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94 冰雪杀戮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几乎在杀气迸发的同时,女魃已经现出了身形,毕竟让一颗‘冰雹’杀人,有些太过匪夷所思,而且也无法真正发挥出她的力量。乐文章节更新最快

  早就蓄势待发的女魃犹如一头潜伏已久的猎豹,陡然发难,一道虚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一闪而至。

  这么近的距离,即便是不施展空间神通,那速度也是难以言表的,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颜罗面前。

  犹如太阳一般的金黄色护身宝光,光芒刺眼,顶阶仙器所散发出来的强烈波动,犹如海啸一般向四面八方延伸。

  不得不说,颜罗的临机应变力极强,为了能为自己争取哪怕一丁点时间,他不惜牺牲这件伴随他长达数十万年的顶阶仙器,如此全力灌输仙元,可以得到比平时更强大的防护性能,但是会对这件仙器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也就是说,这件仙器以后就算是不废,也肯定要降阶了。

  他的算计并不仅仅于此,全力灌输仙元所产生的强大波动,会惊动所有的兵团战士,他对自己手下的这些战士们充满信心,他们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强者,战斗力强悍,就算澜沧海亲自来,身陷其中,能不能逃出去,都难说得很……只是可惜了这件防御仙器,这件顶阶仙器,是师爷殒落前送给自己的,不过,能救自己一命,这件仙器也值了。

  生死存亡的危险也激起颜罗体内的凶性。他眼中凶光陡盛,这个该死的袭击者,自己一定活剐了他!!!

  然而,就在他这个念头刚刚冒起来,他就见到他一生最难忘的一幕。

  沉闷的撞击声,让他胸中气血翻腾,他骇然地看到,面前的护身宝光竟然出现像蛛网般的裂纹,这些裂纹蜿蜒分布在护身宝光的每个部位,让它看上去就像一个金黄色的碎裂鸡蛋壳。

  怎……怎么可能!

  颜罗的眼珠凸出,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布满裂纹的护身宝光,这可是自己的全力催动的顶阶防御仙器!

  他并没有天真的以为这件防御法宝能够保护自己的安全,能够潜入到这个距离,能够拥有如此恐怖杀气的家伙,绝对是真正的强者,对方的实力甚至比自己还强悍,对于这样的高手来说他们自然有对付顶阶防御仙器的方法……可自己的护身法宝竟然连对方一击都抵挡不下来,那还谈什么拖延时间?

  这个变化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就在他惊恐之际,一个看似白皙秀美的小拳头,出现在他面前,而漫扬起的金黄色碎片,告诉颜罗,他的顶阶仙器已经完全破碎了。

  拳头?

  怎么可能是拳头?

  颜罗有些小晕,他想象过无数种攻击方式,甚至想象过对手用灵宝级仙兵攻击自己,但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人竟然以一只拳头就轰碎了自己的顶阶防御仙器,这……这简直是太神话了!

  在这一瞬间,什么凶悍、勇气、机智……所有的一切在这一拳面前,都化作了乌有,所剩下的,只有本能,求生存的本能。颜罗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恐惧为何物了,就算是当年在澜沧海面前,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有些佝偻的身形几乎在护身宝光爆碎的同时,向后飞退,甚至空气中传来一连串的爆鸣……是的,颜罗怕了,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为何物。

  在刚才那一瞬间,颜罗觉得自己距离死神是如此之后,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死神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凉气息……跑!颜罗第一次屈服于本能,竭力想要远离这个突如其来的女人!

  颜罗有一种感觉,绝对不能够让这个女人靠近自己,只有远离她,自己才能够活命!

  颜罗在心中嘶声怒吼!所有的想法,在这一刻变得如此简单,死亡的刺激下,他的感知,他的思维变得如此清醒,他的感知控制力达到前所未有的精细!

  突破了?难道是突破了?

  他心中突然涌起一阵狂喜,这喜悦,并不是突破的喜悦,而是自己终于能够活下去的喜。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这种感觉,迷人至极。

  突然间,颜罗脸上露出惊恐和骇然之色。

  一只手掌……一只看似盈盈一握的白嫩秀气的手掌,蓦然出现在距离自己不到一尺的距离。

  这只手掌吸引了颜罗所有的心神,电光火石间,周围所有的光线似乎都汇集在这只秀美的手掌上。

  一股无法遏制的恐惧突然涌上颜罗的心头……刚刚就是这只手掌握成的拳头,轰碎了自己的护身法宝。不过让他心里稍安的是,这只手掌距离自己还有一尺,而自己的遁速却是越来越快,完全可以拉开彼此的距离。

  颜罗紧紧地盯着这只手掌,神经紧绷,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周围的一切,似乎在他眼中突然变得缓慢起来。

  于是,他看到这只手掌,轻轻竖起,然后十分奇怪地轻轻一挥……颜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掌,因为这只手掌虽然只是一个轻轻挥动的动作,却蕴含了十分复杂的变化,每个动作都会引起周围的法则变化,而当这一挥的动作完成之时,一道完全由法则构成的庚金剑气脱手飞出,向自己斩了过来。

  咻~

  空气爆音还没有消失,他前胸就像被一柄锋利的长剑正面直接刺中。

  失去平衡的颜罗茫然地看着周围景物在飞快向后掠去,看着高高喷起的血柱,看着它们在空气中迅速地的凝结成鲜红的冰粒,看着夜空中纷纷扬的雪花和罡风中呼啸的冰雹……

  砰!颜罗的身体像沙包一般,远远地飞出老远,摔在地上。

  这一系列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快得让其他青阳兵团的将士都无法反应。而此时女魃更没有半点儿停顿,身形蓦然逼近颜罗的尸体……一道形貌酷似颜罗的身影从他的紫府中飞出,但没等他看清周围的形势,女魃已经双手疾挥,数十道庚金剑气刹那间笼罩了颜罗的元神。

  “不~”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剑光爆闪,颜罗的元神刹那间被绞得粉碎!

  直到此时,青阳兵团的将士们才如梦初醒……所有人的脑袋嗡的一下,就跟炸开似的!

  这个突然出现在营地中的杀手竟然杀死了他们的领军人物颜罗!

  几乎下意识的,所有青阳兵团的战士都祭出法宝仙兵,轰向那道诡异的身影。

  女魃漠然地看了一眼那些神色惶恐的战士,面孔上的冷漠没有丝毫的变化。黑夜,是她最好的掩护,而在施展行字秘之后,她的身影比闪电更难以捕捉,只是一晃身,那些战士便失去了女魃的身影。

  通常来说,仙人们更依赖感知以察觉实体位移所造成的各种波动,但行字秘太快了,这是一种极速,一种超越感知、不同于空间神通的极速,尤其是在目前的环境当中,就算是帝境强者也难以察觉到女魃的存在,这就是她敢于实施斩首计划的底气。

  眼下混乱而黑暗的环境,还有漫天大雪,冰寒彻骨的罡风,对于女魃来说,都是她的战斗伙伴,剑气神通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而这些兵团战士的护体宝光对女魃来说,往往只需要一拳。她采用的是游击战术,从不恋战,哪怕一击不得手,也绝不在原地稍作停留。

  防御仙器破碎所发出的爆音,就算雪夜中的一声声轻雷,而那些破片迸溅的闪光,就如同夜晚绽放的烟花一般绚丽。四面八方激射的庚金剑气、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就如同可怕的梦魇折磨着这些青阳兵团的战士们,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来自哪里,位于何方,只见到同伴的防御不断被粉碎,惨叫声不绝于耳!

  找不到对方的身影,而自己却是最好的靶子,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局面,他们完全成了待宰的羔羊,茫然地等待着死神的判决。

  “我是蓝河,所有将士注意,放弃防御……”黑夜中,一名在兵团中素有威望的仙人声嘶力竭地吼叫,但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而队伍愈发的慌乱,人人自危。

  没有人组织,战士们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不放弃防御,他们就是活脱脱的靶子,而如果放弃防御,他们将失去最后一丁点的自保能力。

  女魃如同死神一般,机械而廉价地收割这些敌人的生命,右手轰击敌人的防御宝光,左手施展出凌厉的剑气,从一开始到现在,她的攻击频率没有任何变化……而效率却是愈来愈高。

  从她发动袭击开始,到现在,整整一刻钟的时间里,死在女魃手上的仙数目达到惊人的六百七十八人。也就是说,青阳兵团在这一刻钟当中,他们的人员损失已经超过了十分之一。

  杀戮依然在进行,女魃漠然的脸上,依然看不到一丝波动,她的效率依然没有任何下降的迹象,他像一只闯进羊圈的狮子,从容地进行着猎杀。

  时间在流逝,空气中的血腥味浓重到呛鼻的程度,这里已经成为地狱,活生生的血肉地狱。

  虽然女魃的本性嗜血,但依然是慕容纤纤在作主导,但现在正是关键时期,慕容纤纤必须要以一种果决、铁血的姿态打造云帆战队不可轻侮的形像,青阳兵团,只不过是恰逢其时,成为女魃的祭品罢了。

  此刻,平素让青阳兵团战士们骄傲的荣耀和经验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他们心中同以往他们的对手一样,充满了恐惧和茫然……甚至更加的深重。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而他们却连敌人的身影都没有发现,敌人有几个人,他们都不知道。

  绝望、恐慌迅速蔓延!

  空中浓厚的云层似乎更加的低沉,罡风呼啸,冰雹轰击在防护禁制上,发出连绵不断的沉闷轰响,向仙人们展示着大自然无休止的狂暴。

  有一些仙人实在是忍不住恐惧的煎熬,他们驾着遁光飞向高空……此刻,他们已经忘记了自然力量的威慑,只想尽快地远离下方的地狱。然而,他们刚刚飞出防御禁制,一股股呼啸的罡风便连绵而来,他们就像被一只只无形的巨手紧就连老天都在帮敌人!

  换作普通的战队,这个时候,早已经彻底崩溃了,但青阳兵团不愧能与悟剑道相抗衡的队伍,他们的意志之坚韧,连女魃都有些意外。

  现在距离她开始发起攻击已经有半个时辰,死在她手上的仙人,已经多达千人……青阳兵团不仅失去了他们的首领,人员损失更是达到五分之一。

  终于,一名将领在夜色的掩护下,悍然放弃了自身的防御,强忍着彻骨的寒气,祭出一张照明仙符……仿佛黑夜中绽放的一盏神灯,刹那间光明大放。

  他的举动无疑是给其他的将士作出了榜样,他们纷纷施展出照明仙符,整个青阳兵团的营地都笼罩着一片光明之中。

  “一中队,战斗准备,发现任何可疑目标,全力攻击!”

  “二中队,战斗准备,发现目标后进行覆盖性攻击!”

  “三中队操控战船上的攻击仙械,随时打击可疑目标!”

  “四中队……”

  随着一道道声嘶力竭发出的命令,青阳兵团的战斗素质在迅速地恢复,虽然战士们脸上惊悸犹存,但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茫然失措了。

  女魃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撤退的时候了,她没有一丝留恋,抽身而退。

  此时,青阳兵团的营地亮如白昼,而所有将士也看到了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原本严整有序的青阳兵团营地,如今已经是一片血肉狼藉,而在这些将士们瞪着他们血红的眼眸四下搜索时,却没有发现任何敌人……地上只有尸体,遍地千疮百孔的尸体,他们早就被寒气冻成了一块块冰坨,每具尸体上的伤痕都十分统一,就是一道道细小的血痕,那是被剑气击中留下的痕迹!

  而他们的老大颜罗也躺在地上,灰白的眼眸望着夜空,毫无生气!

  几乎在杀气迸发的同时,女魃已经现出了身形,毕竟让一颗‘冰雹’杀人,有些太过匪夷所思,而且也无法真正发挥出她的力量。乐文章节更新最快

  早就蓄势待发的女魃犹如一头潜伏已久的猎豹,陡然发难,一道虚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一闪而至。

  这么近的距离,即便是不施展空间神通,那速度也是难以言表的,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颜罗面前。

  犹如太阳一般的金黄色护身宝光,光芒刺眼,顶阶仙器所散发出来的强烈波动,犹如海啸一般向四面八方延伸。

  不得不说,颜罗的临机应变力极强,为了能为自己争取哪怕一丁点时间,他不惜牺牲这件伴随他长达数十万年的顶阶仙器,如此全力灌输仙元,可以得到比平时更强大的防护性能,但是会对这件仙器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也就是说,这件仙器以后就算是不废,也肯定要降阶了。

  他的算计并不仅仅于此,全力灌输仙元所产生的强大波动,会惊动所有的兵团战士,他对自己手下的这些战士们充满信心,他们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强者,战斗力强悍,就算澜沧海亲自来,身陷其中,能不能逃出去,都难说得很……只是可惜了这件防御仙器,这件顶阶仙器,是师爷殒落前送给自己的,不过,能救自己一命,这件仙器也值了。

  生死存亡的危险也激起颜罗体内的凶性。他眼中凶光陡盛,这个该死的袭击者,自己一定活剐了他!!!

  然而,就在他这个念头刚刚冒起来,他就见到他一生最难忘的一幕。

  沉闷的撞击声,让他胸中气血翻腾,他骇然地看到,面前的护身宝光竟然出现像蛛网般的裂纹,这些裂纹蜿蜒分布在护身宝光的每个部位,让它看上去就像一个金黄色的碎裂鸡蛋壳。

  怎……怎么可能!

  颜罗的眼珠凸出,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布满裂纹的护身宝光,这可是自己的全力催动的顶阶防御仙器!

  他并没有天真的以为这件防御法宝能够保护自己的安全,能够潜入到这个距离,能够拥有如此恐怖杀气的家伙,绝对是真正的强者,对方的实力甚至比自己还强悍,对于这样的高手来说他们自然有对付顶阶防御仙器的方法……可自己的护身法宝竟然连对方一击都抵挡不下来,那还谈什么拖延时间?

  这个变化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就在他惊恐之际,一个看似白皙秀美的小拳头,出现在他面前,而漫扬起的金黄色碎片,告诉颜罗,他的顶阶仙器已经完全破碎了。

  拳头?

  怎么可能是拳头?

  颜罗有些小晕,他想象过无数种攻击方式,甚至想象过对手用灵宝级仙兵攻击自己,但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人竟然以一只拳头就轰碎了自己的顶阶防御仙器,这……这简直是太神话了!

  在这一瞬间,什么凶悍、勇气、机智……所有的一切在这一拳面前,都化作了乌有,所剩下的,只有本能,求生存的本能。颜罗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恐惧为何物了,就算是当年在澜沧海面前,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有些佝偻的身形几乎在护身宝光爆碎的同时,向后飞退,甚至空气中传来一连串的爆鸣……是的,颜罗怕了,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为何物。

  在刚才那一瞬间,颜罗觉得自己距离死神是如此之后,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死神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凉气息……跑!颜罗第一次屈服于本能,竭力想要远离这个突如其来的女人!

  颜罗有一种感觉,绝对不能够让这个女人靠近自己,只有远离她,自己才能够活命!

  颜罗在心中嘶声怒吼!所有的想法,在这一刻变得如此简单,死亡的刺激下,他的感知,他的思维变得如此清醒,他的感知控制力达到前所未有的精细!

  突破了?难道是突破了?

  他心中突然涌起一阵狂喜,这喜悦,并不是突破的喜悦,而是自己终于能够活下去的喜。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这种感觉,迷人至极。

  突然间,颜罗脸上露出惊恐和骇然之色。

  一只手掌……一只看似盈盈一握的白嫩秀气的手掌,蓦然出现在距离自己不到一尺的距离。

  这只手掌吸引了颜罗所有的心神,电光火石间,周围所有的光线似乎都汇集在这只秀美的手掌上。

  一股无法遏制的恐惧突然涌上颜罗的心头……刚刚就是这只手掌握成的拳头,轰碎了自己的护身法宝。不过让他心里稍安的是,这只手掌距离自己还有一尺,而自己的遁速却是越来越快,完全可以拉开彼此的距离。

  颜罗紧紧地盯着这只手掌,神经紧绷,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周围的一切,似乎在他眼中突然变得缓慢起来。

  于是,他看到这只手掌,轻轻竖起,然后十分奇怪地轻轻一挥……颜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掌,因为这只手掌虽然只是一个轻轻挥动的动作,却蕴含了十分复杂的变化,每个动作都会引起周围的法则变化,而当这一挥的动作完成之时,一道完全由法则构成的庚金剑气脱手飞出,向自己斩了过来。

  咻~

  空气爆音还没有消失,他前胸就像被一柄锋利的长剑正面直接刺中。

  失去平衡的颜罗茫然地看着周围景物在飞快向后掠去,看着高高喷起的血柱,看着它们在空气中迅速地的凝结成鲜红的冰粒,看着夜空中纷纷扬的雪花和罡风中呼啸的冰雹……

  砰!颜罗的身体像沙包一般,远远地飞出老远,摔在地上。

  这一系列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快得让其他青阳兵团的将士都无法反应。而此时女魃更没有半点儿停顿,身形蓦然逼近颜罗的尸体……一道形貌酷似颜罗的身影从他的紫府中飞出,但没等他看清周围的形势,女魃已经双手疾挥,数十道庚金剑气刹那间笼罩了颜罗的元神。

  “不~”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剑光爆闪,颜罗的元神刹那间被绞得粉碎!

  直到此时,青阳兵团的将士们才如梦初醒……所有人的脑袋嗡的一下,就跟炸开似的!

  这个突然出现在营地中的杀手竟然杀死了他们的领军人物颜罗!

  几乎下意识的,所有青阳兵团的战士都祭出法宝仙兵,轰向那道诡异的身影。

  女魃漠然地看了一眼那些神色惶恐的战士,面孔上的冷漠没有丝毫的变化。黑夜,是她最好的掩护,而在施展行字秘之后,她的身影比闪电更难以捕捉,只是一晃身,那些战士便失去了女魃的身影。

  通常来说,仙人们更依赖感知以察觉实体位移所造成的各种波动,但行字秘太快了,这是一种极速,一种超越感知、不同于空间神通的极速,尤其是在目前的环境当中,就算是帝境强者也难以察觉到女魃的存在,这就是她敢于实施斩首计划的底气。

  眼下混乱而黑暗的环境,还有漫天大雪,冰寒彻骨的罡风,对于女魃来说,都是她的战斗伙伴,剑气神通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而这些兵团战士的护体宝光对女魃来说,往往只需要一拳。她采用的是游击战术,从不恋战,哪怕一击不得手,也绝不在原地稍作停留。

  防御仙器破碎所发出的爆音,就算雪夜中的一声声轻雷,而那些破片迸溅的闪光,就如同夜晚绽放的烟花一般绚丽。四面八方激射的庚金剑气、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就如同可怕的梦魇折磨着这些青阳兵团的战士们,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来自哪里,位于何方,只见到同伴的防御不断被粉碎,惨叫声不绝于耳!

  找不到对方的身影,而自己却是最好的靶子,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局面,他们完全成了待宰的羔羊,茫然地等待着死神的判决。

  “我是蓝河,所有将士注意,放弃防御……”黑夜中,一名在兵团中素有威望的仙人声嘶力竭地吼叫,但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而队伍愈发的慌乱,人人自危。

  没有人组织,战士们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不放弃防御,他们就是活脱脱的靶子,而如果放弃防御,他们将失去最后一丁点的自保能力。

  女魃如同死神一般,机械而廉价地收割这些敌人的生命,右手轰击敌人的防御宝光,左手施展出凌厉的剑气,从一开始到现在,她的攻击频率没有任何变化……而效率却是愈来愈高。

  从她发动袭击开始,到现在,整整一刻钟的时间里,死在女魃手上的仙数目达到惊人的六百七十八人。也就是说,青阳兵团在这一刻钟当中,他们的人员损失已经超过了十分之一。

  杀戮依然在进行,女魃漠然的脸上,依然看不到一丝波动,她的效率依然没有任何下降的迹象,他像一只闯进羊圈的狮子,从容地进行着猎杀。

  时间在流逝,空气中的血腥味浓重到呛鼻的程度,这里已经成为地狱,活生生的血肉地狱。

  虽然女魃的本性嗜血,但依然是慕容纤纤在作主导,但现在正是关键时期,慕容纤纤必须要以一种果决、铁血的姿态打造云帆战队不可轻侮的形像,青阳兵团,只不过是恰逢其时,成为女魃的祭品罢了。

  此刻,平素让青阳兵团战士们骄傲的荣耀和经验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他们心中同以往他们的对手一样,充满了恐惧和茫然……甚至更加的深重。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而他们却连敌人的身影都没有发现,敌人有几个人,他们都不知道。

  绝望、恐慌迅速蔓延!

  空中浓厚的云层似乎更加的低沉,罡风呼啸,冰雹轰击在防护禁制上,发出连绵不断的沉闷轰响,向仙人们展示着大自然无休止的狂暴。

  有一些仙人实在是忍不住恐惧的煎熬,他们驾着遁光飞向高空……此刻,他们已经忘记了自然力量的威慑,只想尽快地远离下方的地狱。然而,他们刚刚飞出防御禁制,一股股呼啸的罡风便连绵而来,他们就像被一只只无形的巨手紧就连老天都在帮敌人!

  换作普通的战队,这个时候,早已经彻底崩溃了,但青阳兵团不愧能与悟剑道相抗衡的队伍,他们的意志之坚韧,连女魃都有些意外。

  现在距离她开始发起攻击已经有半个时辰,死在她手上的仙人,已经多达千人……青阳兵团不仅失去了他们的首领,人员损失更是达到五分之一。

  终于,一名将领在夜色的掩护下,悍然放弃了自身的防御,强忍着彻骨的寒气,祭出一张照明仙符……仿佛黑夜中绽放的一盏神灯,刹那间光明大放。

  他的举动无疑是给其他的将士作出了榜样,他们纷纷施展出照明仙符,整个青阳兵团的营地都笼罩着一片光明之中。

  “一中队,战斗准备,发现任何可疑目标,全力攻击!”

  “二中队,战斗准备,发现目标后进行覆盖性攻击!”

  “三中队操控战船上的攻击仙械,随时打击可疑目标!”

  “四中队……”

  随着一道道声嘶力竭发出的命令,青阳兵团的战斗素质在迅速地恢复,虽然战士们脸上惊悸犹存,但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茫然失措了。

  女魃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撤退的时候了,她没有一丝留恋,抽身而退。

  此时,青阳兵团的营地亮如白昼,而所有将士也看到了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原本严整有序的青阳兵团营地,如今已经是一片血肉狼藉,而在这些将士们瞪着他们血红的眼眸四下搜索时,却没有发现任何敌人……地上只有尸体,遍地千疮百孔的尸体,他们早就被寒气冻成了一块块冰坨,每具尸体上的伤痕都十分统一,就是一道道细小的血痕,那是被剑气击中留下的痕迹!

  而他们的老大颜罗也躺在地上,灰白的眼眸望着夜空,毫无生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