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041 云门联盟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与其追那个逃跑了的家伙,不如继续寻找机遇……在慕容纤纤看来,自己是给七仙门帮忙而已,只要是能够得到进入冰雪秘境的名额,那就算是完成交易了。至于是否超额完成,那就要看机遇了。

  主殿探索完之后,慕容纤纤的目光又转向偏殿。

  刚才她在主殿里看到一扇小门,还以为是能向偏殿的,神识扫了一眼之后,却是一间洗漱室,顿时没了探查的兴趣。

  现在她手里有进入道宫内任何禁制的符牌,虽然偏殿门口也有禁制,对她却是形同虚设,甚至根本不需要耗费一块破禁符……慕容纤纤尽管了有通行符牌,却也不觉得那剩下的四块破禁骨符是累赘,因为那骨符炼制手法玄妙,绝对不是仅仅能够破除道宫里的禁制那么简单。

  手持符牌,果然是毫无阻碍地推开了偏殿的大门。

  这里有一件不大的客厅,估计是待客或者处理一些事务兼顾的,桌椅都很简单,在制作上也不那么精良,材料倒是不错,但对于仙人来说,基本上就没什么意义了,除非是原材料,还有搜集的在厅的左右,各有一条笔直的通道。通道两侧是一个个单独的房间。

  这些房间的门上也有极为简单的禁制,在慕容纤纤的神识辐射之下,根本不需要破解,便一览无遗。

  这些房间都是一样的格局,是一套两屋的格局,外面是待客用的小客厅,里面算是卧室。家具摆设也是同样的简单,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慕容纤纤心里稍稍有些失望,在发现殿门的禁制时,她原本是有几分期待的,现在看来,还是期待过高了。

  但就在她准备收回神识出去之时,尽头的一个房间引起了她的注意……下一刻,慕容纤纤已经出现在那个房间当中。

  这套房间的格局方面,和其它房间没什么区别,而且外面也没什么特异的物品。但里面就不同了,首先里面的床是一整块万年温玉……一块长两米,宽一米半,厚半米的万年温玉,而且其色泽如血,是一块凝血温玉,价值尤高。这东西,单独一小块的话,也不值多少。但这么一张床,用价值连城来形容都不够。

  慕容纤纤进去的时候没有犹豫,神识将这块万年温玉整个检查了一遍之后,就立即收起。然后转向房间中另外两件物品。

  一件是珊瑚几,这间道宫里的人似乎对珊瑚有种偏爱,很喜爱用珊瑚做家具,而且还要炼制成仙器……就这张珊瑚几,真的要祭起砸人的话,也不弱于泰山压顶。

  那只蒲团也是宝物,用的是已经绝迹的仙草——千柔冰心草所织。不仅坐起来舒适,而且有一股清凉,能够助人祛除心魔。

  而在珊瑚几上,还摆了几件东西,只支毛笔、一方古砚、一块古墨,还一叠薄绢。

  “奇怪,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抖开一片洁白的薄绢,慕容纤纤有些纳闷。

  这幅薄绢是用级细的雪魂丝所织,这种雪魂丝不是蚕丝,而是一种蛛丝,叫做‘雪魂蛛’。这种雪魂蛛只有指甲大小,喷出来的蛛丝却是出奇的黏韧,顶阶仙器都难以斩断。而且这种奇虫是群居生活,动辄数以万计,而且雪山之中特别适合这种奇虫隐藏,一旦落进它们的巢穴,那就……自求多福吧。

  随手将珊瑚几和蒲团收起,慕容纤纤依然在打量这间屋子,她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我就不信了!”慕容纤纤一咬牙抬手就是一拳。

  呼!

  这一拳是轰向地面,就算这地面是精刚铸成,她也保准能砸个窟窿出来。

  砰!

  就在拳力刚及地面的时候,一蓬银霞蓦然亮起,将她的拳力化解于无形,而后这银光并不曾消失,在其笼罩的地上,出现一个圆形暗门。

  “密室?”

  这个发现让慕容纤纤心中微微一喜,既然是密室,那里面说不定还有什么东西。

  不过望着小门表面密密麻麻的铭印着银色符文,慕容纤纤的神色又凝重了几分。

  一般来说,密室这种地方所布置法阵,应该大都是隔音,防窥探之类的小禁制。但有了先前主殿大门上的那番可怕遭遇,她自然也不会真掉以轻心的。

  不过这一次慕容纤纤倒没有再让傀儡去测试什么,而是再往身上布下几层防护后,使用那块通行符牌一晃……再晃……晃了又晃!

  无论怎么晃,那层禁制动也不动,慕容纤纤明白,这不是通行符牌有水份,而这布置这道禁制的人,并非是道宫主人,或许是某个弟子的私人密室。

  既然符牌不好用,在未确定这间密室的价值之前,她可舍不得使用剩下的破禁符,略为思索之后,慕容纤纤决定以力破法,袍袖轻扬,风劫剑化作一道青虹,狠狠地斩在禁制上。

  以力破法!

  在不了解禁制的情况下,这是最常用的方式。

  轰~

  那扇秘门顿时狠光大放,一阵阵清鸣之音从里面响起来……不过,这道秘门的禁制主要是为了隐匿而布下的,没有攻击力,防御力也极差,慕容纤纤仅仅攻了三剑,那蓬银光便化作一片星光四下流散,秘门也缓缓打开,一股浓郁的仙气夹杂着清冽的香气扑面而来。

  慕容纤纤精神一振,神识迅速向里面探查了一番,迈步踏入秘门中一条通向地下的阶梯。

  ***********

  女魃施展行字秘,遁出数万里之后,才停了下来。

  有那片战场做掩护,那些人一时之间却是追不上她。其实她也不是怕了这些人,只是对方来历不明,她不想毫无准备地迎敌。

  一停下来,她就立即与基地联系……听到女魃安然无恙,林海涛和林清平都松了口气。

  “老板,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失联?”林海涛关切地问道。他们之前曾经约好,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相互联系,但女魃刚才有一段时间联系不上,白泽他们也不知道消息,给守在基地的两位主管急得不轻。

  女魃就将出发后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尤其是把刚才那场战斗详细地说了一遍,直听得林海涛和林清平一脸诧异……自家老板莫非是由什么‘灾难吸引’体质,竟然什么样的天灾人祸都统统找上身,躲都躲不掉?

  林清平则是关切地问道:“老板,是不是调几组队员过去?或许让洛小飞或者蝎影前辈过去一趟?白泽仙尊那边也要通知一声!”

  女魃摇摇头:“不用了,等他们赶到这里。也派不上用场。如果我要应付不了,跑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她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基地已经不知有多远,而距离玄风城也同样不近,唯一让人安慰的是,她至少知道玄风城的方向,只要不是偏得太厉害,找到玄风城是不成问题的。

  和二位主管交待了一番之后,女魃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取出一枚储物戒指,对林海涛说道:“我从那些家伙身上缴获了数十只储物戒指,上面都刻有类似的标志,我怀疑是一个有组织的势力,你们看看能不能帮我查一下……”

  说着,女魃将戒指形容了一遍……好半天,林海涛和林清平二人都满脸苦涩地道:“老板,我们没听说这样的标志。”

  女魃反应过来了,这两位跟自己一样都是外来者,不知道这些事情很正常,外来者……她猛地想起一个人,道:“对了,你们去把闻人健找过来,他是本地人,又是向导,应该知道这些标志是什么意思。”

  过了片刻,基地那边已经将闻人健叫了过来。

  “老板,您找我?”

  闻人健精神抖擞,他还以为女魃有任务交给他。

  自从他加入这个团队之后,一直闲着,除了修炼之外便无所事事。虽然拿着不错的福利,但他也想有机会能够证明自己的价值。

  “闻人健,……你知道这些云形图案是什么意思吗?”女魃便又将储物戒指上的云形图案描述了一遍。

  闻人健听完之后,大惊失色:“云戒!那是云戒啊!”

  林海涛和林清平对视一眼,两人目光凝重,林海涛开口问:“闻人健,什么是云戒?”

  闻人健的脸色有些发白:“云戒是一些地下组织的强者身份标志,这些地下组织相互结盟,形成一个神秘的圈子,云戒便是这些地下组织成员在这个圈子里的身份证明,没有云戒就无法参加圈子里的很多活动,包括物品交易、购买情报等等。”

  稍稍顿了一下,闻人健神色稍缓继续道:“这个组织的公开称呼是云门联盟,也有叫散仙联盟,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其成员大多是一些散仙或者小型散仙势力。不过大多数人对这个势力并不喜欢,因为云门中的很多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行事肆无忌惮。他们所持有的云戒通常都是一朵云形标志,而云形标志的数量取决于持有者的地位。”

  “三个云形标志代表什么?”女魃问道,“我手里有一大堆戒指,其中就有一枚这样的,难道其中还有个大人物?”

  “什么?”

  通讯水晶中,闻人健的声音陡然提高,似乎极为震惊,他结结巴巴道:“佨……您……说是三级云戒?”

  “如果它就是你说的云戒,应该就是这东西了。”女魃淡然说道。

  “哇!太棒了!老板,这是您的战果吗?天啊,那些三级云戒的持有者都是被整个星域悬赏的强者,赏金可是天价啊!噢噢噢!我太崇拜您了!老板,您一定可以跻身鹤榜的前一百名!”

  可以想象得出,基地那边的闻人健此时一定是两眼放光,手舞足蹈,只是这家伙用不用那么夸张啊?

  而且鹤榜又是什么鬼?

  又听到一个陌生的名词,女魃有些疑惑。

  闻人健连忙解释:“在内星域有两睂专门为散仙及散仙组织高置的榜单,一个就是云榜,几乎就是为云门联盟的人准备的,上面的散仙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而鹤榜上的散仙,多是一些为人正派,至少从事正常行业的,他们当中有不少就是靠猎杀云榜强者为职业的。所以这两个榜又被称为黑白榜。”

  “哦。”

  女魃听明白了。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哪个榜更权威一些?”

  “谈不上哪个更权威,无论是登上哪个榜,都足以名扬天下了。”闻人健说道。

  名扬天下?

  女魃撇撇嘴,那个黑脸仙尊倒挺厉害的,但如果说名扬天下,她可大不以为然,不过有名气好啊,她此行不就是为了造势吗?

  原本她想隐匿行踪,那是不知道得罪了什么组织,既然对方也是见不得光的,那自己的思路可就要变上一变了。当然,被杀死的那个家伙实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如果说他是云榜上有名的人物,女魃绝对不会怀疑。

  “老板。您杀死的那个三级云戒持有者是谁?”闻人健在那边问道,语气之急迫似乎比女魃都要期待。

  “我没问他的名字。”女魃表示自己很淡定。

  太牛了!

  “那……他都有什么特征?”闻人健都无法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情了。

  “是一个黑脸大汉,仙尊境,呃……他用的仙兵是一对阴阳双钩。”女魃说道。

  所有的缴获物也就是那对仙兵和御剑心诀让她看得上眼,所以记得很牢。

  “天、天……”刚才还兴奋莫名的闻人健骤然面无人色,显得惊恐无比。

  “天什么?”旁边的林海涛看到闻人健的模样,眉头一皱,出声问道。

  在闻人健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的述说中,几人才明白天纹是什么。

  天杀战盟,在内星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散仙组织,便是在云门诸凶的排名中,也是名列前茅。其麾下有七支战队,分别以七大星宿命名,每一位队长都是云榜上排名前百名的凶人,由此可见其实力之强,威名之盛。

  特别是其首领北辰仙尊,在云榜上排名第十五,是一名准帝境的强者。其真名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不仅是天杀战盟内最强大的一位,同样也是最神秘的人。他持有六级云戒。而女魃所杀的人叫做丁绍武,人称破军仙尊,云榜等级七十五,持三级云戒。

  一直很少插话的林清平忽然若有所指道:“这样说来,这天杀战盟既然有着如此威名,可他为什么会派出这样一位凶名赫赫的强者劫掠一艘普通的客运飞舟,而且唯恐有人逃走泄密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