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08 考核(一)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唐语嫣像个愤青似的叫嚷着,显得特愤怒。

  “其实……想一想也可以理解。”

  慕容纤纤倒是没什么可愤怒的,毕竟她要想得到慈航道宗,首先要得到所有弟子的认可,光拿着祖师遗命说事……别说慈航道宗的长老弟子有情绪,就连她也觉得不靠谱,

  大悲真人倒是真心想用宝物或者绝学来换取慕容纤纤的配合,只可惜他太小瞧慕容纤纤的野心了……论传承,先不说慈航道宗的祖师传承,慕容纤纤是绝对不缺传承的,至于宝物,就算不提昆吾剑和混沌万兽塔,这件紫竹鱼篮就足以震慑一方了,慈航道宗绝对不会再拿出一件混沌灵宝补偿给她。

  最重要的是,慕容纤纤现在真的很需要有一支能够辅助自己的力量……云帆战队最值得信任,可无论是数量还是战斗力,都欠缺了火候,这是硬伤。至于玉虚仙宗,其实在选择了来混乱畛域的时候,她就知道没什么指望了。毕竟真传弟子中窥伺那个位子的人太多。

  大悲真人当然也希望是自己熟悉的弟子成为接班人,但他并没有像某些长老那样绝对的抵触……和大部分长老想的一样,如果慕容纤纤主动放弃,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但如果不放弃,那就需要用实力证明。

  就算是祖师爷重生,也没道理拿宗门的未来开玩笑!

  “你真的打算接受了?”唐语嫣忧心忡忡地问道,她看得出慕容纤纤不是装腔作势。

  “不战而退可不是我的风格,既然他们要来考核我,那我奉陪就是了。”慕容纤纤微微一笑,充满了自信。

  对于慕容纤纤的选择,大悲真人并不例外,他提出的考核有三场,为了公平起见,三场考核中有一场可由慕容纤纤自己提出考核题目,而慕容纤纤的选择是第二场。

  “那……第一场考核是什么?”唐语嫣无奈地问道,在这件事情上,就算她师父青罗仙帝在这里,也只有摇旗呐喊的份儿,帮不上实际的忙。

  “明天会有慈航道宗的一名弟子挑战我。”慕容纤纤一付不置可否的样子。

  她也的确不在意,她还真不怕有人在第一场考核中难为自己……首先,对方不可能派出帝境弟子来挑战自己;其次,无论在法宝和神通方面,她都不怵任何人;最后,她的炼体神通绝对是可以硬撼帝级存在的,在仙尊境,慕容纤纤不信有人比自己还磁实。

  所以说,不论是怎么样的对手慕容纤纤都乐意奉陪,事实上,对手越强,她就战意越高昂。

  二人边走边聊,一路上收获了N多好奇的目光,回到云雾谷的时候,却发现玉凌霄正老神在在的坐在洞府当中喝茶。见到她们二人进来,便让她们坐下喝茶,颇有几分反客为主的意思。

  慕容纤纤没有觉得意外,这云雾谷的禁制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玄奥莫测,但对于这位老祖来说,恐怕跟篱笆门没啥区别,这谷中真正充满玄奥的禁制,恐怕还是祖师的传承。

  “大悲跟你说了?”

  等慕容纤纤和唐语嫣坐下后,玉凌霄问道。

  唐语嫣知道这事情没自己参与的份儿,乖乖地捧着茶杯在一旁装狗。

  “是,老祖。三场考核,明天是第一场。”慕容纤纤恭恭敬敬地答道。

  “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嘛,你是祖师的隔代传人,我是你的师兄,不要一口一个‘老祖’。”玉凌霄佯装生气地说道。

  “老祖,现在宗门上下还不承认我是祖师的隔代传人,礼不可废。”慕容纤纤答道。

  “你呀……好吧,等考核之后再改口也不迟。”玉凌霄摇摇头,但眼中却流露出赞赏的神色。

  要是遇到一般人,那还不为了稳固自己的身份,哭号着上前来抱大腿?

  可眼前这个小师妹却淡定从容,不愧是祖师选中的人物。

  作为门派中的元老,他也不能干涉宗主的决定,只能表示意见或者建议,而且他也清楚,大悲真人作出这个决定,也是综合了各方面的考虑,所采取的最佳手段。

  玉凌霄过来,也是表示对慕容纤纤的支持,同时也是给所有人看的……这次考核是在他的关注下进行的,任何人都休想采取不公正的手段。在一番激励之后,老人家便即告辞,顺手将唐语嫣也给擒走。

  在就第二天,关于慕容纤纤这个未来宗主接班人考核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整个慈航道宗。

  “宗主继承人?呸,等她能通过考核再说吧,现在她连慈航道宗弟子的资格都没有!”

  在慈航道宗之内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一辈的弟子感到愤怒……在很多人看来,哪怕是自己争不到继承人的位子,但肉烂在锅里那也是自己的,总好过落在外人手上,所以对于慕容纤纤,不知道多少年轻一辈的弟子抱着浓浓的敌意;当然也有人认为应该遵守祖师遗训,但前提是慕容纤纤得表现出她拥有相当的实力,而考核无疑是最有力的手段。

  接着,第一场实力考核的消息也传开了,而且第一场考核中,与慕容纤纤决战的便是慈航道宗的大弟子季昊云……也就是传闻中夺取宗主继承人最热门的那一位。

  慈航道宗要考慕容纤纤的实力,派出年轻一辈最强的弟子之一的大弟子季昊云……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慈航道宗的老一辈忍住没有出手,这已经是很公平了。

  至于季昊云出场决战慕容纤纤是由长老们指派还是他自告奋勇,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当慈航道宗的弟子听到是大师兄出战的时候,顿时不由为之兴奋了,有弟子兴奋地说道:“也好,大师兄出手就狠狠教训教训一下这个梦想一步登天的女人。!”

  可以说,一时之间慈航道宗的弟子不管平时是不是和陸相处,但是,今天却难是的一直团结,都是抱着一样想法,把慕容纤纤这样的‘外人’赶出去!

  “嘿,她只怕在大师兄手中没办法走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凭他一个无名小辈,也能与大师兄为敌!”有那崇拜季昊云的妹子露出不屑的表情。

  “一炷香?这也太看得起她了,以我看,一个回合就足够。大师兄可是一位了不得的大圆满仙尊。!”有师弟说道:“嘿,大师兄一个回合就能够秒杀她,让她信心顿时崩溃,接下来的考核,只怕连考核的胆量都没有了。”

  “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这要让她明白,我们的师姐不是谁都能配得上的。”一时之间,慈航道宗的师兄弟、师姐妹都一同讨伐慕容纤纤,就像慕容纤纤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一样,慈航道宗的弟子都希望她输掉。

  第二天一早,在慈航道宗的指定决斗场外,早早就已经挤满了慈航道宗的弟子,而在特设的看台上,那些慈航道宗的长老也陆续就座。

  决斗场内,一名气宇轩昂、身穿火红色袍服的青年仙人站在那里……季昊云,慈航道宗真传弟子中的大师兄,虽然并没有宣布他为慈航道宗的下一代宗主,可多年以来,慈航道宗上下……甚至是那些长老,都是将他作为宗主继承人来培养的,而慕容纤纤的突然出现,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季昊云也不例外。

  关于祖师遗训,所有人都清楚,但紫竹鱼篮已经消失多年,这个遗训在大多数慈航道宗弟子看来,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了,但想不到今天会出现变数。不过,季昊云作为大师兄,自然也有其出色之处&事实上,季昊云在心里面也没有把慕容纤纤放在心上,在他眼中看来,慕容纤纤这样的无名小辈就算再强大也不是他的对手。

  季昊云的自负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的天赋一直很高,而且已经是大圆满仙尊,随时可以突破臻帝境。

  “大师兄,打败她。”当季昊云走入决斗场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大声欢呼,为他喝采鼓劲。

  “打败?林师兄,那分明是蹂躏她好不好?!”某位女弟子似乎已经看到了结果,晋意满满地开启嘲讽模式。

  总的来说,决斗场周边的声音几乎都是为季昊云喝彩的,纵然有一些支持慕容纤纤的,此时也噤口不言,以免触犯众怒。

  这一来,就显得慕容纤纤的气场很弱……没办法,毕竟这里是慈航道宗,是季昊云的主场,人家当然要支持自己的同门,不一定是关系到位,主要是觉着肥水不流外人田。

  比起季昊云那庞大的粉丝团,慕容纤纤进场的时候,有些像是鬼子进村……打枪的没有,喝彩的没有,唯有嘘声一片,而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唐语嫣。

  在众目睽睽之下,慕容纤纤如同闲庭信步一般走来,大有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气概,气场丝毫不下于季昊云。

  “你就是慕容纤纤?”

  季昊云冷冷地看着对方,语气森然:“慕容仙子,识相的,你还可以接受本宗的补偿离开大衍星,否则等本尊出手,你想说遗言都没有机会了!”

  此时,季昊云已经对慕容纤纤动了杀意,对于他来说,这已经不是一场考核了,一直以来,他都视下代宗主的位置为囊中之物,谁知道凭空出现了一个慕容纤纤。对于他来说,只有死人才不具备威胁,他发誓,等会儿动手的时候,不会给慕容纤纤任何认输的机会!

  “遗言?这样的东西我从来不需要。”慕容纤纤看了季昊云一眼,毫不在乎,笑着说道。

  其实她心里是有些小遗憾的,为了笼络人心,等会出手的时候,她可以狂扁对方一顿,却无法击杀他……当然,仙途多厄,只要有机会,一切都可能发生的。

  慕容纤纤如此嚣张的神态显然让季昊云更加愤怒了,滔天杀意简直是毫不掩饰,他木然说道:“不知死活,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

  决斗场中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

  夜幕降临,诺大的瑞雪城立即笼罩在一片濛濛的月色当中,斑斓的灯火立即将整府仙城妆点了起来,一道淡淡的身影犹如轻烟一般,悄然飞出端木家的训练基地。

  这道身影正是女魃,为了证实之前的猜测,她准备和白泽夜探无面仙宫的驻地,如果得便的话,将那个夫人宰掉,也算是为秦汉报仇。

  女魃目前的身份比较敏感,无论是云帆战队的木仙子,还是云榜强者穆星玄,都不宜出现在无面仙宫的人面前,所以她干脆变成了一个朴实敦厚的男人形像,而白泽仙尊则是简单地戴了一个夜叉面具。

  借着夜色的掩护,俩人在建筑之间高速飞遁。沿途见到两人的行人,无不是以为自己眼花了,而一些实力稍强的仙人,心下骇然之余,连忙识趣避开。在这个城市生活,每个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怎么做。

  一刻钟之后,二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白泽仙尊跟踪那些刺客来过这里,很简洁的一个手势,便完全表达了他的意思。

  这是一处不起眼的普通建筑,一座三层小楼,带上花园,不超过五百平方。在瑞雪城,类似的小型庭院很多。

  不过这栋建筑的位置稍偏,距离繁华的主城有相当的距离,而且周围的民居也不是很多,算是一个附属小镇,叫作雪淞镇。白泽能追查到这,女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一片全都是一模一样的民居,看得她都有些眼花。而在这种地方,是不可以随意施展神识的,那很容易被一些感知敏锐的仙人查觉。

  如果说慕容纤纤对霜月派等六大仙宗的敌视更多的是出于自保的话,那么她和无面仙宫的仇怨则是更加的尖锐,无法调解,任何能够消弱无面仙宫力量的机会,她都不会错过。

  虽然院子里布设的禁制阵法,但对于女魃来说,这丝毫不能成为阻碍,在释放神识感知了一下禁制的类型之后,她向白泽做了个手势,两道身影不冷不热幽灵般的飞入庭院当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