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725 躺枪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仅仅是小成,并不能满足慕容纤纤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她的身体,不断地被金属化,然后又不断的被朱雀真火炼化,这一次修炼,连女魃也加入进来了,她们以前炼制的大量仙丹也派上了用场,尤其是慕容纤纤在登天路的最后战斗上,吞噬了大量的神兽气血,这些气血除了与她炼化的神兽精血融合外,还有一部分与她的身体融合,但这个融合并不完全。

  而此时,在一次次炼化庚金精华的过程中,这些神兽气血也充分融合,更加增强了身体的凝炼程度,器官和神识也大幅得到加强,无形之中,九鼎神通的第一重炼成了。

  九鼎神通,是一炼体神通,最终炼成之后,九鼎加身,至少在仙界不存在能够打破九鼎的强者。而每炼成一重,即便是普通一拳,也有一鼎之力。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山谷四周的山峰上,积雪已经渐渐消失,大地回春。不知不觉中,慕容纤纤在修炼地已经修炼了三个多月。

  和刚刚进谷的时候相比,慕容纤纤身上的气息有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如果之前她给人的感觉是一泓春水,那她现在就是一柄出鞘的利刃,而且每个毛孔之中,都散发出凛然的剑气,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慕容纤纤的每一个毛孔,都在不停的吞吐着仙元,现在她的仙元因为融合了庚金精华,变成了金色,身体的吞噬之力更加强大了,这股吸力,不仅仅局限于她修炼的山谷,似乎笼罩了整个金属性修炼区域……甚至连这片区域之外的庚金精华也被吸引了过来。

  在旁边的一座山峰上,正在指导弟子修炼的外事殿长老玄清真人睁开双眼,眼中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与此同时,在他旁边修炼的一名青年男子也感觉到了什么,吃惊地道:“这是什么神通,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她感觉到了周围区域的庚金精华都在疯狂的涌动,向着一片谷地投射过去,“师父,那个谷地不是刚刚加入外门的慕容纤纤在修炼吗?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不错,正是此女。她修炼的是庚金波漩功。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忍受住了这份儿痛苦,而且还这么快的练成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玄清上人说着,看向自己的弟子:“穆天岚,慕容纤纤此人身上有大气运,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你要多注意结交这样的同们。”

  “是,师父。弟子明白。”青年男子连忙点头。

  正说话间,空气中似乎响起了一阵奇异的声响,整片区域的庚金精华都大量流逝,浩浩荡荡的奔腾了起来,都汇聚向了山谷中慕容纤纤盘膝坐着的方向,随后融入她本身的仙元当中。

  “师父,这人也太过分了,这要把所有的庚金精华全部抽走吗?”穆天岚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呵呵,这里有禁制封印,就算是庚金精华大量流逝,也能够迅速从其它方向抽取补充,为师倒是担心她这么做,如何避免走火入魔之厄。”

  作为执事长老,玄清真人对于本门一些神通的利弊之处也非常的了解,能够像慕容纤纤这样在短时间内将庚金波漩功修炼到如此地步,确实没多少人能够办到……但越是这个时候,危险也就越大。一个不好,就会走火入魔,在玉虚仙宗的历史上,不乏有修炼庚金波漩功的弟子,但无一不以失败告终。慕容纤纤这么做,在玄清真人看来,还是有些激进了。

  “这一次闹动静似乎大了,要是挺不过去,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慕容纤纤此时吞噬了海量的庚金精华入体,也非常不好受,她现在全身,真正的金属化了,整个人皮肤上显现出了金属的质感和汹涌,整个人就是一块仙金!

  她刚才也是感觉到了外面的季节气息,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修炼了三个多月……按照规定,外门弟子的三才榜竞逐,在一个月之后将正式开始,她不想错过,因此就稍微心情澎湃了一下,结果引发了方圆千百里的庚金精华汇聚于自己一身,想停都挺不下来。

  没有办法,她只能咬着牙,死死抗住,拼命运转功法,吞噬这些庚金精华,但是到了最后,那庚金精华越来越凶猛,慕容纤纤灵机一动,将山河鼎祭了出来,

  ‘嗡’的一声清响,山河鼎在她头顶显形,鼎盖移开,一张怪出现,喷出无数金红色的光线,交织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开始吞噬那些庚金精华,与此同时,慕容纤纤将七色神剑也投入鼎中祭炼,如此一来,庚金精华涌来的数量不但未减,反而增多。

  但慕容纤纤却乘此机会,立即开始催动朱雀真火,猛烈炼化!

  咔嚓!

  慕容纤纤的体内不是传出轻微的爆裂声,然后渐渐显现出晶莹嫩滑的肌肤,虽然早已经适应了这种痛苦,但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随着体内的巨大消耗,慕容纤纤开始不断的服用仙丹、仙果、仙酒,以补充体力和仙元的损耗。

  咔!咔!咔!

  随着体内最后一缕庚金精华炼化,慕容纤纤猛然站起,头顶的山河鼎猛然合上鼎盖,没入她的紫府之中,无尽的庚金精华向她涌了过来。

  呼~

  慕容纤纤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将所有的庚金精华一扫而空……这一次,她根本没有运用朱雀真火炼化。

  此刻,慕容纤纤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仙元,骤然一变!和庚金精华结合紧密,再也不分彼此。与此同时,她的仙元也变了颜色……原来在吞噬了庚金精华之后,变成了金钩,现在百炼之后,却变成了亮银色,这就是‘庚金仙元’!

  经过三个月的修炼,慕容纤纤终于炼成了号称自虐、自古以来少有人修成的庚金波漩功。

  “千罗掌座眼力关实不差,估计这一次天榜的排名要变上一变了。穆天岚,关于慕容纤纤修炼的情况,你不得向外传播,知道了吗?”

  “是,师父。”

  虽然玄清真人要求弟子不得透露慕容纤纤的修炼情况,但金属性修炼之地的变化太过惊人,还是惊动了不少人,后来宗门长老也派过来调查此事,只是等他们查询的时候,慕容纤纤已经结束了修炼,一时之间也不明所以,列作了悬案。

  “镇压!”

  山谷之中,慕容纤纤左手一抓,一只银白色的巨鼎出现在半空之中,猛地向下一击。

  轰隆!

  岩石乱飞,泥土一**的翻涌着,好像一头大蚯蚓在地下拱动。地面居然被击打得生生塌陷下去,形成了足足有三五人深一个窟窿,好像开凿出了一口井似的。这是慕容纤纤在运用庚金波漩功,凝聚成巨鼎,撞击地面,试一试威力。

  这一试,果然威力巨大,慕容纤纤修炼的九如心法‘兵字秘’,虽然也可以凝成兵刃攻击,但灵巧翔动有余,刚猛却不足,慕容纤纤突然想到,如果兵字秘和庚金波漩功结合,会是什么样的威力?

  “嗯,慢慢来,先好好想一下。”慕容纤纤立即有了新的目标。

  就在这个时候,慕容纤纤突然察觉到结界似乎有所波动,心中刚有疑惑,就见人影一闪,玄清真人出现在面前。

  “慕容纤纤,没想到你竟然在短短三个月,就练成了庚金波漩功,数万年来,能够炼成这一神通的人只有你一个,而有如此修炼速度的,除创出此功的祖师之外,你是第一人!”玄清真人含笑说道。

  “长老过奖了,弟子只是侥幸练成而已。”慕容纤纤连忙逊谢。

  “侥幸也是一种实力,仙路漫漫,幸运也是需要的。”

  玄清真人脸色一整,“有一件事情必须提醒你,千罗掌座要你每月提供给宗门一百张仙符,我已经通禀仙库,你正在闭关修炼,暂缓任务,但现在闭关结束,必须在三个月内补齐,不可大意!”

  “多谢长老优容,弟子一定完成任务。”慕容纤纤连忙感谢。

  “好自为之吧。”玄清真人微微颔首,身形一晃不见。

  来的时候有修炼令牌带动,走的时候却得自己老老实实的遁行,好在路径已经熟悉,慕容纤纤没有施展行字秘,而是确确实实的驾着驭云术飞会碧波院。

  在碧波院,目前的慕容纤纤真没有多少存在感,大多数人都只听说院时新加入了一个外门弟子,却少有人见过,自然也就没有人与她搭讪。

  “喂,你就是刚刚加入外门的慕容纤纤?”就在她刚刚走入碧波院门口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慕容纤纤看,只见一男一女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目光不善地看着她。

  郁闷了!

  慕容纤纤自问加入玉虚仙宗之后,深入浅出,行事低调,应该没有得罪人啊?

  “我就是慕容纤纤,请问师兄师姐怎么称呼?”慕容纤纤虽然感觉到对方不怀好意,但先礼后兵,这可不能有失。

  “你也配叫我们师兄师姐?!”女子一脸阴狠,就像与慕容纤纤有什么不世之仇,而那个男子却是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那就算了。”慕容纤纤淡淡地说道,既然捧着不舒服,那就直接扔地上就是了。

  “你……”女子没想到慕容纤纤会如此率意,一时间气着了,瞪着慕容纤纤说不出话来。

  “现在外门收弟子也太不注重素质了,连师姐都敢顶撞,难道你不知道宗门规矩吗?”那名男子阴沉着脸问道。

  “我刚才请问过,你们不说,让我怎么办?”慕容纤纤很无辜的反问,那男子也是一窒。

  这个时候旁边已经有不少外门弟子注意到这一幕了,闻言都发出低低的笑声。但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那是惊鸿院的纪宁师兄。”

  笑声顿时平息,一些人看向慕容纤纤眼神就有了几分同情,显然对她和这个叫纪宁的人之间的冲突,不太看好。

  “原来是纪师兄,不知道师兄有何见教?”慕容纤纤不卑不亢地问道。

  那个女的也就罢了,但她能够感觉到这个叫纪宁的男子确实有相当的实力,而且他的境界已经达到了金仙境,恐怕在外门之中,也是佼佼者了。

  “见教?哼!真是无知者无畏啊!”纪宁冷笑。

  “是不是无知者无畏,你可以试一试。”慕容纤纤眼睛微微一眯,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试一试?好!再过几个月,就是外重新修订三才榜的日子,到时候,我在三才榜上等着你。哦,忘记告诉你了,我是天榜第三,你可以叫我一声纪师兄。不过你还是先考虑一下能不能进入人榜吧。”

  纪宁不屑地看了慕容纤纤一眼,轻轻一拉旁边那女子的手,“婉容,我们走吧。”

  “小人得志!”那女子看了慕容纤纤一眼,留下一句话。

  “都散了,散了!”

  就在这时,安图匆匆赶过来,显然他是得到报告,唯恐有人不冷静在外门闹事,待到看清场中的人是慕容纤纤时,也是一怔,传音问道:“慕容师妹,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纤纤指了指刚刚离去的纪宁和那个女人的背影,一脸莫名其妙地道:“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

  安图转头看向那两个人……显然他认出了他们,脸上露出一抹无奈:“你还真是得罪他们了。”

  “可我刚来几个月,连门都不怎么出,哪里就得罪人了?!”慕容纤纤叫起撞天屈来了。

  她不怕事儿,可也不想莫名其妙的就背上一摊子事儿。

  “还真是你得罪人了。”

  安图将慕容纤纤领到一处无人注意的角落解释道:“那个女人叫做肖婉容,她的姐姐是肖婉清。因为今年有事耽搁了外门的招收,所以肖婉清求到了千罗掌座的夫人。”

  “按照规定,错过了招收日期,就是资质再好,外门也不会招收,但有一个例外,各峰掌座都有一个破例招收外门弟子的名额。你横空出现,相当于夺走了她的名额,虽然千罗掌座后来又麻烦别人弄了一个名额,但肖婉容显然是对你不满了。”

  这岂止是不满,莫名其妙的躺枪!

  “可那个纪宁又是怎么回事?”慕容纤纤又问道。

  “纪宁是肖婉容的未婚夫,两家是世交。”安图解释道。

  行了!

  这回明白,慕容纤纤摇摇头,谢过安图,转身回自己的洞府。(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