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12 端木华棠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寒狱试炼?

  所有的长老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太厚真人看了一眼还被封在冰棺里的季昊云,脸上也是露出犹豫的神色。

  “不行!”

  刚刚检查完季昊云状况的常志青阴沉着脸走了回来,慕容纤纤所施展的星战技让她根本无法破开,虽然能够探查到季昊云的生神体征,却没有办法解决,只能冷森森地瞪着慕容纤纤:“妖女,赶快解除封印,否则就是与我慈航道宗为敌!”

  妖女?

  慕容纤纤脸色剧变,大悲真人脸色也有些不愉,玉凌霄胡须抖动,想要开口斥责,看了慕容纤纤一眼,却又将刚要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老匹夫,说话要检点,骂人我也会。就凭我手持紫竹鱼篮,身为祖师隔代传承,你敢对我不敬?还是根本没将祖师遗训放在眼中?!”

  慕容纤纤可不惯他毛病,王八活了千年也变不成龟,这种人尊敬他是一点用处没有的,你就得抽他、抽他、再抽他!

  “你……”常志青气结,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但几乎是在同时,玉凌霄身上也同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分分秒秒地镇压他。

  “咳!慕容纤纤,这个……考核已经结束,封印可以解除了吧?”大悲真人没办法,只好开口。

  要是为了这件事情,自家的长老先闹一个自相残杀,那真的要颜面无存了。

  “宗主,没什么可担心的,过不了一时三刻,冰棺自解,现在我也没有办法。”

  慕容纤纤这一回可没有半点儿的无礼,其实大悲真人已经做得不错了,人都有私心杂念,如果他毫不迟疑地表示服从祖师遗训,慕容纤纤反倒瞧不起他了,只要是一心为公,那样的人都值得敬佩。

  她看了一眼正要开口的常志青,继续说道:“寒狱试炼,无所谓都有谁参加,如果季昊云也要参加,那将推迟两天再进行好了,到时候无论如何状态都会恢复的。”

  “这个……”

  虽然这次考核其实就是慕容纤纤和季昊云的竞争,但季昊云并不是慈航道宗名正言顺的宗主继承人,而且慈航道宗有潜力的弟子也并非只有他一个,所以大悲真人不是很在意他参加与否。

  “宗主,就这样定了吧?”常志青也是豁出去了,眼巴巴的看着大悲真人……幸好他的年龄已经大得超越梦想了,否则这个眼神还真是挺萌的。

  “那好,两天之后开启寒狱试炼,所有玄仙以上,帝境以下弟子,都可以报名参加。”大悲真人不忍,只能点点头确认。

  ********

  端木家族的训练基地里,女魃在房间中静坐,想要理清这段时间里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到底有什么关联。

  三天前,她和白泽刚刚潜入无面仙宫驻地,就被那个狮子面具男发现了白泽的踪迹,虽然这家伙有准帝的修为,女魃却并不在意,只是当战斗乍起的时候,那些暗中潜伏或者楼内休息的人都闻讯而来,慕容纤纤和白泽无奈,只得趁击退狮子面具男的机会,迅速突围离开。但是,无面仙宫为什么脚跟脚的来到瑞雪城,不能不让她有所怀疑。如果真的能够证实她的猜测,那么无面仙宫的情报系统也就太可怕了。可如果他们真有这个实力,为什么不直接找自己呢?

  “老板,端木华棠那个老家伙来了。”白泽走进来禀报,语气中对那位端木家族的家主,殊无尊敬之意。在他眼中,端木华棠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若不是有所图谋,他和女魃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逗留?

  这次夜袭失败之后,女魃便带着白泽直接进了基地,而跟随白泽的那两组人依然潜伏在暗处接应。

  “端木华棠?”女魃一怔,随即满心疑惑,端木华棠来这里干什么?

  这些天,端木家的大致情况她也摸了个七八分熟。自打端木雄从家族老宅搬出来独挡一面时开始,端木华棠从没有来过。

  站在门口的白泽仙尊回头张望了一眼,然后传音说道:“端木雄陪着一个老头子来了,应该是端木华棠。”

  来找自己的?这个念头在女魃脑海中一闪而逝,好几略为沉吟便主动走出房间。走出来后女魃果然看到端木雄毕恭毕敬地陪着一位老人朝这边走来。说是老人,除了头发灰白,眼睛略显浑浊外,倒看不出几分老态。端木雄身边还跟着一位男子。女魃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这位大汉身上。他身形魁梧,肌肉发达,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眼睛,罕见的幽绿色眼睛看得人心中不寒而栗。

  明肖!

  没由来的,女魃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名字。虽然之前并没有见过眼前这位男子,但是她几乎一眼便断定了对方的身份。只有达到大圆满境界的仙尊境强者,才有可能给她危险感觉。这种感觉,只有本尊在风扬仙帝、慈航道宗的季昊云身上感受过。

  端木雄虽然极力按捺,但是眉眼间还是遮掩不住喜悦。老爷子从来没有去过他们四兄弟的地盘,这是第一次!他心中得意至极,可偏偏脸上还要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

  “穆主管,请过来一下。”端木雄见到女魃,眼前一亮,连忙喊道。他不笨,老爷子为什么会来他这,他心里清楚得很。

  “怎么可以对穆仙子这么失礼?”老爷子出声训斥他,道:“我们过去!”

  女魃当然知道对方这只不过是做给自己看的,若以此拿大,那才是傻。她身形微微一闪,便出现在三人面前。白泽仙尊紧跟其后,立在女魃身后。

  明肖的瞳孔微微一缩,旋即恢复如常。

  “见过端木家主!”女魃行礼。

  端木华棠热情和蔼道:“穆主管果然身手不凡啊,难怪能名震瑞雪城!来,我们坐下聊。”

  端木华棠和女魃坐了下来,情势立即变得有些微妙。端木华棠身后立着明肖和端木雄,而女魃身后立着白泽仙尊。面对明肖这样的强者,白泽仙尊丝毫不惧,他的境界虽然没有达到仙尊境大圆满,也相差不了多少。两人的目光不断地在空气中碰撞。

  明肖眼中露出凝重之色,那双三角眼阴狠冷酷,就像躲在黑暗中的蛇,随时可能择人而噬。

  相比之下,白泽仙尊的负担就要小得多,虽然境界稍逊,但神兽本身那是带了实力外挂的,就算面对仙帝,他亦有把握来去自如,有恃无恐之下,他的气势自然更加肆无忌惮。

  端木雄受到波及,面色顿时发白,牙齿轻轻地磕碰。而坐着得女魃和端木华棠却像没事人一般,愉快地交谈着。

  “这次我是专程来感谢穆仙子出手相助我四个劣子,若不是穆仙子,老头子这次只怕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家主太客气了,我是四公子聘请的护卫主管,不救他可没有人给我发薪水!”

  “呵呵。”端木华棠忽然意味深长地一笑:“不过,老头子有个小小的疑惑,不知穆仙子能否为我解惑一二呢?”

  女魃不动声色地回答:“家主有问题尽管问,不过在下学识浅薄,别让家主太失望了。”

  “呵呵,穆仙子太客气!以穆仙子实力和云榜上的排名,连悟剑道都求而不得,怎么会屈尊来我端木家呢?”端木华棠张开眼睛,精光四射,哪里看得出半点刚才的浑浊老迈?

  明肖冷哼一声,气势暴涨。白泽仙尊眼中凶光一闪,毫不退让地增强气势。端木雄刚才苍白的脸色如今完全没有一丝血色……老爷子似乎话中另有所指?!

  远处的护卫们无一例外地停下训练,惊惧地看着这边。难道穆主管要和明肖打起来?

  女魃一惊,眼睛眯了起来,淡淡道:“家主未免太敏感了,星玄可并没有隐藏身份,而且在接受四公子的聘请之时,早就说过另有所图。”

  “哈哈!”

  端木华棠爽朗大笑,摆摆手示意:“穆仙子不要误会。不管怎么,穆仙子救下我四个儿子总是事实,老头子到底欠了一个人情。只是老头子有些不明白,以穆仙子的实力身份,到我端木家所为何事?”

  事情到这一步,女魃觉得没必要遮掩,她本来想要的,就是一个和端木华棠直接对话的机会。虽然眼前局面和她想象的相差太大,但是结果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我听说端木家有紫纹龙鼎参,所以特来一求。”

  “紫纹龙鼎参?”端木华棠微微一愣,深深地看了女魃一眼,旋即笑道:“端木家有紫纹龙鼎参的事,就连他们四兄弟都不知道,穆仙子都能打听得到,真是令人吃惊啊!”

  “只是运气比较好。”女魃心下稍安,看来端木家的确有紫纹龙鼎参!她最怕的便是端木家也没有,那才是最糟糕的情况。只要端木家有,无论是强抢还是交易,她都不是太担心。

  “哦。”端木华棠慢条斯理地喝着茶,就仿佛不知道明肖和白泽仙尊的对峙一般,过了半晌才道:“按理说,穆仙子救了他们四个,这紫纹龙鼎参老头子应该双手奉上。”

  他放下手上的茶杯,语气凝重:“只是这紫纹龙鼎参,是先祖一代代流传下来。说实话,为了它,先祖们牺牲了很多人,付出了许多生命和鲜血,才保留至今。

  先祖曾有遗训,除非关系到端木家生死之变,不得使用它!”

  女魃依然不动声色,只是哦了一声。端木华棠今天亲自来这,绝不会是为了给她讲端木家的历史,所以她干脆等老头子亲自揭开谜底……至于什么‘生死之变’,那就纯粹是矫情,惹火了她,端木家族随时都面临着生死之变!

  端木华棠重新端起茶杯,啜了一口:“但是,穆仙子对我端木家有恩在先,倒也未必不可以破例一回。”

  “我觉得不需要这么麻烦。”女魃淡淡道,这种交流方式她有些厌倦。

  “呵呵。”端木华棠呵呵一笑,带着几分狡狯道:“那是自然,以穆仙子的身手,再加上贵属,只怕踏平端木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除了老头子我,没有人知道紫纹龙鼎参藏于何处。老头子的命不值什么,但是误了穆仙子的事,可就罪过了。”

  “家主可能是误会了,我是说,任何物品的价值都不是唯一的,只要有诚意,肯定能够达成一致,难道不是吗?”

  女魃微笑着看向这个近似于无赖的老家伙。

  “呵呵。这是当然。刚才纯属玩笑!穆仙子莫生气!”端木华棠哈哈一笑:“穆仙子需要紫纹龙鼎参,我端木家自然不敢推辞!不过,我想穆仙子一定不介意顺便帮点小忙。当然,为了表示老头子的诚意,紫纹龙鼎参马上就会送到仙子手上。”

  真是条老狐狸!

  女魃暗自翻了个白眼,这个老家伙说话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而且滴水不漏,其实无非是试探她的底线,同时也竭力避免将她真的激怒,以达到利益的最大话。不过,这个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

  梦寐以求的紫纹龙鼎参就要到自己手上,女魃的心境罕见地泛起波澜。

  她深深吸一口气,目光如箭,盯着端木华棠。

  “你的条件!”

  端木华棠的目光倏地变得幽远深邃,他轻轻叹息一声:“世道变化之快,实在有些出人意料。眼下的璇玑星域四分五裂,六大仙宗各自执掌一方,无面仙宫暗中窥伺,局势前所未有的动荡混乱。我们端木家虽然有心恢复家族昔日荣光,但还是知道自己斤两的。逐鹿天下的野心对我们端木家来说,只不过是个笑话。只是这乱世之中,想要保全,也不是件易事。”

  女魃耐心地听着端木华棠说地这些不着边际的事。不过在心中,她也觉得端木华棠0并没有说错,时代不同了,眼下这个时代,属于仙宗,属于无面仙宫,却不属于他们这些已经没落的世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