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902 备战(五)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没想到还是惊动了燕兄,罪过罪过,夜中风大。燕兄小心着惊,加重了伤势啊。”宇安世一脸关切。

  燕铁衣神情淡然:“多谢宇兄关心,我既然答应了宗主,自然要尽力,丢了性命没做到,那是燕某修为太差,但至少也能给宗主一个交待,无愧于心。”

  宇安世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燕兄打定主意与小弟为敌了?”

  “重任在身。不敢忘。”燕铁衣神情坚毅,身边的千叶宗群仙无不敬佩地看着他。

  “哦。那不如你我一战,赌注就是这位。”宇安世指着下面的宣文章。

  宣文章眼中闪过一丝愤怒,这种被人当作赌资的无力感,几乎让他疯狂。

  燕铁衣周围的仙人们顿时躁动起来。看向宇安世的目光直欲喷火,许多人已经低声骂道:“真他M的不要脸!”

  燕铁衣面带讥讽道:“宇兄还真是不怕占便宜啊。明知小弟受伤,却如此做作,岂不让人低看?”

  旋即傲然道:“燕某痊愈后,定向宇兄讨教!”

  宇安世故作无奈地摊摊手:“难道贵方除了燕兄,还有谁能与我一战吗?”

  千叶宗群仙立即群情激愤起来。

  “燕师兄,让我去会会他!”

  “揍死这个小白脸!”

  “姓宇的,过来让爷锤炼你一下,保管你爸妈重生都认不出来……”

  仙人是仙风道骨不假,可骂人不吐脏字,那简直是太轻松了,连燕铁衣听了,都忍不住老脸发红,装作未闻。

  宇安世不为所动,嘴角噙着冷笑,不过他身边的霜月派诸位可就按捺不住,个个朝千叶宗的弟子破口大骂,完全没有仙人的模样,就跟菜市场的混混打架一般。

  燕铁衣作了个手势,身边的千叶宗弟子顿时安静下来。

  燕铁衣神情郑重,苍白的脸色上浮起一抹艳红,他沉声道:“宇兄就不要白费心机了。燕某受伤,自然不是宇兄对手,可是今天倘若宇兄一意孤行,那我们师兄弟纵然把性命交待在这,也绝不退缩!”

  此话一出,千叶宗的弟子们个个呼息粗重,赤红着眼睛……燕铁衣的话掷地有声,一股悲愤孤绝的战意在这些千叶宗弟子之间弥漫。

  对方有备而来,实力充足,而他们这一方,大将受伤,人手也远比对方少。一旦动手,这是有败无胜的一战!

  可没有人退缩。

  宇安世顿时感到头痛了,他没想到居然如此强硬。而且他没想到燕铁衣的反应过此迅速。他们这边刚有行动,那边便得到了消息,一个燕铁衣没什么,可他身后,代表着整个千叶宗。今天这一战一旦开启,所带来的后果,相当严重。

  “哼,千叶宗怎么了?还不是要被我们霜月派踩在脚下!打就打。啰嗦个屁!”

  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从霜月派的阵营传来。紧接着一道光束朝燕铁衣直射而去。

  宇安世的心顿时往下一沉,哪个家伙,居然敢如此擅意妄为!不过他的反应极快。立即意识到,接下来的连锁反应是什么。

  这个时候,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任何解释在这个时候起不到任何用处。这根导火索一旦燃起。就无法熄灭。

  他毫不犹豫地命令:“动手!”

  ……

  慕容纤纤基地最近非常平静。

  从外面看,绝对想像不出里面是何等的热火朝天。训练、训练、还是训练!所有人像疯了一般,拼命地训练,慕容纤纤则是指导着那些王屋小筑的仙符师们,日以继夜地炼制仙符。

  束缚与攻击,这是两张不同的仙符。前者被命名为捆仙符,是慕容纤纤自己命名的;而后者因为慕容纤纤将太白神针稍为更改了形状,被林海涛命名为‘太白神梭符’。

  仙符是一种消耗极大的物资,虽然在慕容纤纤的改良下,这两种仙符都是以四品仙符定形的,但仅凭慕容纤纤的能力,那可真是累得像狗一样才能够满足需要……幸好有人帮忙,这让她轻松了许多。

  在制符室里,王屋小筑的仙符师们个个都是满面乌云……这也是难怪,刚开始的时候,两张改良仙符引起了他们莫大的兴趣,确实给他们的惯有思维中,注入了新的元素。可四品仙符毕竟是四品仙符,当他们在极短的时间里,绘制了成百上千张四品仙符之后,感觉就不那么美妙了,用‘味同嚼蜡’来形容可能有些不当,甚至意思差不多,而偏偏他们又不能拒绝,这里面的憋屈可想而知。

  “这个地方。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再来!”其中一位仙符师恨声道。

  “下辈子我都不会来!”另一个人接口,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正在炼制符墨,嘴里极为不满:“我们到这,根本就是被当作苦力来使用。”

  他有足够地理由不满,他在王屋小筑是受人尊敬的仙符师,居然被慕容纤纤调来做配制符墨、处理空白符纸这些最基本的工作……这种工作,在王屋小筑中,都是一些刚接触符术的弟子们干的活。

  另一名仙符师苦笑道:“这能有什么办法?在来之前,掌门人已经吩咐过,只要是在我们能力范围的事情,都要听从吩咐。像炼制符墨,处理符纸这种事情,我早就交给弟子们做了,现在冷不丁捡起来,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是啊,就是这四品仙符,我也有些年没有炼制了。”一名五品仙符师叹息道。

  忽然前面那个仙符师问道:“宇文仙尊,您说,她的这种符墨是怎么个道理?我怎么觉得它的配比很奇怪呢?”

  “对啊,我也觉得很奇怪。”许多仙符师都心有同感。

  宇文仙尊就是这批仙符师为首的那位,他在这些仙符师之间资历最老,水平也最高,整个王屋小筑,除了丁佩仙尊,就数他了,就连号称后起之秀的鹿清秋,也时常向他请教。

  宇文仙尊沉吟片刻,道:“说实话,我也有些弄不清楚。这里用上了轻罗银、千锻铁精,然后用天炎水浸透与传统的处理过程大相径庭;如果说是为了增强符墨的威力,但用的材料偏偏是并不复杂的普通符材,所以我也说不清楚。”

  众人都停下手上的活,听宇文仙尊讲解其中的不同之处。

  “可不是,她要求在处理符纸的时候,先用金珠盏花液对符纸表面进行预涂,这是什么原因?”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也从未听说过这种处理方法。

  宇文仙尊皱起眉头,可以看得出他是多么疑惑:“我们现在没办法对这些符材进行分析。而且我偷偷用这些半成品符材炼制其它同类型的仙符,根本不能成功,可见它们就是用来炼制捆仙符和太白神梭符的。”

  众人面面相觑。

  宇文仙尊自顾自道:“从她需求的量来看,他应该需要制作很多这类仙符,你们所处理的基本符材都是这两种仙符所专用的。”

  忽然有人灵机一动:“我们不如去问问清秋,她天天给那个木木仙子打下手。应该比我们多知道一些吧?”

  其余人纷纷附和,他们的好奇心,已经被这些符材中奇特的、不合常理的东西彻底勾起来了。

  宇文仙尊到底是老成持重,他想了想,摇头道:“暂时还是不要。我相信,以清秋的悟性,一定会记下很多东西。等这件事完了之后,我们回去再问。现在打探别人的秘密,引起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也对,以清秋的悟性,估计那个木仙子的老底都被探得差不多!哈哈。”有人忍不住笑道,其他几个仙符师也都笑了起来。

  宇文仙尊也笑了:“很有可能。清秋的悟性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如果不是丁佩出手快。清秋可就我的弟子了,哎,差了一线啊,后悔死我了。”

  这些老师个个都在夸鹿清秋,而一旁的王屋小筑弟子,只有个个苦笑。

  丝毫不知白己被寄以厚望的鹿清秋,现在的状况并不算好。她脸上神色苍白,这段时间的心神消耗得太厉害,一付气血不足的模样。能够将一名仙符压榨到这个地步,慕容纤纤的手段也是令人叹为观止了。

  鹿清秋在此之前没有想到,慕容纤纤所炼制的仙符竟然如此厉害,令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每次看到这些仙符上的原始符文结构,她总会不自主地产生一种玄奥之感,仿佛若有所悟。可她一旦静下心来细细思考。便会发现,千头万绪,似是而非,让她几欲吐血。

  几次她向慕容纤纤请教,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这倒不是慕容纤纤吝啬,而是有些东西就得要靠自己去悟:“我传授给你的,是我所悟出来的,如果你得到了我的传授,或许会暂时有所提高,但也会断了你今后的路,毕竟我不可能一直陪着你。”

  鹿清秋在符术方面的实力不弱,但如果现在就炼制爆莲千雷符,实力还远远未到,慕容纤纤可以毫不负责的将爆莲千雷符的炼制方法传授给她,但这也很有可能毁了这个符术方面很有潜能的女仙。好在鹿清秋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开始拼命的提升自己,而慕容纤纤让她作为助手处理一些抽签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需要有人帮忙,另一方面也不无指点她的意思……对于公平交易,慕容纤纤不会在这方面占小便宜。

  当然,对于其他仙符师,慕容纤纤就没那份儿心情了,虽然那些人知道符墨的炼制、符纸的处理,以及制符。但由于符文结果被慕容纤纤以极其巧妙的手段混淆过,他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且也不懂得如何使用。

  虽然在训练的护卫当中,有很多王屋小筑的弟子,但他们每个人都发过誓言,在服务契约期满之前,不得向任何人泄露仙符的使用和战阵的组成……至于期满之后,慕容纤纤又岂会停步不前?她自然会有另外的符术接替,这原本就是过渡手段。

  不过用了鹿清秋和那些王屋小筑的仙符师帮忙后,她的时间空了下来,还在为基地的事情筹谋。璇玑星域的局势变化,目前对她来说,利大于弊,至少又容她有容易提升基地的实力。

  这天,给鹿清秋留下一大堆工作之后,慕容纤纤终于抽时间来训练场。通常训练场都是封闭的,只有负责指导的五大仙尊和张子思前来,才会放行……当然,慕容纤纤是这里的老板,也在放行之列,只不过她一向很少涉足这里。

  原则上,慕容纤纤不干涉林海涛的训练,她只要结果。

  林海涛看上去比前段时间更削瘦,眼眶深陷,但目光更为犀利。

  “老板。”

  “他们训练得怎么样?”看着场内颇为整齐的队列,慕容纤纤心中颇为满意。

  林海涛摇摇头,给慕容纤纤泼了盆冷水:“还早得很。按照一般标准,这种队列训练要进行几个月。不过我们没有多那么多时间,只得以后慢慢磨了。”

  慕容纤纤倒没有对这些散仙有太多指望。她很清楚,一支合格的战队不是短时间能够建立的。她把自己这方面的情况说了一下:“那些仙符已经储备了近两千套,足够消耗。”

  “嗯。”林海涛点点头:“完成的仙符可以先送一批上来,先给主力战斗小组试用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也可以给其他队员一些激励。”

  林海涛在训练中采取竞争机制,将队员们按照训练成绩分成主力战斗小组和普通战斗小组,而训练资源向主力战斗小组倾斜。

  “有道理。”慕容纤纤对这个主意大为赞同,“不过今天找找你还有其它事情。”

  她将一块玉简递给林海涛。

  “这段时间我对基地的防御有了想的想法。尽管基地的防卫在提升,可外面的局势也就过于混乱了,即使有这些仙符,还是不够,还没有完全发挥出这些人的战力。如果没有仙符,或许其它危机情况,他们的手段就单一了。而且我们目前不具备进攻的能力,主要是在防守上下功夫。”

  林海涛精神一振,将神识深入玉简之中,同时听慕容纤纤讲解:“玉简中的阵图上,我都标记出了一个个的火力点,我们只需要将队员们安排在这个位置上,便能形成一张严密的火力网。无论对方从哪个角度进入我们的防守区域。都会面临六个以上的火力点持续不断的打击,我们的队员,位于这些火力堡垒中,依托堡垒和阵法的防护能力……”(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