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985 关注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弱水的脸上出现疑惑的神色,开口说道:“高阶仙符在拍卖会上还是很罕见的,难道这些仙符的来路有什么问题?”

  在璇玑星域,高阶的仙符师所炼制的符箓,绝大部分被各大宗门所把持……即便不是怕流失,作为战略性的物资,各大宗门也不可能任由它们流传出去,至于民间嘛……目前还没有听说过出现高阶的仙符师,像这样的人才早就被各大势力招揽了。

  “呵呵,你一向沉溺于研究,外面的事情不清楚也是正常,天伦星上可是为此热闹过一阵儿,出了一位了不得的仙符师,只不过那家伙太会躲了,好不容易露出狐狸的尾巴,却又被她逃走了。不过……”

  大宫主话风一转,继续说道:“我要你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这几张仙符所采用的炼制手法。”

  炼制手法?

  弱水终于重视起来了,她目光炯炯地盯着桌上的仙符,虽然上面的符文都是经过加密的,但对符文造诣较高的仙符师来说,辨识出传承来源并不是很困难。

  “这是……跟传说中的天符传承似乎有些相像是。”弱水迟疑地说道。

  大宫主点点头:“在这些高阶仙符刚刚出来的时候,我们通过一些途径弄到两张,可惜的很,大部分都被霜月派、千叶宗和无面仙宫搜罗走了。但几位擅长制符的长老们经过仔细研究,并从藏经阁中寻找到一些关于天符仙帝传承的介绍,终于肯定炼制出这些符箓的仙符师,至少是接触过天符传承。我们随即派了大量人手去调查负责拍卖这些高阶仙符的拍卖行。随即拍卖行老板秦汉已经被无面仙宫杀死,但这批仙符的制作者却浮出了水面,是一个叫做‘木仙子’的女仙。不过,随着木仙子身份被揭开,这个人已经离开了西凌城不知所踪。据调查,这个人是从妖兽山脉走出来的,”

  见弱水全神贯注地听,大宫主继续说道:“我们将调查重点放在这个木仙子身上之后,发现这个人在走出妖兽山脉之前,没有丝毫的线索,就像是凭空出现在妖兽山脉一样。”

  弱水一愣。

  “她在妖兽山脉外救了一名世家子弟,对方为了答谢她,帮她开了一间叫做‘云帆阁’的店铺。她开始出售一些中、低阶仙符和仙丹,刚开始的时候以低符仙符为主。”

  “以低阶仙符为主?”弱水微微蹙眉。

  “很不可思议是吧?不过,这个人的生意头脑相当不错,她以低阶仙符和仙丹逐渐占领市场,然后陆续推出中阶仙符……一张低阶仙符价格确实不高,但我们在云帆阁无意中发现一册旧帐本,于是有了新发现。”

  “什么发现?”弱水不自禁地被大宫主的述说吸引。

  “首先是原材料和成品的比例,经过材料采购和成品的比较,调查发现,其仙符炼制的成功率至少达到99%,也就是说,几乎没有废品,这就保证了符箓的成本维持在最低层次。而且她炼制的符箓威力比同类符箓要强上20%~30%,所以很快就占据了低阶符箓和仙丹市场,虽然单位仙符和仙丹的价格不高,但低端市场的购买力却是相当惊人的……”

  弱水淡定的眸子也不由衷地露出佩服之色。

  “这些调查看上去没有太大的意义。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位木仙子本人。这些经历能够帮助我们去了解这个人物。木仙子的低阶仙符在拍卖行举办高阶仙符拍卖会后便基本上结束了。之后,她便开始主要炼制中、高阶仙符。我们发现她的传承很驳杂,但无一不高明之极,天符传承只是其中的一种。

  之后,木仙子与无面仙宫交恶,双方多次发生冲突。因为西凌城的局势越来越糟糕,为了不被卷入,有自保的能力,她带领云帆阁的员工和一批雇来的散仙,在西凌城外建立了一座非常坚固的堡垒

  就在她们搬入堡垒中不久,西凌城的局势就极剧恶化,与木仙子全作的秦汉被杀,但他临死之际,将所有财富和女儿都托付给了木仙子,但最宝贵的还是拍卖行的一批人手。。

  听到这,弱水已经完全听得入神,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所有想找木仙子麻烦的,几乎都没有成功,无面仙宫之前想要杀木仙子,但派去的人手都铩羽而归。后来由于千叶宗先后与霜月派、无面仙宫冲突,斩时无人理会木仙子,她竟然在城外基地站住了脚,但可以肯定,只要城内任何一家占得上风,她的那个基地就会成为眼中之刺。但就在这个时候,霜月派的宇世安被刺身亡,罗文晋率队进入西凌城,他竟然首先找到了木仙子,并迫使她离开西凌城。

  罗文晋应该也怀疑木仙子的传承,他的用意是逼迫木仙子进入内星域之后,再利用霜月派的力量迫使其屈服,不过被张子思插手,木仙子带着她的人半路失踪,从此不见踪影。”

  大宫主说到这里,不自禁地露出激动的神色:“本来我们以为,最后的线索就这么断了。但是没想到,就在两个月前,内星域的内星域忽然来了一批人。因为他们的通行证居然是天英星的。那段时间也是罗文晋闹得最凶的时候,负责关卡的人当中恰好有我们的内线,便把这个消息上报。我们首先想到的也是不是罗文晋在搞什么鬼,就在暗中调查这件事,没想到,我们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这支队伍的首领,极似木仙子!”大宫主的语速极快,神态亢奋:“这立即引起了我们的高度注意。由于只有影像,而且还有些模糊,我们还无法做出百分之百的肯定。”

  大宫主的语气一转,带着几分遗憾:“可惜,这个消息引起我们注意,还是在一个月以前。等我们想去调查他们的踪迹时,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他们。后来,我们发动了几乎在内星域所有的力量。才查到,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冬阳星的冰舞城,据说他们曾在那里整顿。我们猜测,他们已经进入极冰地带。”

  听到这里,弱水已经听明白了大概。她偏过头,那双仿佛不带人间烟火的目光飘向大宫主:“您的意思是?”

  “你这两年一直呆在宗门里。也需要出去走走。”

  大宫主的神情变得严肃:“这件事,是件很重要的事。如果我们的推测是真的,她身上的那件东西,无论如何,我要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它不仅是天符仙帝一身传承的载体,同时也关系到我们璇玑宫更进一步的发展。到目前为止,真正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我们和罗文晋。对我们比较有利的是,罗文晋被罚面壁,霜月派高层似乎不知道这件事情。而悟剑道和罗浮会正打得如火如荼,他们自顾不暇。而且弱水你的身份,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这个时候进入冬阳星正是时候。”

  他忽然低下头,过了片刻,重新抬起头:“其实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罗文晋。”

  “罗文晋?”弱水露出疑惑的表情,素雅的脸上,带着微微不解。

  “是的,如果他将消息报给霜月派的上层,那倒好办了,这个家伙忍而不发,说不定是在酝酿什么更大的图谋。”大宫主的回答令人吃惊。

  弱水没有太过于吃惊,只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半晌,她忽然开口:“大宫主,无面仙宫和骸族合作的消息确实吗?”

  看到弱水罕见地带着几分认真的脸,大宫主微一迟疑,旋即点点头:“应该不会错。无面仙宫这次是为虎作伥,哼,骸族素来阴狠霸道,觊觎我们联邦富饶之地已久,这一次却改弦易辙,必不会存什么好心。”

  “我知道了。”

  弱水起身,朝大宫主行一礼,飘然而去。

  ……

  云帆谷基地,这里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对于队员们来说,他们的修炼和训练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同样他们的实力也一直在不断的提升。

  有希望,就有动力,有热情。

  那些队员们无论是修炼还是训练,都格外的努力。真的进入内星域,他们许多人都仿佛在作梦。对于仙人们来说,所谓的安全都只是相对而言的,但修炼环境方面,内星域确实远胜外星域,哪怕是极冰地带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

  女魃则拉着鹿清秋开始传授,按照慕容纤纤的本意,是让她自学,能学多少算多少。不过女魃在某些事情上是可以有自主判断的,而且鹿清秋很会办事,和她一起留下的还有一些王屋小筑的仙符师,她们这一路上虽然也得到了女魃的指点,但在炼符方面也确实努力……简而言之,为云帆战队创造了大量的财富,女魃倒是不介意提携一下鹿清秋,反正她的传承随便漏出点儿东西,就足以让一个仙符师死心塌地的追随了。

  不过在所有人之中,最辛苦的却是林清平。离基地最近的一座补给地是丰饶堡,直线距离也要有十万余里……这里忘了介绍一件事情。

  极冰地带,顾名思义,就是处处冰原、冰山、雪峰,而且这里的冰雪差一点儿的仙人都无法承受,如果没有那些棱堡,根本没有普通人或者低阶仙人能够在极冰地带的野外生存……一股夜间肆虐的寒流就足以将一名虚仙冻成冰雕!

  无论是何种遁术,在极冰地带施展,都会受到影响,而且考虑到恶劣的环境,所以在极冰地带飞行,除非是短途,否则绝对会使用各种飞行法宝助力。而从基地到丰饶堡,加驶战船也得需要八个时辰才能抵达。

  基地和队员们都需要大量的物资,而林清平则负责购置各种所需要的物资。每天,都有一支专门的队伍乘坐战船运输大量的物资前往云帆谷基地,而林清平也成了那些商家最欢迎的座上客。

  蝎影仙尊,则成了运输大队的大队长,每天奔波于基地和丰饶堡之间。

  站在战船的前甲板上,蝎影仙尊极目远眺,在苍茫大地上,蝼蚁一般的生命随处可见,呼啸罡风夹杂着无数大朵大朵的雪花,敲打在护罩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犹如真正的刀剑一般。

  忽然,蝎影仙尊的眼眸中,一道寒光如同刀锋乍现,锋锐得几乎都要把从护罩外面飘过的雪一剖为二。

  他施施然站起身,迎着风,长发如飘,翠绿色的发束在雪花中醒目无比。船舱里的队员们也机灵得很,连忙停了下来。

  “这年头,阿猫阿狗都跑出来做土匪了?”蝎影仙尊的声音中依然带着不的味道。修长白皙的手指整了整硬质衣领,此时的蝎影仙尊就有如一位即将赴宴的绅士,优雅而潇洒。

  “好大的口气。”一个阴冷的声音在寒风中若隐若现。

  “出来吧,六个小家伙,别躲了。”蝎影仙尊忽然眯着眼睛抬起头:“我说,你在天上飘啊飘,不冷么?”

  “阁下果然好眼力!”阴冷的声音穿透风雪,清晰地传入蝎影仙尊耳中。与此同时,战船侧下方的雪地里立即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六名戴着面具的人从雪地中钻出来,虎视眈眈地看着的战船。

  “哼!”

  蝎影仙尊冷哼一声,双手迅速结印,空气中顿时散发出一股充满沧桑的气息,一道道黑色的如同蝎子尾钩般的鞭影蓦地破空疾射。

  “小心!”天空中陡然响起一声暴喝。

  可惜已经晚了,六名面具人的眉头浮现一个针尖般大小的血点。他们的眼神显得有些怔然,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红点处迅速浸出黑色的血珠,然而,转眼间,一道细长的血线如同喷泉般,从红点处喷涌而出。

  六名面具人,此时才反应过来,惊恐地捂着喉咙,嘴里发出嗬荷之声,缓缓倒下。他们痛苦地在地上扭曲,不一会儿便不动了。

  *********

  不在状态,只能到这个程度了,不过这笔帐记清楚了,一定会搞定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