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235 灭杀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慕容纤纤头上的星云逐渐扩大,一簇簇剑光从星云中飞出……最可怕的是,这些剑光飞出之后,如果没有攻击到敌人,或者没有被敌人击溃,它们会渐渐地汇聚到一起,渐成燎原之势。

  北斗剑诀,不是一招……每一式都意味着剑阵的一种变化!

  “快动手!在她将剑阵威力完全催发出来之前,先杀了她!”中年修士脸上闪过一抹厉色,开口怒喝。

  随即他手掐剑诀,飞剑幻化出漫天剑光,向着慕容纤纤袭击为,同时他的口中喷出一道碗口粗的黑色光柱,轰然射击慕容纤纤。

  一旁的胡天运也不敢怠慢,他一扬手,一团纱巾似的法宝飞起,蓦地化作一片云雾将他笼罩了起来,随即一抬手,从衣袖中飞出十三道金光,化作十八柄双齿巨叉,向慕容纤纤射去……在巨叉上面,有一个个炼制得极为玄奥的孔洞,一阵阵如同鬼哭似的呜咽声响起,让人心烦意乱,意志差一些的说不定就被这魔音趁虚而入了。

  “嗷~”

  银袍人更为直接,他的双手化为利爪,挥舞间发出可怕的异啸,随即他背后的双翼开始迅振动,身形开始变得倏忽不定,化为一道道淡淡的银影向慕容纤纤扑了过来。

  慕容纤纤见此情形,眉梢微微一扬,抬手向大悲镜点出一指,大悲镜微微一震,梵音大作,镜面上六个金色字符更为清晰,光雨缤纷,六色光幕更为坚凝。

  同时另外一只手指出一道剑诀,十余簇剑光从星云中飞出,在她面前聚成一簇更强大的剑光,蓦然向激射而至的光柱斩去。

  彩焰般的剑光狂涌而去,和那黑色的光柱在护身光幕之外撞击到了一起。

  只听得‘嗤嗤’的一片响声之后,光柱虽然是中年修士性命交修的一种大神通,但在碰到七彩剑光之后,转眼间便被剑光包围切割。

  在后面指挥飞剑攻击那一簇簇剑光的中年修士,见此情形不由得心中一凛,他猛一扬手,青光闪动,一面古意盎然的盾牌飞出,旋即间化为一层凝厚的光幕,将他的身形笼罩其中。同时他催动飞剑,剑光霍霍,斩向那一簇簇七彩剑焰。

  也不知道他这飞剑是什么材质,不仅锋利异常,而且丝毫不怕北斗神剑,比之前胡天运那根宝杖的材质强得太多了,竟然硬生生地扛住了那一簇簇剑光,而他喷出来的那道光柱,竟然一时之间也没有完全被剑焰磨灭,倒是胡天运发出来的那些飞叉,俱都射中了慕容纤纤的护体光幕……在一片‘嘭嘭’的闷响中,一柄柄飞叉旋起旋落,可就是破不开光幕的防护,看上去倒像是垂死的挣扎,让胡天运纠结不已。

  对于满腹部纠结的胡天运,慕容纤纤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的攻击对付普通的纯阳修士还有一些攻击力,但对于她……即便没有大悲宝镜,那些飞叉也休想对她造成伤害,只不过慕容纤纤肉身强大,是一件秘密武器,不道万不得已,是不会暴露的。

  此刻,她所关注的是那个银袍妖修,对方的攻击不仅迅速,而且颇为诡异……慕容纤纤知道,由于护身光幕的特性,其实它是有隙可乘的,但这对于普通修士却没有什么帮助,只有一些攻击速度快、攻击威力大的敌手或许能够捕捉到这一丝间隙。

  就在慕容纤纤关注敌人的同时,那名银袍妖修已经施展出诡异的神通,倏忽之间便已经蓦地跃过百余米的距离,下绕过正前方,从一侧到了其附近。背上双翼一扇,身形微微拔起,又蓦然下落,利爪也一挥而下。

  嗤!嗤!嗤!

  破空之声大作!

  双爪在空中带起无数残像,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密集,一下子就将慕容纤纤罩在了攻击之下。

  慕容纤纤淡淡地望了一眼银袍妖修气势汹汹的攻击,竟仿佛对之视若无睹,伸手向头上的星云点出一指……数十道火焰形状的剑光蓦地从星云中飘落,电光石火般的向银袍妖修射去。

  嘭!嘭!嘭……

  沉闷的响声接连传来,爪芒击在彩色光幕上,只见一片片霞光应爪而起,这些攻击就泥牛入海般的不见了踪影,好像丝毫效果都没有的样子。

  银袍妖修的脸孔方露出一丝惊容,那数十簇剑光一闪之下,就已已经诡异的飞到了他的眼前。

  银袍妖修吓了一跳,他可是见到胡天运的宝杖被剑光斩碎的……虽然妖族的体魄强于人类修士,但他不认为自己身体能够变态到与剑光争雄的地方。

  呼~

  背后双翼不加思索的微微一振,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身形。

  剑光一闪,那道身形被数十簇剑光搅得粉碎……下一刻,银袍妖修的身形在数十米外出现,他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真元损耗过巨引起的。

  慕容纤纤微微感到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这名妖修竟然精通遁术……这种遁术虽然不是瞬移,但却与她的七星遁有几分相通之处,这要灭杀对方,恐怕还要多费一些手脚了。

  心中虽然如此思量,她的动作却是愈发的谨慎起来,数十簇剑光再次紧蹑着银袍妖修的身形追击而去。

  怎么就盯上我了?!

  银袍妖修心中有些郁闷,他冷哼一声,抬起右爪向空中拍出……一只银色的巨爪蓦地浮现在半空当中,猛地向那数十簇剑光抓去。

  就在那只巨爪将将要把那数十簇剑光握住的时候,一片七彩的光华从那些剑光当中散发出来。

  嗯?

  银袍妖修见状,心中暗呼一声不好,就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剑光爆散,那只银色巨爪被轰得粉碎……没等他另外想出什么办法,只听得一片破空声传来,数十簇剑光在他心神微微松懈之际,再次向银袍妖修激射而来|。

  这一次,银袍妖修真的有些心慌了,他急忙一展袍袖,一面青幡从中飞出,幡面青云缭绕,飞出后迎风暴涨,一朵朵青色云朵向着那一处片剑光飞去,将它们托了起来。

  但没等他心中安稳下来,只听得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剑光闪烁,那面青云幡竟然在一个照面间便被剑光绞得粉碎。

  银袍妖修面色大变下,再也不敢在原地待着,背后双翅一振,蓦地化为一道银芒朝一侧遁走了。然而,他身陷剑阵之中,无论避到什么地方,都有剑光嗤然射来,速度也丝毫不比他慢多少。唯一幸运的是,大部分剑光在融合之前便被他打散,因而还没有出现最糟糕的情况。

  这一下,银袍妖修叫苦不迭。

  他也想冲出剑阵,可那片星云如同附骨之蛆一般一直笼罩在上方,形成一股无形的圈禁之力,一簇簇剑光从四面八方攒射而来,根本是避无可避……银袍妖修下意识地望向胡天运和中年修士。

  胡天运就不必说,他现在是完全陷于被动捱打的状态,典型的驼鸟。

  而他的主人……那名中年修士,此刻也不见得比他更好,虽然剑光霍霍,但周围那些剑光就已经让她疲于奔命,根本无暇攻击慕容纤纤――而且即便是攻击了,慕容纤纤的护身法宝强悍的令人绝望,再加上攻击无俦的剑阵,简直就绝配!

  身在彩色光幕中的慕容纤纤,脚踩六色莲台,一派从容,只是偶尔打出一道剑诀,催动剑阵发起攻击,根本没有费多少力气……而且银袍妖修根本就觉得对方是在用他们来完善这座剑阵。

  悲哀的是,他们虽然都知道对方的用意,却无法改变什么……尤其是他的那位主人,竟似根本奈何不也对方的样子。

  如果他是自由之身,或许他会想办法离开这里,躲得远远的。但麻烦的是,他跟中年修士之间缔结了契约,别说他跑不掉,就算他肯离开,一旦中年修士被对方斩杀,他也得随之而死……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告诉他会有一名纯阳修士斩杀大乘修士,他一定不会相信,而现在……他开始考虑如何挽救自己和主人的性命问题了。

  但就在这时,忽然银袍妖修的遁光一顿,竟然一下停在了原地,现出了他的身形……因为不知何时,天煞似乎黯淡下来了,那片剑光形成的璀璨星云竟然已经移到了他们的头顶,无数道剑光由星云中射出,形成一簇簇火焰向他们激射而至。

  真的晚了吗?!

  银袍妖修的脸色剧变,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另一边正在疯狂攻击的中年修士,也突然手中攻击一停,猛然化为一道黑光破空而走,竟然一副要独自撤离的样子。

  光幕中传来了慕容纤纤淡淡的声音:“现在才想走,不是太迟了吗?”

  随着此话出口,突然从大悲宝镜中激射出数十个金色字符……奇快无比,闪动几下后,化作一根金色绳索将银袍修士缠了个结结实实。rs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