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044 推手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0:43 源网站:顶点小说
  秦毅仁脸色阴沉,目光晦暗,看着面前这具冰冷的尸体……丁绍武的死状显得很安详,只是眉心的那个血洞让面目变得很狰狞。虽然秦毅仁与丁绍武一直不对路,但是看到丁绍武的死状,心中也不禁有几分戚然。

  “秦武阳带回去的那艘客运飞舟目的地是什么地方?”秦毅仁忽然问道。他的声音尖利,就像两块金属刮磨,听在耳中,有一种耳膜刺痛的感觉。

  “是玄风城。”旁边一名手下立即忙不迭地回答。

  “那我们就朝玄风城的方向搜索。”秦毅仁顺便瞥了一眼刚才说话的队员,冰冷道:“你再带两个人,回去把这个消息报告给老大。”

  “是!”

  北辰仙尊终年脸上带着一张黄金面具,上面是一张人脸,一半儿是哭,一半儿是笑,而在眉心处,镶嵌有一块眼眸状的绿宝石,就像是第三只眼一般。

  他的面前站着五个人,是除了死去的丁绍武和正在搜索凶手的秦毅仁之外,他手下其他五大战队的队长都在这里。

  五位战队长的修为都已经是仙尊境,多为八品,而七大仙尊中,跟随北辰仙尊最入的是天枢战队的队长卫如松,他追随北辰仙尊已逾万年,从他第一次见北辰仙尊的时候,对方就戴着这张黄金面具。

  谁也不知道,这张妖异的面具下,是一张什么样的脸。

  “秦毅仁去追了?”

  北辰仙尊的声音有些沙哑,夹杂着一种沧桑的感觉,他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散发着一片金属般的光泽。

  “是!”卫如松上前半步,恭声回答。

  卫如松名字起得不错,可跟挺拔如松没有什么关系,相反是长得矮墩墩的,但站在那里,自有一股沉稳岿然的气势。

  “丁绍武以及天罡战队全灭。”卫如松继续报告,他的神情如常,看不到半分波动。

  “哦。”

  面具下传出的声音中罕见地带着惊讶,旋即一声轻笑:“呵呵,能打败丁绍武,看来那只蝼蚁还挺有意思的嘛。不过,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应该没办法全灭一个战队吧。”

  其他战队长的神情就没有这么自如了。

  丁绍武在这个团队之中,实力仅排在北辰仙尊和卫如松之后,位列第三。他所带领的天玑战队,实力也是团队中第三,所以大家都喜欢叫他丁老三。

  在座的战队长,除了卫如松,其他人自忖实力都不及丁绍武,现在听闻丁绍武全队被灭。如何不大吃一惊?

  这其中,最吃惊的是秦武阳。他本以为丁绍武追捕那个逃走的女仙,应该十拿九稳,没想到现在居然得到丁绍武的死讯。

  “根据秦毅仁传回来的情报,对方引诱大量的高、中阶妖兽,形成了一次规模极大的妖兽潮。从队员们的尸体上来看,他们大多是死于那些妖兽之手。只有丁绍武的眉心受到类似针形宝物的强力攻击。另外,他们身上的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不见了,最有可能被对方取走。”卫如松有条不紊地叙述。

  北辰仙尊眯起了眼睛,就像是眼前有强光照射一般,他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没有声音发现,但韵律感十足。

  “哎。看来人家比我们更专业啊,说不定也是位云榜上的人物。云榜上有谁擅长和妖兽打交道?”回答的是一位肥胖的壮汉,大腹如鼓,一双小眼睛,目光却十分巡动。

  这是开阳战队的队长甘敬,天杀战盟的情报就是由他负责的。他旋即补充道:“不过应该不是这两个人,因为他们目前都不在极冰地带。”

  “有意思!看来又有新人要冒出来了。只可惜,惹谁不好,偏偏撞到我们手上。”北辰仙尊低下头端详自己纤长如玉的手指,目光中充满了惋惜。过了片刻,才收回自己的目光,悠然道:“那就把她抹去吧。”

  “可惜了老丁的那对阴阳双钩。”一个身材瘦削的汉子阴恻恻道,他是天权战队的队长包不容。

  丁绍武的阴阳双钩已经是灵宝级的仙兵,而他的太级剑诀连北辰仙尊都称不绝口,同时也一直是其他队长所羡慕的绝学。只是因为丁绍武实力强横,又得老大倚重,没有人敢打他的主意罢了。如今丁绍武已经殒落,他们自然也就没有了顾忌。

  秦武阳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包不容和他一直不对路,他倒不是为丁绍武抱不平,而是不想看到包不容得偿所愿。

  “呵呵,按照惯例,谁的战利品归谁。”北辰仙尊带着魔力的声音却让包不容的目光陡然变得炽热无比。

  “老大,包某请求出击!”包不容低着头,恭敬地向北辰仙尊请命,隐蔽朝另一位战队的队长使了个眼色。

  果然,这位战队长越众而出,垂首恭声道:“老大,解望洋愿意率天璇战队一同前往。”

  “去吧。”

  轻轻挥了挥手,北辰仙尊的声音仿佛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露出喜色。

  女魃不知道天杀战盟会派什么人来追杀自己,但是她很清楚,对方肯定不会如此善罢甘休。

  很多人都以为她会急着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连两位主管都力劝她暂时取消瑞雪城之行,但女魃只听取了他们建议的一部分……她确实没有急着去瑞雪城或者玄风城,而是进入半位面中研究缴自丁绍武的太极剑诀。

  这套剑诀的威力不在慕容纤纤自创的北斗剑诀之下,虽然女魃也能够施展北斗剑诀,但她手上却没有七色神剑。要知道,修炼剑阵使用的飞剑不是随便拿几柄出来就可以组成的,她和零号都能够炼制出顶阶仙器……甚至是成套的仙兵,但如果想炼制出七色神剑来,那可就不太容易。这无关炼器水平,也牵涉到材料以及机缘。不过,她对才缴获的阴阳双钩和太极剑诀非常感兴趣,趁着这个机会先炼化了双钩,然后便开始修炼起太极剑诀来。

  女魃在半位面中兴致勃勃地修炼太极剑诀,可怜的秦毅仁带领着他的瑶光战队,天天沿着玄风城的方向搜索,却一无所获。他原本阴沉的脸,变得愈发阴沉。直到包不容和解望洋两个战队也跑来‘陪’他受苦,才让他心理平衡了许多。

  凶名赫赫的天杀战盟,此时却无计可施,一筹莫展。

  战盟总部,北辰仙尊依然一副从容悠闲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沙哑中带着沧桑的声音再一次从妖异的面具下传出来:“计划照旧,如松,你为主。武阳,你为副。甘敬,注意目标地动向。至于他们三个,让他们去玩吧。不过,若是到时不给我一个结果,呵呵……”

  秦武阳和甘敬都是心中一凛。如果那三个战队这次没有抓到或者击毙那位神秘女仙,下场一定凄惨无比。

  卫如松却并没有马上接受命令。犹豫道:“老大,那你的安全……”

  北辰仙尊轻笑,“呵呵,如松。我可是北辰仙尊!”

  轻笑声中却透着一股倪睥天下的强大自信。

  三人齐齐露出慑服之色,垂首恭声道:“是!”

  ……

  林海涛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在训练的队员。这些队员已经开始逐渐展露出一些仙界兵团的味道,虽然离林海涛心中的队伍还相差甚远,不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有眼下的成就,他还是相当满意的。

  特别是洛小飞的成长,更是让林海涛看在眼中。林海涛平时也将更多的事务交由他打理,而且不时把自己的一些心得传授给他。不知不觉中,林海涛和洛小飞情若师徒。

  现在煅星诀的修炼方法已经传给了基础中的所有队员,由于有了前面一批人积累了大量经验,整个过程顺利无比,女魃和零号炼制的两套仙兵,也已经分配下去。

  除了林海涛花费无数心血制订出来的战术外,还增添了许多这些队员自创的战术。

  这是女魃提醒林海涛的。这一套,其实是另一种传承。他们等不及由一代代人去芜存精,但是他们的人多。几千人共同来创造。再经过实战的检验,他们也迅速地总结出一套心得。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

  他们或许无法和那些天之骄子相比,奈何人数多一百倍,群策群力之下,想法何止多一百倍?虽然绝大部分都没有用,但截留下的精华部分也有相当的数量。而且这些队员都是散仙出身,没有好高鹜远的毛病,创造出来的用法都是极具实用价值。

  一想到这些,林海涛心中得意无比。这个方法是兵团的用法,兵团有统一的配制。每种战阵的修炼和使用,都有各自的特点。

  而且就处划当年的仙庭兵团,所持的仙兵也比不上老板炼制的这两套仙兵。!

  一想到这,他心中愈发得意。这些天得知老板安全无恙,他心头悬着的那颗石头也终于落地。

  把活交给洛小飞,他朝林清平的办公处走去。虽然老板眼下无恙,林海涛心中还是蒙着一层忧虑。

  咦,这不是风凌战队在冰舞城的负责人吗?

  他来做什么?林海涛心下疑惑,脸上却神色不动。这位负责人行色匆匆,浑然没有注意到林海涛。

  林海涛瞥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径直朝林清平的办公处走去。

  林清平见到林海涛,眼皮子都没抬一下。道:“夜猫子进宅,无事不登门,又跑到我这里打什么主意?”

  林海涛嘻嘻一笑:“你这话,说得多伤我心啊。咱俩感情这么好,我就不能来看看你?”

  林清平不为所动,冷笑道:“你会来看我?哪一次跑我这来不搜刮点东西回去?”

  “哈哈,这你就生分了,咱俩还分什么彼此嘛!”林海涛脸皮够厚,打个哈哈,旋即疑惑道:“我刚才看到风凌战队的人,他们怎么来了?”

  林清平停下手上地活,神色有些奇怪:“他们是来催噬金地菇提取液的。这次他们下的单子比上次的份量还要重。奇怪,他们要这么多的提取液干嘛?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

  “他们这次要了多少?”林海涛好奇地问道。

  “一千四百多亿的。”林清平神色平常地丢出一个数字。

  林海涛吓一跳:“我的妈呀!这帮人仙晶多了没地方花吗?”

  “不知道,我也觉得有些不正常。从我收集的资料来看,噬金地菇取液只能用作在炼丹时候提高成丹率。一千四百多亿的提取液,如果是用来炼制丹药的话,那这个量也太恐怖了。”林清平沉吟道。

  “会不会是他们想囤积一批?”林海涛想到一种可能。

  “应该不是。”林清平摇摇头:“他们要得很急,甚至愿意加价。如果是囤积,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么着急。”

  “这里面估计有猫腻。”林海涛若有所思地琢磨着。

  “嗯,我已经打算放缓生产速度。”林清平心中隐约地不安让他做出这个决定。

  “嘿嘿,这个办法好。风凌战队太强大了,对我们也未必是件好事。”林海涛嘿嘿一笑,俩人都是奸猾如鬼的人,自然嗅出了里面一丝不对的味道。

  “对了,我刚想找你。那方面有消息了。”林清平的神情严肃。

  林海涛脸上的玩笑之色也迅速敛去,他不自主地挺直腰,问:“什么个情况?”

  “那艘客运飞舟是顾家的财产,家主顾青柏,那条航线也是他建立的。他基本上是透明的,本地人,身世清白,但他的妻子却是悟剑道的弟子。”

  “悟剑道?”林海涛猛的瞪大眼睛,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在他看来,天杀战盟再怎么嚣张,也绝不敢把主意打到悟剑道头上。没想到这伙人胆大如斯!

  林海涛立即做出判断,面色凝重:“天杀战盟这次捅了马蜂窝了!”

  “只怕,这是天杀战盟有意为之!”林清平语出惊人:“我正在想办法收集他们相关信息。天杀战盟的老大北辰仙尊,手段诡异难测,但素来谋定后动,绝不是那种鲁莽的人。连我们都能查到顾家的后台,他们没有可能查不到!”

  “他们的目标是悟剑道?!”

  林海涛不禁脱口而出,话一出口,不禁露出骇然之色。如果两人的推测是真的话,那事情将变得前所未有的复杂。

  天杀战盟凭什么敢打悟剑道的主意?虽然不知道,但他们一定有所依仗!

  两人似乎看到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着这一切。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