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728 斗符(一)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距离仙符峰约百里的一座洞府当中,一名中年男子正在炼制仙符……当他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符纸表面蓦地闪过一片光华,他的脸上顿时露出淡淡的笑容。

  符成。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禁制传来急促的声音,中年男子心情正好,向着门口打出一道法诀,一道青光蓦地射进来,被他一把捏在手中,又化作了一枚玉符。

  “这个纪宁刚刚要去一批仙符,怎么又来讯了?”他自语了一声,将神识在玉符内扫了一遍,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慕容纤纤?听说还是千罗掌座举荐的外门弟子,而且前两天在符园讲课颇出风头,她怎么跟纪宁结下了恩怨?”

  “虽然这件事情与我张显之无关,但纪宁既然许下了代价,我不妨帮他一次,反正千罗掌座与丹霞掌座不睦,想来就算是扫了他的面子,也不会呵责于我。”

  中年男子思忖片刻之后,主意已定,将外面的执役弟子唤进来吩咐道:“你留意一下,那个碧波院的外门弟子慕容纤纤再来仙符峰的时候,通报我一声。”

  “是。”执役弟子应声道。

  ……

  “哈哈哈哈……”外事殿里传来玄清真人洪亮的笑声。

  “师父,这有什么好笑的?”穆天岚不解地问道。

  “怪不得千罗给那丫头下了那么一个任务,果然是有两把刷子!哈哈哈哈……”玄清真人笑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一点儿也不像个出家人。

  “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穆天岚急得抓耳挠腮的,这个消息还是他听来告诉师父的,可师父他现在……分明是在吊自己的胃口。

  “大概是八百年前,仙符峰丹霞掌座和清虚峰千罗掌座同时看中了当时还在外门的青璇仙子,最后还是丹霞掌座以宗门急需制符人才为名,再加上青璇仙子本人的意愿,终究将其带回了仙符峰。”

  “难道千罗掌座这一次就不担心丹霞掌座要人?”穆天岚问道。

  “这一次慕容纤纤是千罗掌座亲自举荐,而且还修炼了千罗掌座赐下的神通宝典,已经定下将来要加入清虚峰的,丹霞掌座这墙角地不好撬。”玄清真人又笑。

  “她真的能够制作五品仙符?”穆天岚又问。

  “应该是差不了。你不是说她在仙符峰领了一批符材吗?估计这几天闭关就是要完成那批仙符任务的。天岚,你不妨和她约好,等三才榜大赛之后,去雾谷闯荡一番,寻寻机遇。”

  “是,弟子尊命。”穆天岚应了一声。

  ……

  慕容纤纤知道自己积累了一些人脉,但没有想到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其实在玉虚仙宗,每一峰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专人讲法,也有想仙符峰这般,随时随地兴之所至,登台讲课,在这种大型门派当中,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慕容纤纤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

  当时在讲课之后,她再次去了仙符峰一趟,这回没遇到那名将她打发去辨识符材‘百年’的执事,领了炼制五品仙符所需要的符材之后便立即赶回洞府……按照惯便,一张仙符五份材料,但以慕容纤纤和女魃的成功率,根本不需要考虑废品的问题,所以她很是赚了一大笔符材,也算是没有白辛苦一遭,而且每百张仙符会换加门派贡献点100点。

  慕容纤纤还记得当自己将1000张递给那位负责验收的玉虚弟子时,对方脸上的表情……估计他一定在琢磨,自己是不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将库存的五品仙符都集中起来缴任务了。

  接下来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便开始三才榜大赛子,这次一定要在天榜上拿个排名回来,至少要将那个纪宁挤下去!

  慕容纤纤咬着牙心里发狠,那家伙太可恨了,你心疼女朋友我可以理解,但你凭什么歪枪啊?

  决定这件事情的是千罗掌座,有本事找他算帐!

  “这不是慕容大师吗?”

  “慕容大师什么时候出关了?”

  “慕容大师,我正好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她刚一出大殿门,就被一大群玉虚弟子围住了,七嘴八舌的吵得她头晕,好一会儿才听明白是怎么,这些都是上一次听她讲课听出甜头的,现在带着新的问题想请她解答。

  “这个……大家在这儿也不方便啊,别给其他同门添乱了,这样吧,我们还是去上次讲课的地方,这一次我只能讲四个时辰。”慕容纤纤抱歉地说道。

  不是她不愿意,她一个区区的真仙境弟子,也不适合老上台讲课,这些听课弟子当中,有不少都是高于她的。

  一行人驾遁光飞去符园,上面本来有一位仙符师在讲课……这位恰好在上次听过她的讲课,没等慕容纤纤说什么,就让出位置跑台下去了。

  讲吧。

  慕容纤纤无可奈何,只得又上去开讲……弟子之间传讯是很方便的,不一会儿的时间,讲台周围已经聚了数以万记的弟子,他们中间有大部分是听过慕容纤纤讲课的,还有些是听说传闻,跑过来开眼界,碰运气的。

  慕容纤纤今天下午主要是解答疑问的。

  须知,每一种制符材料都是不同的,作为仙符师,或许没有时间去搜集每一种符材,但处理符材和加工半成品的时候,最好是亲力亲为。优秀的仙符师,从选材,到加工符纸、符墨,都是自己动手,尤其是符墨,种类要比符纸复杂得多。仙符师只有对自己的材料了如指掌,那才能够炼制出相应的符箓。

  当然了,也有仙符师去购买自己习惯使用的材料,但这种仙符师基本上在制符一道上,没多少发展前途。

  因此,这一次那些弟子们提出的问题多是材料的处理,以及符纸和符墨的相关问题,慕容纤纤都一下解答,而且她的声音很响亮,让所有人都能够听得见。

  一艘古老的仙船从上空驶过,慕容纤纤讲解的声音犹如金石一般,透过仙船的护罩,传入船舱中一位道装老者的耳中。

  “咦,这倒是精僻,怎么以前就没想到呢?”

  老道士听了几句之后,脸上出现惊讶的神色,神识立即投向下方讲台……“咦?这个女娃娃才是真仙,什么时候仙符峰出了这么一位年轻的仙符师?谁的弟子?”

  “不对,还是一个外门弟子。”

  老道士捋了捋胡子,有几分讶然,“没想到今年外门弟子当中,竟然还有具备如此优秀天赋的……道济,你下去打听一下她的情况。”

  “是。”外面有人应了一声,紧接着一道人影从仙船上飞出,落向下方人群当中。

  老道士却没有立即离开,他津津有味地听着慕容纤纤在那儿继续解疑答惑。

  此时,在一座洞府中,刚刚废了一份材料的张显之正郁闷呢,执役弟子匆匆进来禀报:“仙师,那个慕容纤纤已经来了,正在符园讲课。”

  “也好,就让这些滥竽充数的家伙受点儿教训!”张显之冷哼一声,抬脚出洞,向着慕容纤纤讲课的方向飞来。

  他的飞行速度极快,也不知道是怕慕容纤纤跑了还是急于完成请托,一路上有那玉虚弟子看到他,都是恭恭敬敬地打招呼,但张显之速度丝毫不减,一炷香之后,便远远看到了正在高台上讲课的慕容纤纤。

  怒!

  在这一瞬间,张显之感到的是出奇的愤怒……几乎每个中、高阶仙符师都有讲课的经历,他也不例外。但张显之讲课,也就是几千人听讲,哪像眼前这样……至少有万把人。

  这一幕让张显之感到十分的不悦,落下遁光向讲台走过去,而此时周围的弟子都在全神贯注地听讲,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的到来,更没有人跟他打招呼,这使张显之觉得很没面子。

  “哼!”

  张显之紧皱眉头,蓦地冷哼一声,立即高四周的不少弟子被惊醒,其中有人认识张显之,连忙恭恭敬敬地见礼。

  “见过张师叔!”

  “见过张大师!”

  ……

  这一回不认识张显之的人也知道来人是谁了,台下的秩序立即为之一乱,上面慕容纤纤的课也只能停了下来。

  不管怎么样,这位从身份到地位,那都是高于她,慕容纤纤这个时候也不好大大咧咧地坐在讲台上,站起身……她没行礼,是感觉着这气场不对,如果一会儿要受气的话,她凭什么行礼?

  张显之没挑礼,真正找事儿的人不会在这些蝇营狗苟方面作文章,太小家子气,而且也容易让人琢磨出把柄。

  “你就是慕容纤纤?”张显之冷淡地开口问道。

  在慕容纤纤点头后,张显之的嘴角,轻蔑之意更为明显,一挥袖,声音更加的冰冷:“区区一介外门弟子,谁给你的权利登台讲课?成合体统?”

  慕容纤纤奇怪地看着他,问道:“张师叔,我没在讲课,同门弟子在修炼过程中遇到疑难,相互切磋交流,不过是占了这个场地而已,难道也需要批准?”

  “……”

  张显之顿时一窒,“狡辩!不过,既然你自恃在符道上面有所成就,那我就问你三个常识性的问题,可是你若回答不出来,就立刻结束此地的混乱,安心做好你的外门弟子,别自大到认为自己已是仙符师!”

  说到这里,张显之想到纪宁的要求,又加了一句:“还有,作为扰乱仙符峰秩序的惩罚,你之前讲述多久,就要跪在此地多久!”

  慕容纤纤望着眼前这倨傲中带着轻蔑的中年男子,皱起眉头。

  “你是内门弟子,我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这算不算是欺负人?先不说我是不是扰乱了此地的秩序,你凭什么代表刑堂惩罚门中弟子?难道仙符峰一脉现在已经可以取代刑堂了?”

  “你……”张显之这回知道自己有些托大了,一不小心被对方抓住话语中的毛病了。

  “废物!”天空中,那位坐在船舱中的老道人摇摇头,很有几分气恼的样子。

  “当然,我知道张师叔可能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教育教育后辈。”慕容纤纤突然语气一变,竟然给对方下了个台阶,这让周围那些弟子都大为惊讶,不知道她为什么又绕回来给自己填堵。

  “你知道就好!”

  张显之松了口气,不再纠结刚才的事情,语气中不由得就缓和了几分:“如果你答上来,那就可以继续在些授课,如果答不上来,就像众弟子承认错误,回去闭门思过。”

  这一次,他不提下跪的事情了。倒不是他感谢慕容纤纤给自己台阶,而是担心对方再拿这个做文章。

  慕容纤纤听罢,脸上露出一种泫然欲泣的模样,连周围一些弟子都觉得张显之做得有些过了,纷纷出言相劝,但被张显之随后冷冷扫了一眼,一个个又只能是噤口不言。

  “张师叔,我好心为同门答疑,可你作为宗门长辈,不但不鼓励我,反而用身份来压制、羞辱于我,这课我是讲不下去了,但如果你要我回答问题,那也成。不过为了公平起见,咱们不妨将这当作一场赌头,我若输了,这戒指里的仙髓就归你所有,如果你也能够拿出相同的赌注,我就认了!否则,我大不了现在就走。”

  说完,慕容纤纤就将一只空间戒指取出,掷在了台上。

  张显之皱起眉头,他这一次来,身为仙符师,又是大罗金仙,的确是以大欺小,四周人不少,他也要考虑影响,且若对方不认错,也就不算完成了纪宁的要求,沉吟片刻之后,他看了一眼慕容纤纤,张显之冷笑,他还真不信自己连一个只修炼了几百年的后辈都难不倒——如果他知道慕容纤纤刚刚上缴了1000张五品仙符,保证不会跑这来得瑟,只是他派出去打探消息的执役弟子并没有紧盯着慕容纤纤,并不知道她在仙符峰上都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张显之也拿出了一只储物戒指跟慕容纤纤的扔在了起,他没有说话,但眼中已有了寒芒。

  慕容纤纤深吸口气,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似有些不好意思。

  “多谢张师叔,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