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88 内鬼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璇玑宫中,等大长老和传功长老离开之后,房间里的两个人才放松了起来。%乐%文%.

  倪荣脸上罕见地露出认真的表情:“莫邪,你真的打算答应大长老的要求,去找那个木仙子的麻烦?”

  莫邪来到窗口,抱着双臂看向空中,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怎么可能?”

  “那就好。”

  倪荣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笑道:“那条老狐狸,吃人不吐骨头。他一套我不喜欢得很,一口一个璇玑宫荣光,陈词滥调,烦不烦!我没父没母,也没啥牵挂,就你一个兄弟,可不想你给别人当枪使。”

  “我也不喜欢。”莫邪淡然道:“这些年,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别人只看我表面风光,哪知我其实和囚犯又有什么区别?哼,璇玑宫培养的真传弟子?老子只想吃吃睡睡,这些还不是拿命拼出来的?和我一起的师兄弟,现在还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人。他们也是天才啊,可惜,都死了。”

  莫邪的话透着浓浓的愤懑、悲凉。

  “莫邪,慎言。”

  倪荣陡然紧张了起来,四下张望。

  “不用慌张,这个时候,他们怎么会动我?”莫邪冷笑,一脸笃定的神色:“以我现在的声望,只要不逃出璇玑宫,他们无论如何不会动我。而且,他们算定,只要我不走,你也不会离开璇玑宫。”

  倪荣目露精光,露出几分寒意。

  莫邪轻轻一笑:“我怎么会让他们如意?如果我没有猜错,罗文晋一定会有后手!别人只以为是柳飞燕勾结他,但是我猜他肯定早瞄上了柳飞燕手上的东西。以他的性格,向来是谋定而后动。在下手之前,准备工作十有**已经完成。柳飞燕手上的东西落入旁人手上,恐怕和无面仙宫没什么区别,但是落入罗文晋手上……嘿嘿,大长老他们大概还没有看清这点吧。”

  倪荣悚然而惊:“罗文晋有这么厉害?”

  莫邪坐了起来,目光幽深:“嘿嘿,罗浮会为什么会突然向悟剑道开战,而且打得不可开交?”

  倪荣并不是愚蠢之辈,惊得险些失声:“你怀疑是罗文晋?”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莫邪面色凝重,微微一叹道:“只不过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但是,你应该还刻,在罗浮会与悟剑道之间发生战争后,在西凌城的争斗中,他杀了千叶宗的周复,让霜月派与千叶宗和无面仙宫结下死仇。回去之后,他毫不辩解,被软禁。但彼时霜月派已经陷入危境,两家的打压之下,霜月派岌岌可危。此时,罗文晋果断出手,一举夺权。随即任命霍彦,力挽狂澜,也让他的声望一时无二。这一系列事件,看似偶然,其中却隐约有根线串连着它们。”

  倪荣终于露出骇然之色。

  “组建完全忠于他的军团,谋夺柳飞燕的东西,这些都只是他的一系列过程,现在他只缺一个条件。”莫邪悠然出神。

  “什么条件?”倪荣下意识接口。

  莫邪霍地眼开眼睛,一道寒光一闪而逝:“一个优秀的指挥者!”

  “优秀的指挥者?”倪荣嘴里喃喃,忽然抬起头:“他会不会来找你?”

  莫邪哑然失笑:“怎么可能?他能欺上千叶宗,那是因为千叶宗本就以战力而著称。我相信,他还没有愚蠢到直接杀上璇玑宫的地步。”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凝重:“我怀疑,他很可能已经有了合适的候选人了!或者……”

  他脸上罕见地露出犹豫之色。

  “或者什么?”倪荣急声问道。

  “或者,他本身其实就是一个优秀的指挥者!”莫邪神色怔然。

  倪荣脸色发白,过了片刻,才勉强笑道:“你这家伙双开始胡扯了!他要是那么强,干嘛隐藏这么久,早就开打了。”

  “可能是某项条件不成熟吧,他没有一战而胜的把握。”说到这,莫邪霍地睁开眼,脸色凝重无比:“我明白了!他在等柳飞燕手上的东西!对,他一定在等那些东西!”

  “柳飞燕手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倪荣有些不解。

  “仙械。”

  莫邪的脸色突然一变,失声道:“糟糕!其他五家危险了……”

  “没那么糟糕吧!”

  倪荣脸上挤出了笑容,他也觉得自己笑得太过僵硬,但莫邪的猜测让他有些心慌……这些年来,只要莫邪说出来的,十有**都成是事实。想到这儿,他不免着急道:“那我们怎么办?”

  “关我们什么事?”

  莫邪的脸色再次变得冷漠起来,“他们打他们的,打得越厉害,我们越安全。”

  倪荣精神一振,暗中注意了四周,压低声音道:“我们能不能趁乱逃出去?”

  “你一个人是没问题的。”莫邪摇头:“我的父母家人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我根本跑不掉。”

  倪荣颓然:“你不跑,我跑啥啊。干脆让罗文晋把璇玑宫打个稀巴烂,这样你就能自由了。”

  莫邪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神色中说不出的落寞:“像我这样的人,不管是谁胜,除非我投靠他们,否则只有死路一条的。”

  倪荣默然,他知道莫邪说的是实情。在每个当权者眼中,像莫邪这样的人才,是他们最喜欢也最害怕的人物。过了半晌,他恨声道:“要不然,我们干脆自己干!我就不信,凭你的脑子,还能被老狐狸吃得死死的!我们想办法把你父母救出来,内星域住不下去了,我们就去外星域。外星域容不下我们,我们就离开璇玑星域,离开混乱界域!反正你去哪,我就陪你去哪!总比呆在这引颈待戮好!”

  莫邪再次沉默下来,怔怔地看着窗外,不知道他此时又在想什么?!

  原雪城,很快便在云帆二队的控制之下。所有的小势力都乖乖就范,配合无比,就连城主大人也都是低眉顺眼的。他们也都知道,像这样一支实力强劲的部队,根本不会在这样偏僻的地方逗留太久。

  这真是一支奇怪的部队。

  云帆二队,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到现在为止,他们的首领还从未露过面,而营地却是秩序肃然,除偶尔空中有驾着飞碟巡罗的队员。云帆二队的到来,竟然没有对原雪城的日常生活造成任何影响,反而因为这些飞碟的存在,城市的治安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这些队员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他们曾亲眼见到那些不配合的散仙,三下五除二便成了一具尸体。云帆二队的散仙实力个个恐怖无比,还有那股子凶悍肃然的气势,胆子小连靠近都不敢靠近。不过,云帆二队的纪律十分严格,除了巡逻的队员,其他人都呆在营地里,没有人踏出来一步。

  这些小势力从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后来的渐渐适应,他们发现,只要不去挑衅这些人,这些人根本不会管他们做什么。而且除了扫荡过市场的一些原料外,这支队伍没有其他任何举动。就连扫荡这些原料,云帆二队都全部足额付款,让这些已经做好大出血的地方小势力们愕然不已。

  而每天,云帆二队的后勤组便会拿出一些珍惜的材料出来拍卖。这些产自极冰地带深处的材料,平日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在一位商人尝试着拍下一批材料,紧接着一转手,赚取巨额利润之后,这里便变得门庭若市。不过,在这只能用仙晶说话,谁敢在这仗势欺人,会被直接毙掉。

  除去拍卖珍稀材料,云帆二队还会采购大量的其他物资。这些物资包括的种类繁多,有丹材、有符材,还有各种炼器材料。云帆二队给的采购价格十分厚道,商人们也愈发卖力。

  渐渐,获益的商人越来越多。城市治安也迅速变好,市场开始变得繁荣,人们从最初的畏惧,开始有些希望云帆二队能在这多驻扎些时间。

  女魃每天只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一付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新队员的训依然是刻苦无比,白泽和蝎影两人在这一点上出奇的一致。不过,不是没有人有怨言。这么多天,他们过的都是野外生活,好不容易进入一个城市,居然还把他们关在军营。这一点上,许多仙王境强者也在暗中抱怨。

  好在绝大多数人心中虽不满,但还是可以接受,毕竟他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实力在不断提升。

  “终于都准备好了。”女魃欣喜地看着眼前的东西。

  当天早上,女魃亲自发布命令,这一天全队轮流放假。

  上午,十六名护卫和近卫营可以自由活动,而下午轮到五个大队的队员。但是所有人只许在原雪城内活动,禁止对外通讯,而这次假期之后,将是接近一个月的封闭训练。

  这个命令一出,全队欢呼!

  十六名亲卫和一百名近卫在其他队员们羡慕的目光中,愉快地走出营地。

  原雪城市民惊讶地发现,一直大门紧闭警备森严的军营第一次打开了大门。一些队员从里面走出来,一脸好奇地四处打量。一开始市民们还有些担心,但是很快他们便发现,这些人充满了购买欲,几乎是见到什么买什么,而且他们都十分大方,买东西根本不还价。对于这样的客人,商家们自然喜笑颜开,热情无比。

  斐玥四下张望,没有人跟踪。她脸上浮起一道冷笑,出营时有诸多的限制,譬如不准与外界联系,她便知道女魃怕消息泄露出去,用这种方式来避免他们与外界联系。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她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装作逛街,不时的还要跟商人们讨价还价。她脑海中飞快地回想,自己平时的行为应该没有什么破绽。想到这,她不禁有些愉悦起来。

  稍一盘算,今天早上出营的,数量可有一百一十五人,老板根本没办法跟踪!而且公然跟踪的行为,势必会引起所有队员的不满。

  云帆二队里,真正值得老板依赖的人少之又少。

  斐玥的心情更加愉悦,但她的警惕心没有减弱,一直在注意自己周围的一切。不过,她没有发现任何跟踪的人,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如果有人跟踪,她不相信有谁能够躲过她的眼睛,她可是经过专业跟踪培训,神识无比强大。

  她在人多的地方逛了几圈,中途更是换了几身衣服,没有人会把她和那个温婉的女仙再联系在一起。

  看了一眼时间,她觉得差不多。再次确认周围没有人,她自然而然地推开一个专营各种仙符的店铺。仙符虽然是一种消耗品,但在极冰地带也是最抢手的东西,在极冰地带的商铺当中,这些出售丹药、仙符的店铺,生意是最为兴隆的。

  斐玥之所以没有使用通讯水晶,是因为在这里,几乎没有办法保持通讯的完整……她根本联系不上外面。

  战队下发的传音仙符,在使用方面有诸多的限制,一旦队内发现异常,那可就麻烦了。

  斐玥买了两张传音仙符,悠然离开。不一会儿,两道红光先后飞起。

  而就在此时,在云帆二队军营的一个警备森严的房间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如果白泽和蝎影在这,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里的成员,都是他们原端木家护卫队的队员。

  数十个人坐在那里,每个人都盯视着面前千里摄形球,神色十分凝重。

  忽然,一名队员猛然瞪起了眼睛:“发现异常!进行下一步行动……”

  这句话就像一个导火索,一场无声的战斗悄然展开。

  用间,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手段,却也是探听消息最为行之有效的一个手段,在瑞雪城进行大规模招募的时候,就有很多各大势力派人混入,不过端木华棠这个老家伙已经将大部分有嫌疑的新人留在了自家的卫队当中。

  女魃深知其中的猫腻,所以在队伍一开始行进的时候,都不得与外界进行练习,其后更是作出各种规章制度,对队员们的擅自通讯规定了严格的处罚条例。而今天,她们做了种种的准备,就等着有人忍不住跳出来。

  璇玑宫中,等大长老和传功长老离开之后,房间里的两个人才放松了起来。%乐%文%.

  倪荣脸上罕见地露出认真的表情:“莫邪,你真的打算答应大长老的要求,去找那个木仙子的麻烦?”

  莫邪来到窗口,抱着双臂看向空中,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怎么可能?”

  “那就好。”

  倪荣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笑道:“那条老狐狸,吃人不吐骨头。他一套我不喜欢得很,一口一个璇玑宫荣光,陈词滥调,烦不烦!我没父没母,也没啥牵挂,就你一个兄弟,可不想你给别人当枪使。”

  “我也不喜欢。”莫邪淡然道:“这些年,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别人只看我表面风光,哪知我其实和囚犯又有什么区别?哼,璇玑宫培养的真传弟子?老子只想吃吃睡睡,这些还不是拿命拼出来的?和我一起的师兄弟,现在还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人。他们也是天才啊,可惜,都死了。”

  莫邪的话透着浓浓的愤懑、悲凉。

  “莫邪,慎言。”

  倪荣陡然紧张了起来,四下张望。

  “不用慌张,这个时候,他们怎么会动我?”莫邪冷笑,一脸笃定的神色:“以我现在的声望,只要不逃出璇玑宫,他们无论如何不会动我。而且,他们算定,只要我不走,你也不会离开璇玑宫。”

  倪荣目露精光,露出几分寒意。

  莫邪轻轻一笑:“我怎么会让他们如意?如果我没有猜错,罗文晋一定会有后手!别人只以为是柳飞燕勾结他,但是我猜他肯定早瞄上了柳飞燕手上的东西。以他的性格,向来是谋定而后动。在下手之前,准备工作十有**已经完成。柳飞燕手上的东西落入旁人手上,恐怕和无面仙宫没什么区别,但是落入罗文晋手上……嘿嘿,大长老他们大概还没有看清这点吧。”

  倪荣悚然而惊:“罗文晋有这么厉害?”

  莫邪坐了起来,目光幽深:“嘿嘿,罗浮会为什么会突然向悟剑道开战,而且打得不可开交?”

  倪荣并不是愚蠢之辈,惊得险些失声:“你怀疑是罗文晋?”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莫邪面色凝重,微微一叹道:“只不过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但是,你应该还刻,在罗浮会与悟剑道之间发生战争后,在西凌城的争斗中,他杀了千叶宗的周复,让霜月派与千叶宗和无面仙宫结下死仇。回去之后,他毫不辩解,被软禁。但彼时霜月派已经陷入危境,两家的打压之下,霜月派岌岌可危。此时,罗文晋果断出手,一举夺权。随即任命霍彦,力挽狂澜,也让他的声望一时无二。这一系列事件,看似偶然,其中却隐约有根线串连着它们。”

  倪荣终于露出骇然之色。

  “组建完全忠于他的军团,谋夺柳飞燕的东西,这些都只是他的一系列过程,现在他只缺一个条件。”莫邪悠然出神。

  “什么条件?”倪荣下意识接口。

  莫邪霍地眼开眼睛,一道寒光一闪而逝:“一个优秀的指挥者!”

  “优秀的指挥者?”倪荣嘴里喃喃,忽然抬起头:“他会不会来找你?”

  莫邪哑然失笑:“怎么可能?他能欺上千叶宗,那是因为千叶宗本就以战力而著称。我相信,他还没有愚蠢到直接杀上璇玑宫的地步。”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凝重:“我怀疑,他很可能已经有了合适的候选人了!或者……”

  他脸上罕见地露出犹豫之色。

  “或者什么?”倪荣急声问道。

  “或者,他本身其实就是一个优秀的指挥者!”莫邪神色怔然。

  倪荣脸色发白,过了片刻,才勉强笑道:“你这家伙双开始胡扯了!他要是那么强,干嘛隐藏这么久,早就开打了。”

  “可能是某项条件不成熟吧,他没有一战而胜的把握。”说到这,莫邪霍地睁开眼,脸色凝重无比:“我明白了!他在等柳飞燕手上的东西!对,他一定在等那些东西!”

  “柳飞燕手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倪荣有些不解。

  “仙械。”

  莫邪的脸色突然一变,失声道:“糟糕!其他五家危险了……”

  “没那么糟糕吧!”

  倪荣脸上挤出了笑容,他也觉得自己笑得太过僵硬,但莫邪的猜测让他有些心慌……这些年来,只要莫邪说出来的,十有**都成是事实。想到这儿,他不免着急道:“那我们怎么办?”

  “关我们什么事?”

  莫邪的脸色再次变得冷漠起来,“他们打他们的,打得越厉害,我们越安全。”

  倪荣精神一振,暗中注意了四周,压低声音道:“我们能不能趁乱逃出去?”

  “你一个人是没问题的。”莫邪摇头:“我的父母家人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我根本跑不掉。”

  倪荣颓然:“你不跑,我跑啥啊。干脆让罗文晋把璇玑宫打个稀巴烂,这样你就能自由了。”

  莫邪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神色中说不出的落寞:“像我这样的人,不管是谁胜,除非我投靠他们,否则只有死路一条的。”

  倪荣默然,他知道莫邪说的是实情。在每个当权者眼中,像莫邪这样的人才,是他们最喜欢也最害怕的人物。过了半晌,他恨声道:“要不然,我们干脆自己干!我就不信,凭你的脑子,还能被老狐狸吃得死死的!我们想办法把你父母救出来,内星域住不下去了,我们就去外星域。外星域容不下我们,我们就离开璇玑星域,离开混乱界域!反正你去哪,我就陪你去哪!总比呆在这引颈待戮好!”

  莫邪再次沉默下来,怔怔地看着窗外,不知道他此时又在想什么?!

  原雪城,很快便在云帆二队的控制之下。所有的小势力都乖乖就范,配合无比,就连城主大人也都是低眉顺眼的。他们也都知道,像这样一支实力强劲的部队,根本不会在这样偏僻的地方逗留太久。

  这真是一支奇怪的部队。

  云帆二队,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到现在为止,他们的首领还从未露过面,而营地却是秩序肃然,除偶尔空中有驾着飞碟巡罗的队员。云帆二队的到来,竟然没有对原雪城的日常生活造成任何影响,反而因为这些飞碟的存在,城市的治安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这些队员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他们曾亲眼见到那些不配合的散仙,三下五除二便成了一具尸体。云帆二队的散仙实力个个恐怖无比,还有那股子凶悍肃然的气势,胆子小连靠近都不敢靠近。不过,云帆二队的纪律十分严格,除了巡逻的队员,其他人都呆在营地里,没有人踏出来一步。

  这些小势力从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后来的渐渐适应,他们发现,只要不去挑衅这些人,这些人根本不会管他们做什么。而且除了扫荡过市场的一些原料外,这支队伍没有其他任何举动。就连扫荡这些原料,云帆二队都全部足额付款,让这些已经做好大出血的地方小势力们愕然不已。

  而每天,云帆二队的后勤组便会拿出一些珍惜的材料出来拍卖。这些产自极冰地带深处的材料,平日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在一位商人尝试着拍下一批材料,紧接着一转手,赚取巨额利润之后,这里便变得门庭若市。不过,在这只能用仙晶说话,谁敢在这仗势欺人,会被直接毙掉。

  除去拍卖珍稀材料,云帆二队还会采购大量的其他物资。这些物资包括的种类繁多,有丹材、有符材,还有各种炼器材料。云帆二队给的采购价格十分厚道,商人们也愈发卖力。

  渐渐,获益的商人越来越多。城市治安也迅速变好,市场开始变得繁荣,人们从最初的畏惧,开始有些希望云帆二队能在这多驻扎些时间。

  女魃每天只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一付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新队员的训依然是刻苦无比,白泽和蝎影两人在这一点上出奇的一致。不过,不是没有人有怨言。这么多天,他们过的都是野外生活,好不容易进入一个城市,居然还把他们关在军营。这一点上,许多仙王境强者也在暗中抱怨。

  好在绝大多数人心中虽不满,但还是可以接受,毕竟他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实力在不断提升。

  “终于都准备好了。”女魃欣喜地看着眼前的东西。

  当天早上,女魃亲自发布命令,这一天全队轮流放假。

  上午,十六名护卫和近卫营可以自由活动,而下午轮到五个大队的队员。但是所有人只许在原雪城内活动,禁止对外通讯,而这次假期之后,将是接近一个月的封闭训练。

  这个命令一出,全队欢呼!

  十六名亲卫和一百名近卫在其他队员们羡慕的目光中,愉快地走出营地。

  原雪城市民惊讶地发现,一直大门紧闭警备森严的军营第一次打开了大门。一些队员从里面走出来,一脸好奇地四处打量。一开始市民们还有些担心,但是很快他们便发现,这些人充满了购买欲,几乎是见到什么买什么,而且他们都十分大方,买东西根本不还价。对于这样的客人,商家们自然喜笑颜开,热情无比。

  斐玥四下张望,没有人跟踪。她脸上浮起一道冷笑,出营时有诸多的限制,譬如不准与外界联系,她便知道女魃怕消息泄露出去,用这种方式来避免他们与外界联系。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她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装作逛街,不时的还要跟商人们讨价还价。她脑海中飞快地回想,自己平时的行为应该没有什么破绽。想到这,她不禁有些愉悦起来。

  稍一盘算,今天早上出营的,数量可有一百一十五人,老板根本没办法跟踪!而且公然跟踪的行为,势必会引起所有队员的不满。

  云帆二队里,真正值得老板依赖的人少之又少。

  斐玥的心情更加愉悦,但她的警惕心没有减弱,一直在注意自己周围的一切。不过,她没有发现任何跟踪的人,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如果有人跟踪,她不相信有谁能够躲过她的眼睛,她可是经过专业跟踪培训,神识无比强大。

  她在人多的地方逛了几圈,中途更是换了几身衣服,没有人会把她和那个温婉的女仙再联系在一起。

  看了一眼时间,她觉得差不多。再次确认周围没有人,她自然而然地推开一个专营各种仙符的店铺。仙符虽然是一种消耗品,但在极冰地带也是最抢手的东西,在极冰地带的商铺当中,这些出售丹药、仙符的店铺,生意是最为兴隆的。

  斐玥之所以没有使用通讯水晶,是因为在这里,几乎没有办法保持通讯的完整……她根本联系不上外面。

  战队下发的传音仙符,在使用方面有诸多的限制,一旦队内发现异常,那可就麻烦了。

  斐玥买了两张传音仙符,悠然离开。不一会儿,两道红光先后飞起。

  而就在此时,在云帆二队军营的一个警备森严的房间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如果白泽和蝎影在这,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里的成员,都是他们原端木家护卫队的队员。

  数十个人坐在那里,每个人都盯视着面前千里摄形球,神色十分凝重。

  忽然,一名队员猛然瞪起了眼睛:“发现异常!进行下一步行动……”

  这句话就像一个导火索,一场无声的战斗悄然展开。

  用间,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手段,却也是探听消息最为行之有效的一个手段,在瑞雪城进行大规模招募的时候,就有很多各大势力派人混入,不过端木华棠这个老家伙已经将大部分有嫌疑的新人留在了自家的卫队当中。

  女魃深知其中的猫腻,所以在队伍一开始行进的时候,都不得与外界进行练习,其后更是作出各种规章制度,对队员们的擅自通讯规定了严格的处罚条例。而今天,她们做了种种的准备,就等着有人忍不住跳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