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67 血色天幕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柳飞燕身穿一袭桃红色的衣裙,站在那里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闻言后,她的俏脸上挤出一抹有些勉强的笑容:“以罗掌教的能力,飞燕自然毫不怀疑,一切都仰仗罗掌教了!”

  柳飞燕的神色有些落寞,在她的心里,忽然出现一婀娜的女子身影,或许那个女子也能够办到吧?可惜,她拒绝了自己。

  女魃的拒绝对柳飞燕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以往对付男人的手段,在同为女子的‘穆主管’面前毫无威力。而柳飞燕也终于明白,如果想完成自己的心愿,单凭自己的力量,成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地。她始终无法摆脱璇玑宫和天禅院的钳制。当她发现这一点时,也恰是她发现希望的时候。然而,女魃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没有一丝余地地拒绝!

  柳飞燕有时间,也无法再等下去了!而恰在此时,罗文晋暗中派人和她联系上。

  在金志豪的分析中,罗文晋是比女魃更适合的选择,柳飞燕也明白。可不知怎么,她的情绪始终有些低落。

  她心思玲珑,很清楚,她投靠罗文晋,唯一的命运便是成为一颗棋子。如果女魃愿意和她合作,她一定不会选择罗文晋。她心中始终有种没由来的感觉,与女魃合作,她一定不会成为棋子。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强烈得她对这一点毫不怀疑。

  可惜,女魃拒绝了!她到现在还不明白,女魃为什么会拒绝!

  身为女子,却一直没有寻找伴侣,而是一味的追求力量,组建自己的力量,这样的人,难道没有野心吗?怎么可能拒绝自己手上令天禅院和璇玑宫都觊觎的东西呢?

  同为女子,她自然没有办法以美色,但她以为同为女子之身在这个以男人为尊的世界中拼搏,会获得些许助力,但没有想到这丝毫不能打动女魃,难道她身的是铁石心肠?

  柳飞燕的精神有些恍惚,竭力定了定神,目光重新落在罗文晋身上。眼前这名男子,比之穆星玄更具有传奇性、更强大。可是,不知怎么,柳飞燕的心中依然充斥着浓浓的不甘。

  柳飞燕声音飘渺如同在云端:“罗掌教,那件宝物飞燕双手奉上。以掌教之能,带飞燕离开,也只不过反手之劳。日后,飞燕将在掌教庇护下。飞燕不敢有过多奢望,只有三个小小的请求,还望掌教恩准。”

  罗文晋神色肃然,微微颔首:“柳仙子但说无妨。”

  “金兄是我至交,身有暗伤,需要紫纹龙鼎参。飞燕无能,无法替他寻到该物,还请掌教相助!”柳飞燕款款下拜。

  “小姐!”金志豪万万没想到柳飞燕先提的要求竟然为了他,猛然上前一步……却又停了下来,眼中已经是热泪盈眶。

  罗文晋毫不犹豫点头:“金道友的才能,罗某也早有耳闻。紫纹龙鼎参虽然难得,但我霜月派尚有些许库存。柳仙子就是不说,罗某也会拿出此物。金道友如此大才,若是不幸,罗某于心何忍!”

  “谢谢掌教!”柳飞燕向罗文晋致谢,她忽然有些走神。

  罗文晋也并不催促。

  过了一会,柳飞燕才回过神来:“飞燕这些年四处飘泊,人已疲,心亦倦。这次随掌教离开,不向往繁华,只求安安静静地生活。但身不由己之事,飞燕亦不愿再做。”

  罗文晋慨然应允,双目寒光闪动:“这件事我应下来。若有敢来骚扰柳仙子者,杀无赦!”

  “我父亲……虽然我怨恨他极深,但是还请掌教手下留情,留他一命,其它酌情处理。”柳飞燕再次行礼。

  “哈哈!好!柳仙子有情有意,我很喜欢,这件事我也答应了!”罗文晋纵声大笑,神态豪迈。

  吱~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发出一声轻吟,蓦地打开,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罗掌教大驾光临,也不打个招呼,让谭某略尽地主之谊?!”

  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与一位少年模样的仙人并肩走了进来。

  黑袍老者面色慈祥,但在看向柳飞燕的时候,却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叹,语气中充满了无奈:“飞燕,我知道你对你像样的怨愤,但现在你向罗文晋救助,不啻于与虎谋皮,又岂会落得好下场?”

  “呵呵呵……”

  柳飞燕一阵冷笑,“谭老,如果是依你所说,我现在又是什么下场?艳名四播的囚徒?”

  “你……”黑袍老者一阵气结,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和他一起进来的那名少年却是面色正常,上前一步向着罗文晋行了一礼,不卑不亢地道:“天禅院弟子武逆罗见过罗掌教。”

  “武逆罗?”

  罗文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这位少年……虽然武逆罗面相如同少年,但成仙也有数千年,是天禅院中颇有名气的弟子,“天禅院天才弟子,年纪轻轻便已经名声远扬,见面更胜闻名,果然不错!”

  “……”

  武逆罗霎时间有一种吃苍蝇的感觉。虽然罗文晋现在是一派之主,但他的年龄并未高出他多少,双方是同一辈人,而罗文晋的话虽然有褒扬之意,但却是居高临下以一种前辈的口吻,这让心高气傲的武逆罗如何忍受?

  不过,对方的身份在那儿,他也只能咽下这口气,扬起脸,语气中带了几分凝重之意:“罗掌教深夜造访,欲夺我天禅院和璇玑宫之物,是何道理?”

  “道理?是天下的公理还是你们天禅院和璇玑宫的道理?”

  罗文晋哑然失笑:“你们所说的物品,是柳仙子的母亲生前获得,去世后传与柳仙子,其所有权什么时候成了天禅院和璇玑宫?”

  武逆罗却不气馁,淡然道:“柳仙子的外公是我们天禅院西院天王,父亲亦是璇玑宫长老,不知罗掌教又与柳仙子是何关系?”

  “武道友此言差矣。”

  罗文晋淡淡一笑,“柳仙子的外公或者父亲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东西到底归谁所有。据我所知,这件物品的拥有者是柳仙子,至于她交给谁……不好意思,似乎与二位无关。”

  武逆罗摇摇头:“柳仙子心地善良,不识人心险恶,容易被人哄骗,自然需要有长辈为她作主。”

  “无稽之谈!”

  罗文晋神色淡然,“今天,柳仙子一定要跟我走,仅凭二位……呵呵,说句不客气的话,恐怕留不下罗某。”

  他的语气温和,神色更是温文尔雅,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霸气逼人!

  “罗掌教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格,”

  武逆罗全然不生气,脸上一付云淡风轻的笑容:“但如果再加上一人,罗掌教是否还有如此信心?”

  一股清冽的香气从门外飘入,随即一道人影蓦然出现在房间里,向着罗文晋盈盈一拜,声音恍如冰原上吹过的一缕清寒:“悟剑道吕莹见过罗掌教。”

  罗文晋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谭之,成名己久,虽然实力上不如自己,但相差亦是不远;武逆罗,天禅院中年轻一代的翘楚,新晋的南院天王,其一身本领着实不弱。吕莹更是悟剑道首席弟子,是悟剑道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

  这三个人当中任何一个,都不是罗文晋的对手,但三人联手,罗文晋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眨眼间形势急转直下!

  忽然,罗文晋的笑容如同水波般舒展开来,悠然开口:“前辈,你还不出来么?”

  “哈哈!”如同夜枭般的笑声在夜色中扩散开来,三人脸色齐变,他们万万没有察觉到,竟然有人隐藏在暗处。

  一个稍稍有些佝偻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

  ……

  慕容纤纤整整一个星期都在闭关,

  云雾谷是祖师修炼之,也是她进入慈航道宗后的洞府。自她入住之后,依然是云封雾锁,只是任何慈航道宗的弟子未得她允许,再也难以进入。

  轰!轰!轰!

  就在慕容纤纤闭关的第七天,天地剧震,似乎整个大衍星都在震动!

  刚刚从深层次入定中清醒过来的慕容纤纤脸色一变,端坐的身形平平飞起,刹那间来到洞府之外向天空望去,不由得面色再次剧变……在这一刻,不要说是慕容纤纤,不要说是慈航道宗上上下下的一众弟子,就是整个大衍星的人,都是脸色大变!

  此时原本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但在这一刻却变成了一片血色,仿佛是被无穷鲜血染红了天空,甚至于隐隐可以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在这个时候,无论是宗门长老,还是世家强者,亦或是强大的散仙,都为之毛骨悚然,一些赫赫有名的无敌存在,脸上也出现震撼的神色。

  整个大衍星一下子陷入了血色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魂飞魄散,甚至有人以为是星球末日了。

  这片诡异而恐怖的血色并没有维持很久,大约一盏茶功夫左右,血色消失了,天空又恢复成了朗朗晴空,似乎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慕容纤纤一直望着天空,她就这样一直盯着天空,似乎要看透天空一样,就是一直风轻云淡的慕容纤纤,此时也脸色凝重……就在刚才血色弥漫的时候,她似乎听到了寒狱浮屠的器灵冰后在呼唤她的名字,并且还告诉了她一个地名——幽冥山。

  “慕容!慕容!”

  云雾谷禁制外传来唐语嫣的喊声,慕容纤纤连忙打出一道法诀,将她放进来。

  “慕容,你也看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唐语嫣见慕容纤纤还在若有所思地望着天空,顺口问题。

  “不清楚,我也是刚刚出关……不过,语嫣,你立即找玉老祖,请他派人查一下,看看寒狱浮屠还在不在。”

  慕容纤纤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唐语嫣说道。

  “寒狱浮屠……你不会怀疑是寒狱浮屠出现变故了吧?这怎么可能?”

  唐语嫣震惊地瞪大了一双美目,不过在看到慕容纤纤的表情之后,她只得耸耸肩:“好吧,我问问玉老祖。”

  唐语嫣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慈航道宗有专人负责寒狱浮屠所在区域的警戒,所以得到消息并不奇怪……而且消息内容也非常的令人震惊!

  寒狱浮屠消失了!

  “就在血色弥天的时候,当时负责守护寒狱浮屠的弟子竟然都没有看到它是怎么样不见的,当血色消失的时候,寒狱浮屠也消失了,这件事情已经震动了宗主和所有长老。”

  听到这样的消息,慕容纤纤不由为之沉默了起来,一时之间,她心里面有了几个的想法,能瞬间移走寒狱浮屠的强者,应该是屈指可数,最重要的是,寒狱浮屠不是普通的宝物,它的器灵冰后可不是白给的,就算来上几位帝境强者也未必奈何得了她,到底是出现了什么变故呢?

  “我要去一趟幽冥山!”慕容纤纤沉吟了半天之后,对唐语嫣说道。

  “什么?”

  唐语嫣不由脸色大变,说道:“幽冥山是璇玑星域第一凶地!传说万古以来很少人能进去,就算是帝境强者也不敢轻易进入!”

  “我知道,总有进去的方法。”慕容纤纤双目一眯,缓缓地说道。

  唐语嫣不由呆了呆,不由问道:“与寒狱浮屠的消失有关系吗?”

  幽冥山,在整个璇玑星域来说,一直都是一个谜,无人能解!

  “还不清楚。”慕容纤纤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若是与它有关系,这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寒狱浮屠是不是在那里,现在只有进去了才知道。”

  在血色降临的时候,慕容纤纤突然听到冰后的传音,现在看来,并不是人人都听到这个传音,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就现在所掌握的线索,答案无疑是在幽冥山,可像幽冥山这种传说中的险地,慕容纤纤也没有把握进入自如。

  “可是,慕容,你已经是掌门弟子,不宜轻涉险地啊!”唐语嫣犹豫了片刻,委婉地劝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慕容纤纤神色淡然:“寒狱浮屠是本门重器,不容有失,我既身为掌门弟子,理应为宗门效命!”

  “你……纯粹是自找麻烦!我去找玉老祖去!”唐语嫣气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