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555 挑衅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时间对于仙人们来说,多数时候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慕容纤纤这段时间几乎就是以符文公会为家,吃住都在符文公会的仙符绘制室内里。

  她现在就如同一台不知疲倦的制符机,每天完成的工作量都让人瞠目结舌。每当神识或者仙元损耗巨大的时候,她都会通过修炼进行回复。

  日复一日,慕容纤纤发现,随着她制符数量的增加,她的神识也有极大的提升……刚一开始的时候,她一天最多绘制十二张四品仙符就完全虚脱了,但一个月过去之后,慕容纤纤一天绘制的仙符数量达到了十三张,又过去了一个月,慕容纤纤一天甚至可以绘制出十四张四品仙符。而且同样提升的还有女魃,如果不是她同时参与进来,慕容纤纤根本别想那么快交任务。

  当然,她也不是将所有的时间都用于缴纳任务,每天固定的工作量是十张,其它的时间她都用于研究五品仙符。不过,尽管是这样,烈影眼神也有些不大对,就跟怪物似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震惊,到了后来,她干脆麻木了,每次到了交货的时候,都早早地将材料准备好。唯一让烈影感觉慕容纤纤有些正常的地方就是,她也经常是眉宇间带着几分疲惫。

  “慕容仙子,你着急回去吗?”在慕容纤纤第六次前去缴纳任务的时候,烈影突然开口问道。

  “嗯,我去借阅一些资料,然后回去。”慕容纤纤有些惊讶地影一眼,这几次交接任务。两个人几乎没有说过几句话,怎么今天……呃,开口了?

  “秦老让我通知你一声,在公会的鸿蒙大厅里,有几位前辈传授制符经验,其中颇有独得之秘,你有空儿可以去听一听。”烈影说道。

  “谢谢。有时间我会去听的。”慕容纤纤点点头。转身离开。

  在走出任务区的时候,她略为停顿了一下脚步,转身走向公会的鸿蒙厅。

  鸿蒙厅。取的就是天辟鸿蒙之意,是公会提供的教学交流的场所……交流是放开式的,大家都可以拿出自己的经验与同道好友交流,但只有六品以上的仙符师才有资格登上那个讲台。

  鸿蒙厅有四百多个座位。这些座位的排列都不是很规则,主要是方便众人交流。现在正时不时地有一些公会成员走进来。

  大厅门口人影一闪,慕容纤纤举足间便来到一个座位前坐下,此时教学的高阶仙符师还没有来,众人都各自与相熟的人低声谈话。也有人在四处找人,慕容纤纤的出现也毫无例外引起了关注。

  “慕容纤纤。”

  “他就是那个第一次考核便一鼓作气通过三品仙符师考核的慕容纤纤?长得似乎挺漂亮的。”

  “你那是老皇历了。她现在已经是四品仙符师,那个涅槃劫冰符就是她的作品。”

  在角落的两名青年模样的虚仙。双眼放光地容纤纤的方向,时而低声议论。

  其他位置的一些成员也在议论。

  “那就是慕容纤纤?”

  “对,就是她。”

  “大海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现在的年轻一代是越来越厉害了,我们在她这个年龄还在为冲击大乘拼命呢”

  “按照她的进步速度,恐怕很快会晋阶五品仙符师吧?”

  两名高阶虚仙也坐在某角落,彼此议论。

  议论纷纷!

  几乎在慕容纤纤入座片刻,整个二号厅的近百名来听课的,大多都议论起了慕容纤纤,她现在成了话题中心。以她的年龄能够晋阶四品仙符师,并且还对一张四品仙符进行了非凡的改进,能做到这一步的,个个都是这群绝世天才中的牛人!

  慕容纤纤默默坐在那,耳朵微动,能清晰听到一些议论。

  “成动物园的动物了。”慕容纤纤心中无奈。

  “你好,慕容纤纤。”一道粗犷声音响起。

  慕容纤纤转头是名长相挺丑,面部还有一条刀疤的粗壮男子,这名男子坐在离慕容纤纤数米的位置,转头过来笑道:“我叫龙域,二品仙师。今天我听到不少人都在谈论你……不过,你的确很厉害。”

  “谢了。”慕容纤纤说了句家常话,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人交谈……大家真的不熟。

  龙域却声音低沉地说道,“我和我朋友他们聊过,都认为你过上几百年,很有希望冲击七品仙符师!即便是符文公会,想要出现一名七品仙符师,也是非常困难的。每次这种事情,都让人无比激动。”

  “一步领先,步步领先。”

  “如果这次能在星玄岛秘境遇到机遇,说不定还能够冲击更高位阶。”

  龙域似乎挺感慨的,在旁边说着。

  慕容纤纤转头龙域:“星玄岛秘境?你说的是那位星玄仙帝?”

  “当然是他,再过两个月左右,就是星玄岛秘境出现的时候,只等船上的几分高阶仙人推算出它出现的方位,就可以去了。”龙域说道。

  “机会是平等的,你也有机会。”慕容纤纤说道。

  “你就别笑我了,这种事情我可不敢妄想,老老实实的在船上修炼也就可以了。”龙域摇头,眼眸中有着一丝无奈。

  这个家伙倒是有自知之明!

  慕容纤纤倒是有几分佩服,同时也跟这个大块头随意聊了些,了解了一些星玄岛的事情。

  片刻后——名六品仙符师到来,开始讲课,顿时下面鸦雀无声。就算想要彼此议论都是彼此传音,绝对不敢打扰老师讲课。

  在距离慕容纤纤稍远的地方,有两名仙人正悄悄地打量慕容纤纤,一个是脸部长满意了细小的金色鳞片,另外一个却是身材高大魁梧。额头有着两根寸许长鹿角似的犄角,却是极其少见的龙人一族。

  那个龙人目光微闪,向同伴传音道:“玄杉,你慕容纤纤听课挺认真的。”

  “嗯。”

  银鳞男子也前方角落的慕容纤纤:“伊龙林,敖少爷他让我们找个由头来跟慕容纤纤一战,摸摸这慕容纤纤的底,你说怎么去挑战?我们跑过去找麻烦。可如果那慕容纤纤根本不理我们。我们怎么办?”

  “放心,我有办法。”

  龙人的眼睛眯起,宛如毒蛇。“我们光这样……”

  “办法很一般。”

  银鳞男子听完后皱眉。

  “那还能怎么办,没有办法是百分百有把握的。”龙人无奈地说道。

  “好,等这课程结束,我们就过去。”银鳞男子点头。……

  六品仙符师讲解许久。在一群仙符师炽热目光下,直接凭空消失离开了。

  慕容纤纤闭着眼将之前讲解的诸多玄妙回味了一番。这才睁开眼……眼就方站着两名男子,一个脸部满是银色鳞片,另外一个壮硕些,额头有着两只小巧的龙。共同点是……这二人都是五级虚仙。四品仙符师。

  这二人都容纤纤。

  “你们是?”慕容纤纤坐在那,人。

  “你好,慕容纤纤。我是玄衫。”银鳞男子微笑道。

  “慕容纤纤,我是伊龙林。”龙微笑着自称介绍。

  “两位有什么事?”慕容纤纤眉头微皱。

  “我们知道慕容纤纤你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成为四品仙符师。很佩服。”

  银鳞男子眼睛放光,“但一名真正的仙符师,实力可不仅仅表现在制符上,而是战斗。所以我想和慕容纤纤你去决战擂台那边,好好比试一番。”

  “我也很想和慕容纤纤你一战。”那名龙人也跃跃欲试地容纤纤。

  慕容纤纤皱眉。

  战斗?

  这是什么节奏?

  符师想要练习战斗,是非常容易的,可以在在测试场上,通过幻阵模拟出一个个厉害的。而专门和某人战斗,一般是二人比个高下,或者是想要弄清对方的底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恐怕他们从来没跟我交过手,不知道我的战斗风格,所以就来挑战我了。”慕容纤纤瞬间明白了。

  “抱歉,没兴趣。”慕容纤纤起身直接离开。

  龙人银鳞男子见状彼此相视一眼,只能按照计划的另外一种挑战方法了。

  “哈哈,慕容纤纤,你还是这一批新晋仙符师中的第一人,可没想到竟然这么胆小。”银鳞男子有几分轻蔑地说道。

  “连我们二人的挑战都不敢接,们这批仙符师也名不符实。”龙人也一付失望的神色。

  “那张涅槃劫冰符真是你的作品?我现在是真的很怀疑了。”

  刚才听课的仙符师们很多还没有离去,个个都饶有兴趣的转头他们大多都重视慕容纤纤,是因为慕容纤纤的确很惊人。可他们和慕容纤纤暂时没有利益纠葛,自然能很淡定。

  “那二人挑衅太没水准。”

  “是没水准,如果是我,我也懒得理会。”

  “两个小丑。”

  仙符师彼此议论,特别一些人的声音,说的还挺大,顿时令银鳞男子龙人脸色更难br>

  慕容纤纤步伐却猛地停下。

  这令一群仙符师惊咦……难道这慕容纤纤准备接战?

  这么容易被激吗?

  慕容纤纤转头鳞男子龙人。

  “嗯?”银鳞男子龙人也发现慕容纤纤眼神不善。

  “你们是故意的,对不对?”慕容纤纤人。

  银鳞男子和龙人顿时一窒。

  “恭喜你们。”慕容纤纤说道。

  银鳞男子龙人都是一怔。

  恭喜?

  “之前我不想战,是因为不想在你们身上浪费时间。”慕容纤纤人,“不过现在,你们让我很不爽,我相信你们也不会说出挑衅的原因,所以我决定……要蹂躏你们一次。”

  玄衫伊龙林听到慕容纤纤这话后心中都涌出一股怒气,他们的确是按照敖逸群的要求过来挑衅慕容纤纤,可再怎么样,他们俩也是四品仙符师,怎么能受得了慕容纤纤这番话?

  仙符师,都是骄傲的!

  浪费时间?

  跟他们俩战斗竟然是浪费时间,这话还是一个刚刚成为四品仙符师的新人说出来的。

  “走吧,去对战擂台。”慕容纤纤已经转身就朝外走,似乎想尽快解决战斗。

  “哼。”玄衫容纤纤背影,忍不住冷哼。

  “太张狂。”敖逸群瞳孔一缩。

  二人相视一眼,随即连跟上慕容纤纤走出了鸿蒙厅。

  鸿蒙厅中还有一些仙符师没走,早已注意到他们的对话,现在见状,顿时眼睛一亮。

  “有意思。”

  “新老四品仙符师斗起来了。”

  “不过,一般都是老人们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可这次难说啊。”

  “没错。虽然从经验上来说,那两位晋阶较早,可慕容纤纤制作的那种涅槃劫冰符可不是容易承受的。”

  “走,去”

  一群仙符师们都三五成群呼朋唤友的笑着朝外走。最近声名鹊起的慕容纤纤,去对战擂台战斗,这可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符文公会毕竟成员就那么多一点,对于那些特别出名的几个人物,他们当然知道。

  通常来说,仙符师们都是通过测试幻阵来检验符箓威力的,但在公会中也有几座擂台,通常都是仙符师之间的战斗……仙符师之间要上擂台战斗,只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彼此很眼,相互不爽的那种;另外一种就是战斗狂人……呃,错了,是战斗符师,这是仙符师当中的一个另类。

  这个时候,正有十余名仙符师聚集在其中一座擂台边缘,在擂台上正有着两名仙符师在交手,一个是冷峻的白衣青年,另外一个则是高大的中年光头,光头上还有着很复杂诡异的一些花纹。

  嗡~

  擂台上传来阵阵波动,即便是隔着结界也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可怕威能,两个人都是符文强者,符文漫天,风刀霜刃漫天飞舞,二人交手令周围空间震荡,冲击波四射,擂台上是一片狼藉。

  “这次,我输了。”清冷声音响起。

  擂台上的诸般法术渐渐平息。

  “哈哈。”

  粗豪浑厚的声音,仿佛还带着回声,那个中年光头峻青年,“最近二十年,我们交手了七次,你已经输掉四次了。”

  冷峻青年却是闭着眼,回忆反思之前一战。

  旁边观战的十余人也都议论起来,或是准备离开,或是有些彼此邀战。

  “啧,你们

  “那边怎么回事?”

  “这么多人?”

  这十余人,包括擂台上的两个人,都处走来熙熙攘攘最起码六七十号人,慕容纤纤走在最前面,后面是伊龙林玄衫,再后面就是一大群仙符师,这熙熙攘攘一群人的确引人瞩目。(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