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157 忘恩负义 一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呵呵,向某蹉跎数百年才有这么一个独生女,你这份情,向某承恩不少。”

  向道临再三道谢,“听凌师侄说,道友搜集天苍海域的海图和灵翠草?”

  “是,我对这周围海域不是很熟悉,如果有一幅较为详尽的地图,会让我省去不少的麻烦,我愿意支付灵石换取。”慕容纤纤说道。

  “道友也太小觑向某了,区区一幅海图和几株灵翠草可抵不上我这女儿和师侄。”

  向道临笑了笑,“这样吧,道友可来敝门小做盘桓,让向某略尽地主之谊,海图和灵翠草绝对没有问题……”

  向道临盛意拳拳,慕容纤纤还真找不到拒绝的道理,海图是她目前最需要的,不过那灵翠草也是非常罕见的灵药,如果能够弄一些种植,倒也不错,所以她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不出慕容纤纤所料,听说她想要求一些灵翠草种子,向道临毫不迟疑的答应了……松山派修炼的功法就是以木属性功诀为主,年份十足的灵翠草当然要留给炼神期的修士使用,但那些以法术催生的灵翠草,其药力远远不能与自然生长的灵翠草相比,通常用于炼制一些低等级的灵翠丹,以供低阶弟子服用。所以,这种灵药的种子倒是有很多。

  “慕容道友,既然你对天苍海域不是很了解,如果你需要一个暂时的落脚之处,向某在青霞岛摘月峰上有一座洞府,周围灵气浓郁,尚堪驻足。如果道友不嫌弃的话,可以在那里暂住。”向道临委婉地说道。

  他当然不会贸然提出这种建议,原因很简单,向菲看似毫无戒心的模样,却已经暗中传音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尤其是着重提到了慕容纤纤的指点。虽然向菲没有施展出来。但向道临也是对剑术有着深入研究的人,他一听向菲的讲解,就知道经过慕容纤纤指点后的剑力,威力平添了三、四成……这还在她不知道全部剑诀的情况下。如果将全部剑诀向她开放的话,说不定这套剑太的威力会翻倍的提升,那就是向菲一人独擅的剑术神通。所以,就算为了女儿,向道临也要想办法暂时留下慕容纤纤。

  “我一介散修,能够有个落脚的地方就很不错了,那里还敢嫌弃,多谢向道友了。”慕容纤纤客气地道。

  向道临的心思她很清楚……父女俩眉来眼去的想什么,她当然知道,而且这也是她有意营造出来的。对于这个松山派。她没有什么兴趣,但天苍海域她还是要了解清楚的。据记载,无尽海深处有许多的危险,但也有许多的机缘,她既然来到这里。当然要多少了解一下,而且也不会走入歧途。

  向道临看到慕容纤纤如此痛快,也很满意,点头说道:“好,既然慕容道友不嫌弃,那就这么定了。我们现在直接去摘月峰。”

  一行四人向着青霞岛飞去,一路上向道临和慕容纤纤不住的攀谈。内容倒是极其丰富,偶尔还询问一些其它海域的情况……好在慕容纤纤应变能力极强,有时候虽然含糊一些,但却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向道临倒是很关心她个人的情况,但慕容纤纤答得滑不留手。向道临便也不再追问,毕竟那是个人私隐,而且他更关心的是慕容纤纤的实力。

  谈到修炼,慕容纤纤本身传袭玉虚宫的一支道统,再加上历次机遇所得。加上她在修炼上的所得,应付一个炼神期的修士,绰有余裕……这还是她尽可能保留的前提下。

  饶是如此,身后的凌霄两人听到两人谈天说地,都兴趣十足,不时的问东问西。等到达摘月峰的时候,凌霄和向菲两人已经对慕容纤纤满脸的崇拜。

  这两个人虽然修为都不弱,但那全是用丹药栽培出来的,且不说法宝神通如何,但是他们的战斗经验就要比慕容纤纤差出十万八千里去,否则不至于在家门口遇到一条碧海龙蛇都能差点儿挂掉。慕容纤纤往往一句话,对他们来说,就如同纶音佛语一般。而向道临对于慕容纤纤的评价也更高了,拉拢慕容纤纤的念头更重了,这倒是慕容纤纤没有想到的后果。

  “慕容纤纤,这里就是摘月峰了。”向道临收起遁术,落到了一个洞府前面,开口对慕容纤纤说道。

  “哦,多谢向道友。”慕容纤纤感应了一下周围的灵气,还算是不错的,当然不能与水晶世界想比,就算是比起她的混沌玲珑塔,那也是远远不如,但在无尽海,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呵呵,那就好,进来看看吧。”

  向道临笑了笑,打开洞府禁制,带着三人进入洞府。洞府造的倒是中规中矩,大厅,书房,丹室,修炼室;在修炼室内还布置了一个聚灵阵,不过没有灵石在上面,没有启动而已。

  “怎么样,还可以吗?”几个人在大厅坐下之后,向道临对慕容纤纤说道。

  “非常不错。不过,这些禁制和阵法……”慕容纤纤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呵呵,现在这洞府属于你住,自然都由你安排。我之前这些禁制,不过是封存洞府用的。”向道临立即明白了慕容纤纤的意思,作为一名修士,对自身的安全肯定是最为看重的,即便是同门之间,也少有性命相托的情况,尤其是所居住的洞府安全,更为注重,他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

  他随手又取出一块玉简,递给慕容纤纤:“这是青霞岛中的地图,里面标注了岛中的大部分信息。其中的绿色区域,是有修士修炼的地方,如果不熟悉的话,不要轻易去打扰。还有一些红色区域,未经邀请或者授权,也不能进入;黄色区域和白色区域都可以通行……”

  “多谢向道友了。”慕容纤纤接过了玉简。

  在向道临等人离开之后,慕容纤纤回到洞府,她没有启动那聚灵阵,而是将洞外的禁制重新布置了一番,然后又发出几道传讯符回落云山……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向落云山发回一道平安讯息。其实四鬼使都留在山上,她的生死很容易感应,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传讯符通报的。

  与殷秀兰等人的联络也未曾中断。不过,从天龙宫回来之后,这还是第一次,由于传讯符无法穿过无尽海域。所以她只能通过便携式传送阵取得联系。现在最让她揪心的还是慕容浅雪等人。据殷秀兰传过来的消息,慕容浅雪她们像佣兵一样,一边探险,一边向无尽海方向前进,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修为,都有了显著的提升。北京堂现在已经是大天星海域首屈一指的药堂,当年慕容纤纤立威,震慑了不少门派,这两年虽然有几个势力曾经蠢蠢欲动,但旋即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摧毁。再次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知道北京堂的势力不可小觑。

  向道临说话算话,在回去的第二天,便命向菲亲自将数株成熟的灵翠草和数百颗灵翠草的种子交给慕容纤纤。不过,海图方面可能要等一下,因为向道临想要搜罗一份比较详尽的海图交给慕容纤纤。当然。作为回报,慕容纤纤也指点了一下向菲的修炼。

  松山派的一座大殿里,十几名修为高绝的修士正严肃的盘问向道临。

  “向师侄,你说向菲的剑术就是得到了她的随口指点,便有如今的威力?”一名身材瘦高的修士问道。

  “不错,高师伯,确实如此。”向道临的嘴里有几分苦涩。

  向菲的资质在年轻一代位于中上水平。她性情温和,不喜争斗,所以向道临几乎是倾尽所有资材,为她从师门兑换了一门以防御见长的剑术。而在年轻一代修士当中,向菲一个小姑娘却被冠以‘龟兹公主’的外号,让她十分尴尬。

  但这一次回来之后。向菲一反常态,在与同们比剑时,大发神威,一手剑术凌厉无前,在防御中带着几式奇妙的反击。将整套剑术都提升了一个档次。

  “精擅木属性的神通和剑术,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传承。如果能够将传承留下来,我们松山派一定会更加繁荣昌盛的!”另外一名修士兴奋地道。

  “说简单一些,就是让这个人留下来。”

  高师伯目光一闪,道:“向师侄,你有把握让这个人留下来吗?”

  “这个……”向道临犹豫了。

  “别说什么挽留了,你们以为她答应入我松山派,就一定会将传承交给门派吗?未免太天真了!”

  另外一名老修士满脸杀气地道:“她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拿下她,不愁她不将传承交出来。”

  “耿师伯,不能这么做。”

  向道临吓了一跳,连忙道:“慕容道友对菲儿和凌师侄有救命之恩,我们不能这么做!”

  “住口!”

  耿师伯厉声喝道,“向师侄,她是对向菲有救命之恩,但怎么知道她不是利用你们父女俩混入宗门欲行不轨呢?我们必须杜绝这个隐患。如果她肯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事后可以留她一命,也算是还了她对向菲的救命之恩。”

  “这个办法已经很温和了。”

  高师伯沉声说道:“向师侄,你首先要想到的是宗门,然后才是个人。任何子弟都无权凌驾于宗门之上,只有宗门强盛了,弟子们才能够在外面风光……”

  向道临垂下了脑袋:“是,弟子明白,但弟子……不能出手,愿自领处分。”

  “可以。”

  耿师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斗战堂长老向道临,临敌畏缩,罚静室闭关三个月。”

  “弟子领罪。”向道临一付无力的模样,垂着头拖着沉重的脚步,向殿后走去……就在他转入大殿后的一条甬道时,一道红光从他袖口无声无息的飞出,倏然穿出窗棂。

  “必须快一些行动,那个女修恐怕一得到海图,就会离开青霞岛的,而且此时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其他门派知道这件事情。”耿师伯沉声说道。

  慕容纤纤确实是准备离开,这两天她在指点向菲之余,也在青霞岛上转了一圈……这青霞岛上别的也就罢了,那一片片的松林,确实是岛上的一景。今天早上她去外面转了一圈,半路上街道向菲的传讯,说是准备好了海图,正要给她送过来,所以慕容纤纤得信之后,便驾着遁光向摘月峰飞来。

  但是,远远的她便觉得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些异样的气息……在无尽海域,她最大的收获便是学会了小心。所以她落下遁光,收敛气息,向洞府而去。

  “太师伯,您要三思!既然慕容道友的传承如此重要,你们完全可以切磋交流,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极端的解决方法?”被禁制了法宝的向菲苦苦劝道。

  “糊涂!”

  一名老修士看了看向菲,一付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向菲,那个人虽然是救助过你,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她一定是混入我们松山派欲行不轨的,你不要犯糊涂。”

  “不可能!”

  向菲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付难以置信的表情:“以她的实力,何须要做什么奸细?你们一定弄错了!”

  “向菲,你若是肯配合师门擒下她,那是首功一件……”那名长老循循善诱地说道。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向菲一咬牙,猛地抬腿向山下狂奔而去。

  “找死!”

  老修士怔了一下,顿时勃然大怒,微一抬手,一股无影的力量蓦然拍在向菲的后辈上,她‘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滚出了二十余米才停了下来下来。

  “岂有此理!”慕容纤纤的声时顿时冷厉了起来,整座摘月峰的禁制都归她处理,所有人都感觉温度急剧下降,无形杀念让人忍不住打冷战,从心底向外冒寒气,牙齿与嘴唇都在哆嗦。

  “你就是慕容纤纤?”

  那名修士眼神森寒,看着慕容纤纤的神色就象是看到了一幢会自己行动的藏金库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