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78 天辟鸿蒙 (求收、求票、求订!!)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隆……

  一道道紫色的雷电如同虬龙般的在混沌中游走,慕容纤纤有些茫然的看着这片混沌,不知道身在何处……天、地、日月星辰都哪里去了?

  这是她将神识再二次沉入青木剑坠时所看到的景象,虽然没有第一次那么激烈,但情形似乎更为可怖,那一道道紫色的闪电虬龙,每一次出现,都是挟带毁天灭地的气息,慕容纤纤相信,如果自己沉入剑坠的这道神识被闪电虬龙击中,恐怕就会直接消散,至于会给本体带来什么伤害,那她可就说不准了。

  咔~

  一道异常醒目,仿佛流星般璀璨、迅疾的光团破开混沌,不知从何而至,光华敛处,现出一名身材高大,龟背鹤形的老道,在他的背后有一柄形式奇古的长剑,双目隐隐有电光闪耀,威棱四射。

  隆……

  那些闪电虬龙更加的狂暴了,有几条甚至已经距离慕容纤纤很近,她甚至能够感觉到电流带来的焦灼和麻痹的感觉。

  “夫剑也,诚心,正意,明志,无往而不利,奋勇向前,斩无倿,断无明,重开混沌之天!”

  一阵朗朗的声音从那名老道士的口中传出来,字字如雷,声声入耳,恍若电击锤凿一般刻印在慕容纤纤的脑海之中,再也不可磨灭。

  “出剑!”

  老道忽然一声大喝,背后霞光潋滟,长剑倏地出鞘,悬浮在老道的头顶。

  “天辟鸿蒙!”

  他戟手向前一指,那柄长剑微微一颤,剑上陡然放射出万丈光芒,幻化出一柄长知数百米,宽约数十米的巨剑,‘呼’的一声向虚空斩去。

  轰~

  混沌开裂,虬龙断绝,清扬浊抑。天地分隔……慕容纤纤目摇神移,全付身心都迷失在这一剑光中,那一道道闪电虬龙的身影竟然一条条十分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并且逐渐汇聚成刚才那一剑。

  好强大的一剑,好猛烈的剑意,开天辟地,就是这一剑之威。

  铮!

  巨剑光华一敛,倏然归鞘……声音清脆嘹亮。直叩脑海,让慕容纤纤为之一凛,神智立复清明。

  “见真知!”老道猛然回身,目光炯炯地向慕容纤纤这这方向看了一眼,身形忽然消散。

  天辟鸿蒙,是这一剑的名字吗?

  慕容纤纤如醉如痴的沉浸在这一剑的剑意之中,周围依然是一片混沌,一道道紫色的闪电虬龙在她身边游走,却再也无法威胁于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奇怪的力量使得她于剑意中清醒过来。慕容纤纤感觉到有一个无法形容的声音在冥冥之中呼唤她……她心念一动,神识倏地收回。

  她的身体还是在修炼密室之中。手心上摆放着那块青木剑坠。她稳了稳心神,脑中又回想起在剑坠中的感觉,犹有未尽之意。不过她也很清楚,这套鸿蒙剑诀博大精深,没有一段时间的摸索想要修炼有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的关键倒是要找到一片练剑的地方。刚才的剑坠之中似乎也可以练剑,只是还没有掌握透澈就被强行中断了。

  咚咚咚!

  密室之外响起轻微的敲门声,慕容纤纤起身过去打开门。却是白素贞站在门外。

  “是一位姓江的秀和一位罗先生找您。”白素贞恭恭敬敬地说道。

  江……当然是江采菁,那位姓罗的当然是罗家瑞,这个人还没有回香港吗?

  慕容纤纤微微蹙眉,她对罗家瑞倒是没什么恶感,只是对方的目的性太明显,却不是她目前所能够接受的。而且她毕竟是修行者,双方一旦交往的话,随着她修为的精进,双方恐怕是愈隔愈远。

  “主人,如果您不想见,我就去回绝了她们。”白素贞问道。

  “哦,我刚才想事情有些出神。”

  慕容纤纤不觉好笑,人家还根本没有提出来呢,自己都想些什么?

  她向外走了两步,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白素贞,以后换个称呼……就称呼‘秀’吧。”

  没办法,‘主人’这种称呼太邪恶了,很容易让人想到地主老财之类的邪恶生物身上,虽然‘秀’这个称呼已经用的有些烂了,但凑合着听一听倒也没什么,习惯就好。

  “是。”白素贞立即答应一声,估计她这对这个称呼也是很纠结的,毕竟也是修炼了上千年的妖蛇,就算是自降身份也是有原则的。

  “纤纤,过两天你就要开学了,我今天没事,正好陪你逛逛街。”

  一见面,江采菁就热情地挽住了她的手臂。

  “是陪你逛街还是陪我逛街,这种空头支票我可是不收的。”

  慕容纤纤笑道,她转向罗家瑞笑道:“罗家瑞,你怎么还没回香港?”

  “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好,今天正好看到采菁,就一起过来了。”

  他打量了一下室内的摆放,道:“这里的摆设古朴典雅,真是不错,只是……”

  “不适合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对吧?”

  江采菁抢过话,目光有些挑剔地看了周围一眼:“我早就让她将这屋里的装饰换一下风格,她老是不肯,也不知道省钱干什么?”

  慕容纤纤有些无奈:“不是省钱,是喜欢这种氛围。”

  “小小呢?”江采菁问道。

  “去雷阿姨家了。”慕容纤纤答道。

  这时,小青走进大厅,双手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放着三碗茶,人还未到跟前,茶香已经袅袅飘来。

  “好茶。”

  罗家瑞脱口赞道。

  “哦?你对茶道也有研究?”慕容纤纤有几分诧异地看着他。

  喝茶和研究茶是不一样的,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喝茶的不少,但对茶道真正有研究的可就不多了。

  罗家瑞摇摇头:“哪里谈得上研究,家母喜欢饮茶,所以我每到一地都要打听当地有无名茶,给家母捎带一些。”

  “你倒是个孝子。”

  慕容纤纤微微一笑:“小青,你去拿一罐茶叶过来,等罗先生走的时候带上。”

  “哎,我就是那么一说,不用客气。”罗家瑞有些不好意思,再怎么跑到一个心仪的女孩子家里又吃又拿的,有些忒说不过去。

  “你才不用客气。”

  旁边的江采菁笑道:“这茶叶是闻香坊特产的,你去别的地方还真是有钱买不到。”

  “哦?你们家里还种着茶树?”罗家瑞惊讶道。

  “早年种了一棵,我这也算是继承而来的。”慕容纤纤答道。

  “那株茶树可有名气了,听说是和武夷山大红袍同一母株的,很有年头了。”江采菁将从慕容纤纤这里听到的全都抖落出来了。

  这个叛徒!

  慕容纤纤无奈地看了这位表姐一演,也是无可奈何。

  罗家瑞倒是极为兴奋,他看着慕容纤纤道:“慕容,我可以去看看吗?闻香坊不仅在园林方面有独到之处,空气也十分的清新,确实适宜茶树的生长,听说你这里还有一个大花房,有许多独特的花。”

  慕容纤纤翻了个白眼,看向江采菁:“我亲爱的表姐,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咳,要看花趁早,现在已经快中午了,我们要赶快出门了。”江采菁看着天,顾左右而言它。

  一行人来到院子当中,小青已经将三条狗安顿好,那条黄金蟒也钻进了浓密的树丛中,她们顺着青石铺砌的小径向后园走去。

  虽然已经入秋,但闻香坊的草坪依然是一片青葱,没有丝毫颓败的景象,那些树木也是枝叶繁茂,犹如盛夏一般。

  “那是什么植物?”罗家瑞忽然指着在一片绿油油的植物问道。

  “稻子。”

  慕容纤纤向那边看了一眼……那边种的是清肠稻,这一段时间因为事情多,她也没顾得上施法催熟,而且看时间也应该快成熟了,所以她并不在意。

  “你竟然还种稻子?”罗家瑞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我可不想成为那种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寄生虫。”慕容纤纤淡淡地道。

  她指了指旁边:“那棵就是茶树。”

  这株茶树也是有些年头了,大约有一米六、七的高度,主干虬劲如龙,色泽如铁,上面的叶子色泽碧绿,充满了盎然生机。

  “这株茶树你照顾的很好。”罗家瑞有几分赞叹地道。

  “一般吧,我都是按照我师父告诉我的方法栽种的。”慕容纤纤说道。

  观赏了一会儿茶树,罗家瑞又问了一些关于炒制茶叶的技术,一行人去大棚里看花,五颜六色的花卉让人叹为观止,连自诩对花卉颇有研究的江采菁都认不全——这其中有不少已经绝种的花,她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自然是没有见过。

  “纤纤,你的这些花都是从哪儿弄来的,什么时候给我弄些种子,我也种一些。”江采菁一付跃跃欲试的模样。

  慕容纤纤看了她一眼,很有几分同情的看着她:“表姐,我不想打击你,不过,貌似你在香港的时候就养了很多最终下落不明的植物。”

  “一定是娴姐告诉你的,我今年回去不给她买礼物!”

  江采菁磨牙,看到罗家瑞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要不今天不带你逛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