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728 斗符(二)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高台周围,数以万计的玉虚弟子环绕其间,地面上站不开了,他们就跑到半空中,各种飞行仙器排布半空,蔚为大观。

  即便是玉虚仙宗这样的大门派,这种比试也是极为少见的,尤其是仙符师之间的赌斗,让这些对符道颇感兴趣的弟子们,充满了期待。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看出了端倪,明白是张显之故意来找麻烦,可对他们而言,因与自己无关,故而更为振奋,要看慕容纤纤与张显之,到底谁在符道上更强。

  若是没有慕容纤纤之前讲述过符材的基础理论,这些弟子会毫不迟疑的认为张显之必胜,可如今……却不好说了。虽然在仙界也不乏纸上谈兵的事情,但能够将道理说得那么透澈,信口指点众人迷津的人,可能在具体操作方面一塌糊涂吗?

  慕容纤纤脸上带着腼腆,很不好意思的扫了一眼张显之扔出的储物戒指,眼睛微微弯起,看向张显之,越看越是觉得自己运气很好,没想到只往这台上站了没有几天,居然就有人给自己送讲课费了。

  想到这里,慕容纤纤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被四周众人目光凝望,张显之冷哼一声,他沉浸在符道多年,在这方面颇有天赋,他甚至已有资格去晋升五品仙符师,对于这一次的赌斗,他有十足的把握。

  若非是急需一些资源,他也不会来到这里,毕竟在他看来,这属于是自降身份。

  张显之神色傲然,右手抬起在储物戒指上一抹,立刻在他的手中出现一只玉瓶,他打开瓶塞,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一滴青色的液体从瓶中飞出。

  这滴夜体一飞出,近台处的弟子都闻到了一股草木清香。

  “张某也不欺负你,只考你三样符墨,只要你说出它们的名字以及功效,便算是赢了。”

  张显之冷淡地说道,在他看来,仅仅是这滴液体,就足以将对方问住,让眼前这个慕容纤纤,知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知道其自身与真正的仙符师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而他身为四阶仙符师,要的就是瞬间将对方击败,击溃对方的自信,只有这样,才符合他的身份。

  “这滴液体,别说是她,就算是一位高阶仙符师,恐怕也说不出详细之处。”张显之内心冷笑,脸上一派傲然。

  慕容纤纤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看了一眼面前的液体。

  此刻四周的玉虚弟子,都在目不转睛的望着那滴液体,也在各自猜测,还有此地的一些仙符师,也都搜索记忆……他们并非不知道这滴液体是什么,问顺在于这个大众化的答案底下是个大坑,确实没有多少人能够答出来。

  “这个应该就是普通的草木精华吧?”

  “当然是草木精华,但草木精华的配方有几十万种,每种的主药、侧种方向都有不同。”

  “不愧是四阶仙符师,随手拿出来的一件东西就难住了对方。”

  四周议论之声传出,张显之神色越发傲然,冷眼看着慕容纤纤。

  “若辨认不出来,就老老实实的当众道歉,然后回去面壁思过。”张显之话语一出,慕容纤纤已抬起了头,微微一笑。

  “如果我没有辨认错误的话,这滴草木精华中,主材是木犀叶,辅助材料是天青藤、无根苹、天风草……”

  慕容纤纤一口气说出了十七种材料,最后说道:“因此,这种符墨的名字通常叫做木犀露,也许会有人管它叫别的名字,那纯粹是个人爱好,它主要是用来炼制木属性缠绕性质的仙符。张师叔手上的符墨在最后提纯的时候,火候不够,导致功效差了几分,如果加适量的火藤叶重新炼制一遍,效果至少会跟原来持平。”

  慕容纤纤话语一出,四周的玉虚弟子们一个个都愣了一下,连那些混在人群中的低阶仙符师也都感到诧异……说明符墨的主要成份和作用,对于有一定实力的仙符师来说,虽然有难度,但并非不可以,只是慕容纤纤太过惊世骇俗了,竟然能够将所有成份都表述出来……这两个该不会是唱双簧的吧?

  “加入火藤叶重炼?会不会……”

  张显之随口问道,但话说了一伴,蓦然觉得环境有异,他这才明白自己无意中是等于承认对方回答正确了。不过,张显之虽然这次做得不太厚道,但本人却还不至于指鹿为马拒不承认。

  “真答对了!”

  “慕容仙子至少在符材方面的造诣惊人,竟然能够从符墨推溯所使用的材料,更是连判断,都完全正确!”

  这一幕,让四周弟子全部轰动,连那些低阶仙符师也都在看向慕容纤纤时,露出尊重之意,闻道有先后,强者自然有获得尊敬的资格。

  张显之双眼微眯,死死的盯着慕容纤纤,神色内首次露出凝重之意,草木精华是一种常用的签署,哪后是低阶仙符师也会炼制,但这种符墨的构成配方可以说是无数,而且用途的侧重也不尽相同,慕容纤纤不仅能够说出它的用途,而且能够详细说明它的成分,这说明要么她是不知道从某个途径知道了自己的炼制配方,要么对方在符道上确实颇有造诣。

  尽管张显之不想承认慕容纤纤在符道方面的造诣,但前一种假设确实不可能,“此人倒是有些本事,看来我要认真一些了。”

  他收起木犀露,然后手上又现出一瓶符墨。

  张显之照例又逼出一滴,悬浮于二人中间,“这滴签署,不要说我欺负你,不用你说功效,只要你能说出它的名字就可以。”

  这滴符墨,色泽幽蓝色,其中有点点银星,看上去颇有星空之美,但当众人的神识甫一接触它时,都察觉到其中蕴含着令人心悸的能量。

  “这瓶符墨,是本门一位八品仙符师根据古方炼制的,我花了极大的代价这才换来。”张显之颇有几分自得地说道。

  这根本就是孤品,在任何符道典籍上都未曾有这张符墨配方,这完全是那位八品仙符师在一次游历当中得到的配方,而且其中用料、火候都极为古怪,也不知道耗费了多长时间和材料,总算是炼制出来这么一瓶……不过,这瓶符墨最奇异的地方不是它的炼制之难,而是它的无属性,无论是用来炼制什么属性的仙符,都是威力倍增。就连那位炼制这种符墨的仙符师都感慨道,虽然他成功炼制出这一瓶符墨,可即便是再给他十份相同的材料,也未必能够再炼制出一瓶。

  “我就不信,这一个区区的真仙弟子,还能认出这种古方符墨!”张显之冷笑时,抬起下巴,背手站在高台上,冷眼望着慕容纤纤。

  他可以预料到,自己即将会看到对方额头流下汗水,绞尽脑汁也认不出来,甚至还会胡言乱语,而他也准备好了言辞,只等对方说错。

  四周刹那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滴符墨上。

  “这是什么符墨!!”

  “真够神秘的!我竟然看不出它是什么属性。”

  “从未见过,可又似隐隐见过,这感觉好奇怪!”

  那些低阶仙符师,更是全部都皱起眉头,纷纷搜寻记忆,甚至有的人已拿出了随身带着的符墨记录,立刻寻找,但却没有任何线索。

  “神秘?这不是欺负人嘛!”在这四周之人纷纷猜测时,慕容纤纤看了一眼眼前这滴符墨,双眼刹那露出一抹亮光。

  “没想到仙符峰上竟然有人能够炼制出这种符墨!”慕容纤纤缓缓开口时,立刻四周再次寂静,所有人都向她看来。

  张显之冷笑,望着慕容纤纤,“认识还是不认识,别在那里故弄玄虚。”

  慕容纤纤闻言一笑,“这种符墨很多人可能是觉得是一种无属性符墨,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这是一种全属性的符墨,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属性平衡。在炼制中最容易出的问题,也就是属性平衡的问题。或许炼制它的仙符师给它起过名字,但它最适合的名字就是……繁星!

  我相信,炼制这瓶符墨的大师一定是位奇才,因为那种失败率简直是要让人崩溃……其实炼制这种符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项,那就是要修炼一种特殊的能量,才能让这种符墨发挥出最大效用,现在它的效用不过是十之四、五罢了。”

  张显之听到这里,面色刹那一变,慕容纤纤只是两句话,可却如同雷霆轰在了他的脑海中,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要知道他当初第一次看到这瓶符墨时,完全愣住,以为这是无价之宝,直至那八品仙符师告诉他,这瓶虽然成功了,但也是一件失败的作品,否则也不会出让。当时张显之还觉得这是前辈胸怀,佩服的五体投地,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果。

  “这慕容纤纤,她到底是什么造诣,居然能一眼认出,该死,看来我要拿出一些真正的手段了!”张显之内心警惕更强,他有心去污蔑对方,可在这符道一脉,名声很重要,如今这四周人不少,早晚会传出。

  张显之一咬牙,正要将符墨收起,可偏偏就在这时,慕容纤纤的话语再次传出。

  “繁星符墨所需要的材料达九十七种,分别是星泪石、不夜莲、天雨百合……”慕容纤纤淡淡开口,将那九十七种材料全部说出。

  张显之猛的睁大了眼,呼吸急促,身体下意识的蹬蹬蹬退后几步,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他之前本已要将这瓶药剂收起,因为慕容纤纤所说的那两句话,已经说出了答案,可他怎么也无法想象,眼前之人,竟然……竟然将这瓶药剂所用的材料也全部说出来了,他脑海轰轰作响,这些就算是他也都不知晓真假,唯有炼制符墨的那位仙符师才可以判断。

  这是……一个仙符师的不传之秘!!

  “张师叔,我说的对不对?”慕容纤纤始终微笑,徐徐开口。

  她话语说出,四周瞬间寂静,所有人都看先张显之,张显之那里面色再次大变,脑海更是如雷霆爆开,嗡嗡轰鸣,身体下意识的退后,看向慕容纤纤时,如同看到了厉鬼一样,他睁大了眼,呼吸急促。

  “不可能,这不可能!!”张显之内心震撼到了极致,他不知道这药草是如何嫁接出来,也不知道慕容纤纤的对错,可偏偏……以他的符道造诣,他隐隐可以断定,这一切应该是真的。

  最重要的是,那位八品仙符师在给自己符墨的时候,甚至说的那些话语,居然与慕容纤纤所言之意,几乎一模一样!!

  “你……”张显之面色苍白,他的退后,他的神情,在这一刹那被四周弟子们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瞬,全部明白,慕容纤纤所,必定是完全正确!

  否则的话,不可能让张显之那里这种神情。

  “呵呵……”

  半空中的仙船上,那位老道士捻着胡子笑了:“张显之这回可是自取其辱了,不知道如何下台。不过,这女娃娃也有些意思,恐怕她对这繁星符墨的了解不止于此吧?”

  姜到底是老的辣,这老道士还真是说中了。

  这繁星符墨,倒也是一种符墨。不过它的骨子里,是星力一脉所用的符墨。在正常情况下,星力一脉的符墨是不适合用于炼制仙符的。但繁星符墨是处特殊的情况,它是各种属性平衡的符墨,所以能够用它来炼制仙符。

  慕容纤纤的传承之一就是星力一脉,对此自然是了如指掌,如此她的符道在融汇百家之后,已经隐隐有了自成一体的苗头,当然可以说得头头是道,即便与那些符道宗师理论,她也丝毫不惧!

  所以,她还真的是有些胜之不武的感觉。

  张显之面色苍白,抬头望着慕容纤纤,此刻的慕容纤纤在他眼睛里,变的极为可怕,更是深不可测,他从未想到过,居然有人能如此轻松的看清楚一名仙符师的不传之秘,辨识出这种几乎不世出的符墨。

  这一刻。他完全明白,在符道造诣上,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慕容纤纤的对手,与这样一个妖孽去比试符道传承,自己没有任何的胜算。

  “该死的纪宁,等我回去后,定要让你好看!”张显之内心苦涩,对于纪宁那里,已恨之入骨,反倒是对慕容纤纤这里,他不敢去恨。(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