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76 救蛇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日在荒岛之上,慕容纤纤虽然是救治了白蛇,那些是保它一命罢了,这条白蛇也是机缘巧合——慕容纤纤挨的那一剑只是隔空一剑,并非那剑主人亲身而至,但她心惊之下,哪肯再返回祭台,直接夺路而逃。而因为禁制崩溃,台阶上的重压不再,那白蛇却是识得那巨岩亦是重宝,在向外飞逃的时候,长尾甩出,卷也便跑,倒是得了一段机缘。

  不过,这缘是有了,却是无份,她一介妖族,如何能够参悟那等宝物,最为糟糕不过的是,一个小妖在她卷宝而逃的时候发现了她的行迹,结果整个妖盟传下缉捕令,迫得她伤势未愈就携带着这个叫小青的小妖出逃,这几天也大大小小地打了几场,竟然又转回了大连……虽然是故地重游,那感觉还真是难以言喻。

  眼前这个熊飞虽然实力不错,但在以往,她并不惧怕,而且是稳压他一筹。但目前的情况是,经过连番苦斗,她已经是旧伤加新创,而小青也是身负重伤,两个人现在似乎已经走到了末路,眼看着剑光散乱,白素贞的眼中已经露出绝望的神色,而小青早已经支撑不住,晕厥在地上了。

  纠结啊!

  慕容纤纤有些后悔……干嘛要过来这么早?看得这么清楚?

  对于她来说,利益最大化的方法就是等白素贞死后,解决掉熊飞,拿走那件宝物,可问题是,她现在可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叹。

  在这个时候,这一声叹息和一声霹雳没什么区别,慴飞听了之后,心头剧震,差点儿棍子失控,倒是白素贞非常的淡定——事情已经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了。

  “什么人?赶快出来!”熊飞厉声喝道。

  慕容纤纤悠然地走了出来。只是她的脸上戴了一张面具,看上去脸形扁平,是一张极为平凡的脸,她的目光在白素贞的脸上扫了一眼,转向熊飞道:“你,立即离开。”

  熊飞勃然大怒:“你是哪一派的弟子?这是我妖盟自己的事情,与你何干?”

  “妖盟的事情与我无关,但这条白蛇却是与我有几分因果。今天你无论有什么事情,都办不成的,如果还是不听,那我只能出手了。”慕容纤纤淡淡地道。

  “哈哈哈,好,我老熊倒要看看你是哪一家的弟子,竟然敢口出狂言!”熊飞怒极而笑,他感觉到慕容纤纤的修为不高,虽然不敢小觔,却也不认为对方能够压制自己。

  “不见棺材不落泪。看剑!”

  慕容纤纤淡淡一笑,伸手一指。一道精虹射手射出,剑气凛然,飒然射向熊飞。

  嗯?

  熊飞脸色一变,猛然召回长棍,大喝一声,长棍陡然暴涨,粗如古树。轰然向慕容纤纤砸了过来,空气发出震震的爆裂声。

  他也是一个相当有道行的熊妖,在妖盟中也算得上一号人物。虽然不知道昆吾剑是什么,却能够判断出这柄飞剑恐怖的可怕,当即舍了已经不足为患的白素贞,全力反攻。

  旁边的白素贞在慕容纤纤一出现,目光视在她身上逡巡不休,虽然慕容纤纤脸上戴着面具,但整个人的气息却是无法改变的,尤其是在昆吾剑飞出的时候,白素贞立即想起当日在祭台下方所见的那片光霞,对于慕容纤纤的身份已是了然,眼中也出现激动的神色。

  咔!

  剑光与长棍接触,发出一声极其干脆利落的声音,熊飞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飞剑硬砍的,猝不及防之下,没等他作出反应,人已经被立劈两半。

  “不……”

  惊叫声尚未完全喊出,人已经被剖开了,一个巨大的妖魂腾空而起,怨毒地瞥了一眼慕容纤纤,就要逃走。

  杀心起,只为那回眸一顾……慕容纤纤原本没有杀心,只是她初次控制飞剑,有几分生疏,没有想到一剑两断(断棍、劈人),心中不无歉意。可是在看到那个妖魂临走时的一瞥之后,那当机立断,不想再给自己留下后患。

  咻~

  一道青碧色的光华蓦地破空疾飞,没等那妖魂飞远,便刺穿了妖魂的头部……那只妖魂由清晰而模糊,然后渐渐地消失,半空中悬浮着一枚青碧色的棘刺。

  这是什么情况?

  慕容纤纤愣了一下,她能够感觉到地芒上传来的淡淡喜悦……那个妖魂竟是被地芒吞噬了。

  虽然愣了一下,但她旋即将地芒收了起来,看向白素贞:“我们又见面了。”

  此时的白素贞状况可不太妙,虽然熊飞已经伏诛了,但她的身形却是摇摇欲坠。看到她目光转过来,连忙拜倒在地:“白素贞拜谢道友两次活命之恩!”

  慕容纤纤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快走吧,近日这一带不是很安全,有许多的修行者在这一带出没,你们还是赶快离开吧。”说完,她转身欲走。

  “请道友留步!”

  白素贞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心中忐忑,担心慕容纤纤向她讨取那件宝物,但见慕容纤纤要走,又不由自主地开口呼唤。

  “什么事?”慕容纤纤停下脚步。

  白素贞毅然五体投地的拜倒在地:“白素贞和妹子小青愿意投入恩人门下,恳情收录,些许薄礼,聊做晋见之资!”她的手上出现一方玉壁,上面霞光缭然,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剑孔。

  这就是当日所见的那方巨岩,慕容纤纤也是哑然,虽然当初走得狼狈,不过她的确是没有看出这方巨岩也是异宝,虽然感觉错过可惜,但却也没有太多的得失之心,毕竟她现在所获得的两大传承都非凡俗,也也需要知足而常乐。

  不过,白素贞如果是自己献上来,那又另当别论,而且她如果受了这件东西,那就要替白素贞承担因果。

  “白素贞,这可是你经历了多番险阻才得到的宝物,你就这么轻易地送出来?而且你若跟随于我,可是没有弟子名分,只能以仆役的身份相随。”慕容纤纤问道。

  “是,我明白,白素贞可以在此立誓……”

  没等她张口,慕容纤纤已经打断了她的话:“我先带你们回去疗伤,等一会儿你和那叫小青的一齐商量再做决定,想要投入我的门中,必须先发出妖族血誓。”

  话音未落,慕容纤纤的头顶蓦然出现一只尺许长的玉瓶,而地芒和昆吾剑已经被她收了起来,她口中诵念真言,手捏法诀指向白素贞和地上的青蛇……一道霞光将二妖罩住,一闪之间霞光收回瓶内,地上却是空空如也。

  “好大的一头熊!”

  慕容纤纤目光转过来,看到那两片跟小山一样的巨熊尸体,想了一下也给收了起来,她的储物手镯里还有一具黑狼妖的尸体,到现在还没有处理,这次倒是可以一并处理。

  地上的血迹她也懒得动,放出一颗火球,刹那间将那片草地烧成了一片焦土……毁尸灭迹完成,她的目光又看向那两截被昆吾剑斩断的长根。

  这根长棍的本体是一根长约两米,有成人手臂粗细的精金所炼。所谓精金,就是黄金之精,炼制这么一根长棍,也不知道消耗了多少黄金,看来这头熊倒是个有钱的妖怪。

  收起两截金棍,她没有兴致重新炼制这件法宝,不过作为高纯度的黄金,它的经济价值是毋庸置疑的。余下的东西便是一些手机、血衣、银行卡之类的,慕容纤纤略为检视了一番,也付之一炬……这些东西处理起来不仅麻烦,而且容易留下被人追查的首尾。

  一切处理完毕之后,慕容纤纤四顾无人,随即召唤出昆吾剑,驭剑返回了闻香坊……采取了同样的低调,紧贴着地面溜回了闻香坊。

  闻香坊里静悄悄的,三条狗在她进来的时候,撒着欢儿蹦起来,但被她瞪了一眼之后,便老老实实的又回去趴着了。

  慕容纤纤没有惊动任何人,迳自来到密室之中,清净琉璃瓶蓦地出现在她的头顶,瓶口霞光一吐,白素贞和青蛇出现在密室之中。

  她打量了二妖一眼,翻手取出一只药瓶,从中倒出两颗灵丹扔给白素贞:“帮她服下一颗,然后坐好。”

  “是。”白素贞立即答应一声,她先将一颗灵丹塞在小青的口中,另一颗纳入自己口中,然后盘膝而坐,开始调息。

  “救人救到底,就看你二人造化如何了!”

  慕容纤纤犹豫了一下,手中出现一支青翠的柳枝,她将清净琉璃瓶召在手中,柳枝探入瓶中,再取出来的时候,在碧绿色的柳枝梢头,出现一颗黄豆般大小的晶莹水珠。

  甘露,这是钟天地灵气所凝聚的至宝,其功效较之传说中的人参颗犹胜许多,慕容纤纤手腕轻轻一振,那滴甘露轻盈地飞出,随即化做一片清雾罩向白素贞和小青。

  正在打坐中的白素贞顿觉一片清凉,原本已经被灵丹治疗的差不多的伤势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愈合,连受伤的妖丹都一片灿然;原本昏迷不醒的小青在服下灵丹之后便即苏醒,此时也立即打坐,吸收甘露所化的清雾,苍白的面容渐渐带上了几分血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