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4 水漫金山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就在慕容纤纤与昊阳子斗剑的时候,从远处天际隐隐出现四道青色的光影……在夜晚的时候非常的明显,这四道青色光影速度非常快,一眨眼间便飞到了这座山峰上,他们在空中略为盘旋,似乎在确定方位,随即将如同四颗流星一般带着轻微的啸音落了下来。( . .)

  这是四道剑光,当它们收敛的时候,露出四张英气勃勃的面孔,当中一个面容长得比较俊朗的年轻人向旁边一个神色稍为显得阴柔的青年道:“卢志宏,你的消息可是真的?茅山宗真的在大量收集高级翡翠?”

  那个叫卢志宏的青年笑道:“没错,谢师兄,我们卢家的消息向来灵通不会错的?那个茅山宗说是要摆一个什么大阵,需要大量高级的玉石,这两年往新疆缅甸云南等地派出了不少人手,走狗齐出,连一些昔日叛逃门下的也重新收拢,虽然不知道他们想摆的是什么阵,但消息是肯定不会错的。前几天我们家族的一名子弟在昆明发现了一名茅山宗的重要弟子,便使了手段在他的身上做了点儿手脚,位置就是在这里。瞧,前面那个洞穴里似乎有人在大战,我们赶快过去,可不能让别人拔了先筹。”

  “不急。”那位谢师兄微微摇头:“里面大战正酣,而且听动静还不小,我们不宜贸然加入。嗯,本门可有其他人在附近?”

  “没听说过,应该是没有。”卢志宏想了一下回答道。

  “那就更好了!”旁边的一名青年凑趣道:“我们就等着里面战斗收尾的时候再行动,那时候正是我们出手的好机会,管他是什么人,一网打尽,如果揭穿了茅山宗的阴谋,那我们就是大功一件,即便没有什么阴谋,我们也不会空手而回。呵呵……”

  最后的笑声有些猥琐,但意思大家都懂得,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哼!要不是门中过于偏向凌玉霄,我谢文晖也早就是进入凝液期,这一次进入特勤处哪轮得到他为首!”那位谢师兄忿忿然地说道。

  “是啊,是啊,那个凌玉霄也就是仗着他的师父是大长老,和他们凌家在世俗界的势力,否则哪里会得到那么多的资源修炼!”旁边几个人显然都是以他的马首是瞻,纷纷附和。

  谢文晖的脸色更加的难“你们岂不知后来者居上这个道理?别玉霄在特勤处当了个小官儿,可这些俗务势必牵扯他大量的精力,凌家在世俗界的势力是不小,我们谢家又哪里会比他们差?假以时日,到底谁先谁后,还说不定。卢志宏,钱晋业,楚平,费南,我们埋伏在洞口,等一会儿不管谁出现,都用‘五行剑阵’招呼,不放过一个活口。”

  “是,谢师兄,你就放心吧!”四名修行者齐声答道。

  五条人影迅速地在山洞的周围隐匿起来,却未见到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一株大树的枝头,缠着一条白色的蛇形生物……

  “可恶!”

  正在洞中与那昊阳子斗剑的慕容纤纤在收到小龙传来的意念时,心中腾起一团怒火,自从她出道以来,貌似都是她在打劫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打劫她了?

  心中略为分神,那昊阳子经验丰富,剑光乘隙而入,刺向她的胸口……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个呼吸之间,昊阳子也是感到十分的憋屈。对方的修为虽然让他大为吃惊,但比他的凝液中期还有一段距离,战斗经验更是无法相比。

  但是,慕容纤纤有一柄好飞剑,施展的更是崆峒七修剑法,虽然不是很纯熟,但一个照面之下,昊阳子的飞剑险些被削断,饶是如此,每一击都是七道剑光,他又不敢正面迎击,所以在这种战斗形式下,他根本没有办法施展其它法术,此时见有隙可乘,他当然不会放过。

  ‘波’的一声轻响,神木盾虽然已经威力大增,却也挡不住昊阳子的剑光,蓦然破碎,却也稍微迟滞了一下。

  慕容纤纤吓了一跳……大意啊!好在神木盾多少起了点作用,她将手中的春秋笔点向那柄飞剑,同时下意识的就施展出了最强的一式御剑术——天辟鸿蒙!

  一道白濛濛的剑虹蓦然照亮了黑暗的洞穴,也照亮了昊阳子那张惊怖的面孔。

  铮!

  “啊——”

  一声清脆的交击声和一声惨叫同时响起,剑光瞬时消敛,地面上,昊阳子的尸体已经被劈成了两半,地面上一柄青莹莹的短剑静静地躺在那里,小青站在那间囚室的门口,被刚才这逆转的一剑惊得目瞪口呆……她原本是见形式危急,想要救援来着,没想到飞剑刚要祭出,战斗已经结束了。

  “先不着急救里边的人。”

  慕容纤纤的脸色也是发白……不是受伤,而是吓得,虽然刚才那一剑被她用春秋笔挡住了,可那种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的感觉真不好受,在她的胸口位置,外衣被袭来的剑气斩开一条缝隙,若非春秋笔阻挡及时,恐怕就不免开膛之祸了。

  “小青,先将尸体集中,搜索一下战利品,咱不能白出这个力气,我来问口供。”

  慕容纤纤心悸之余,也对方燕那三个警察心中生了几许怨气……若不是她们乱来,自己至于冒这种生命危险吗?反正死不了也得救,索性让她们多吃一点儿苦头。

  弹指救醒了那个刚才被放翻的小道僮……小道僮一翻身坐了起来,容纤纤就蹲在身前,当即面露惊恐的神色,张嘴欲叫。

  “别费力气了,你的祖师在那儿躺着呢。”慕容纤纤指点着堆放尸体的地方。

  当阳子那分成两半的尸体时,小道僮是真的害怕了,不过这家伙的眼珠子还中滴溜溜的转,显然也不是个善茬。

  “小家伙,我不跟你废话,十个数……如果你不能说出真正说我感兴趣的消息,我就使用搜魂之术,结果你懂的。”慕容纤纤淡淡地道,就像在叙说家常。

  搜魂术是一门极其恶毒的法术……顾名思义,就是是直接搜索灵魂,能够连受术者自己都已经忘却的事情都可以从灵魂深处搜索出来,而其结果就是对灵魂的永久伤害。

  “我我说了你能饶我一命吗?”小道僮的眼珠子继续在转。

  “我对你的命并没有兴趣。倒计时开始,十九八……三二……”

  “我说我说!”小道僮真的慌了,在绝对的不讲理面前,任何狡计都是没有市场的。

  “你只有一次机会。”慕容纤纤紧盯着他。

  “祖师带我们来收购高级玉石,用来准备一座破禁大阵。”道僮哆哆嗦嗦地道。

  “破什么禁?”慕容纤纤第一个便想到了那位分水将军。

  “是洞庭湖君山。”道僮连忙回答。

  这件事情真跟分水将军无关,倒不是茅山宗不想,而是这件事情目前盯着的人太多,他们也不方便。这一次茅山宗的目标是洞庭湖君山下面的一宗秘宝。相传这宗秘宝是大禹当年治水时的一尊宝鼎。大禹用它收伏了不少的山精水怪,后来用它压制了君山下面的一处水眼。后世曾经有人想打这件宝鼎的注意,只是考虑到宝鼎一出,洞庭湖周围立成泽国,所以那些修行者还鼓动当朝的掌权者强迁洞庭湖周围的居民。

  打算是好的,以免洪水暴发,大造杀孽,但那些修行者甫一动手,那水眼周围的阵法立即发动,当时便雷霆大作,震死了数十人,这件事就此作罢。茅山宗的长老这一次就是想要将这件鼎取出来,因为经过当年的事情后,那层禁制越来越薄弱,威力大逊往昔。

  “难道那些家伙就不知道一旦洪水暴发,会造成无边杀孽吗?”慕容纤纤质问。

  “无碍的,这件事情如果做成了,还能够造福一方。”不道僮一本正经的解释。

  “胡说!”旁边小青怒斥道:“从来是水火无情,当年我们姐妹水淹金铜山,已经是极为收敛了,还死伤无数,何况是整个洞庭湖泛滥!”

  慕容纤纤顿时大脑短路,她木木地望着小青:“水漫金山是真的?”

  “小姐,不是这个……”小青知道一不小心说漏了,顿时惊惶不已。

  “别紧张,我又不是狗仔队,只是好奇了一下下罢了,不想说就不说。”慕容纤纤连忙安慰。

  对于这种超级八卦,说不好奇是假的,但当事人有碍难之处,她又不是挖新闻的八卦小报记者,何必追根究底?

  见慕容纤纤不追问,小青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却是再也不肯多说了。

  慕容纤纤转过脸,小道僮还仰脸青等下文,不禁有气,照他头上拍了一掌:“快说!等菜呢?!”

  “是。”

  小道士疼的一缩脖,眼中露出一抹凶毒的神色:“洞庭湖到了近代,淤塞的非常厉害,面积和水位都大幅降低,如果洞开水眼,不仅可借水力恢复昔日的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的景象,而且冲出的淤泥还可以变成良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