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870 幕后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来人,给于巡检使上茶,上好茶。”慕容纤纤也回身落座,吩咐侍女上茶。

  茶香袅袅,嗅入鼻中,整个人都觉得舒爽,可于承光此时如坐针毡,哪里顾得上品茗?可现在这算是什么谈话?城下之盟还差不多!

  “左巡检使,我知道这一带的治安归你管,你们这活儿也不轻松,该拿多少就应该是多少。”慕容纤纤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呃……没错,没错。”

  于承光咧开嘴,勉强挤出一个苦笑:“刚才是开玩笑,真正的治安费一年有五千仙晶即可。”

  “唔,五千块仙晶。好的,若频,还不把五千仙晶给于大人拿过来。”慕容纤纤向严若频递了个眼色。

  “是。”

  严若频低头忍着笑,将刚才那枚储物戒指又递给了慕容纤纤。

  偷觑了一眼慕容纤纤脸上犹自带着几分冷诮的表情,于承光心里一哆嗦,连忙开口说道:“木仙子,我知道你们的店铺刚刚开业,如果资金紧张的话,完全可以缓一下……呃,或者酌情减免也不是不可以。”

  “那倒不用,我也是个讲规矩的人,只要这规矩不是针对我就行。”慕容纤纤说着,将那枚储物戒指递给于承光。

  就在他伸手欲接的时候,慕容纤纤又把手缩回去了,于承光羞愤难当,却又发作不得,脸上颜色交替,就跟开了染坊似的。

  “于巡检使,我这治安费交给你了,可有收据?”慕容纤纤问道。

  “收据?”于承光就跟鹦鹉学舌似的重复了一句,两眼茫然,很呆但不萌。

  “是啊。你看这治安费你收了之后,你在的时候,我相信你不会说话不算话的,可你不在了,那怎么办呢?我总不能挨个解释吧?而且就算是解释,人家也未必相信。所以,”

  慕容纤纤一伸手又取出来的一块玉简:“留一个收据,录上何年何月收取何种费用,数目多少,然后留下你的神识烙印。”

  “木仙子,你不要太过分!”于承光拍案而起。

  好歹他也是堂堂仙王,哪里受过这种胁迫……事实上,于承光真的是想秋后算帐,只要离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他都不会承认,谅对方到时候也没有办法。

  就在他刚刚站起身的时候,四股庞大的气机蓦然将他的身形锁住,于承光的身形顿时僵硬了起来,就跟中了定形**似的,他那三名护卫刚要动,随即也被几股气机锁定。

  “很过分?”慕容纤纤好整以暇地喝了口茶水,才淡然反问。

  “不、不过分。应该写下收据,应该……”

  于承光毫不犹豫地点头……现在他只求那四个怪人将气机撤离,哪里还顾得上其它。

  “有劳了。”慕容纤纤将玉简和储物戒指都递了过去,于承光这才感觉到那四股气机已经消失。

  好家伙!

  于承光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抬头抹了抹头上的汗……说起来他好歹也是仙王,本不至于这么面,可他这仙王纯粹是‘人造’出来的,经历过的战斗更是少之又少。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有璇玑宫当靠山,出入有仙王保镖,几乎用不到他亲自动手。这么多年都是顺风顺水走过来的,没想到今天碰到铁板上了。

  当不讲理的遇到更不讲理的,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憋屈,站在门口的四名山海卫,现在不以气势压人了,直接就瞪着大眼珠子,在这种生死一线的情况下,于承光不得不按照慕容纤纤的要求,将这份收据单据写得一板一眼,仔仔细细……最后,他还在上面留下了个人的神识烙印,这种东西是没办法作假的,如果有人想拿这个恶整慕容纤纤,那就要先搞定于承光,反正倒霉的绝对不是云帆阁。

  “呵呵,不错,多谢于巡检使!”看到于承光按照自己的要求写下完税文书之后,慕容纤纤的脸上,才露出笑容,门口那四名山海卫,也收回了目光。

  “不谢!”

  于承光从嘴角里迸出了这四个字,黑着脸,带着他的三名乖得像猫儿一样的护卫,快步的向云帆阁外走去,若不是慕容纤纤在场,他们都想御空飞行,早点儿离开这个让他们蒙受羞辱的地方。

  一边往外走,于承光的嘴角却是轻微抽动着,诅咒着“混蛋,木仙子,你等着!不管你们有什么背景,在我于承光的地面上,我绝对会玩得你们生不如死,绝对会!”

  于承光的眼角闪烁着怨毒异常的光芒,就这短短的几步,他已经想出了好些种对付云帆阁的方法,但仔细想起来,却没有一件真正能够派上用途的办法。

  “慢走不送。”慕容纤纤满面笑容地将送于承光一行人到门口,很有些惜别的意思,这让外面许多想看热闹的人都大跌眼镜……以往新开张的店铺,遇到于承光这些人,都会大闹一翻,不是卷铺盖走人,就是老老实实、敢恨不敢言的认载,可今天的画风似乎有些不对,走的人显得有些狼狈,送的人却是十分倨傲。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好像是少了一个人。”有记性好的人看出不同来了。

  “那有什么可奇怪的,不是有事儿先走了,就是在下面买东西。”

  “嗯,这云帆阁倒是挺有财运的,这开业一个多时辰,简直是人满为患。”

  “我听说,她那阁里的商品品质都相当不错,价格又便宜。”

  “价格便宜?哼,不过是抢客源吧,我的伙计去买了几件,价格确实便宜,可如果长时间以这个价格销售,她要亏死……”

  云帆阁三层,慕容纤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严若频也连忙跟进来,随手将房门关上。

  “老板,我打听了,那个于承光是这里的地头蛇,背后又有璇玑宫为靠山。这样对待他能行吗?”严若频不安地问道。

  “那又怎么样?如果我们今天对他低头,以后他会更加贪得无厌,而且别人也会欺负我们。”

  慕容纤纤不以为然,“有靠山又怎么样,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就不心他们敢跟我死磕。”

  她停顿了一下,问道:“下面的营业情况怎么?”

  “好得不得了,不少人都要回去拿仙晶再一些备用,还有人打听优惠活动什么时候结束。”严若频说道。

  “结束?为什么要结束?”慕容纤纤没反应过来。

  “我们现在销售的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上的平均价格,必须规定一个优惠活动的截止时间,否则我们会承担巨额的亏损。”严若频解释道,她以为慕容纤纤不懂得经营。

  “我知道了。你方向,我们店的货,成本没那么高。对了,这些商品有规定必须卖多少钱吗?”

  “没有。不管是天价还是零价,只要有人肯买,那就是被认可的交易。”

  “那就行了。”慕容纤纤点点头。

  详细情况她没有告诉严若频。在异次元半位面中,慕容纤纤和女魃种植了大量的仙药,有‘春华秋实’**,可以随时随地地收取。虽然一些高阶的材料暂时没有用这种方式培植出来,可那都是炼制高阶物品所需要的材料,一时间慕容纤纤也不着急。

  有这个作弊器在,别人要等材料一年甚至几十年、上百年才能收割,而她只需要几个时辰,甚至更短的时间。

  ……

  西凌商会,是西凌城最大的商业机构,也是执西凌城商业牛耳的大鳄。只是如今这条大鳄的大脑却有些不舒服……宣文章,就是这条大鳄的大脑,只是如今她也有些心力交瘁了。

  最近,越来越多的势力进入西凌城,开始对西凌城商业圈的大鳄们采取狙击行动,西凌商业首当其冲。

  在宣文章的身旁,站着商会的总管金算,两个人都神色黯然,他们谁也没想到,那些‘虫子’集结起来的时候,会释放出如此强大的能量,分明是想谋夺整个西凌商会。

  “他们的身后是各大界域,或者是那几大家族派来的,但以我们自家的力量,恐怕不足以抗衡对方,所以,我们也要寻找合作对象。”

  金算默然,他知道这次西凌商会已经岌岌可危,稍有不慎,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而来自昆玉界的人,正巧妙地利用他们各方面的力量,在不断地压迫着宣文章的空间。

  “金算,举办一次宴会,请整个西凌城的各大商家作客,权当联络一下感悟了。”

  “明白,我立即去安排一下。”金算应了一声。

  “对了,有个云帆阁,你知道吧?”宣文章忽然问道。

  “知道。是刚开张的,生意听说不错。”

  “呵呵,她们的商品售价很有意思,而且所有丹药、符箓,威力都有增幅,是好东西。”

  “给他们一张请柬。”宣文章说道。

  *****************

  西凌城内,一座豪华宅邸之中,于承光直接冲了进来,一面大喊着:“罗少!罗少!”

  里面传来一声怒骂:“干什么,嚎丧呢,爷还没死呢,叫什么叫!”

  “罗少,罗少,救命救命啊!”说话间,于承光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到了那位罗少的身前……如果慕容纤纤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位罗少赫然便是那个卖店铺给自己的罗天佑。

  没等他近前,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弹开:“老于,你堂堂一个仙王,找我这个玄仙境的菜鸟,救个屁命啊!”

  “罗少,我这不全是为了你嘛!今天我按你的意思,去收拾那个木仙子,可被木仙子给坑苦了。”于承光的话却让罗天佑皱起了眉头。

  “被木仙子坑了?怎么回事?十几个女仙而已,怎么能坑了你,凭你带去的护卫,灭了她们都可以吧?”罗天佑眉头紧皱到了一起,“说,到底怎么回事。”

  接着这个话茬,于承光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出了这件事,不过过程却是添油加醋之极……仙晶倒是小意思,关键就在于那名护卫的死亡,毕竟仙王境的战力也是相当重要的力量,一旦损失,上边必定调查,万一事情真相浮出水面,于承光肯定是解释不清的。

  “蠢货!”听完于承光的叙述,这位罗天佑爷再次一脚踹了过去,“你脑子里进水了啊?怎么会在私人场合中使用武力,不坑你坑谁?!还立下了收款字据!这让我怎么帮你?!”

  “我……我这不是被他们吓得嘛,那四名银甲仙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恐怖你个头,你就是把脖子伸出去,他们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人,敢冲你下手?”罗天佑气得狂踹过去。奇异的是,哪怕这于承光的修为比罗天佑高上一个大境界,于承光也压根不敢运起仙元护体,任由罗天佑狂踹着他。

  一顿狂踹完,罗天佑才像是出了一口恶气一般,消停下来。

  “罗少,当时老廖已经被杀了,我怎么知道他敢不敢杀我?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没想到那女人那么阴险。”这时候,于承光才可怜兮兮的说道。

  “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解决,就报个遇刺身亡,关键是他的身后事和另外三个人要安抚好,不要让他们乱说话。”

  于承光先是思索了一下,眼睛骤地变得闪亮。冲罗天佑伸出了大拇指道:“还是罗少高明!”

  “滚吧!”

  随着罗天佑的话音落地,于承光才迅速离开这间宅邸,等离这间宅邸远了,于承光才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浓痰,楞是将一旁的一棵大树给打了个窟窿!

  同一时刻,罗宅内,罗天佑的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

  思忖良久之后,罗天佑看了一眼夜空,“不行,这间店铺姐夫已经定来来了,木仙子必须要搬走!若是我连这么点事都办不成,姐夫身边的那帮人,本就看不起我,现在岂不是……”

  罗天佑的脸颊上闪起了一丝莫名的潮红,一些肆意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的巅狂不已,倏地让罗天佑咬紧了牙关,“木仙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只能动用手段送你们离开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