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8 慈善拍卖(三)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我不是小孩子了,有知道这一切的权利。”慕容柔柔摇摇头,坚决的推开叶梓山的手。

  大病初愈之后,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健康的颜色,真正地焕发出少女的青春活力,眉眼间也变得富有神采。

  “天哥,或许有些事情今天可以说个清楚,反正还有几位客人没有过来,我们另外找个地方谈谈。”叶夫人轻声说道。

  “好吧,跟我来。”

  叶天也有几分无奈,这个场合本来是不应该说这种事情的,但现在似乎不把这件事情搞定的话……可能会更麻烦,走了两步,他叫住叶梓山:“梓山,你留下来,帮我留意一下客人。”

  慕容纤纤是真心的不想去,犯错的人总想为自己的错误寻找各种理由,她懒得看这种闹剧,既便是有所误会,难道还能掩饰其抛妻弃子的事实?

  无奈叶夫人紧紧挽着她的手,总不好推开她,只好跟着来到二楼的一个小客厅里。

  等各人都入座之后,慕容柔柔说道:“当年我还小,记得的东西不多,只道前不久才清楚了一些事情。对于姐姐和小小,我只能说抱歉,但我很想清楚地知道,我的父母到底犯下了多大的罪孽,也好在上帝面前替他们请求宽免,也帮助他们在有生之年多作善事。”

  “善行是善行,罪归罪,以善行顶罪,那就是伪善!”慕容纤纤冷冷地说道。

  “叶天,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秀荷当年要离开香港?”慕容长青身体微微前俯,就像叶天如果不立即说出原因,就要扑上去似的,任双双担心地看着他,想伸手去拉他,却又忍下了。

  “长青,当年不是你们派人警告秀荷。不许纤纤和小小跟随你的姓,丢你们慕容家族的脸面吗?最后秀荷苦苦哀求,慕容家族才允许她们母子三人离开香港,并且不接受慕容家族的抚养费,断绝一切关系吗?当年我和可盈劝她回江老爷子身边,可秀荷担心气坏老爷子,又担心老爷子心疼女儿,导致两个家族大打出手。这才决定隐性埋名远走他乡,既可保证两个孩子不会受到伤害,又可以让两家家族不会暴发冲突。”叶天将当年的事情娓娓而谈,听的人都是一付目瞪口呆的模样。

  良久,慕容柔柔才以一种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慕容长青:“爹地,你怎么……怎么变得这么残忍,这么可怕?竟然用自己的孩子来威胁……真是……你还是我的爹地吗?”

  “没有!我没有!”

  慕容长青似乎要向众人表白什么,他四顾一周之后,又转向自己的女儿:“柔柔,不是这样的。我怎么可能伤害自己的孩子,又怎么可能用他们来威胁……不是这样的。叶天,这不是我做的,我根本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

  叶天叹了口气:“长青,当年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是不是你做的我们不清楚,但对秀荷的伤害是巨大的。她自己可以没有慕容家媳妇的名义。但她两个孩子是慕容家的嫡系血脉,不能随随便便地贯以其它的姓氏。”

  “这真的不是我做的,慕容纤纤。我做什么你才能相信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慕容长青的脸色有几分哀求,倒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急于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

  “原谅你?”

  慕容纤纤往沙发背一靠:“好啊,抛弃家主继承人的位置,就能够证明你的清白。你想要的财富,我可以给你。”

  “你……这……”慕容长青一听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才是你的真正面目,至于是什么人做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慕容纤纤冷笑一声站起身,转向叶天夫妇道:“叶伯伯,叶伯母,我觉得没必要为这种事情浪费你们的时间,外面还有一场盛会在等待着你们,二位可是今天的主人哦?”

  “没错,天哥。”

  叶夫人也站了起来:“该说清楚的已经说清楚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我们所能够干涉的。客人们快来齐了,我们走吧。”

  叶天点点头站起身,看了看慕容长青,终于还是没有什么,三个人一起走出房间。

  “姐姐,我知道是谁救了我,我很感谢!”慕容柔柔在身后轻声说道。

  慕容纤纤的脚步微微一顿,但随即走出房间。

  “柔柔,你在说什么?”任双双小声问道。

  “妈咪,你不会明白的。”慕容柔柔轻声说道。

  ……

  “纤纤,子晴的事情,我和你叶伯伯都很抱歉。”在走下楼梯的时候,叶夫人轻声说道。

  慕容纤纤笑道:“叶伯母,没什么的,这件事情迟早都会曝光的,子晴只是让它提前了一些。不过,有些事情可能是子晴误会了。”

  叶夫人立即笑了:“你是说绍聪?”

  “对,我看得出,子晴应该是很喜欢何绍聪吧?不过那可不是我的菜,告诉她不要多想。”慕容纤纤说道。

  “菜?”

  叶夫人笑了:“他不是你的菜,可你也不能避免菜会想你吧?”

  “那就没办法,香港是个自由的社会,不是吗?”

  “纤纤,告诉伯母,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要不要伯母给你介绍一个?”

  “不,暂时没有这方面的考虑,等大学毕业后再说吧。”

  “那可不好,现在正是女孩子最灿烂的时候,每个女人都需要一段浪漫的爱情,而现在正是它开始的时候。”

  如果不是有人通知贵宾来到,恐怕叶夫人就要替她当场择婿了。

  逃跑似的回到江采菁跟前,却发现她和江上云、段欣等人在一起,倒是江上松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纤纤,怎么回事?”江采菁看到她脸色有些不对,连忙问道。

  “遇到慕容长青了。”慕容纤纤不想,只是提了一下,便向段欣问道:“大表嫂,丁爷爷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今天都可以下地做轻微活动了。”

  段欣拉着她的手,满心欢喜。

  “那也要小心了,丁爷爷毕竟年龄大了,一定要调养好,回头我整理几个方子你带回去。”慕容纤纤说道,虽然她不是正统的中医,但开一些调养身体的方子还是没有问题的,倒是一些头痛脑热的方子,她肯定连个门诊的小大夫都比不上。

  “那可就谢谢了!”段欣顿时眉开眼笑。丁爷爷身体好转,直接受益人却是她和江上云,为此父亲还特地给女婿定了一块瑞士名表作为礼物。

  就在几个人低声说话的时候,今天晚上的客人已经到齐,侍应们将中间餐桌上的食物和饮料都撤下去,略为布置,就成了一个现成的拍卖桌,叶天作为主人致词之后,向众人介绍了拍卖师袁家栋,就宣布今天晚上的拍卖会正式开始。

  “慕容秀,介意我们坐在这里吗?”有人走过来在旁边说道。

  “请坐。”

  她转头看时,却是叶梓山和叶子晴站在旁边,后者明显还有些放不开,见她转过头,逡巡着移开了目光。

  “子晴。”叶梓山轻轻拉了一下叶子晴的衣袖,叶子晴却是低下头,一付想开口又不好意思的模样。

  “子晴,过来坐。”

  慕容纤纤连忙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说起来,她们从小的时候还一起玩过,只是那个时候的记忆有太多的不愉快,她早已经遗忘了许多,不过,她和叶子晴的年龄应该也就差个一、两岁,隐隐的还记着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跟在自己身后叫‘姐姐’来着,只是太过模糊,很难与眼前这个青春洋溢的女孩对号入座。

  “对不起。”叶子晴声音低低地说道。

  “没关系,只是一场误会,”

  慕容纤纤靠近她的耳朵,轻声道:“你担心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但其它的就要靠你自己努力了,别人爱莫能助。”

  “嗯。”叶子晴脸有些红,却是满脸的欢喜,看得慕容纤纤连连摇头……傻丫头,爱情虽然美妙,却是有保鲜期的东西,一旦过期,还不如枯藤老树来得磁实。

  此时,对于拍卖师的介绍已经完毕,袁家栋已经开始了第一件物品的拍卖:

  “先介绍一下今天的拍卖注意事项,由于今天这次拍卖的特殊性,经过所有的拍卖品提供者的一致决定,所有拍卖品统一底价为一元钱,上不封底,希望大家本着‘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精神,共同支持我们的慈善事业。

  好了!现在开始我们第一件拍卖品的拍卖,这件拍卖品是洮河绿石砚,与广东端砚、安徽歙砚齐名。大家请看,这块洮砚,色泽碧绿,有水波状纹路,石质坚细,莹润如玉,在绿色纹路中夹杂黄色痕迹,是洮砚中的极品‘鸭头绿’。最重要的是,这方砚台是叶天先生提供的,是他的祖父在他上学时候赠予的,上面既有老人家对叶天先生的勉励,也寄托了叶天先生对祖父的追思,是一件纪念意义大于本身价值的物品……现在开始竞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