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729 三才榜开始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论身份,如果慕容纤纤只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甚至是内门弟子,张显之都不在意,因为他是仙符师,而且还是四品仙符师,在仙符峰那也是中坚力量。但在慕容纤纤表现出卓越的符道造诣之后,张显之真的担心了。

  就凭慕容纤纤所表现出来的符道造诣,注定是要崛起的人物,将来的地位也必定高于自己,现在自己得罪了她,将来对方能给自己好果子吃吗?

  想到这里,张显之对把自己无端拖入这场恩怨中的纪宁是恨之入骨!

  是,像他这样的仙符师,有多少材料也是不够消耗的,可为了这点儿材料得罪一个前程远大的弟子,那绝对是得不偿失,太不值得了!

  想到这里,张显之深吸口气,咬牙之下,正想要果断的认输,可忽然内心一动,他觉得这不定也是一个机会,迟疑了一下,张显之先是向着慕容纤纤抱拳一拜。

  “慕容大师符道造诣之深,我不是对手,之前鲁莽,还望慕容大师莫要介意,这储物袋内有一些仙髓和符材,权当是在下的见面礼,我认输……”张显之话语一出,四周立刻哗然,可那些低阶仙符师却都认为张显之必须要这么做。

  “张师叔,慕容不过是外门弟子,当不得这大师的称呼。”慕容纤纤连忙说道。

  开什么玩笑,对方再不济,那也是大罗金仙,而且在玉虚仙宗高自己一辈,真要是大大咧咧地受了这个称呼,那未免让人觉得骄狂。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在修炼境界上,我是高于你,但在符道一脉上,你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大师……”张显之神色凛然,心里却道,‘如果你都当不得大师的称呼,那我还怎么人前人后的称大师?’

  “张师叔太客气了。”

  慕容纤纤轻轻叹了口气,摄起台下的两枚储物戒指离开,心中不免有些遗憾——她本来是挖了个矿让对方跳的,谁知道对方没按照剧本走,只希望张显之的戒指里不要太过寒酸。

  片刻后,当张显之回到了他的居所时,他立刻取出纪宁的玉简,面色阴沉的传出一道神念。

  与此同时,纪宁正在属于他的洞府中打坐,等待来自仙符一脉的好消息。

  “张显之身为四品仙符师,符道造诣极强,有他出面,那慕容纤纤必定灰头土脸,将她在人前羞辱一番,也算让我出了口气。”纪宁冷笑,内心很是期待,他准备稍后去一趟仙符峰,亲眼去看看慕容纤纤受辱的样子。

  “这里是玉虚仙宗,你一个无根底、无背景的外门弟子,我看你如何嚣张!”纪宁想到这里,嘴角露出笑容,这时,他神色一动,笑容更盛,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枚玉简,一看之下,他哈哈一笑。

  “张师叔那里传来消息了。”他带着期待,神识立刻融入玉简内,眨眼间,这玉简光芒一闪,张显之面色阴沉的虚幻身影,凭空出现。

  一看到张显之的面色,纪宁愣了一下,正要开口,可张显之的声音,已传了出来。

  “纪宁,我与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这王八蛋居然阴我,让我去羞辱慕容纤纤?那慕容纤纤符道造诣妖孽一般,你如此害我,纪宁,此事张某记住了!”

  纪宁面色一变。

  “张师叔,这……”

  “别我叫师叔,从今往后,你不要来找我要仙符,甚至我身边的仙符师好友,也没有一个会再给你炼制仙符!”

  “纪宁,你这件事情,做的太过分了!”张显之阴冷的望了纪宁一眼,冷哼一声,直接断了神念。

  纪宁面色变化,猛的起身,拿出玉简,去问询他之前派出的人,到底发生了何事,片刻后,当他知道了在仙符一脉慕容纤纤与张显之的比试后,纪宁面色阴沉,狠狠的一把捏碎了玉简,面部狰狞。

  “慕容纤纤!”他猛的低吼,对慕容纤纤的恨,更强烈了。

  而在慕容纤纤离开的时候,一直隐身在上方云层中的仙船也飞向峰顶,那老道士飞身而起,同时收了仙船。待他进入仙符峰大殿的时候,那个名叫道济的道人也正好回来。

  “掌座,那个弟子的消息已经要听到了。”道济来到老道人面前恭恭敬敬地禀报。

  老道士正是仙符峰掌座丹霞真人,闻言点点头,示意道济说下去。

  “那女弟子名叫慕容纤纤,是来自下界的飞升仙人,其祖师鸿钧,是清虚一脉的弟子。而慕容纤纤本人也是由千罗掌座推荐入外门的,如果您怜惜其符道天赋,想要招其入仙符峰,恐怕还有一定的难度。”

  “哼!又不是第一次挖他们墙角。”

  丹霞真人看着老成,心里却是像个老小孩,闻言脸上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意:“先去跟那个慕容纤纤接触一下,只要她答应加入仙符峰,我可以立即特招她为内门弟子,所有修炼资源全部供应,一甲子之内,保她晋阶四品仙符师。”

  “是,掌座。”道济无奈地答应一声,脚步沉重地离开大殿,心里核计着如何完成掌座交待的任务。

  随着慕容纤纤的离开,各种消息满天飞,很快的,慕容纤纤的名气,在那些听讲的弟子们口口相传中,顿时被更多人知晓,尤其是慕容纤纤与张显之的符墨赌斗,更是传开。

  当听慕容纤纤居然在符墨上胜了张显之后,一些外门弟子看着慕容纤纤的眼神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他们可以肯定,只要这消息传到仙符峰掌座那里,说不定就会直接将慕容纤纤收为内门弟子。

  这一切,随着传开,渐渐慕容纤纤的名气在弟子们当中渐渐崛起,甚至一些低阶仙符师,也都听说了慕容纤纤的名字。

  惊鸿院纪宁的洞府内,纪宁与肖婉容脸色阴沉地听着一名外门弟子解说白天在符园发生的事情。

  半晌之后,当那名弟子离开之后,纪宁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

  “纪师兄,这丫头再如此下去,必起波澜……”

  “无妨,她蹦哒不了多久了,三才榜大赛开始了,我要让她寸步难行!”纪宁恶狠狠狠地说道。

  ……

  当!当!当!

  洪亮的钟声在连绵起伏的千山万壑中响个不停,所有的玉虚弟子都派向了一个方向——外门所在。

  在玉虚仙宗当中,弟子大致上可分为四种……记名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真传弟子。

  至于执役弟子和执事弟子,那基本上可以说是一种职务,用比较形象一些的话来说,就是勤工俭学,或者留校的……大体上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记名弟子每年也举行一个龙虎榜的比赛,绩优者可以进入外门。

  外门弟子则是要举行三才榜的竞逐,不过只有天榜第一的才能够破例成为内门弟子,其他人虽然享受名次上带来的福利,但还是要根据规定,达到内门弟子的要求才可以。

  至于内门弟子如何成为真传弟子,等以后再做细表。

  不管怎样,宗门内的每次大赛,都有诸多弟子甚至长老前去观看……有的是为了观摩学习、有的是为了寻找传人、也有的是为了观察竞争对手或者潜在的竞争对手。

  总之,这种比赛绝对不用担心会没有观众,一道道遁光、飞行仙器从不同的方向飞往主峰……在玉虚仙宗主峰的前方空中,悬浮着三个巨大的擂台,擂台上符文闪烁,仙光隐隐,分别代表了天、地、人三榜,每个擂台足以同时容纳二十对选手进行比赛。

  “听说这次重订三才榜,门派奖励颇为丰厚。准备了一件顶阶仙器!还有许多威力极大的中、高阶仙器,传闻,还有乾坤无极丹的奖励!这比起去年三才榜的奖励,足足丰厚了几倍。这次不知道谁会得到?”

  “群仙大会也就在这几年,门派当然会不吝啬血本成就有资质的弟子,好在群仙大会上争得脸面。”

  “那个慕容纤纤……就是被称作星玄仙子的那个,听说要挑战天榜。”

  “不会吧,她才加入宗门半年,就算她资质超群,也应该先挑战人榜或者地榜,或许还有几分胜算,现在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是啊,她不过是一个真仙境弟子而已,挑战天榜恐怕怕是连性命都保不住!”

  “这人狂妄自大,都敢顶撞纪宁师兄。山河榜上许多人都是纪师兄的好友,这次会放过她?更何况,肖婉容对她恨之入骨,早就想对付她了,放出话来叫她好看,就算是看在肖婉清师姐的份上,也会有不少人为难她。”

  “这次不知道在三才榜大赛会不会有人晋升?传闻在上几届较量中,有弟子就临场突破,震惊全场。”

  “应该不会吧,临场突破哪那么容易?”

  ……

  许许多多的玉虚弟子议论着,慕容纤纤夹在人群之中,心中无喜无悲,好像冰雪一般纯净,清冷。她穿着一套普通的衣裙,随着人群来到赛场寻找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三个巨大的擂台让人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每个巨大的擂台上方都有一幅巨大的黄榜,而慕容纤纤注意的就是中间那幅比两侧稍高几分的黄榜,最上面是两个鎏金大字:天榜。

  霞光万道,瑞气千条,也不知道那黄榜是用什么材料炼制的,散发着一股磅礴的气息,竟是一件高阶仙器。

  天榜上有十个人的名字,而慕容纤纤只认识一个……纪宁,上一届天榜第三,第一名叫原千寻,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其他人慕容纤纤统统不认识,所以也就不研究了。她的目光转向前排,那时坐着许多的门派长老,甚至还有几名掌座也亲自过来了,在长老们身后,坐的是一些真传弟子,他们才是玉虚仙宗年轻一代的核心……慕容纤纤她们充其量算是新血。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几乎所有玉虚仙宗弟子都已经来到赛场,一圈一圈,各居其位,却并不拥挤。

  钟声骤然一停,余音缭绕,带着镇定人心的力量,整个赛场中顿时一片安静,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一名长老飞身半空之中,目光向四周扫射……每个人都觉得他是在看自己,功力稍弱的就如同芒刺在背一般,下意识地避开,只有那意志坚定的人才没有退缩。

  “三才榜较技,是我玉虚仙宗定下的规矩,筛选出优秀的外门弟子以便培养。在较量之中,你们务必拿出真实本领,不得惺惺作态。这次门派拿出丰厚的奖励,赏赐给出色的弟子,不管你是不是进入了前十,只要表现出色,有足够坚韧的毅力,非凡的意志,聪明的智慧,都能够得到应该的赏赐。开始吧!”

  这一声宣布开始,许多裁判就蹬上了那些较技的擂台,拿出名单,宣布较技的外门弟子上台。

  玉虚仙宗外事殿分为八院,每院有外门弟子数千……近八万人,人数不可谓不多,但宗门安排这种赛事早已经是轻车熟路,秩序井然。

  “天榜二十九号赛场,慕容纤纤,段超凡!”

  慕容纤纤听到了叫自己的名字,立刻飞上了上去,许多内门弟子,外门弟子的目光都朝她看了过来,她现在是名人,尤其是在仙符峰讲的两次课和一次赌斗,知名度蹭蹭地往上蹿,就连许多长老都对这个外门弟子有所耳闻。

  而在真传弟子当中,一名眉清目秀的女子也看向了她,她的目光在慕容纤纤身上扫了一眼,脸上显现出了一丝疑惑,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感受到了许多人的目光,慕容纤纤却是不以为意,她向裁判行了一礼,淡定地飞入赛场。

  “你就是那个自不量力的慕容纤纤?竟然敢向纪师兄挑衅,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有些什么手段?”

  对面站立着的是慕容纤纤这一轮对手,段超凡!一身月白色的法衣隐泛仙光,确实显得有几分超凡的意思,只是神色倨傲,面目可憎。(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