后,快速离开了。

  一阵铃声响起。

  “喂,小白。”

  萧晨接听了电话。

  “晨哥,你在什么地方?我和风哥他们正在来的路上。”

  白夜担心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没事儿,已经结束了,我们回庄园见吧。”

  萧晨摇摇头。

  “好。”

  白夜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

  萧晨摸出香烟,想要点上,却发现早就被鲜血给打湿了。

  他没办法,又在车里翻找了一下,找到了半包烟,点上一根。

  “呼……”

  他轻轻吐出一口烟雾,因杀气而躁动的心,才真正平复下来。

  虽然说,没杀了阿尔杰农,但也杀了很多流亡者。

  最重要的是,他确定了,当初袭杀他们的人,就是流亡者!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报复了,疯狂报复!

  就在他快到庄园时,手机响起。

  他拿出来一看,是那个前台迪丽娅打来的。

  “喂,晨哥?”

  “嗯,是我。”

  萧晨点点头。

  “怎么了?”

  “听到你的声音,真好……”

  迪丽娅松口气。

  “你没事吧?”

  “呵呵,我没事儿,放心吧。”

  萧晨笑了笑,跟迪丽娅聊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把车开进了庄园。

  刚停下,就见白夜等人快速围了过来,包括诸葛清兮,显然她也得到了消息。

  当她看到萧晨全身是血的从车上下来,不由得瞪大眼睛,掩住了嘴巴。

  怎么这么多血?

  她的眼圈,都有点红了。

  “晨哥,你受伤了?”

  白夜等人也都是一惊,赶忙问道。

  “嗯,一点小伤。”

  萧晨点点头,随即注意到诸葛清兮发红的眼圈,一怔,随即笑了。

  “兮兮,哭什么?这些血不是我的,都是敌人的。”

  “真的么?”

  听到这话,诸葛清兮重新打量几眼,才稍微放心。

  “都先别多问,我先去冲个澡,浑身是血,太难受了。”

  萧晨说着,向里面走去。

  “小白,你跟我们先仔细说说。”

  风满楼招呼着白夜,也进了屋里。

  等白夜把事情简单说完,萧晨也围着浴巾出来了。

  当他看到诸葛清兮也在时,不由得一呆,卧槽,怎么把她给忘了!

  本来他寻思着,都是男人,围着个浴巾出来也没什么,反正还得包扎伤口。

  可现在诸葛清兮在,那就有点尴尬了啊!

  诸葛清兮也看到了围着浴巾的萧晨,不由得一怔,随即俏脸一红,把目光挪开了。

  “那什么,你们先坐着,我去换个衣服啊。”

  萧晨扔下一句话,赶忙去换衣服了。

  几分钟后,他穿好衣服出来,诸葛清兮已经不在了。

  “人呢?”

  萧晨问道。

  “谁?兮兮?”

  白夜咧咧嘴。

  “你就差光着出来了,人家姑娘哪还敢在啊,当然是跑了。”

  “靠!”

  萧晨无语,那还不如不回去换衣服了呢。

  “晨哥,什么情况?”

  白夜拿过医药箱,递给萧晨,问道。

  萧晨一边给自己包扎,一边把事情简单地说了说。

  “可以确定,阿尔杰农是化劲初期巅峰的实力,不过他是改造人,能放暗器和电,有点让人防不胜防,能跟化劲中期一拼吧。”

  萧晨想了想,说道。

  “这么强?”

  风满楼有些惊讶,他本以为阿尔杰农也就是化劲初期巅,没想到却能跟化劲中期一战。

  “嗯。”

  萧晨点点头,也就是他如今实力上来了,要不然,遇上阿尔杰农,那也是送死的存在。

  “你说有人救了阿尔杰农?是谁?流亡者的人?”

  白夜问道。

  “不是,应该是休伯特的人,那个人,昨晚出现过,应该叫穆拉。”

  萧晨摇摇头,说道。

  “妈的,又是休伯特,怎么哪都少不了他们。”

  白夜骂了一句。

  “要我说啊,那伽官方不是帮流亡者么?艹,咱直接抓了他们这的总统还是什么,一颗十五断肠散喂他吃了,保证老老实实的,听我们的话!”

  “我们得想个办法,让那伽官方不参与进来,要不然,我们太被动了。”

  风满楼也沉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