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62 条件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夫人如何称呼?”女魃忽然问道。

  那位夫人怔了一下,旋即答道:“穆主管,你就称我仇夫人好了。”

  女魃微微点头,称呼不过是个小问题,这位仇夫人的条件才是一个真正的大馅饼,砸得她确实有些招架不住。不过,现在这个饼跟张画差不多,能不能吃到嘴里,可不能仅仅听她这么承诺。

  她略一思索,眉头便轻轻皱了起来,“仇夫人,无面仙宫在极冰地带的力量能够消灭焱战队吗?况且如果无面仙宫在极冰地带集结力量,悟剑道能够允许吗?这会不会加剧局势的恶化?”

  仇夫人显得十分冷静:“消灭焱战队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相对而言,你对我们的价值更高!悟剑道确实不会坐视我们集结力量,但我们有专门的人牵制他们,而且我们在行动的时候,尽可能不去触及悟剑道的敏感点。事实上,像焱战队这种大规模的散仙团队,对于悟剑道来说,跟眼中之刺也差不多,他们更乐意有人替他们拔掉。只要筹划得当,成功的把握还是很大的。”

  女魃听得很仔细,同时在心中也进行了对比分析。

  不得不承认,仇夫人所提的建议不是没有可行性,而这个建议,恰恰是她目前无法拒绝的。

  对于她自己所制定的计划,她心中其实也是没有太大的把握。事实上,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莫邪所说的战术天才。

  以前有林海涛在身边,这种事情从来不需要她或者本尊来动脑筋,现在不过是赶鸭子上架罢了。所谓的计划,是林海涛的底稿,加上本尊在地球时看过的《孙子兵法》、《三国演义》,再加上以往历次战斗总结的经验构成的。尽管上次伏击追杀小组很成功,但女魃心里的底气还是不足。所以这些天修炼之余,她也在寻找战术方面的典籍,而且看得越多,她越觉得战术方面的知识浩瀚无涯,愈发显得自己的渺小。

  这一次,她费尽心思制订计划,也只是抱着能做一点是一点的心态。

  所以仇夫人提出的条件,直接击中了女魃的软肋,迫使她不得不认真地考虑这个建议。无面仙宫有消灭焱战队的能力,如果真的能把焱战队一窝端掉,林海涛那边的压力会陡然减轻,甚至有可能不战而胜。

  “无面仙宫调动力量需要多久?”女魃思索片刻问道。

  仇夫人心中暗喜,她知道对方已经在认真考虑这个建议的可行性。在她看来,女魃无疑是个极难对付的人,她为人低调内敛,性格沉静不冲动,对欲望方面的克制力如同苦行僧侣一般,与普通女仙有很大的区别。这就意味着,想用寻常手段打动她决不容易,再加上双方结仇在前,基本就没有合作的可能性……到了这个时候,别人或许不知道前段时间的传言是真是假,仇夫人这边已经可以确定,穆星玄和木仙子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但是,在对方的身上,有一种普通仙人很少见的漏洞,那就是这个人非常的重感情,尤其是重视她的同伴!

  仇夫人虽然早就发现了女魃的这个弱点,但是让她郁闷的是,女魃的这些同伴竟然都是极厉害的人物。这也导致,她根本无从下手,想利用这点的机会都没有。

  真要多谢焱战队!

  虽然心中兴奋,但仇夫人的脸上还是保持不动声色。她放缓语速,大脑飞快地运转:“大约需要十四、五天的时间。而且,我们在极冰地带能够集结的力量有限,这场战斗只怕会持续一段时间。”

  “多长时间?”

  仇夫人的话并没有让女魃感到沮丧。如果她说几天之内便可以结束战斗,女魃反而不会相信。

  焱战队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冬阳星本土势力,他们在冬阳星和极冰地带的根基深厚无比。他们在各地的分部多达数百个,如此一个庞然大物。哪怕无面仙宫比它更庞大,也需要花费一番力气。更何况,焱战队还有本土作战的优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需要六十天左右的时间。”

  仇夫人接着道:“不过,只要战争开始,你那些朋友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女魃片刻之间便做出决断,她点了点头:“好。不过我有一个想法,你们不需要立即进行大规模的调动。我想你们应该有马上可以调动的力量,让他们直接对焱战队进行试探性的攻击。试探进攻在前,然后再大规模地调动各地力量,调动不需要太隐蔽。如果你能做成,无论最后焱战队有没有被消灭,这套训练计划我都给你。”

  稍微梳理一下,女魃的思路豁然开朗,为什么需要消灭焱战队?完全不需要那么做!

  女魃对林海涛他们的能力有着足够的信心,她坚信,只要为他们争取一丝机会,最终的胜利都会属于他们。

  试探性进攻,再加上大规模力量调动痕迹,就好似山雨欲来风满楼,紧张气氛会人产生一种错觉——即将有大战爆发!而首当其冲的就是焱战队,女魃不相信他们能够安之泰然。况且对方还是无面仙宫这种本来就不按正确套路出牌出的势力!

  女魃几乎能够肯定,焱战队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收缩力量,加强防护和侦察,而且还有可能向其他势力求援,比如悟剑道……毕竟这里是悟剑道的主场,而且悟剑道和无面仙宫的关系不睦。

  如此,对于女魃来说,目的已经达到!

  仇夫人的脸上微露惊容,她已经准确地把握到女魃的意思。

  她不得不赞叹,女魃的这个方法更巧妙,而且也更加安全,她求之不得。

  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是战术天才?

  她毫不犹豫答应:“好,就照你说的办!”

  而仇夫人此时的心中却是大为轻松,如果真的能够救下穆主管的同伴,对于修复双方敌视的关系,有着极大的作用。至于二十五亿仙晶,她全然不放在眼里。

  端木家果然财大气粗,二十五亿仙晶的物资只花费了半天便准备好了。这些物资都是女魃亲自拟定的,其中包括各种野外生存的物资……包括各种丹药、战船等。

  女魃选出来的护卫总共有两千名,这些护卫都是个人能力出色、纪律性强、拥有团队实战经验的散仙。而剩下的护卫,端木家会如何拉拢,就不需要她操心了。不过,端木家最不缺的就是仙晶,只要舍得砸仙晶,估计没什么问题。

  借助着夜色,女魃带着队伍,没有惊动任何人,乘坐战船离开了瑞雪城。

  没有人知道,她将带着这些人去哪,就连刚刚与她谈完合作的仇夫人也不知道。

  但女魃并不知道,她的行踪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么隐秘,有许多人目送这支队伍的离开!

  城头,吕莹和端木华棠注视着船队消失在夜色中。

  端木华棠感慨道:“人老了,穆主管做的事情,总是想不明白。但最后,又总是发现她在不知不觉中成就了很多东西。这种感觉,真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吕莹没有说话,冰晶般清冷剔透的眸子,遥遥注视着远去的船队。

  金志豪和柳飞燕立身于驻地的上方目送这支队伍的离开,金志豪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她终于走了,我们也可以睡个好觉了。”

  这段时间,金志豪始终有一种被硬生生压制的感觉……有女魃在,瑞雪城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存在变数,现在女魃一走,他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

  “你猜她想做什么?竟然走得如此突然,如此隐密?”柳飞燕忽然问道。

  “谁知道?”金志豪耸耸肩,不以为然道:“她可是连莫邪都会称赞的战术天才,她所考虑的事情岂是普通人能够看得透的?”

  “是啊!永远没有人能看透她。”柳飞燕幽幽一叹,夜色溶入她眸子里,落寞而忧伤。

  金志豪也不由叹息一声,小姐一向孤芳自赏,这么多年几乎没有哪个能够得到她认同的同性仙人走近她的身边。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双方却势如水火,有若仇敌。

  两人默然半晌。

  金志豪忽然问:“小姐,那件事,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那件事?”柳飞燕眼神中的落寞迷惘渐渐消退,目光重新恢复坚定,寒冷而充满恨意。她将目光重新投向远处,像在自言自语:“只要能达到目的,怎么做我不在乎。我本就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金志豪看着恢复淡然的柳飞燕,心中如针扎般难受。

  ……

  隆……

  剧烈的爆炸声震撼天地,砺冰城的夜空被无边火雨映照得一片酡红。一声声尖锐的剑啸声此起彼伏,各种神通如同滚雷一般,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而在这一片混乱之中,一条条生命在这一片瑰丽的夜空下面凋落!

  砺冰城内,那些普通武者的家都是门窗紧团,缩在房间里瑟瑟发抖,这种层次的战斗远远超过了他们的实力。而那些普通散仙,此时也不敢有丝毫异动。不过他们心中疑惑的是,什么人,竟然敢去打焱战队的主意?

  疑惑归疑惑,不过这些人心中却是快意无比。焱战队的人从进驻砺冰城那天开始,就横行霸道,据说他们犯下的各种案件数目高达三十起,而且愈发肆无忌惮,而那些敢于打抱不平的人,全被他们轰成肉泥。

  杀吧杀吧!最好杀得一个都不留!

  许多人在心中默默祈祷。

  战斗声只持续不到半个小时便结束了,当一支陌生的战队进入砺冰城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焱战队的这个分部完蛋了!

  不过人们也发现,这支队伍的纪律十分森严,自始至终,他们除了偶尔用冷冷的目光扫过外,没有人听到他们说一句话,也没有骚扰过城中的店铺或者居民。

  毫无疑问,焱战队的这个小型基地现在成为云帆战队的营地。洛小飞罕见地展现出狠辣手段,偌大的分部没有留一个活口。

  全团进入营地,众人立即忙碌起来。安排警戒力量,整理新基地,采购食品……

  而林海涛和林清平,却来到这个基地的仓库门前。两人相视一笑,推开这座基地的仓库大门!

  ……

  燕铁衣漫步走进小巷,他本身相貌就并不起眼,穿着也极为朴素,浑身气机收敛,走在街道上,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来。

  他似乎对这里颇为熟悉,七拐八弯之后,走到一间民居处。

  这处民居颇为破旧,尤其是那扇红门,朱红的漆已经有些不少剥落,露出里面黝黑的木头。红门上那对铜环,让这处民居看上去有几分古色古香的味道。

  燕铁衣轻车熟路地上前,‘啪啪’用力拍那铜环。

  “谁啊?”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咿呀一声,房门打开,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燕铁衣面前……一件灰色的道袍泛着油光,胡子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梳理了,都开始打络了。

  “若冰,你还是这样,没什么变化。”燕铁衣笑道。

  “咦!燕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中年男子惊喜道。

  燕铁衣略带无奈道:“我回来的事,应该没人不知道吧。”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最近正要打造一套仙兵,已经很久没有注意外面的消息了。”

  她的自嘲中笑透着几分沧桑豁达,燕铁衣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早就停下来了。我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心情去做这研究?”中年人无可奈何道。手忙脚乱地把规程如山的书和资料搬起来,腾出一张椅子给燕铁衣。

  燕铁衣也不客气,坐下来。椅子顿时出一阵令人提心吊胆的声音。环顾四周,房间里到处堆满了各种书籍,四周的墙壁全都挂着许多杂七杂八的地图。

  “我不是给过你一笔仙晶吗?”燕铁衣问道。

  “我没动那仙晶。”中年人笑了笑:“你又不是啥富家子弟,自己也穷得掉渣,就别管我了。”

  燕铁衣心中一暖,鼻子有些酸,他想让自己笑,却比哭还难看:“把打造仙兵的工作推了吧。”

  “那怎么行?”中年人一瞪眼:“我可是求了很久,才揽到这个活的,难道你想败坏我的声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