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68 教训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天是在滨海路实景拍摄,早晨是跟摄制组一起过来的,慕容纤纤拒绝了沈蕙心送她回去的建议,沿着滨海路向付家庄走去。.

  这一段路林涛与碧海夹路呼应,风景宜人,空气清新,周围没有什么污染源,甚至也没有什么商店,是一个休闲漫步的好去处,曾经有市民建议这段路禁止机动车辆进入,但最终没有形成规定。

  一路行来,青葱的山林气息和稍带咸腥的大海气息相互交错,它们绝不融合,却又互不影响……静寂中的山林和潮声起伏的大海,将‘动静’二字渲染得淋漓尽致,人在画中,画在心中,让人喜而忘忧,真切地体会到陶渊明那种‘白云出岫’的感觉,慕容纤纤轻盈地在路边走着,真元和巫力都开始活跃起来,自动的开始运行,进入到一种奇妙的境界……

  吱~

  突如其来的刹车声打破了这难得的和谐,虽然不至于造成走火入魔这种狗血的事情,却让她不得不从境界中退了出来。

  两辆轿车在她身旁停下,车门‘嘭嘭’的打开,九个男人从车上下来,向她走过来……大路朝天,如果是旁人,就算是对她有所影响,也没理由发怒,可几个人向自己走过来,中间那个赫然便是之前遇到的齐元翔时,慕容纤纤的怒意就上来了。

  “呵呵,小姐,一个人走多寂寞,让我陪陪你吧,只要你今天晚上陪我喝顿酒,这辆车就送给你了。”齐元翔指着身后的轿车说道。

  “好狗不挡路。”慕容纤纤厌恶地一眼,继续前行。

  “岂有此理!”

  齐元翔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敬酒不吃吃罚酒,还真当自己全身镶钻碰不得啊?”

  他向旁边的几个保镖递了个眼色,那几个人立刻‘呼啦’一下子将慕容纤纤的周围可以闪避的路堵死,只留下一条勉强可以通过的缝隙。

  慕容纤纤没有突围,更没有呼救或者斥骂,她只是淡淡地元翔得意地走过来,眼睛中已经透露着丝丝的冷冽。

  “我说,大美女,过了这个村儿可没这个店,趁着现在还能值个好价钱……”丝毫没有感到半点的不妥,齐元翔得意地走向已经被他视为笼中之鸟的慕容纤纤。

  奇变陡生,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价钱’这两个字还没有落地,夹杂着旁边保镖们的的惊呼声,慕容纤纤嫩生生的小拳头已经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腮帮子上。

  殷红的鲜血随着齐元翔身体的侧移曲线从他的嘴里不受控制的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形轨迹……这两年慕容纤纤没少教训在酒吧觊觎她和杜飞儿的混混,对于这一击力道和方位的掌握已经是炉火纯青,绝对是一种暴力之美。

  不过,这一拳只是正餐前的甜点而已,接下来的一脚才是正餐……就如同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机车迎面接到,齐元翔足有一米七几的身体直直向后飞跌出三米开外,落在地上就像是一只被煮熟的大虾似的躬着身体,脸上也变了变色——不是变红,是变成了青白色,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子顺着额角往下滚。

  “啊~”

  齐元翔的惨叫声可谓是惊天动地,像他这样的人自从生下来起,只有打人哪有被打的时候,就算是他的父母也没有让他吃过这种苦头,慕容纤纤这一拳一脚让他充分认识到了痛苦的含义。

  “废物!你们这些废物,快给我抓住她,我要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齐元翔从地上挣扎着支起半个身子,声嘶力竭的大喊。

  其实不是那些保镖废物,实在是慕容纤纤的动作太迅速太猛烈,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收工了。

  听到主子的嘶吼声,几名保镖才反应地定数,霎时间一阵手忙脚乱,这些保镖虽然不至于像传闻中的中南海保镖那么玄乎,但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退役军人,闻言立即拉开架子向慕容纤纤冲过来。

  在他们原本慕容纤纤就已经被他们围在了当中,只要众人向中间一合围,任她有再在的本事也施展不开……想法是美丽而玄幻的,现实是血腥而残酷的。

  就在他们合围的一瞬间,慕容纤纤动了,而且是动得惊心动魄,她并不是闪避,而是向那些保镖冲了上去,她的手脚幻化成了球棒,而那些保镖很配合地幻化成了棒球……完全的全垒打!

  路边的草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九个大汉,一个个都想挣扎着起身,但身子刚刚挣起来一半儿,旋即又痛呼一声趴下,慕容纤纤来到一名保镖的跟前,边草地上两颗大牙,皱眉道:“你的牙?”

  保镖下意识地点点头,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

  慕容纤纤遗憾地摇摇头:“很长时间没有揍人了,力道控制的不够,本来不应该掉牙的。”

  “……”保镖欲哭无泪地,连呻吟都忘了。

  慕容纤纤除了武技上的修为,对于人身穴道的认识要远远超过传统的那些中医,虽然她并没有施展出真正的力量,但凭着她对穴道的了解,让这些人痛个死去活来是没有问题的。

  她举步向那个已经惊得目瞪口呆的齐元翔走过去,神色一片淡然,就像那个人的凄惨模样与她无关似的。

  “你你不要过来……”

  齐元翔不是美女向自己走来,而是恶魔……或者别的什么让他感觉到恐惧的生物。

  “要不……你过来?”慕容纤纤征询似的问道,脚下却丝毫不停。

  “你……我可是威海集团的齐家,你动手之前应该打听清楚,你是惹不起的!”齐元翔色厉内荏地叫道,他徒劳的四处张望,那些平时倚若长城的保镖们此时犹如一群遭瘟的鸡似的,趴在地上呻吟着,大路上也没有来往的车辆。

  “你怎么不早说?”

  慕容纤纤很有几分无辜地:“现在你让我上哪儿打听?要不这次就打了再说?我回去之后一定仔细查清楚,下回就不会误伤了。”

  摆明了就是调侃,齐元翔满脑门子的黑线,刚要张口说话,慕容纤纤一拳捣在他的肚子上:“记住我的样子,祈祷着不要再,否则我会让这种感觉伴随你一生一世!”

  说完,她起身潇洒地离开,身后的齐元翔已经顾不得她说的是什么了。

  痛!

  在小腹中拳的地方,先是以中拳处为中心的一个位置剧痛,然后就像辐射似的,疼痛丝丝缕缕的向周边扩散,齐元翔只觉得全身的每一丝肌肤肉都剧痛起来,偏偏他此时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发出凄惨的呻吟。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一个有如此身手的人,不知道她是家住这里,还是跟我们一样路过这里。”

  一名身穿青色衫裙的女孩站在附近的一个高坡上,将整件事情由头到尾清楚楚,在她的身后有六名年龄跟她相仿的女孩,一个个眼中精光湛然,分明都有一身好功夫……如果慕容纤纤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因为这六个女孩个个都达到了先天境界,那个为首的女孩已经是真下的修行界人。

  “青衣师姐,她会不会和我们一样的目的?”一个女孩子开口问道。

  一身青衣的女孩正是普陀观音阁的弟子骆青衣,闻言沉吟了一下道:“距离太远,我她是不是修行中人。不过我们此行还有任务,不宜多事。过两天心怡心莲两位长老可能会来这里,你们留下两个人在机场附近等候,其他人跟我上岛。”

  ……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用这句话来形容,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但在慕容纤纤回到家门口的时候,遇到等在门前的慕容长青夫妇,心情的确不比元翔那伙人渣时好多少。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她冷冷地问道。

  “纤纤,我们好好的谈一谈,哪怕……哪怕就像普通人一样好吗?”任双双有些低声下气地说道,旁边的慕容长青表情复杂,也不知道他是在想着什么。

  “普通人?”

  慕容纤纤眼中掠过一丝颇堪玩味的神色:“既然如此,首先要纠正一点,我的名字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随意叫的,你们可以叫我的全名,也可以称呼我的姓,但不要叫我的名字,咱们还没熟到那一步。”

  “丫头,你这是什么话?”慕容长青怒道。

  “中国汉话!”

  慕容纤纤冷冷地道:“听不懂就去找个翻译,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老公。”

  任双双连忙拉住暴怒的慕容长青:“不要发火,这么多年了,她心里有气也是应该的。”

  慕容长青脸色稍霁:“好歹我是她的长辈,这么没教养。”

  “没错!”

  慕容纤纤冷笑:“我是有娘生,没爹养,你还想说什么?”

  “你……”慕容长青为之气结。

  “老公,你就少说两句。”

  任双双拉了慕容长青的袖子一把,然后陪着笑脸对慕容纤纤道:“纤……慕容纤纤,在这里说话总有些不太方便,你是不是换个地方说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