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80 道听途说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刚吃了一半,江采菁的手机响了,她取出手机接听,嗯嗯啊啊的接听了一会儿之后,挂断手机,抱歉地道:“不好意思,公司那些边了几位重要的客人,我要先回去了。”

  “公事重要,我送你回去吧?”罗家瑞说道。

  “不用,等会儿你送纤纤回去吧。纤纤对不起了,改开我请你吃饭。”江采菁轻轻抱了一下慕容纤纤的肩头,匆匆的走出去。

  慕容纤纤很有些无语,这个倡议出现逛街的家伙竟然先闪人了,不过公事总是最重要的,想想自己要是真的上任,恐怕也会经常遇到这种随传随到的事情,她也有些难以淡定了……幸好有人分担。

  “慕容,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罗家瑞轻声道,他心里是非常高兴的,今天他本来想找江采菁问一下慕容纤纤的幸好,没想到正巧江采菁邀约表妹逛街,他自荐车夫,就是想多得到一些机会。

  “这么称呼不好吗?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代表不了什么。”慕容纤纤低着头,继续对付她面前的菜。

  当然不好,称呼的改变代表着关系是否更近一步,罗家瑞摇摇头,发觉想进一步拉近彼此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的难。

  “慕容,你平常都干什么?”罗家瑞换了一个进攻方向。

  “干什么?”

  慕容纤纤停下筷子,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一样一样地数:“上学照顾小小,照顾那些花花草草练功,就这些人。”

  “你家里不是已经雇佣工人了吗?”罗家瑞不解。

  “工人是工人,我是我,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做。”慕容纤纤原本只是信口回答,不过这一细数,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还真是不少,而且很多事情是不能假手于人的。

  “我再过三天就要回香港了。”罗家瑞说道。

  “三天?”

  慕容纤纤想了一下,“三天之后我们开学,能去送你了,真是不巧。”

  “确实是不巧。”

  罗家瑞犹豫了一下:“明天我想去虎滩乐园玩一玩,一起去如何?”

  这算是一次约会邀请吗?

  慕容纤纤抬起头,脸上露出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开学在即,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准备。”

  “没关系,没关系,以后有时间再说,反正我会常来大连的。”罗家瑞心里有些失落,但表面上却不失风度。

  “家瑞!”

  一个惊喜的声音突然响起,吸引得不少客人都向声音响起的地方望过去,慕容纤纤也不例外,她转过头,个服饰靓丽的女孩急匆匆地走过来,高跟鞋与地板碰撞发出笃笃的声音,脸上还犹存着惊喜的神色,但在慕容纤纤回头的那一瞬间,她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前行,脸上的表情也出现了刹那的凝滞,虽然还保持着微笑,但显得僵硬了许多。

  “雪萍,你怎么在这儿?”罗家瑞有些意外地招呼。

  “我是陪几位日本客人来大连旅游的。”

  女孩已经来到了桌旁,目光转向慕容纤纤:“家瑞,这是你的朋友?”

  出于礼貌,慕容纤纤和罗家瑞都站了起来,罗家瑞在这方面也不知道是真迟钝还是故作不知,完全没有感觉到那个女孩目光中的不善:“慕容,这位是吉雪萍;雪萍,这位是慕容纤纤,她的表姐江采菁你认识的。”

  “哦,是采菁的表妹?”

  吉雪萍上下打量了慕容纤纤两眼,伸手和她轻轻握了一下,“慕容这个姓氏不常见,你和香港的慕容家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慕容纤纤摇摇头。

  这时,四名西服笔挺的男人来到了吉雪萍的身侧,其中一人趁着她们相互介绍的间隙,客气地问道:“吉小姐,你遇到了朋友?”

  “不好意思,大岛先生,我们先去包间吧。”

  吉雪萍向罗家瑞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家瑞,晚上我去找你,电话联系。”

  说完,示威似的容纤纤一眼,带着那几个男人向包厢走去。

  “对不起,雪萍的性格就是这样直爽,你别介意。”罗家瑞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显然他并不木讷。

  慕容纤纤淡淡一笑:“我为什么要介意?不过,她好像有些介意,你晚上恐怕要费一番事解释了。”

  “哪里,我们只是世交而已,没有其它关系。”罗家瑞连忙撇清。

  慕容纤纤撇嘴……你或许没想着有其他关系,架不住人家女孩会想啊,不过这番话她不太适合说,倒是那几个日本人身上一有股奇怪的气息让她感到不太舒服。

  “我去洗手间一趟。”

  将桌上的菜肴扫荡了一番之后,慕容纤纤起身而去,罗家瑞上的空盘,又纤细苗条的背影,不禁有些好奇……吃那么多都体型保持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秘诀?估计小妹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取经了。但转念想到今天晚上的约会问题,他又开始头痛了。

  慕容纤纤是来过这里的,她轻车熟路的进了洗手间,在她刚刚洗完手的时候,一估低沉的对话声传来……是日语,这让她想起刚才陪吉雪萍进来的那几个日本人。

  或许是巧合吧,大连是个国际化城市,有不少日韩企业都落户在这里,遇到日本人并不奇怪,但随即他们的一段话让她停下了脚步。

  “竹下君,跟中国人联系好了吗?”一个略带几分鼻音的声音道,似乎是那个大岛先生的。

  “是大岛君,那个人是茅山宗的一位弟子,他已经将那幅图带出来了,不过据他发来的消息,现在茅山宗似乎发觉有问题了,并且派人过来追捕他,所以不能在市内交货,而且他要求再加一百万美元。”竹下说道。

  “钱不是问题,只要东西到手,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他有没有说明在什么地方见面?”大岛问道。

  “有。他说过,如果我们同意见面,那就今天晚上十二点,在甘井子公园,过时不候,相信韩国人对这幅图也是非常感兴趣的。”竹下答道。

  “八嘎!贪婪的家伙。”大岛显得十分的生气,“答应他,以后会有办法对谁他!”

  “哈伊!”竹下应了一声,两个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忍者!

  慕容纤纤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一个词……不,应该是一个来自日本的神秘职业。关于日本忍者的传说,在中国有许多的版本。有的从说,那是几个特殊的武术流派,主要是一些从事暗杀的技巧训练;也有人说,日本忍者其实是在日本战国时期,一些大名培养用来担任刺客斥候间谍通讯等任务的特殊兵种;而在修行界中的传言,忍者是日本的修行流派,其始于秦朝时期,炼气士徐福诓了秦始皇一把后,流落到日本群岛,并且在那里将自己的一身技艺留传下来,而且在忍术中有不少都与道术相似,可见这一传说也是有几分可信的,那个徐福当年就是一个不入流的炼气士,传下来的技艺也就可想而知,再经过一代代一演变,早已经是面目全非,所以说,忍术自立为一个门派倒也不错,没有哪个门派会承认忍术来源于自己的宗门,那太丢人了。

  不知道这些日本人是太大意了还是脑子进水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被人听到,更没想到听的人恰好懂日语。

  “会是什么东西?”慕容纤纤想不明白,不过这东西涉及到茅山宗和忍者,那就不会是普通的玩意,而且……“如果不插上一手的话,我的好奇心恐怕是无法满足了!”

  等她回到座位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吉雪萍正坐在她的位置上与罗家瑞谈话,走过来,两个人都停下了话题,而从双方的神色多半与她脱不了关系。

  “罗家瑞,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慕容纤纤说道。

  “我送你。”罗家瑞说道,他招手让服务员过来结帐,那个服务员却告诉他帐单已经结清了。

  “大概是采菁结的。”慕容纤纤道。

  “那我们走吧。”

  罗家瑞站起身:“雪萍,等晚上再聊,你那几位朋友要招呼好,再见。”

  “吉小姐,再见。”慕容纤纤觉得吉雪萍的敌意有些莫名其妙,但还保持着相当的礼貌。

  “再见,有机会来香港,我和家瑞一定尽地主之谊。”

  吉雪萍表现的也不错,同时不忘宣示一下主权。

  不过,等慕容纤纤离开之后,她的脸色就立即难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家敏,你哥是不是在内地交女朋友了?”

  “不可能吧?我从来没听他说过。”电话另一端响起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吉大小姐,你就为了这件事情打电话给我?知不知道补觉是很辛苦的?”

  “好啦,家敏,是我错了,回去就请你去保养皮肤,帮我打听一下消息,再在伯母那边帮我吹吹风好不好?”

  吉雪萍央求道,她口中的‘家敏’,是罗家瑞的妹妹,也是她的死党好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