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088 通缉令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0:43 源网站:顶点小说
  “呵呵,看来前辈一定是从其它地方过来的,还不知道此事。前不久出现了一件奇事,血河盗团的一艘血河神舟被人抢了。血河盗团大失颜面,不仅悬赏那个人,还在这附近海域展开了疯狂的报复行动,弄得人人自危。”那名中年修士一怔之下,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忙赔着笑脸的说道。

  “就这些?”慕容纤纤看着中年修士,觉得他似乎有所隐瞒。

  “那个……其它的不太好说了。”中年修士露出迟疑之色,有些含含糊糊的说道。

  “不好说?什么意思!”慕容纤纤脸上异色一闪,有些奇怪的问道。

  “前辈,在下还有些事情没有说完。血河盗团如此倒行逆施,一些被其荼毒过的势力组成了炼血盟,想要趁这个机会消灭血河盗团。不过炼血盟还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要那个盗取了血河神舟的人主动投到,他们准备以血河神舟引诱血河盗团自投陷阱。”中年修士露出了一副无奈的样子。

  听到这里时,慕容纤纤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心里一阵发愣起来。这可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血河盗团通缉她,是很正常的事情,可那个什么炼血盟竟然也凑这份热闹,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气愤之余,她也觉得闹心了,幸好没有将血河神舟拿出来显摆,否则岂不是成了公敌?她可不相信那个炼血盟找她仅仅是为了引诱那血河盗团的人。

  忽然慕容纤纤心中一动,瞅着那中年修士平静的问道:“关于那个盗取血河神舟的人,有什么线索吗?”

  中年修士呆了一呆,摇摇头:“这个就不清楚了。”

  慕容纤纤有意道:“你们镇海宗势力广大,难道也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中年修士苦笑道:“说起血河盗团失舟之时,正是他们准备劫掠我们镇海宗商船的时候,所以这段时间有不少人向我们打听情况。只不过当时护船的长老正全力抵御血河盗团的人,哪有精力去留意盗船之人?”

  什么盗船?分明是抢船来着。

  慕容纤纤知道自己的行动应该是瞒不过那顾天锐,至少也是怀疑对象,但对方没有公布此事,或者是留作要挟,或者是示好,都很难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你们镇海宗也是炼血盟的一份子了?”慕容纤纤问道。

  “是的,前辈。我们是刚刚出去寻访血河盗团的踪迹回来。除了血河盗团这段时间频繁活动之外,还有一些心怀不轨之人,也趁机出来兴风作浪。有不少商旅和修士都出事了,不是抛尸荒野,就是整支商队被屠杀。”中年修士答道。

  “原来是这样。好吧,既然事情已经讲清楚了,你们可以走了。”慕容纤纤对中年修士的回答很满意,轻轻一摆手,淡然的说道。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中年修士闻听此言,心中大喜,连忙施礼的告辞。

  虽然他看慕容纤纤不像穷凶极恶的模样,但此时这片海域形势混乱,一旦遇到个脾气古怪的高阶修士,就算是杀了他们也是,因而他一直很合作的有问必答,此时听得可以离开,没有什么耽搁的就带人连忙飞离了此地。

  慕容纤纤则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沉吟起来,有些犹豫着是不是前往青鳞岛。

  这一次跟那名修士约定在青鳞岛见面,并没有规定准确的时间。只是到达约会地点之后,发出消息即可。目前的形势有些诡异,那个炼血盟和血河盗团的人似乎都在找她,从某处程度下来说,她的处境非常的危险。不过,从她本身来说,并不在意这些危险,只是担心会景程她进入无尽海深处的计划。

  想到这里,慕容纤纤暗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她又拦截几波低阶修士,问出的话语都是大同小异。如今慕容纤纤漂浮在一处海面上,呆呆的望着远处,一脸的踌躇之色。

  她一抬首看了看蔚蓝色天空,不再犹豫,驾起遁光,向着青鳞岛的方向飞遁而去。

  青鳞岛,从远处观看,入眼处一片青翠,远近都是青鳞树,这是一种奇异的植物,为该岛所特有。

  青鳞树,树干高大粗壮,外表如同分布着一块块细密的鳞片,叶片亦呈青色鳞片状,远远望出,整座海岛犹如一头巨大的海兽,十分的威武雄壮。

  从进入该岛的时候开始,一路上所见植物数它最多,其它的植物反倒呈了陪衬。

  青鳞城是为该岛的中心,城墙雄伟,连绵如长城,很壮阔与古老,是一个相当有名气的城池。相传这里昔年曾经是玉虚宫的一个道场,威震无尽海,传承了数万年。只可惜在玉虚宫的传承迁离之后,这个道场几度更易,原有的辉煌早已经消失历史的长河中……它诠释了没有不朽的传承,更没有永恒的势力,一切都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天。

  刚走到宏伟的城门楼前,慕容纤纤就看到三张通缉令,一个是烈火魔宗,不过他们的通缉令非常模糊,只点出了性别和青鸾宝辇的特征,却别有详细的相貌描述;第二张是灵运宗发布的,上面的容貌赫然是她变化为木颜时的相貌;第三张通缉令让她感到非常的滑稽,竟然是血河盗团发出的,虽然没有点出她的性别、相貌等详尽资料,但也给出了大致的范围。

  三份通缉令都与她有关,慕容纤纤颇有几分无奈,他们都开出了天价悬赏,但凡能提供相关线索者,便可领取十万下品灵石,而如果能够确切提供慕容纤纤在何地,将有三十万灵石可以领取,这可是一个一个极为逆天的价格了。

  慕容纤纤估计现在有很多城市都有这样的通缉令,她看在眼中要多腻歪有多腻歪,谁愿意被人通缉追杀?最让她无语的是血河盗团的通缉令也堂而皇之的并列其中,这算不算是官匪勾结?

  “这些家伙真的很富有,连悬赏的灵石都是以十万计的……”

  慕容纤纤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值钱,除了双方的恩怨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对方想要她身上的黑玉鼎和血河神舟及藏宝,如果能够得到这些,便是千万的灵石也挡不住。

  “几十万的灵石就想要我的命,倒是打得好主意。”慕容纤纤站在城门前冷笑。

  青鳞城外的地平线上,数十道遁光向这边电射而至,在到了近前之后,却是一群男女都有的修士,看他们身上的标识,赫然便是灵运宗的修士。

  “该死的,有价值的消息几乎没有,真不知道何时才能将那个姓木的的贱人揪出来,她如果敢出现,我一只手捏死她!”一名灵运宗的年轻修士寒声道。

  “哼!”

  为首的那个年轻人冷哼了一声,扫了他一眼,道:“史云鹏不要小觑她,纯阳境界的人不见得能压制她。”

  史云鹏冷笑道:“一个投机取巧、暗箭伤人的家伙而已,有什么了不起?她不过是借了阵法的便利而已。可恨,这个贱人躲了起来,他要是敢出来,我一只脚踩死他。”

  “不要自大,道宏那么强,乾元道人更是一位实力强大的修士,还不是被她杀死了。”为首的那个年轻人很稳重,告诫其他年轻强者。

  “她是要真的敢出来,我一根指头点死她!”灵运宗年青一代另一名高手也充满了火气。

  他们从罗天海域搜寻到苍霸海域,这些日子以来憋了一肚子怒火,充满了怨气,恨不得立刻将慕容纤纤揪出来。

  “这个贱人,让我们风里来雨里去,每天四处追查她的线索,我真恨不得一巴掌将她拍成灰!”

  “这个姓木的家伙,千万别让我抓住,不然我非像碾死虫子一般弄死她!”

  这些年轻的修士怨气都很大,在城门前下车,匆匆进入城中,却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城门旁还有一个人正看着这一切。。

  慕容纤纤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道:“数以万计的悬赏,不如我自己来领取好了!”她一展袍袖,闪身进入青鳞城内。

  用敌人的资源来成全他这个无底洞,最是理想不过。

  青鳞城,街道很古旧,地上的青石坑坑洼洼,这是行人踩磨的结果,可想而知年代多么久远了。城内生机勃勃,到处都是青色,此州的人很喜欢青鳞树,道路两旁皆是。

  慕容纤纤行走在大街上,很是放松,如一个普通一人般,游览这座古城,完全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虽已不复存在,但每年都会些年轻的修士来此,希望能有机缘,得到什么传承。

  昔年,此城曾经是玉虚宫的住处,可惜,传承了数万年的门派,终究成为了历史的尘埃,没有为后人留下点滴。

  慕容纤纤并不急于行动,没有去找那名跟她约好的名医,而是沿着古街,认真地观看这座城池,感受到一分岁月的沉重。

  这是时间的积淀,是光阴的累积,古城果然不凡,经历了太久远的时光,让人体味到了一种厚重。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