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72 冲突(祝亲们国庆节快乐!)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件巫符能值几何?

  对于用得到它的人来说,可能是价值百万,而对于它的制作者来说,不过是一件作品而已。慕容纤纤和杜飞儿这种小动作都是做惯了的,尽管杜飞儿不舍,但在慕容纤纤的劝说下,只得同意放弃。

  “郑先生,就是这个女人打了齐少!”一个跟在那个青年男子身后的人上前指着慕容纤纤叫道。

  慕容纤纤仔细一看……这个家伙的脸上还有几处发乌的痕迹,竟然是齐元翔的几个保镖之一,她知道这件事情似乎是有些麻烦了,眼前的青年男子分明就是一个修行者,没想到齐家竟然能够认识这种人。

  那个青年男子眉头一挑,看了慕容纤纤一眼,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惊异:“你们几个大男人竟然被她打得落花流水,骆师妹,请问她是哪位?”

  “我们不认识。”

  慕容纤纤和骆青衣异口同声地回答,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骆青衣突然想起,讶然问道:“昨天在滨海路痛打几个无赖的人是不是你?”

  慕容纤纤愣了一下,点点头:“有这么回事,”

  她一指那个齐家的保镖:“他就是其中之一,看来是要找回场子了。”

  慕容纤纤顿了一顿,继续道:“飞儿,你们继续交易,我要出去一下。”

  “不行,我们一起走。”杜飞儿迅速地将那套水晶饰品放回,收起了巫符。

  “等一下。”

  那名青年男子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时才看清楚杜飞儿手中的东西,伸手就抓了过来。

  “郑自强,请自重!”骆青衣脸色一变,抬手挡了他一下。

  青年男子眉头一耸,便要发怒,但旋即间便又平复下来,‘哈哈’一笑。道:“骆师妹,你误会了,我只是想拿来看看罢了。”

  说完,他转向杜飞儿道:“这位美丽的秀,不知你手中的项坠可以卖给我吗?”

  杜飞儿隐约有些明白这些人似乎不太好惹,但如果让她将那块符卖给眼前这个人,她又不愿意。

  “喂,郑自强。有个先来后到没有?我们跟这位秀讲了半天了,你横插一杠算是什么意思?”骆青衣身后一个女孩子忽然说道,而且还偷偷向杜飞儿施了个眼神。

  杜飞儿一听,连忙将项坠放回桌上,“只要价格合适,卖了也无妨。”

  郑自强这次没有伸手去拿,而是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当即问道:“一百万人民币如何?”

  “郑自强,你可真是够大方的。骆师姐三百万都没拿下来的东西,你一百万就买。是真的不识货还是想强买强卖?如果没有钱,我们可以借给你,几百万的钱,我就可以帮你一把。”那个女孩子说道。

  骆青衣在年青一代的修行者中,无论是出身、容貌还是修为,都堪称其中的佼佼者,追求者亦不在少数。这个郑自强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的出身差了些,若是换了一个人。骆青衣的师妹也不好这般说话,而郑自强虽然修为不错,可他的出身就差了一些,是茅山宗别支三茅观出身,不在一个层面上,所以那个女孩子明明修为弱于他,也敢出言讥讽。

  男人就怕别人在女孩子跟前说自己不行,无论是哪方面都不肯落后,他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道:“那我出四百万,这位秀可愿意出手?”

  杜飞儿听得有些头晕,目光向慕容纤纤求援,见她微微点头,连忙道:“可以,四百万就四百万。”

  郑自强点点头,杜飞儿将银行卡的帐号交给号,当下利落地办完了转帐手续。

  “两位秀怎么称呼?”郑自强有些磨牙,像他这种人,损失个几百万其实没什么,但这种方式在他看来就是一种侮辱,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慕容纤纤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被万剑分尸。

  恰好杜飞儿的手机响了,慕容纤纤没有为她做介绍,拉着看短信的杜飞儿要她结帐,杜飞儿连忙掏卡跟前店员结帐,那个中年人暗自舒了一口气……这一会儿工夫发生的事情让他这个老于世故的人也觉得有些变幻莫测,后面来的这些男女都不是好惹的,他能够感觉得到,万一真的在店里闹腾起来,他可真是吃不消。

  慕容纤纤看向郑自强:“郑先生,通名就不必了,希望我们今后不会再见。”

  “那可不一定。”

  郑自强嘴角流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我们应该算一算另一笔帐了。”

  “郑自强,你有完没完,那个姓齐的跟你是什么关系?他昨天调戏人家被揍了一顿,那是他自找苦吃,你难道还支持这种行为?”那个骆青衣的师妹心直口快,没等慕容纤纤说话,嘴里已经是噼里啪啦说个不停。

  “秦师妹,我看你管得太多了,事情的真相如何你也未必清楚,她既然打了我的朋友,就必要给我一个交待!”郑自强一付理直气壮的模样。

  “谢谢你帮忙说话,这件事情恐怕只能是我自己解决。”

  慕容纤纤向那女孩笑了笑,转头向郑自强道:“打出来的麻烦自然是用同样的办法解决,你打算怎么办?”

  “哼!巾帼不让须眉,果然是有胆量!”

  郑自强冷然看了她一眼,道:“跟我走吧。”

  “为什么跟你走?”慕容纤纤淡淡地道。

  “难道你想在这里动手?或者是想藉此机会逃走?”郑自强使出了激将法,虽然他有信心找回场子,但作为修行者,在世俗界动手要受到很大的限制,尤其是有骆青衣在场,恐怕她第一个会阻止他。

  “你不用激将。你先出去,我打车跟上。”

  杜飞儿还没有回来,慕容纤纤对那中年人道:“老板,等我的朋友回来,你告诉她我临时有事,先走了。”

  说完,便转身走出了珠宝店。郑自强冷哼了一声,也带着人跟了出去。

  “骆师姐,你怎么也不管一下,她会吃亏的。”那个仗义执言的女姟不解地看着骆青衣。

  “我们都走眼了。”

  骆青衣摇摇头:“那个女孩子绝对不在郑自强之下,我们也去看看。”

  “纤纤——”

  杜飞儿刚结算完,正好看到慕容纤纤出去瓣背影,急得也顾不上拿货,就要跑出去。

  “秀。你的首饰。”那名中年人连忙叫住她,将那只首饰盒交给他,等杜飞儿跑出去的时候,慕容纤纤已经坐上了出租车,跟着郑自强等人的汽车离开。

  “哎~”

  杜飞儿急得直跺脚,可后面一时之间却没有出租车驶过。

  “这位秀,如果你想追上你的那位朋友,可以搭乘我的车。”有人在她身后说道。

  杜飞儿回头看去,见是那个叫骆青衣的女孩说话,心中有几分犹豫。虽然对方在刚才有意无意地帮她和慕容纤纤,但对方明显也是和郑自强认识的。这该怎么办?

  “再犹豫可就要赶不上看热闹了。”

  骆青衣微微一笑,犹如荷花绽放一般,原本清丽的面容平添几分动人的风采。

  “可真像。”

  杜飞儿嘟囔了一句,钻进了车里,紧挨着骆青衣坐下,轿车猛然窜出去,向慕容纤纤等人离去的方向驶去。

  出租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一上一下的起伏。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司机若不是念着慕容纤纤塞给他的二百大元,早就摞挑子不干了。

  “你那些朋友也真是的。有那么多好玩儿的海滩不去,非要来这里,秀,我可告诉你,这地方也就钓钓鱼,里面全是礁石,想要游泳,非碰个头破血流不可,就你这细皮嬾肉的……”那司机就跟唐僧似的,唠叨个不休,慕容纤纤就跟听了催眠曲似的,昏昏欲睡。

  “他们停下来了,秀,你不是被他们骗来的吧?”司机挺好心的,看到前面车上下来的几个人似乎有些面目不善的样子,提醒道。

  “不是,他们长的就那付德性。”

  慕容纤纤起身下车,想了一下,又低下头对那司机说道:“师傅,留个手机号,你去附近找个地方歇一下,半小时之内我给你打个电话,再给你一百元拉我回去,怎么样?”

  “没问题,就半个小时。”司机思忖了一下,觉得这笔生意很是划算,就算是白等一场,也没有什么损失。

  等出租车扬尘远去,慕容纤纤这才向郑自强等人走去……这里是一片荒凉的海滩,大连类似于这种地方不少,都是一些不适合开发为旅游景点的地方,一般只有垂钓爱好者过来,但今天的风明显是有些大,海边基本上看不到人。

  跟在郑自强身后的有六个人,其中一个是齐元翔的保镖,另外五个却都是郑自强的同门,三个是先天武者,另外两个都是后天武者,五个人排成一行,抱着膀儿,挑衅地看着慕容纤纤,那名齐家保镖这一次倒是挺聪明的,躲在了一旁。

  “让开。”

  慕容纤纤淡淡地道,脚下毫不停留地走过去。

  “呵呵,来……”

  当中的一个青年脸上刚刚露出戏谑的笑容,却突然一头栽倒在地,‘噗通……’,一连串的声响,他身旁的四个人也是或仰或俯,全都在同一时间栽倒,那个正等着看热闹的保镖正要咧嘴而笑,此时却仿佛下巴脱臼似的张着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郑自强却是又惊又怒,虽然他的身份要高于这五个人,但他们都是三茅观的未来,一下子折损了五个人,就算是杀了慕容纤纤也无法交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