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463 摩多丽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月光如水,山河静谧。

  一枚枚粉红色的花瓣随风飞舞,丝丝缕缕的香气飘送入众人的鼻端,让人倍觉舒适,神清气爽。

  慕容纤纤微微一怔,这股香气和她所施展的驭香术有所不同,而是那些花瓣本身所带的先天气息……难道是魔界特产的某种灵药?

  “颜道友,这些花瓣又是何来历?”慕容纤纤虚心请教,她可不认为有人会将灵药到处扔。

  “这是摩多丽的三宝心莲,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颜伊诧异的目光中,隐隐有几分探询的意味。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一直在隐修,只是偶尔出来转转,不知道也属正常。”慕容纤纤故作淡然。

  摩多丽,花神宫弟子,号称人族第一美女,不过确实也是无可争议的大美女。花神宫是一个大教,里面全都是女弟子,有人族也有魔族,无一不是貌美如花,能够在这种门派中脱颖而出,可以想象摩多丽的姿色有多么靓丽。

  论势力,魔蚿宫远远比不上花神宫,但祈天意确实够强,以一己之力,不但在众多的人魔两族强者中脱颖而出,而且以实力折服了花神宫众长老,最终答应了他的提亲。

  “花神宫的长老是祈天意的潜力,说穿了,那里就是一个高级春楼,以女弟子为纽带联系各方势力……哼!说白了,那些所谓的长老,就是一群皮条客……”

  颜伊似乎对花神宫颇多怨懑,把她们说得一文不值,但从她的眼神来乎更有针对性……空中那个笼罩在花雨中的人。才是她愤怒的对象。

  “嘎嘎嘎……”一只三足怪鸟人空中飞过,出一阵犹如金属交击的刺耳噪音。

  “天圣老祖的大弟子也来了!”颜伊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天圣老祖?”

  慕容纤纤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这四个字似乎有些耳熟。

  “不错。圣界的几次跨域圣战,天圣老祖都参与了。不过,那些域外之人一向称呼他为天魔老祖的……”颜伊颇有深意地容纤纤一眼,却是详细地解释起天圣老祖的来历了。

  这个天圣老祖是一个极为可怕的老辈魔尊,出身魔冥族。在他的门下。有六大弟子。都晋阶魔尊达千年,一个个神通广大,实力惊人。虽然他们并没有组建门派,但不仅本身实力强大,身后更有魔冥族为靠山,各方大教对他们都非常的忌惮。

  一艘黑色的战船呼啸着从空中飞过。那只三足怪鸟再次出一阵聒噪的鸣叫,敛翼落在了船上。

  “这是天圣老祖的大弟子鸠罗什的座驾。那个家伙不仅实力强,更擅长驯养各种凶禽。”

  就在颜伊的介绍中,又有不少魔族强者飞过,或是魔焰滔滔。或是威压赫赫,每一个人都实力卓,有不少是魔尊级的强者。

  慕容纤纤知道颜伊心中已经有所怀疑。索性将所有的问题问个清楚……从颜伊的表现来乎没有立即与她撕破脸皮的意思。而且就算对方想动手,慕容纤纤自信也有足够的实力应付,最不济是将最后一个护身符祭出来罢了。

  先就是修炼功法的问题,因为魔界精纯魔气的原因,魔界百族大多修炼的是魔功,即便是后来迁入魔界的外族,也大多修炼魔功。

  但是,魔界虽然是魔气充沛,但还有着其它能量……譬如金木水火土,或者星力之类的,也就是说,在魔界也有修炼其它功法的,而且一点儿也没有什么‘魔气’。

  其实这很正常,魔界古族之一的紫极魔族,所修炼的紫气天罗,根本丝毫的魔性,慕容纤纤这次就是倚仗这个手段——迫不得已,她就变身紫极魔族,依然可以在魔界混下去。

  其次就是所谓的仙人古经,是有人在一个遗迹中现一张古经残页,据说很可能是某本仙家典籍遗留下来的残章,结果被某位倒霉的魔尊拿到手,现在正被追杀。据说就隐藏在泣血崖中。

  泣血崖就是这片群山之中,高约数千米,方圆数十里,林深草密,岩壁如血。这一次前来魔凌山庄拜寿的修行者,十有*就是冲着泣血崖来的。

  此刻,随着越来越多的强者赶往泣血崖,那些以贺寿为名的人也都不淡定了,魔凌山庄的庄主虽然觉得那些人有些反客为主,但类似于花神宫天圣老祖这样的大牛,他也是惹不起的,索性提议一起去泣血崖,其中也不无想趁乱偷机的心思。

  慕容纤纤和颜伊赶到泣血崖的时候,周围人影绰绰,也不知道有多少强者隐藏在那里,全都盯着崖上盘坐的一名魔族。

  这名魔族身高过丈,面如蓝靛,脑袋上牛山濯濯,连眉毛和胡子都没有一根,口鼻眼,就跟在一个椭圆物上画出来的一样,十分滑稽。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却是十分古怪,忽强忽弱,一对眼眸显得黯淡无神,显然是了重伤。

  “这个就是得到仙人古经的蓝山魔尊了。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颜伊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以他的身份,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以上宾之礼相待,可就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古经残页,一生修为尽付东流。”

  “那是他放不开。”

  慕容纤纤淡淡地说道:“假如他早一点儿将手上的东西扔出来,那些人又岂会找上他?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有舍才有得?有意思。”颜伊愣了一下,然后是一付若有所思的模样。

  此刻,周遭寂静,唯有微风掠过林梢时出的声响。泣血崖上,蓝山魔尊仿佛认命了似的,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

  咻~

  突然。一只青色的巨网由虚空中突然出现,将整个泣血崖都笼罩在了下方,目标赫然是那坐在崖顶的蓝山魔尊。

  这是什么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悍然出手?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蓝山魔尊在众人眼里就是一盘菜,而且是一盘而吸引眼球的菜,但谁也不敢第一个伸筷子……因为这第一个伸筷子的人,恐怕要先于蓝山魔尊被灭掉。而眼前出手的人不知道身在何方,却想在众人眼前攫食。当即就惹恼了十几位强者。

  随着一声声喝斥。法宝飞剑轰然向那张巨网袭去,同时又有数道流光射向了蓝山魔尊,想在乱中取巧。

  蓝山魔尊也不似束手待毙之人。就在攻击降临之前,身形腾空而起,向远处飞遁,同时一扬手。一只精致古朴的木盒向另外一个人多的方向激射……突如其来的好事让那些人喜出望外,纷纷从隐匿处飞起。扑向那只木盒,一时间场面纷乱无比,呼喝惨叫声响成了一片,也不知道有多少想浑水摸鱼的家伙。反被其他人摸了。

  “慕容道友,你不去争夺那张古经?”颜伊在旁边轻声问道。

  “没兴趣。”慕容纤纤微微摇头:“颜道友怎么不插上一手?”

  “嘿嘿,这么多强者出手。我可不想为了插手,而被人插上一剑。”颜伊嘿嘿地笑了一声。目光又场之中。

  此时,刚刚飞起的蓝山魔尊虽然将一只木盒扔出,但并没有完全摆脱追杀,就在他刚刚扑出泣血崖的瞬间,一柄形如山岳的铜锤砰然砸在他的身上。

  嘭!

  就像是打破了一只充足气的皮球,蓝山魔尊整个人都爆了……更为准确的说,爆碎的蓝山魔尊没有丝毫的血肉残骸留下,就像是化成了空气。

  “该死!上幻影!”铜锤的主人怒叫。

  “上当了!”

  那只木盒也被一名魔修抓到,在山魔尊的诡异情况之后,福至心灵,当场打开了木盒……果然,木盒中空空如也。

  事已至此,再打下去毫无意义,出手的数十名魔修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一个个脸色难。

  敢于在这个时候出手的,莫不是一方翘楚人物,而眼前的事实就是——他们被蓝山魔尊耍了!

  “该死!消息是假的!”

  “蓝山魔尊一定距此不远,追!”

  十数道遁光冲天而起,循着他们认为的方向追了下去……这种幻影分身是以符箓形成的,通常本尊距离幻影分身不会很远,以那些强者的神识之强,千余里范围内的动静休想逃过他们的感知。

  “那个击杀祈天玄和龙洛化身的女修也来了,她好大的胆子!”有人认出慕容纤纤,向这边指指点点。

  “这些家伙真是够无聊的,我又没杀他们,跟着起什么哄?”慕容纤纤气道。

  “你是名人,魔蚿宫的一个奴仆就可以在外横行无忌,一个普通的魔龙族弟子出外,连一些大教的长老都得警着点儿,你像宰泥鳅一样的将他们杀了,这分明是向我们挑衅。”颜伊笑盈盈地说道。

  “喂,说清楚,这怎么成了向你们挑衅了?”慕容纤纤诧异。

  “你想啊,我们都不敢招惹这些人,你却又宰又杀的,这不是衬托着我们无能吗?”颜伊振振有词地说道。

  “这也行?”慕容纤纤目瞪口呆了。

  就在这时,一道遁光倏忽之间来到慕容纤纤的前方,光影中隐约可以条婀娜的身影,传出一个娇美的声音:“是你杀了祈天玄?”

  “不错,是我杀的。请问有什么事吗?”慕容纤纤问道。

  “你为什么杀他?”那名女子又问,声音如同天籁一般,微微带着几分磁性,十分动听。

  “是他要杀我,我只是反击而已……不过,这个理由对你们来说重要吗?”慕容纤纤反问道。

  那个女子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微微颔:“你说得不错,是非已经不重要了。原本这件事情不需要我出手,但既然在这里遇上了,就必须要讨一个说法。”

  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无奈,但也有着一种不可动摇的意志,犹如淙淙流泉,听在耳中别有一番感觉。

  慕容纤纤笑了:“摩多丽是吧?你确信能够拿下我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光影中传来一声轻笑,旋即变成娇喝:“九曜近卫,拿下她们!”(未完待续)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