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44 奔袭(四)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二十二名霜月派弟子狼狈不堪地飘浮在半空中,除了意千寒的护身宝光依然湛湛生辉之外,其他人身上的防御宝光大部分黯淡无光,有几个甚至身上带伤,血迹殷然,护身宝光已经完全破碎……刚才那一击,消灭了十三名霜月派精锐弟子,女魃对这个结果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但是她也知道,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剩下的这二十二个人,无疑是这支队伍中最强大的。

  “正前方七百四十米,攻击!”女魃顾不得其它,一边传音下令,一边施展出驭香神通……几乎每个霜月派弟子都得到了重点照顾,的滞元仙香迅速在他们鼻端前弥散。

  只要他们嗅上一口,仙元的运转便会出现停滞……正常情况下,这种仙香的影响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且即便是察觉到,恐怕也会怀疑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了。但在这种战斗状态下,仙元的丝毫不畅都会导致神通或者法宝的威力大幅削弱,一些感知强大的人还是很容易判断出问题所在的。

  当女魃再次发出攻击的时候,意千寒立即发觉异常,大喝一声:“小心毒香偷袭!”

  这些人都是霜月派的精锐,刚才莫名其妙地便着了道,如果再次倒在同一道坎上,那未免有负精英之名,意千寒话音未落,一道道光霞便从众人身上绽射。

  前言不搭后语

  而在此同时,蝎影仙尊大袖飞扬,百余颗雷珠再次射出。

  意千寒目光阴冷,刚才那轮狂暴的攻击,让他从愤怒中完全冷静下来,看着只剩下的二十二人,他意识到,制订这个计划的人,是一位极其危险的人物!

  时间差,对方打的是时间差!

  该死!

  对方一定有一种不易被察觉的远距离侦察手段,这样偷袭者才能如此准确地捕捉到他们的位置。但即便如此,只有能对他们的行动做出如此精确的判断,才有可能打出如此无懈可击的时间差,从这一点,便能够判断出,对方的指挥者具备高超的战术素养。

  意千寒冷冽的目光之中,疯狂而冷静的战意,在肆意地燃烧!

  意千寒能够担任这个追杀小组的组长,除了他本身的实力高超外,他过人的战术素养也是罗文晋放心让他担此重任的另一个根本原因。作为一名领导者,对当前形势合理准确的判断,比他本身的战斗力更重要。

  “我们不能继续停留在空中,否则只能成为她们的靶子!”一名霜月派弟子喊道,他的神色有些惊世,显然这种当捱打不还手的状况已经影响到他的心志了。

  此话一出,其他人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现在敌暗我明,无论是停留在空中或是遁逃,都会成为偷袭者的靶子,眼下应该做的就是马上下降到地面,利用地形地势整顿队形,然后打个防守反击,尽量缩短彼此在天时、地利方面的差距。

  意千寒心中陡然一跳,一股寒意骤然从他背上升起,对方既然在此设伏,又岂能不考虑到这一点,这连续两波的雷珠攻击分明是算准了他们可能作出的应对。

  “所有人跟我来!”

  时间已经容不得意千寒仔细思索,当下向幸存的同门传音,带着人猛然向另一个方向飞遁,同时高度也迅速降低,竟是要降落!

  “呃!我吸了……”刚才那名弟子突然间面无人色,身形开始下落,竟没能跟上队伍。

  “该死!”

  意千寒知道那名弟子应该是再次嗅入那可恶的毒香,导致仙元无法控制了。但他此时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给出更合理的建议了……在空中多停顿一秒,便多一份危险,其他人此时也有些惊慌,但意千寒的命令立即把他们从六神无主的状态拉回,他们迅速跟着意千寒飞去。

  就在意千寒带领着剩下的二十余名霜月派弟子遁离原地的时候,在他们正前方的地面上,又飞起一大群雷珠!

  “完了!”

  意千寒无力地闭上了眼睛,他清楚,刚才受到毒香影响的那名同门死定了!

  呼吸之间,一片巨响轰然响起,雷珠齐爆,刹那间便将那名弟子的身形吞没……在那种恐怖的爆炸当中,恐怕帝境强者亦不免重创,何况只是一名惊弓之鸟般的仙尊?

  意千寒蓦然瞪圆了双眼,森冷的目光如利刃闪动。

  该死的,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跟我来!”

  他一声沉喝,带着剩下的二十名同门纷纷划出轨迹不同的弧线,朝地面落去。

  女魃有些遗憾,第二轮攻击,她的香丹和蝎影仙尊的雷珠只杀死了一名仙尊,而那个追杀小组的头目显然很精通战术指挥,竟然识破了他的第二次攻击轨迹。

  有木石潜踪大阵的掩护,追杀者一时无法确认他们的方位。但对方适时远离,却也令得他们接下来的攻击不得不更改计划。

  到目前为止,整个计划实施得非常完美,虽然对方的降落地点和预计得有些出入,却并不妨碍接下来的行动。

  虽然是安全着陆,但意千寒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双方此时就像是在博弈,对方明显是此道高手,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巧妙。他相信,对方的手段可不止表面上这些,如果所料不差,在他们降落的时候会受到第三次攻击……刚才那第二波攻击,在时间方面掌控得恰到好处,如果不是他应变迅速,恐怕全军覆没也是有可能的。

  意千寒首先落地,他的的目光紧张地在雪松林中来回逡视,地面上杂乱一片,高大的雪松被刚才的冲击波蹂躏得一塌糊涂,残枝碎叶洒了一大片,地面更是一片泥泞,找不到一块平整洁净的地方……但就是这样,那些袭击者藏身的地方依然是一无所见,没有丝毫的气息显露。

  “卑鄙!有种的你们就出来,我们面对面战斗!”意千寒怒喝。

  他知道这样的吼叫是没有意义的,可是他必须做点儿什么,保证后续降落的同门不会受到攻击,或者让对方忍不住情绪波动,从而暴露藏身所在。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丝微弱的仙元波动,意千寒一下子警惕起来,刚刚降落和其他正在降落的霜月派弟子也都开始防御和准备反击。

  这股仙元波动十分的微弱,几乎是刚刚察觉便即消失,但是能够活到现在的,全都是真正的高手!

  接连两次的偷袭,让这些追杀者变得更加谨慎,也更加的敏感!

  意千寒早就料到对方必定会有后手,这股波动想必就是对方准备的下一轮攻击,可是这股波动很快便消失,让他的心中更为紧张:“小心!”

  就在他的提醒刚一出口的瞬间,空气中蓦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啸声,数只金、银两色的梭形法宝蓦然从‘虚空’中出现,化作一道道流光袭向那几名正在降落的霜月派弟子。

  “大胆!”一名霜月派弟子大喝,扬手发出一道剑光截向最前面的那道金色流光,然而就在这时,紧跟在金色流光后面的银色流光蓦然消失。

  一股很不好的感觉蓦然涌上这名霜月派弟子的心头,但没等他细想,一柄银色飞梭便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身前,一片彻骨寒意刹那间笼罩了他。

  咔!

  在这名霜月派弟子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银梭竟然一下子将他的护身宝光凿穿,彻骨寒意使得他身体有些发僵……下一刻,银梭‘噗’的一声击碎他的头颅,在这名弟子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瞬间,看到旁边有几名同门也是身上血花四溅的栽下地面。

  “只会偷袭的小人,拿命来!”

  意千寒看得是目疵欲裂,抬手祭出一只玉镯,化作一轮宝光就要拦截其它飞梭,但就在宝光冉冉飞起的时候,一只巨掌凌空落下,巨掌上锋利的指甲在宝光上一划而过。

  咔嚓!

  刚刚飞起的宝光顿时黯然失色,一声碎响,光华尽敛,化作几段碎玉由空中掉落。

  飕……

  十几道流光掠地而至,没入地面,旋即数座旗门隆隆升起,将刚刚落地的一众追杀者圈在其中,只有意千寒和另外两名霜月派弟子因为位置的原因,没被旗门笼罩。

  “白泽,这三个人由我处置,其他人交给你们了。”

  女魃现出身形,随着她的命令,数道身影闪电般的射入旗门之中,而那些霜月派弟子在被旗门笼罩之后,身形都已经消失不见,更没声音发出,一股不安的情绪在意千寒和另外二人心中生起。

  “你是什么人?”意千寒看向那个屹立在风寒中的窈窕身影,厉声喝问。但他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手掌一翻,一只紫色的镜形法宝已经开始发出耀眼的光华。

  女魃微微一笑,她丝毫没有让意千寒顺利催动起法宝的意思,摧动庚金波漩功,挥袖间,数十道庚金剑气凭空出现,呼啸着扑向意千寒……只是它们还没有攻击到目光,便被另外两道如同匹练般的剑光截住。

  出手的正是另外两名霜月派弟子。

  眼见庚金剑气几乎一瞬间被斩成了碎片,女魃却是夷然不惧,反而不急着出手阻拦意千寒祭宝了,只是衣袖轻轻一甩,阴阳双钩飞出,化为一黑一白两道剑光护住了自身,然后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意千寒的举动。

  一片紫色的霞光从意千寒手上的镜子里绽射,转瞬间光霞弥散,笼罩了整片的空间。

  女魃只觉得眼前紫光一闪,随即身体四周出现一股股诡异的能量波动……晃眼间,眼前景象再次清晰下来,但女魃的眉毛一挑,眼中露出微微的惊讶神色。

  刚才,她还身处于一片冰天雪地当中,但转瞬间便已经身处在一片花团锦簇的世界当中。

  周围林木高耸,遍地仙花琼草,远处更是山峦叠翠!

  “竟然是幻术类的法宝?有些意思了!”女魃看清楚四周景物,便轻笑起来,但脸上却是一丝笑容也无。

  copyright aixs

  慕容纤纤本身便精通幻术,她的第二元神自然也都掌握了她这方面的神通,而且造诣同样不弱。

  冥冥之中,似乎有无数隐形的丝线不断牵扯着她,想让她迷失在这片幻境当中,但对于同样精通幻术的女魃来说,这点儿伎俩弱得可笑。

  随即女魃心念一动,身前黑白两色剑光蓦然爆发出一片光霞,那些无形的丝线顿时被斩断一空,她的身形蓦然飞到了半空。

  站在虚空当中,女魃的目光再次看向四周,眼眸中精光闪闪,犹如夜空中的星辰。

  眼前依然是幻境,一片山清水秀的样子,但无论是意千寒等人还是那座旗门,都是踪影全无,这么一片‘洞天福地’,竟好像只有她一个活人一般。

  又抬着凝望了一眼远方,高高的峰峦插入云雾当中,似乎无有尽头一般。

  忽然她的眼中精光大盛,随即口中发出一声清叱,原本旋红在她身边的阴阳双钩蓦然飞起,化作两道流光斩向高空中看似空无一物的某个方位。

  一连串的爆裂声从虚空中传来,随即黑白剑光在那里交织闪烁,十几道乌沉沉的剑气现身……这些剑气体积不大,但每一道都晶莹剔透,仿佛无形剑气一般,借着树木花草向女魃袭来。但却被女魃早一步发现,御使阴阳双钩迫其现身。

  糊里糊涂

  “咦!”一诧异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听声音却不是意千寒的声音,但声音中充满了意外之色。

  随即,那十几道剑气轰然爆散,将阴阳双钩崩开。

  女魃眉毛一挑,想都不想地打出数道剑诀,顿时间阴阳双钩微微一震,化作两条匹练横扫,寒气逼人!

  铮……

  随着一阵仿佛弹琵琶似的响声传出,虚空中又是数十道晶莹剔透的剑气出现,全数被阴阳双钩迫开……接着在女魃剑诀催动之下,黑白剑光与晶芒交织在一起,竟就如此斗争起来。

  女魃见此,目中厉色闪现,一声古怪的咒语骤然间出口。

  一声闷哼从某处传来,百米之外一团白光爆发而出,一名霜月派弟子随之现形而出,同时双手抱头,脸上现出了痛苦之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