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2 往事如烟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慕容纤纤,去看看她,也许她……再也醒不过来,求求你,就去看她一眼,柔柔是个善良的女孩,你可能是她唯一的希望。”任原哀求道。

  “请给我一个理由。”慕容纤纤淡然地看着任原,她没有再说自己是不是一个医生,因为这已经毫无意义。

  “你们是姐妹啊!”任原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我和慕容长青还是父女呢,可不一样是被抛弃了?”慕容纤纤淡漠地笑了笑,“你觉得,‘姐妹’这两个字对我来说,有意义吗?”

  “古人云:以德报怨,即便有什么恩怨,只要人活着,至少还有个人可以恨、可以怨嘛!”任原都有些急不择言了。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慕容纤纤站起身:“失陪,我还有事情。”

  说完,她起身向外走去。

  来到外面,冰爽的空气让她刚才有些麻木的感觉为之一振,她顺着小径向后园走去……在江家的后园,也有一个花房,她走进花房,花王师傅不在,她找了张凳子坐在一丛菊花跟前,独自沉吟。

  那个人的女儿可能要死了,这似乎是他的报应,她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这说明老天爷是公道的,可是……自己高兴吗?

  慕容纤纤不知道这个答案,她在想,如果妈妈还活着,她又会怎么办呢?

  “表秀。”耳旁想起娴姐的声音,一件衣服披到她的身上。

  “他走了?”慕容纤纤问道。

  “你说任先生?是的,他走了,好像是柔柔秀又病危了。”娴姐说道。

  “哦。”慕容纤纤没有睁演,继续保持神游状。

  “表秀,在上次你去了美国后不久,柔柔秀来过一次。”

  “嗯?她为什么会来?舅舅怎么没告诉我。”慕容纤纤睁开了眼睛。

  “老爷担心你会比较烦躁,就没有特意告诉你,现在也早忘了。”

  娴姐说道。她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老爷和太太没见她,她向我打听了一些你的情况,我没有细说,她也没有待太长的时间,但临走的时候,她跟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慕容纤纤问道。

  “对你母亲和你们姐弟,她心存愧疚。”娴姐道。

  “心存怕愧疚?呵呵……”

  慕容纤纤冷笑:“她当时不过是一个比我还要的小屁孩。有什么可愧疚的?应该愧疚的是那个饥不择食的家伙和那个女人。”

  “柔柔秀很可怜,也很善良,听说她十多岁的时候就得了病,一直都是病恹恹的……唉!这也是报应啊,长辈作孽,可孩子有什么错?”娴姐摇摇头。

  “娴姐,你说……如果妈妈还活着,而且她能够医治慕容柔柔的病,她会怎么做?”慕容纤纤忽然问道。

  “小秀会医术?”

  娴姐摇了摇头:“她连闻了消毒水都被呕吐的人,怎么可能学医术?”

  “我说的是‘如果’嘛!”

  娴姐这才露出深思的神色:“多半……会救吧。小秀虽然有些任性。但却是个很热心,也很有爱心的女孩子。上学的时候就看出来了。那个时候,有一些同学得罪她,可后来找她帮忙的时候,一点儿也没犹豫,总是笑呵呵的帮忙,老爷和夫人都曾经拿这事儿取笑过她。”

  “她怎么说?”慕容纤纤连忙问道。

  “小秀说,那些人做坏事的时候。她也很气愤,但没必要要这种事情污了她的心,率性而为。快乐就好。”娴姐说道。

  “她可真是个没有原则的滥好人。”慕容纤纤苦笑。

  娴姐摇摇头:“不,小秀是有原则的,只不过她的原则订得比较特别。她信教,但从来不去教堂,她说真正的天堂是在心里;她也积极从事慈善活动,但从来不是将钱往钱箱里一股就算了,而是亲自去老人院帮忙照顾那些孤寡老人,一做就七年,风雨无阻,直到她离开香港。”

  “可是,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想不明白的,为什么母亲宁可独自受苦,也不愿意求助外公外婆呢?”慕容纤纤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这个问题在知道了外公家的情况之后,就一直在她心头徘徊……当然,她总是一厢情愿的将母亲的想法往最好的方向去想,但总是自己一个人想,心理总有些不托底。但这个问题又不好问舅舅他们,所以她实际上也是郁闷的很。

  娴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吟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说道:“有些事情也应该说了,免得……尤其是你们当子女的误会。

  小秀结婚以后,跟她来往最密切的是我,因为江家和慕容家长辈间的有关系不是很好,所以连老爷和夫人与小秀见面,都是在外面,很少有登门的时候。那段时间,小秀很快乐,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够将这份快乐与太老爷和太夫人分享。

  但是,在小秀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因为有一段时间不能行房事,那个姓任的女人和他就在一起了,而且这件事情一直到你快十岁的时候才被小秀无意中发现。那个时候,柔柔秀快八岁了,而小秀也有了几个月的身孕。小秀性格刚强,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忧愤交加。诶!这种情绪怎么可能对肚子里婴儿没有影响?结果刚生下来就是一个自闭症的孩子,连哭都不会。

  那个时候,小秀一方面自责,一方面还要照顾表少爷,忙的心力交悴。就在这个时候,慕容家的老爷子发话,让小秀将表少爷寄养在疗养院,并且发誓终生不见,以免败坏慕容家的声誉。他为了家主继承人的位置,也劝小秀答应,而小秀不肯妥协,最终离婚。

  小秀离港的时候得到过叶先生夫妇的帮忙,但在此之前,我也曾见过她。当时我建议小秀寻找老爷或者太老爷帮忙,但小秀拒绝了。她说,这是一个做母亲的职责,表秀只要一个学习的环境就可以,而表少爷需要的也不是钱,而是亲人的关爱,她绝对不会将表少爷送到疗养院那种地方,她要将你们俩养好。然后领着你们去见太老爷和老爷。”

  “妈妈是猝死的,没来得及交待什么就离开了。但她的确把我们养的很好,如果没有她的教导,我不会那么努力,如果没有她留下的笔记,我也不懂得如何照顾小小。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她拒绝慕容长青的抚养费呢?”慕容纤纤不解的问道。

  “慕容家,在香港,财力不算一流,但有些很强大的背景。当日。小秀与他离婚,慕容家族曾经要求。表少爷不能使用慕容家的姓氏。”

  “我妈是怎么说的?”

  “小秀说,一个私生子都能够冠以慕容家的姓氏,她的孩子是堂堂正正慕容家的血脉,凭什么不能冠以慕容的姓氏。但她又怕遭到慕容家族的黑手,所以才放弃了慕容家的抚养费和在香港的住处,最后在叶先生的帮助下回到了内地。”

  原来如此!

  慕容纤纤心中的很多不明白,有了答案。母亲什么都料到了,就是没有料到自己的身体会出现状况,而且是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击倒的。

  造化弄人!

  她忽然想到这四个字。

  “表秀。该准备午饭了,你准备吃点儿什么?”娴姐见她走神,轻声问道。

  “哦,不用准备,我要出去一趟,顺便在外面吃点儿就行了。”慕容纤纤急忙起身,迅速的回到了房间开始换衣服。

  “表秀,让司机备车吗?”外面传来娴姐的声音。

  “不用了,你帮我叫一辆出租车。”慕容纤纤说道。

  **********************

  香港圣保禄医院。

  此时,在慕容柔柔的病房里,几位白发苍苍的老医生正在低声和慕容长青夫妇说话,应该是探讨病情……慕容柔柔的情况已经不是一日、两日,这个样子反倒能够让她心里踏实一些。

  慕容柔柔躺在病床上,脸上毫无血色,皮肤如同透明一般,她靠着一个枕头,脸上露出微笑,听着围绕在病床旁的四名老人说道,眉宇间却是无法掩饰的疲惫。

  这四个老人当中,有慕容博夫妇,还有两位是慕容柔柔的外公外婆。今天他们还带来了一位闻名遐迩的英国心脏病专家,泰勒教授,一位七十岁的老人,听说曾经是伊丽莎白女皇的御用医生。

  泰勒的到来,惊动了带个医院,院长大人和心脏病科的首脑专家们更是全程陪同,现在的慕容柔柔倒有几分女皇的架势,只是她的目光常常溜向门口。

  “柔柔,你在等人吗?”慕容博问道。

  “没有啊。”慕容柔柔轻轻摇头。

  “没有?你的眼神可不会说谎。”慕容博虽然年老,可眼睛毒着呢,“是不是等心上人?”

  “哪有啊,爷爷,您净胡说!”慕容柔柔大羞,脸上浮现出一丝浅红。

  “呵呵,被爷爷说中了不是?等一会那小子若是来了,看我不揍他一顿!”慕容博觉得猜中了孙女的心事,心情大好。

  “不是……爷爷,你们早点儿回去吧。”慕容柔柔故作生气状。

  ******************请看一下**********************************

  有些读者觉得,有些剧情和人物似乎拖沓了一些,但她不是一个人啊,有些亲朋或者别人事情总要交待一下,马下就要过去,各种妖魔鬼怪齐上阵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