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234 力压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正要离开的胡天运不禁为之一怔,愕然看向黑袍中年修士。

  “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黑袍中年修士目光向四周逡巡。

  “前辈可是发现了什么?”胡天运也向四周打量,却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刚想着对方是不是有些多疑,忽然想起父亲所说的……这位佘前辈修炼过两门奇异的保命神通,虽然不是直接用于战斗,却可以预知祸福,避免灾难。

  一门叫做‘天心禅功’,神通成就之后,一旦有危险,心中就会生出警兆……根据修为的深浅,甚至能够知道灾难的方位或者具体什么事情;第二门神通叫做‘血影照魂’,以自身精血为镜,无论是什么样的隐匿神通,只要是活人,就会被照出身形。

  前者一听就知道是佛门神通,后者却是实打实的魔族神通,这位佘姓修士也不知道有何机遇,竟然能够得到这两门神通,不知道得以避过多少次杀局。

  只不过这次有些小小的意外……慕容纤纤一直身在青鸾宝辇之中,而宝辇之上有舍利塔护持,虽然没有激发,却是影响了黑袍中年修士的感知,如果不是慕容纤纤离开宝辇设伏,恐怕他依然毫无所觉。

  虽然黑袍中年修士也自警醒,但他一方面垂涎阴婉茹,一方面心中起了贪念……能够屏蔽天心禅功的感知,不是什么大神通,就是什么珍奇的宝物,他一定要拿到手中。

  黑袍中年修士一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血箭凝而不散,在空中幻化出一片血濛濛的圆形光辉。

  渐渐的,这片光辉向地面辐射,笼罩了方圆数十里地……再过了一会,那片血濛濛的辉倏然消失,黑袍中年修士大喝一声:“大胆!本座已然在此,还不速速给我滚出来!”

  喝声如雷,向四周滚滚而去,胡天运脸色一变,‘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那个银袍人却恍若不觉,冲着他‘嘿嘿’一笑,似在幸灾乐祸。

  “混蛋!有朝一日,定要让你们好看!”

  胡天运虽然心中暗骂,脸上却不敢露出行迹,目光有些惊疑不定的向四周逡巡……他也以为阴婉茹没有走运,而是使用某种宝物隐藏了身形。

  黑袍中年修士死死地盯着地面某处,目光阴冷,好似一条待机而噬的毒蛇一般。

  “没想到阁下竟然还修炼有这种破除隐形的神通。”

  一个女子清朗的声音传出来,就在黑袍中年修士目光所注视的地方,空间似乎微微扭曲了一下,一道人影出现在三人面前。

  “是你!”

  “你是什么人?阴婉茹何在?!”

  胡天运和黑袍中年修士一看清楚慕容纤纤的面容,都大喝一声,只是双方的表情和语气完全不同……胡天运是惊讶,而黑袍中年修士却是一脸的警惕。

  “胡天运,你认识这个人?”黑袍中年修士瞳孔一缩,冷冷的看向胡天运。

  “回禀佘前辈,晚辈曾经在圣羽树堡见过这个人,她的身家也颇为不俗。而且她既然在此,必定与阴婉茹的失踪有极大关系,擒下她正可谓一举两得!千万不能让她逃掉。”胡天运恭恭敬敬地答道。

  “逃掉?”

  黑袍中年修士像看无知儿童似的白了胡天运一眼:“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她是专门在此地找我们麻烦的!”

  “她也不过是一介纯阳境界的修士而已,怎么可能是前辈您的对手?”胡天运颇有几分谄媚地说道。

  他现在只想慕容纤纤能够被黑袍中年修士杀死,否则难过的就是自己了……胡天运并不傻,能够面对那位黑袍中年修士而毫无惧色,就不是他能够比拟的。

  “这不是胡道友吗?”

  慕容纤纤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我以为阴婉茹遇到了不入流的劫匪,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位大乘修士和百恕妖盟的少主,什么时候劫匪的成色也这么高了?还是你们是强盗世家?”

  这简直就是骂人不带脏字的!

  胡天运心虚,不敢还口,脸上的神色讪讪的,而黑袍中年修士的脸色就愈发的难看了:“昨嘴的丫头!竟然敢在本座面前说这等话,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说着话,他身上的黑袍蓦地闪过一片乌霞,幻化出一套黑色的战甲,覆盖在他的身上。随后再轻轻一甩袍袖,一柄飞剑蓦然出现在他的头顶。

  中年修士毫不迟疑的打出一道剑诀,飞剑发出一声轻鸣,犹如一道银色闪电,倏忽之间就出现在了慕容纤纤的身前。

  堂堂一位大乘期修士,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迹似偷袭。

  慕容纤纤心中一凛,眉心射出一道青光,大悲镜瞬间已经悬在她的头顶,垂落六色光雨,化成一片光幕笼罩了她的身形,脚下也生出一朵六色莲台。

  那道剑光正好刺在光幕上……只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光幕剧烈地晃动了一下,泛起一片六色霞光,竟然将那道激电一般的剑光硬生生的挡了下来。只是光幕本身的光华也是忽暗忽明,显然这一剑的力量也是非同小可,如果换一件差点儿的法宝,未必能够挡得住。

  “不过如此,当真是让人失望。”

  慕容纤纤嘴角出现一抹嘲讽的神色,“就凭你们这点儿手段,竟然也会去打阴家的主意,这该不会是胡天运的脑残主意吧?”

  “放肆!”

  胡天运脸色一红,右手在左手储物戒指上一抹,手中出现一根碧绿色的玉杖,猛然一扬手,蓦地化作一道碧芒,直奔慕容纤纤射来。

  与此同时,那个银袍人也一挥袍袖,五道乌光带着‘呜呜’的怪啸声,从侧方向慕容纤纤袭去。

  慕容纤纤微微一哂,冷哼一声之后,衣袖微扬,射出一道彩色剑光……正是北斗七剑。

  慕容纤纤心中剑诀一催,七柄飞剑发出一阵清鸣之后,飞到她的头顶,幻化出一片璀璨的星云。

  破空之声倏忽即至,那道碧芒已经到了慕容纤纤头顶上方,微微一顿,蓦地幻化出一根直径逾丈的巨杖向慕容纤纤砸下来,想把她一下子砸成肉泥。

  但是慕容纤纤只是向着那片星云打出一道剑诀,与此同时,口诵真言催动大悲宝镜。

  在她头顶出,星云迅速旋转,一股无穷的吸力从星云中传出,将那巨杖裹紧,拽入星云当中……胡天运大吃了一惊,急忙掐诀的想驱使巨杖冲出星云。然而,没等他法诀完成,慕容纤纤头顶上方的星云蓦地暴涨,面积迅速扩大,一股强大的吸力将那根巨杖蓦地吸入星云之中,胡天运一下子与那根宝杖失去了心神联系,眼见着它没入星云之中。

  咔!咔……

  一片断金戛玉的声音从星云中传出,随即大片的玉屑纷纷的洒落。

  胡天运见到这一幕,手上动作一顿,不禁呆若木鸡起来!

  就在那柄宝杖粉碎的同时,围绕在慕容纤纤身周的六色光幕蓦地霞光绽放,那五道乌光射中光幕,如同扭曲的虫子似的想要钻进去,却被这霞光一卷,登时现出原形——却是五根如同牙齿般的长钉,散发着乌朦朦的光芒。

  胡天运的心中有些发毛,那根宝杖虽然不是他的本命之宝,但也非同小可,寻常的防御法宝或者飞剑,被这宝杖一击,十有**都会出现防御空隙,有时候甚至连差一点儿的法宝都砸成粉碎,但现在却被那团剑光绞碎,甚至连宝杖上的一些特殊神通都未来得及发动……而且还是那么轻易,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样子。

  中年修士默默地看着慕容纤纤的护身光幕,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的神色……一击没有成功后,他并没有贸然的再次出手,而是伸手一招,收回飞剑,随即嘿嘿冷笑:“无知小辈,速将飞剑和宝镜献上,本座还可饶你一命,否则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一攻一防,慕容纤纤这两套法宝简直是最优秀的组合,难怪会吸引他。此时,中年修士早已经忘了警兆,如果不是限于身份,他可能早就招呼胡天运全力施为,将慕容纤纤留下来。

  “滚!”

  慕容纤纤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在中年修士收回飞剑的时候,她的口中蓦然响起一声清叱:“北斗.星火燎原!”

  一簇簇火焰形状的剑光蓦然爆散,将三个人都笼罩在其中,如同狂风暴雨般的袭向他们。

  “剑阵!”中年修士脸色一变,身上黑甲陡然光芒大盛,似乎将周围所有的光线都吸引了一般,附近的一簇簇剑光都被这层光芒震得粉碎。

  那名银袍人蓦地大吼一声,背后蓦地伸展出一对短小的翅膀,身形灵活地闪避着那一簇簇剑光,几乎与此同时,一道道电光从他头上的双角发出,射向那一簇簇剑光……虽然这些剑光随即熄灭,但它们就像是无边无际的潮水一般,一**的向他们涌来,似乎不把他们彻底湮灭,誓不罢休。rs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