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28 不期而至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白泽面对漫天飞舞的金莲,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一股狂悍凶野的气息隐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道友何不幡然醒悟?入门仙宫,得大自在!”

  缤纷金莲之间,狮子面具若隐若现,一双眼眸精光闪烁。

  “呵呵,不必说了,就算你强我一筹,难道就以为可以全身而退吗?”白泽冷笑,目光中满是决绝。

  现出原身与其一战,这是他最后的手段,这名无面仙宫的强者是他所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大敌,白泽知道,今天晚上的敌人太多,恐怕女魃也是分身乏术,所以他不想求援,更不能逃走。

  “诶!”

  一声带着惋惜的喟叹悠然响起,余音袅袅,一股强烈的杀机无比清晰村锁定了白泽。

  白泽知道,对方已经动了杀机,接踵而至的攻击,绝对不会有任何留手,毫无疑问将是致命一击!

  他平静地注视着眼前灿烂的花雨,眼眸中闪过一抹温柔……自从跟随了现在的主人之后,看着她从弱小的时候,一步一步的成长了起来,终于有资格继承混沌万兽塔,他的心中和另外四位仙尊一样充满了喜欢,总管没有辜负老主人的期盼。

  忽然,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两个人之间的杀机为之一滞,也让气息逐渐进入名牌货状态的白泽暂时恢复了正常。

  “真够无聊的,无面仙宫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天空中,一颗巨大的金色流星蓦然出现,转瞬间轰然落地……光华敛处,处,出现一个身形强健的男子。他浓眉大眼,目光清澈坦然,灰色的风衣有好几处破损,满面风尘之色。

  是他!

  白泽目光微微闪烁,他认出了来了人,心中微觉奇怪……他怎么不期而至?而且还在这个时候,倒真是有些奇怪了。

  原本漫天飞舞的金莲像是受到了什么阻碍似的,飞舞之势为之一滞……很显然,这名来自无面仙宫的强者也认出了来人,心中感到吃惊。白泽不禁心中猜测来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沉默片刻,金莲中传来无面仙宫那位强者的声音:“可是燕铁衣?”

  远处的林沐飞闻言猛地一震,这个人难道就是如今千叶宗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燕铁衣?.

  浓眉大汉有些意外:“哦,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狂狮尊者方世杰居然能认出来我来,倒是让人意外。”他神态放松,从容自如。

  金莲散去,方世杰走了出来,狮子面具下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奇异的磁性:“燕能一人之力,独挑霜月派强者,斩杀霍彥,这样的风范,谁人不知?”

  燕铁衣浓眉一挑,然道:“说什么尽败,我只不过趁着罗文晋不在,讨了个便宜罢了。”

  “燕兄过谦了。放眼整个璇玑星域,罗文晋魔焰正炽,能够挫其锋锐的屈指可数。不过燕兄怎么不回千叶宗主持大局,还倒跑来瑞雪城这种小地方?”方世杰语气轻松地问道,他似乎有种特别的魅力,难让人产生恶感。

  “瑞雪可不是小地方哦。能够让堂堂无面仙宫第一尊者方世杰亲自出手,怎么能说小地方?”燕铁衣目光直视方世杰脸上的狮子面具,嘴角带着几分微笑,忽然意味深长道:“我反倒是觉得奇怪,尊者明知柳飞燕小姐就在瑞雪,居然还敢跑来。呵呵,玉人之怒,可不是那么好消受哦。”

  狮子面具上露出的眼眸陡然收缩如针,几秒后,方世杰哑然失笑:“没想到燕的消息这么灵通。说起来,无面仙宫和千叶宗可是同一战线的,单独面对罗文晋和霜月派,谁都会吃力呢。”

  “看来尊者身上的伤,让尊者的信心也受到了影响,可惜,可惜!”燕铁衣摇头轻叹,神色间遗憾之色流露无遗。

  方世杰目光骤然变冷:“燕兄莫非不顾无面仙宫和千叶宗的友谊,非要插手今晚的事?”

  燕铁衣淡淡道:“千叶宗是千叶宗,燕铁衣是燕铁衣,尊者身上带伤,还是早点休养比较好。”

  方世杰紧紧盯着燕铁衣,燕铁衣夷然不惧,神态始终轻松自如,就如同踏月访友一般。

  “既然如此,那就祝燕兄瑞雪之行万事顺遂。”其音袅袅,方世杰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夜色中。

  白泽忍不住长吐一口气,这一放松下来,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可想而知,他刚才承受的压力是多么大!他虽然知道敌人实力恐怖,但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无面仙宫第一尊者!无面仙宫第一尊者,绝对可以身仙尊境最顶尖的强者的行列,而且从这位尊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显示,对方恐怕已经是准帝境强者了。

  白泽虽然实力不俗,可离这个级别实在相差了一定距离,除非是显露原身出战,可那样对另一方面的实力也会有所影响,总体战斗力的提升不是很大。

  而一直存身在远处的林沐飞更是如同做梦一舥……千叶宗年轻一代的天骄燕铁衣,无面仙宫第一尊者方世杰,这两个人竟然先后在自己面前出现,一时间他有种冲动,想捏一下自己的脸,看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训练场上,白泽已经降落到了地面,向燕铁衣致谢……无论如何,对方的出现化解了自己的危厄。

  “你是穆主管的手下?”燕铁衣转过脸问。

  “是。”白泽恭谨回答,虽然他的年龄比燕铁衣更大,但是他依然不自主地表示尊敬。

  “我在西凌城见过你。不知可否通报一声,就说千叶宗隋青岩的弟子燕铁衣求见!”燕铁衣神色肃然,极其认真道。

  “哦哦。”一时反应不过来的白泽无意识发出回应……但他又有种感觉,对方似乎已经掌握了些什么。

  忽然,两股令人心悸的仙元波动同时升起。

  燕铁衣轻咦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倏地从原地消失。

  主人?!

  白泽感觉到其中一股波动的气息正是自己已经熟悉的女魃所发出来看,显然是遇到了强敌!

  他脸色凝重无比,身形一闪,也跟着向基地大楼飞去。

  基地……准确地说,这楼建筑已经变成了残垣断壁,其中的幸存者也大多撤到了外面,除了女魃所面对的史东临之外,其余敌人要么已经身死,要么便逃之夭夭,就连端木少杰也被一位护卫觑空带了出去。

  此刻,史东临已经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平生中最为可怕的敌人,眼见敌人的真火化形正在吞噬自己的血焰,情急之下,张口喷出一片霞光罩向半空中的血葫芦。

  但霞光还未能没入血葫芦的时候,那只血葫芦的表面便血光一闪,蓦然发出一声碎裂的脆响,就此化为一堆碎屑的凭空消失了。

  而这时对面的血焰,已经将朱雀真火吞噬得一干二净了。

  史东临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怒之极的神色。

  这血葫芦可不是普通宝物,放出的血焰其实是一种歹毒异常的阴火,平常存在只要沾染到一点,哪怕有异宝护身,也会立刻被阴毒之力直接侵入仙体之中。因为从里面开始发作,故而根本防不胜防的。

  平常史东临放出此焰来,根本无往不利的,没想到这次不仅遇到了克星,而且还损失殆尽,让他愤怒的同时,又十分的骇然!

  并且因为此宝已经炼化,心神相连之下,史东临脸色变化,一口精血忍不住喷出了口外,让面色更加白了三分。

  不过他却丝毫不敢松懈,因为对面那只朱红色的大鸟将漫天朱羽一一收回,已经气势汹汹的向他冲了过来。

  史东临将嘴角血迹一擦,取出一只黑色丝囊,向着朱雀真火所化的火鸟打开,一片绿色的雾气蓦然向外面汹涌而出,随即如同出岫之云一般,向火鸟席卷而去。

  雾气中带着几分阴霾的气息,里面隐隐有乌光闪烁,诡异异常。

  朱雀真火一见到这绿色雾气,却显得有几分忌惮,并没有用身躯直接去迎击这片绿雾,而是一张口中,一片仙焰蓦然喷出。

  仙焰与绿雾在半空中一撞之下,竟发出‘嗤嗤’的怪异声响。部分绿雾更是化为虚无,消失无踪。

  仙焰正是朱雀真火所化,因为是纯阳之物,故而面对阴邪属性的绿雾,大有互相克制之意。

  火鸟口中仙焰喷吐不断,而那只囊形法宝中所放出的绿雾也绵绵不绝。

  是仙焰将绿雾炼化干净,还是绿雾将仙焰彻底消耗一空,似乎就看那只乌囊和银朱红色火鸟之间,谁能坚持的更长久些。

  二者一时间成了僵持之局。

  不过女魃可没有打算闲着,她的目光微微转动,身形蓦然从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那尊青色宝塔跟前,一拳轰在了宝塔上。

  砰!

  青色宝塔应声被击飞,阴阳双钩随即化作两道长虹向史东临激射而至,要绞杀史东临。

  史东临一发现女魃在原地消失后,立刻感觉不妙,当即果断的单手一掐诀,肩头一抖,青芒绽放下,一杆青铜戈一闪浮现而出。

  宝塔被砸飞,双剑袭杀而至,史东临毫不犹豫地催动刚刚祭出的青铜戈。

  顿时此戈一颤之下,前端爆发出耀眼的青霞,蓦然化为一道青虹冲天而起,席卷那黑白两色仙兵。

  这件青铜戈是史东临得自上古遗迹的一件后天灵宝,不但犀利异常而且专门擅长破法灭功,若是碰到普通的神通变化,这么一斩多半就会立刻建功,能够一破而开。但这次女魃用的是阴阳双钩,而不是神通法术。

  青虹撞击在阴阳双钩上,只是让两柄仙兵微微一带,却并不能斩断它们。而女的目中精光一闪,心中飞快地催动太极剑诀。

  顿时间,阴阳双色表面绽放起黑白两色光芒,两柄仙兵实体幻化,出现一幅太极图,竟然一下子将青铜戈陷在其中。

  史东临倒吸一口凉气,体内仙元一转之下,就想再施展什么神通出来。

  可就在这时,附近虚空中波动一起,十数根青色藤蔓诡异地出现,一下子将史东临缠了个结结实实。

  史东临自然大吃一惊,不假思索下,心中猛一催动法诀,顿时一道剑光从眉心飞出,斩向那些藤蔓。

  但是诡异的情形出现了,无论这道剑光如何绞斩,这些青藤却是表面青霞片片,始终没有被绞断之意,反倒愈发的青光莹然。

  女魃的嘴角露出一抹讥笑,单手一翻转,嗡的一声轰响,长青源树化作一尺多高的小树出现在右手上。

  她的抬手一抬,手指向着长青源树轻轻一点。

  一片碧霞蓦地从长青源树上腾起,洒落在史东临身上的青藤上。

  原本缠在史东临身上的青藤,顿时光芒大放,一根根青藤一下子比先前勒紧了数倍以上,让史东临无法动弹分毫了。

  随着炼化日深,这长青源树的威能也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堪称神妙万分。

  而同一时间,太极图也往下一落。

  顿时一股庞然巨力凭空出现,一下压在了史东临的身体之上,并发出阵阵的爆响,仿佛随时都能将其压得粉身碎骨。

  这也是史东临修炼功法特殊,本身肉身也颇为强横。否则换了另外一名普通存在,身躯早就在此巨力下崩溃了。不过就这样,史东临也脸色鲜红似血,只能眼睁睁的目睹太极图落下,而根本来无法躲避分毫。

  “穆星玄,你欺我太甚!”

  史东临大叫一声,身上蓦地爆发出恐怖的气息……他竟然要自爆。

  女魃目光一闪,一指点出,太极图的下落之势蓦然加快,同时长青源树上漾起一片碧霞将她的身体笼罩了起来。

  砰!

  史东临的身躯蓦然爆炸,血光爆射,竟然连那青藤都束缚不住,被一根根的炸断……但是,那股恐怖的威力没等散发出去,太极图蓦然落下,将它和史东临破碎的肉身完全地笼罩在了一起,未曾泄露分毫。而女魃的身形也在同一时刻从原地消失,出现在数百米处。

  在史东临身体周围的数十米范围内,所有物质都被无形的力量化为粉尘,就连地面也出现一个巨坑,而当太极图消散之后,除了一枚悬浮在空中的储物戒指和一柄青铜戈外,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曾经有一位绝代强者存在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