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50 中邪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我本来就淑女好不好?”杜飞儿瞪了她一眼,然后伸出脚尖在她脚上踩了一下,以示威胁。( . .)

  “好,好,你是世界上仅剩的最后一位淑女。”慕容纤纤轻笑着说道。

  “去你的。”杜飞儿恨得要揰她。

  “你们姐妹俩嘀咕什么呢?快过来坐。”雷阿姨端着两盘菜放在桌上,“还有几个菜在外面,端过来就开饭。”

  “我过来帮你。”两个女孩一起开口,最后慕容纤纤将杜飞儿按在雷涛身旁,“你们乖乖等着,我去帮雷阿姨端。”

  说完,便跟着雷阿姨去厨房。

  “雷阿姨,这个是好东西,排毒养颜,洗澡前服用。”趁着端菜的机会,慕容纤纤将装着木精丹的小瓶塞在了雷阿姨的衣服里。

  “鬼鬼祟祟。”雷阿姨嗔怪地瞪了她一眼。

  “不是啊,雷阿姨,如果有疗效的话,你一定不要告诉别人是吃了我给你的药,就说是……就说是在外面吃的保健产品,随便哪一种都行。”慕容纤纤说道。

  “那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吃吗?”雷阿姨很是怀疑地问道。

  “当然能吃,我姥姥姥爷吃了它之后,至少是年轻了十岁,何况是你,说不定能年轻二十岁呢。”慕容纤纤笑道。

  “胡说八道。”雷阿姨也笑了。

  这一顿饭吃的十分丰盛,考虑到慕容纤纤的大胃,雷阿姨做了不少好吃的,全都是姐弟俩喜欢的菜,而且还开了一瓶红酒,以庆祝慕容纤纤找到了自己的亲人。

  “雷阿姨,超市就不要做了,你也该好好享福,搬我家去住呗。”吃完饭,三个女人一起在厨房涮碗。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这房子是我和雷涛他爸用了一辈子的积蓄攒下来的,将来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间房子里。”

  “呸呸呸,大吉大利。雷阿姨,别说这些伤心的话,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妈妈,不希望您也出事。”慕容纤纤用上了敬语,虽然她不迷信,可听着这种话的时候,心里总是不太好受。

  “傻孩子。”

  雷阿姨摇头失笑:“哪有那么灵验的?好啦,你们都进屋里呆着,这水槽里就剩下你们的胳膊了,让我怎么洗?”

  不由分说的将两个女孩赶进了层里。

  因为雷涛喝了点儿酒,小脸儿红润,慕容纤纤和杜飞儿都不让他开车相送,二人打车回家。

  杜飞儿也喝了不少的红酒,在那洗碗的时候还发飘呢,慕容纤纤觉得雷阿姨是担心这丫头将碗打坏才赶她们回屋的。

  “这孩子,是在哪儿喝的酒?”飞儿有些摇晃的模样,杜奶奶有些生气。老太太今年也有六十多岁了,对这个从小长在自己身边的孙女要求的十分严厉。

  “是在她未来的婆婆家,奶奶,你放心,我知飞儿在一起,不会让她吃亏的。”慕容纤纤先将杜飞儿安顿在床上,然后扶着杜奶奶坐下。

  “嗯,这丫头没城府,我是担心她上当,雷涛那孩子不错,只是……你们不是一向很要好吗?”杜奶奶想起这个问题就很纠结,一直以来她都是以为雷涛和慕容纤纤才是一对,可不久前孙女告诉她正在和雷涛交往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颠覆了。

  “我要喝水。”杜飞儿嘟囔道。

  “不省心的孩子。”

  杜奶奶摇摇头,却又连忙去倒水。

  “奶奶,小小和出租车还等在外面,我先走了。”慕容纤纤告辞。

  “哎,我送你。”杜奶奶连忙放心水杯。

  “纤纤宝贝,再见。”杜飞儿只是有些腿软,可并没有醉得太厉害,还挥手跟好友道别。

  “再见,睡一觉就好了。”慕容纤纤伸手捏她的脸,气得这丫头伸手打人,却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杜奶奶将她送到门口时,慕容纤纤才低声说道:“奶奶,雷涛和我只是兄妹关系,而且他为人实诚,飞儿若是踏足娱乐圈,有那么一个人照顾着,咱们也放心不是?”

  “是这个理儿,这我就放心了。”杜奶奶连连点头。

  “归云山庄。”

  回到楼下上了出租车之后,她将地址告诉司机,然后将窗户摇下来了一些,靠在座背上假寐。

  夜风穿过窗户拂在慕容纤纤的脸上,温润中带着一丝丝充满秋瑟的凉爽,不知不觉中,她竟然是睡着了。

  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突然响了起来,紧接着响起司机的吼骂声:“找死是不是?”

  小小紧张地拉紧了慕容纤纤的衣袖,慕容纤纤睁眼向外只见在路灯微弱的灯光下,一个穿了件文化衫的中年男人正拦在车头的位置。

  此时,他租车停下,连忙冲到司机旁边的窗户,大声恳求道:“师傅,帮个忙,我这里有个病人,车坏到半路了上,麻烦您帮忙送医院,我们感谢不尽!”

  “你没儿还有客人?怎么送他?”司机瞪了他一眼,表示拒绝。

  “求求你,我那兄弟现在很危险,不能耽搁啊!求求你了!”那中年男子就差跪下来求了。

  “病人得的是什么病?”慕容纤纤问道。

  “好像好像是中邪了。”中年人吞吞吐吐地道。

  “中邪?他是怎么中邪的?”慕容纤纤这回是真的有了好奇心。

  年男人有些不耐烦,她连忙下车,对那个中年人说道:“我学过医,懂一些急救的医术,你让我先人。”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行,请过来吧。”

  有病乱投医,虽然他觉得慕容纤纤的年龄有些小,但现在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他已经拦了好几辆车,都没有停下,不管这辆车拉不拉人,有个医生是不错……他没有注意到慕容纤纤只说是学过医,可没说是医生。

  在路旁有一辆靠边的农用三轮车,几个男女围在旁边,不安而紧张的向这边到那中年男人领着一个女孩过来,眼中都露出不解的神色。

  “张婶,这姑娘是个大夫,懂得急救,先让她侄子的情况怎么样。”中年男人对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说道。

  众人一听这话,连忙闪到了一旁,那个妇女的眼中立即露出希冀的眼神。

  车上躺着的是一个年龄和慕容纤纤相仿的年轻男孩,此时他的眼睛紧闭着,眉头紧锁,似乎正在经历一场非常痛苦的过程。

  慕容纤纤先是过去抓起男孩的手腕号了一下脉,然后转头问道:“谁知道他中邪的经过。”

  那个中年男子讲了起来,原来,他们是燕窝岭下的村民,傍晚的时候,那个男孩和一些朋友上山捕鸟,他们走着走着便走散了,后来男孩的朋友只听到他大声喊了一句‘抓到你了’,然后就是一声惨叫,等跑过去的时候,那男孩已经是昏倒在地,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清醒,到了晚上男孩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有老人说,男孩是冲撞了山神土地一类的,受到了惩罚。

  这种观点在很多人迷信,但男孩全身没有其它伤痕,众人也拿不准,眼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一家人这才害怕,弄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拉人上市内的大医院。

  谁知道在半路上,那辆农用三轮车竟然出了状况,在这里趴窝了,他们已经招呼过好几辆车,却没有一辆肯停,那中年人也是没有办法,所以站在车道上堵车。

  “大夫,我儿子他怎么样?到底是什么病?”妇女急切地问道。

  病?

  他一点儿病也没有。

  在男孩的体内,有一股充沛而精纯的草木灵气,在正常情况下,普通人要是得到一丝一毫的草木灵气,就会百病全愈,可眼下这股草木灵气太强大,就像虚不受补一样,反倒成了索命的利器。

  “是有问题,但不会致命。”慕容纤纤说道,她微微顿了一下,道:“如果你们相信我,现在我就可以动手。”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此眼中的犹豫,但是……那个妇女咬咬牙:“大夫,你动手吧,需不需要我帮忙。,”

  “这倒不用,就是扎几针的问题。”慕容纤纤淡淡一笑,她回去先跟那个司机说了一声,并表示可以加钱,那司机听了有钱可以加,那满腹的怨气早就扔到爪哇国去了。

  再一次来到农用三轮车前,她也不上车,取出了针包之后,便隔着衣服,熟练地扎了几根进去,随后便用手指轻轻的捻动那些金针,通过这些金针将男孩体内的草木灵气吸收。

  男孩的母亲刚开始的时候还十分的紧张,但子的脸色开始好转,心情顿时轻松了起来……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慕容纤纤收起了金针,但男孩依然是在昏迷状态。

  “大夫,我儿子怎么还不醒啊?”妇女连忙问道。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儿子要明天早上才能醒过来,如果你不放心,等一会儿可拦辆车去市内检查一下。”

  说完,慕容纤纤便谢绝了那些人的挽留,回到了车上:“师傅,不好意思,耽搁了不少时间。”

  “没关系,呵呵,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医术就这么好。”司机一边开车,一边从反光镜里打量着慕容纤纤,“你在哪个医院上班?”

  “我没上班,也不是医生,刚才只是安慰他们,我的医术是跟着一位老中医学的。”慕容纤纤不肯多谈……不一会儿,归云山庄已然在望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