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068 虎伥 一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0:43 源网站:顶点小说
  不多时,慕容浅雪已经来到阮适止父女所居住的酒楼……那是一所非常幽静的小院,当慕容浅雪来到的时候,除了阮氏父女之外,还有六、七名修士,其中修为最高的也只是凝婴中期。

  “嗯,这回人都来齐了。”

  阮适止似乎并没有为几个人介绍的意思,而是直接说道:“这次争夺酒水经营权的任务已经出来了,收集酿造碧焰青萝酒的配料。”

  “见鬼!”

  一名大胡子修士嘀咕道:“这种生僻的灵酒酿出来干什么?”

  一名女修忽然开口道:“我倒是知道这种灵酒是怎么回事。听到前不久,三光神教的一位长老修炼时出了点问题,需要以碧焰青萝酒调和。不过这种灵酒需要的药材和辅材不少,很难得到,而且还有柏青的人从中搅局,恐怕会非常的麻烦。”

  旁边的一名身材颀长的修士一针见血地道:“柏青出来搅局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得到那些配料。尤其是主材青萝果。这种青萝果只的青云岛出产,植株少,果实数量稀少,而且无法移植,这是碧焰青萝酒的主要材料,阮道友准备让谁去取青萝果?”

  “我去取好了,我倒要看看柏青那伙人敢对老夫如何!”一个五大三粗的修士豪气迫人地包揽,让其他人松了口气。

  “不行,齐道友,你不能去。”之前说话的女修士出言阻止,同时看了阮适止一眼。

  阮适止苦笑道:“齐道友,你还真的不方便去。除了危险之外,青云岛也是距离最远的一个地方。你是体修,本来就不以遁术见长,等你去将青萝果拿回来,恐怕任务早就取消了。”

  “那个……”齐道友还真的卡住了。

  慕容浅雪在这里是名符其实的小字辈,一直在细心听着他们的说话。这时,看到每个人脸上都带有难色,她上前一步道:“诸位前辈请听我一言,青萝果的任务就交给我和我的同伴来完成好了。”

  “你?你行吗?”

  其余几人交头接耳,慕容浅雪的资料是阮适止提供的,只知道她手里有一艘灵蟹飞舟……拥有速度快的飞行法宝自然是一件好事,但还有一点就是关系到她们这些人的修为,因为在漫漫海途中,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那是需要实打实的修为才能够闯过去的。

  “我可以。”慕容浅雪没有赌咒发誓,而是口气轻淡,就象是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阮适止还是有些担心,传音问道:“慕容仙子,你行吗?要知道青云岛距离天棘岛远的很,中间还有许多险阻和柏青的威胁,你们此行会非常的危险。”

  “我知道……”慕容浅雪知道他顾忌的是什么,放低声音后,将自己的理由说了一便。

  “既然这样,那就有劳慕容仙子了。”阮适止没有再阻止,点点头,先将一只储物袋递给慕容浅雪,“这是一部分佣金,剩下的等任务完成后再交付。”

  “没问题。”

  慕容浅雪接过储物袋,便向阮适止告辞离开。

  想要打听消息,那些流言蜚语横飞的地方当然是首选,很多消息灵通人士都对于酒楼、酒馆这种地方情有独钟,因为这里最适合打挥消息。

  午后不久,慕容纤纤出现在镇口的太白酒肆。

  这里卖酒,也招待一些酒客,供应一些小菜下酒。上门的酒客形形色色,喝上四两半斤,再买几葫芦酒带走,既可解酒瘾,又可以用以恢复真元,一举两得。只是这种酒肆中的灵酒也只是一、二级的货色,想要喝好的,那是休想。

  酒馆的主人姓路,叫路通,是这一带有名的万事通。路老大可是有担当的人物,大事小事找他处理,通常皆大欢喜,为人排难解纷颇受人尊敬。

  落座之后,慕容纤纤叫来了一壶灵酒,然后又要了一碟红烧妖兽骨髓,一个人自斟自酌,倒也怡然自得。

  其实她一进门,坐在柜台后面的路老大便留意她的一举一动,她在镇上的活动并未瞒人。

  慕容纤纤刚刚喝掉一壶酒,身旁多了一个人。

  路老大身材壮硕,很壮实的一个身躯,却长了一颗不成比例的小脑袋,手中还不知道从哪儿开来的一条布,显得极为可笑。

  “木仙子,你到底要干什么?”路老大怪笑,怪样子真像小丑。

  “我在喝酒呀!”慕容浅雪也似笑非笑。

  “我是指……”

  “金无害或者西门春风?”

  “能走,还是走的好。木仙子,我知道那些人的德性,为名为利,他们杀人如屠狗,无所不用其极的。”路老大好意地相劝:“还来得及。”

  “我知道。”

  “那你……”

  “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杀人如屠狗!”

  “你的意思……”

  “浑水摸鱼呗。路掌柜,够简单吧,我希望你能把有关山里的事透露一二,谢谢你啦!”

  “所有的人,都在打进山的主意。”路老大苦笑:“其实我能告诉你的消息,对你们根本没有意义,还不如买一幅地图。”

  “路掌柜,你也该明白,那些人既然为名为利,杀人如屠狗,无所不用其极,当然会用有效的方法和手段,取得所要的消息,对不对?”

  “你也要使用那种方法和手段”路老大脸色一变。

  “我不会,我是一个相当讲理的人。我想,来找你的人很快就会来的,我在旁边旁听。”

  “这个……”

  “你瞧,人不是来了吗?”慕容纤纤向门外一指:“这种小地方,有哪些在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略一打听就一清二楚。我能找来,其他的人当然也会来,他们人多,打听更为方便容易。小心应付,掌柜的。”

  路老大脸色大变,看到踏入店门的是凌君豪。

  凌君豪是兄弟会的成员,不害怕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路老大,也堪称是地头蛇,对莅境的强龙当然暗中留了心,连毫无名气的木颜他也有所了解,对这位兄弟会的悍将留有深刻的印象。

  凌君豪带了两个兄弟会的修士,出现在酒馆门口。

  “本座不是来买酒的。”凌君豪推开店伙,看清了慕容纤纤,便向她的食桌接近。

  “凌道友,请坐,喝两杯。”慕容纤纤笑吟吟一团和气,态度不亢不卑。

  西门春风拖条凳在对面落座,淡淡一笑,态度居然良好。两位随从两面一站,像两个门神。

  “我来向路掌柜讨消息的,但并不急。”路豪盯着在一旁打冷战的路老大,挥手示意要路老大离开:“木仙子,先办有关你的事。”

  “我的事?”慕容纤纤流露出意外的神色,其实并没有感到意外。

  兄弟会这六个人落在那位美丽女修的手中,慕容纤纤是目击者,了解事故的经过。小姑娘女修所有的人搜寻她,其实刀子远走,就藏身在女修先前隐藏的山坡树林内,小姑娘的随从却忽略了他们的藏身处,仅在他可能逃走的方向搜寻。

  凌君豪和程永嘉不是真正不怕死的硬汉,落在更强的人手中,除了屈服无路可走。

  慕容纤纤是唯一全身逃走的人,小姑娘不放过他是意料中事。

  “对,你的事。”凌君豪老脸一红:“你也许猜想得到,我和永嘉走了霉运。”

  “哦!听命于她?她是……”

  “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所以就记录了来。

  “她要求你们……”慕容纤纤问道。

  “要求并不苛,只是……我们不必听任她驱策,也没有主从的名份:其一,要求我们帮助她,把吕梁弄到手;其二,把你带去见她。”

  “要我去见她?”

  “是的。你无影无迹突然消失,她感到十分震惊。那附近她了如指掌,路只有一条小径,她以为虫蚁也逃不出她的监视,你竟然平空消失了,对她是一种打击,因此她发誓要捉住你。”

  “要你替她捉?”

  “我抱歉。”凌君豪脸红耳赤:“我非这样做不可,我不能违抗她。”

  “凌道友,我很想随你去见她。”慕容纤纤坦然说:“我也想见见她到底是什么人物,她的实力也令人心中慎凛

  反抗不会有好处,见面或许有商量。只是……”

  “只是什么?”

  “恐怕他们不肯。”慕容纤纤向未一股往店外一指。

  店外到了两个人:寒梅仙子

  “果然在这里。”寒梅仙子,气冲冲闯入店门,像吃了一桶火药。

  “他是我的。”寒梅仙子更是踊跃争先,但脸红似火,羞恼交加。

  “乱什么?你们想干什么?”凌君豪嗓门像打雷,狠盯着抢先进入的寒梅仙子。

  “这里不能打斗。你们要不顾身份,像村夫俗子一样,在公众活动的店堂打架吗?打毁了生财家俱,谁赔?”慕容纤纤高叫,“外面街道宽阔,出去打。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成名人物,要让别人耻笑吗?出去!出去!”

  寒梅仙子刹住脚步,飞剑蓦地消失,但她的目光依然警惕地看着众人。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