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95 乘胜突袭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云榜排名前十意味着什么?

  帝境!

  云榜大多数排名,都是仙尊境强者,但只有前十是帝境强者,为什么这么排,不太清楚。本文由首发并不是说散仙当中除了这十位仙帝就再没有帝境强者了。一方面,散仙晋阶帝境,确实是大不易,这倒不仅仅是因为功法的原因,最重要的还是资源。很多散仙在准备晋阶帝境的时候,都选择成为一些大宗门的客卿或者干脆是直接加入,所以散仙中的帝境强者不是很多,而有资格位列云榜的,自然更少。

  澜沧海虽然创立了青阳兵团,但‘青阳宗’这个名字其实是外界强加于他的,他不过是没有否认罢了,所以习惯上他依然是云榜的强者。

  这一次,云榜排名前十的四大强者率军追杀云帆二队,尽管有人觉得穆星玄惊艳一时,却也不认为她和她所率领的云帆战队能够在四大联军面前侥幸。

  璇玑宫中,一向懒得连窝都不出的倪荣破天荒地主动找上了比他还要懒散几分的莫邪。

  “你觉得他有机会吗?”看莫邪一付老神在在可就是不予评论的模样,倪荣恨不得一拳打在他那张胖脸上。

  这些天,璇玑宫内部对这个问题也是争执不下,高层头痛不已。柳飞燕和罗文晋的勾结,不仅让璇玑宫失去了那些典籍,也打乱了璇玑宫的布置。而冬阳星四大势力对云帆战队的开战更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穆主管’的真实身份,只有他们才知道。慕容纤纤手上所拥有的东西,他们同样垂涎已久。他们本来打算在暗中应对,从慕容纤纤手上夺下天符传承,可澜沧海他们的横插一杠,让璇玑宫顿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尤其是澜沧海一出手便如同泰山压顶一般,不给其他势力任何机会,端得老辣。图谋良久的璇玑宫,可是很明白天符传承的真正价值,怎肯如此善罢甘休?如果慕容纤纤手上的传承真的落入澜沧海手上,只怕璇玑星域很快便会出现一个真正能够与六大仙宗分庭抗礼的势力——澜沧海可不是慕容纤纤这等根基浅薄的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璇玑宫立即动作起来,只可惜,璇玑宫在冬阳星的力量乏善可陈,那里毕竟是悟剑道的天下,别看罗文晋可以来个出其不意,那不过是暂时与蒋英侠保持默契罢了,如果再让罗文晋去一回,保管他没有那个魄力了。

  “很难说。”胖子摇摇头,终于开口:“这四家的力量比云帆二队强太多了。如果给木仙子时间,我会赌她赢,只可惜,她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那她不是死定了?”

  “难说,像木仙子这种人,很难用常理来判断!”

  “你这不是糊弄人吗?!这也难说,那也难说,你说了半天,说了那么多难说,等于没说!”倪荣说着说着,连自己都笑了。

  “哈哈!”莫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种事,你让我怎么说?木仙子虽然是女人,但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试看自她出现在璇玑星域以来,得罪了多少人?可至今仍然活蹦乱跳,混得风生水起,又有谁真正奈何得了她?”

  “切,你不是号称什么璇玑星域第一战术天才吗?这种小事也搞不清楚?”倪荣一脸鄙视道。

  莫邪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什么第一战术天才的,那都是别人强扣在我脑袋上的,我可从来没确认过,别乱说。”

  “哈。连你都看不懂,那上面的老家伙们,可就头痛了。”倪荣一脸的幸灾乐祸。

  莫邪想了想,沉吟道:“璇玑宫在冬阳星的力量不多。正面硬撼那些云榜强者,绝对没有胜算。唯一还有胜算的,除非他们能联络上弱水。让弱水赶在澜沧海他们之前,找到木仙子,夺下天符传承!以她的实力,还是有机会的。”

  倪荣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还是撇了撇嘴:“那女人的实力,的确不弱于我。”

  ……

  卫文升心满意足,终于要出关了,看着远处那位清雅如菊的仙子,他心中充满了感慨。

  以前他虽然知道弱水的实力很强大,但几乎没有亲眼目睹过她出手。然而经过这次闭关修炼,他才真正感受到弱水的强大!这种强大,并不仅仅只限于实力,还包括渊博的知识。她对于修炼,对于战斗的理解极为深刻……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竟然已经是帝境强者!

  以前他也觉得两人之间的差距遥远,但经过这次闭关修炼,他才真正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平生第一次产生的爱慕,被他深深地藏在心中,在他眼中,再也难以发现以前可以经常看到的爱意。

  “多谢弱水仙子,卫文升若有所成,全是仙子指点之功。”卫文升衷心道。

  弱水淡淡道:“卫队长本身天赋过人,弱水只不过推波助澜而已。”

  走出修炼静室,卫文升便看到脸色极为难看的阮雄。而就在此时,一道金光破空而至,向弱水射去。后者并不吃惊,探手施展出分光捉影的神通,将那道金光捉在了手中。

  ……

  云帆二队的营地中,原本正在船舱中准备第二天训练计划的白泽仙尊和蝎影仙尊几乎同时冲出了舱,吩咐所有部队都立即集合起程。

  “白泽道友,出了什么事情?为何老板不在?”一名亲卫讶然问道。

  “老板不在营地。”

  白泽仙尊见所有中、高层队员都已经集结起来了,也不在遮掩,大声道:“老板今天去执行斩首行动。刚才老板传来讯息,斩首行动成功,已经击杀青阳兵团的首脑人物颜罗,现在要求我们立即驰援,扩大战果……”

  他的话没有说话,就被欢呼声打断了……那颜罗是谁?别人不知道,这些不久之前还是散仙的人如何不知?

  好歹颜罗也是云榜排名前十的强者,青阳兵团的二号人物,他的死,其震动之大难以想象!

  随着白泽仙尊和蝎影仙尊有条不紊地颁布兵令,一艘艘战船腾空而起,驶入茫茫夜色当中。

  ……

  相比云帆二队的兴奋,青阳兵团的一众将士此时的心情只能用惶恐二字来形容了。

  战斗已经停止,在各中队纷纷组织起来,开始有序的反击之后,那个黑暗中的死神便似乎离开了营地,但这并不能真正让将士们感到安心。

  此时已经是黎明时分,隐约可以看到营地里面一片狼藉。

  昨天夜里的偷袭令青阳兵团死伤惨重,除了直接死在敌人手上的将士之外,还有很多人伤损于恶劣的天气,虽然大多数人都以仙丹疗伤得以康复,可对于士气的打击,却是无法弥补的。

  几位青阳兵团的中队长聚集在一起,他们脸上都残留着恐惧和绝望。

  现在人心惶惶,士气已经降到了冰点,他们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过了许久,才由一位年长的中队长开口说道:“大家说,现在怎么办?”

  其他中队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到的都是彼此眼中的恐惧……颜罗死了,群龙无首。

  “颜罗大人死了,队伍死伤惨重,我们还是回去,交给澜大人定夺吧。”有位中队长嗫嚅道。

  “你是想我们都死吗?”另一位队长厉喝道:“颜罗大人死了,而且连元神也未能逃脱,我们这样回去,澜大人又岂能饶了我们?”

  此言一出,众人只觉脖子后面一阵发冷。澜沧海驭下严苛,而青阳兵团作为他建立的第一支力量,自然熟谙他的行事风格。如果他们这般回去,下面的兵团战士或许还不会有什么事,他们几个中队长却绝对逃脱不了责罚。

  “那怎么办?你看看这些战士,他们还能战斗吗?”提议那位仙人涨红了脸,提高音量。

  战士们的士气降落到极点,昨晚上冻伤的更是不计其数,减员严重,这个时候,的确不适宜战斗。

  忽然另一位中队长开口:“不能战斗也要战斗。”

  他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带着不容置:“这样的耻辱,是我们青阳兵团自组建以来最大的耻辱。如果不能洗刷,便是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他环顾四周,缓缓道:“我们战死在战场,亲人还能得到抚养,子女也能活得不错。若是战败回去,澜大人不会放过我们,那时我们死了,不仅让家人蒙羞,他们享受的权利也会被剥夺,各位想过没有?”

  此语一出,众人心中皆是一凛。而有亲人家室的,更是默然。

  然而,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头顶天空肉眼难辨的高处,几个碟状飞行物刚刚才过来,正静静地悬浮在那。

  “发现目标!目标方位标定确认……”其中一艘飞碟内,气氛紧张而忙碌,一个个参数从这些仙人们的口中报告出来,传到每一位中队长的耳中。

  慕容纤纤迅速制订了作战计划,当林海涛不在时,她责不旁贷地肩负起这个责任。

  女魃在敌人开始有组织的反击时,便已经带人撤出了战斗。随即,她向云帆二队发声召唤,所有的飞碟和千里摄形球都被她派了出去……营地中,那些幸存的青阳兵团士,一举一动完全被她看在眼中。地面上的那些哀嚎的散仙清晰可见,他们被每五人集中在一起,由一位完好的看守支撑起巨大的防御宝光,提供保暖和防风。从天空上看下去,只见地面上倒扣着一个个颜色各能异的透明碗。

  冻雨已经结束,但是空气中的寒气并没减少多少。

  一些仙人聚集在一起,似乎在争吵什么,不过千里摄形球能够捕捉到影像,却无法捕捉到清晰的声音……虽然冰风暴小了,可馀威未尽,对于千里摄形球的接收质量有所影响。

  “按原计划攻击!”女魃沉稳地发出命令,她已经不是战场上的初哥,指挥战斗也不是第一次了,比以前镇定许多。

  “是!”

  在离青阳兵团十公里的地方,白泽仙尊昂首而立,在他的面前,是一批修为参差不齐的学生。

  “好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和平时训练一样!告诉你们,谁要在这个时候给我掉链子,嘿嘿!”女魃阴恻恻的笑声让青年卫的战士们个个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姥姥!老子只能带一群娃娃兵,真是晦气。”蝎影小声嘀咕着。他对白泽仙尊可眼馋得紧,白泽仙尊是全营总教管,而自己呢,只负责带这么一群小屁孩,不能痛痛快快地战斗。

  不过,这是老板的命令。

  对老板的手段,他记忆深刻,那一顿死揍现在想起来都让他有些哆嗦。

  青年卫的战士自然听不到蝎影的抱怨,他们按照平时训练时的要求,同时飞上半空中。只见他们在半空或,组成一道扇形的散线。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新一品修真》简介(完结):

  要么不穿!一穿成瘾!

  风云雷电四位神君的一次工作失误,导致十四岁的女孩沈月影肉身被毁,更过份的是,这四个不负责任的家伙为了不让阎王发现他们的工作失误,竟然花言巧语地将月影骗到一个叫亚马迪斯大陆的地方附体重生。

  法宝论斤,飞剑成箱,只要你有钱,仙丹也可以批发,亚马迪斯——只是穿越的第一站!

  这回算是找到穿越的凶手了,也算是冤有头、债有主了。不过,四大天君的赔偿金好象多半不能立即支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兑现?细想女主也真是够命苦的,先是被雷劈,然后又掉海里,可谓是一波三折,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后,是不是也该否极泰来了?

  女主现在不仅有魔法和修真的潜质,**似乎也被那个叫雷魄的东西改造过了,是不是要走魔武双修的路子?

  女主现在不仅有魔法和修真的潜质,**似乎也被那个叫雷魄的东西改造过了,是不是要走魔武双修的路子?

  云榜排名前十意味着什么?

  帝境!

  云榜大多数排名,都是仙尊境强者,但只有前十是帝境强者,为什么这么排,不太清楚。本文由首发并不是说散仙当中除了这十位仙帝就再没有帝境强者了。一方面,散仙晋阶帝境,确实是大不易,这倒不仅仅是因为功法的原因,最重要的还是资源。很多散仙在准备晋阶帝境的时候,都选择成为一些大宗门的客卿或者干脆是直接加入,所以散仙中的帝境强者不是很多,而有资格位列云榜的,自然更少。

  澜沧海虽然创立了青阳兵团,但‘青阳宗’这个名字其实是外界强加于他的,他不过是没有否认罢了,所以习惯上他依然是云榜的强者。

  这一次,云榜排名前十的四大强者率军追杀云帆二队,尽管有人觉得穆星玄惊艳一时,却也不认为她和她所率领的云帆战队能够在四大联军面前侥幸。

  璇玑宫中,一向懒得连窝都不出的倪荣破天荒地主动找上了比他还要懒散几分的莫邪。

  “你觉得他有机会吗?”看莫邪一付老神在在可就是不予评论的模样,倪荣恨不得一拳打在他那张胖脸上。

  这些天,璇玑宫内部对这个问题也是争执不下,高层头痛不已。柳飞燕和罗文晋的勾结,不仅让璇玑宫失去了那些典籍,也打乱了璇玑宫的布置。而冬阳星四大势力对云帆战队的开战更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穆主管’的真实身份,只有他们才知道。慕容纤纤手上所拥有的东西,他们同样垂涎已久。他们本来打算在暗中应对,从慕容纤纤手上夺下天符传承,可澜沧海他们的横插一杠,让璇玑宫顿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尤其是澜沧海一出手便如同泰山压顶一般,不给其他势力任何机会,端得老辣。图谋良久的璇玑宫,可是很明白天符传承的真正价值,怎肯如此善罢甘休?如果慕容纤纤手上的传承真的落入澜沧海手上,只怕璇玑星域很快便会出现一个真正能够与六大仙宗分庭抗礼的势力——澜沧海可不是慕容纤纤这等根基浅薄的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璇玑宫立即动作起来,只可惜,璇玑宫在冬阳星的力量乏善可陈,那里毕竟是悟剑道的天下,别看罗文晋可以来个出其不意,那不过是暂时与蒋英侠保持默契罢了,如果再让罗文晋去一回,保管他没有那个魄力了。

  “很难说。”胖子摇摇头,终于开口:“这四家的力量比云帆二队强太多了。如果给木仙子时间,我会赌她赢,只可惜,她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那她不是死定了?”

  “难说,像木仙子这种人,很难用常理来判断!”

  “你这不是糊弄人吗?!这也难说,那也难说,你说了半天,说了那么多难说,等于没说!”倪荣说着说着,连自己都笑了。

  “哈哈!”莫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种事,你让我怎么说?木仙子虽然是女人,但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试看自她出现在璇玑星域以来,得罪了多少人?可至今仍然活蹦乱跳,混得风生水起,又有谁真正奈何得了她?”

  “切,你不是号称什么璇玑星域第一战术天才吗?这种小事也搞不清楚?”倪荣一脸鄙视道。

  莫邪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什么第一战术天才的,那都是别人强扣在我脑袋上的,我可从来没确认过,别乱说。”

  “哈。连你都看不懂,那上面的老家伙们,可就头痛了。”倪荣一脸的幸灾乐祸。

  莫邪想了想,沉吟道:“璇玑宫在冬阳星的力量不多。正面硬撼那些云榜强者,绝对没有胜算。唯一还有胜算的,除非他们能联络上弱水。让弱水赶在澜沧海他们之前,找到木仙子,夺下天符传承!以她的实力,还是有机会的。”

  倪荣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还是撇了撇嘴:“那女人的实力,的确不弱于我。”

  ……

  卫文升心满意足,终于要出关了,看着远处那位清雅如菊的仙子,他心中充满了感慨。

  以前他虽然知道弱水的实力很强大,但几乎没有亲眼目睹过她出手。然而经过这次闭关修炼,他才真正感受到弱水的强大!这种强大,并不仅仅只限于实力,还包括渊博的知识。她对于修炼,对于战斗的理解极为深刻……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竟然已经是帝境强者!

  以前他也觉得两人之间的差距遥远,但经过这次闭关修炼,他才真正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平生第一次产生的爱慕,被他深深地藏在心中,在他眼中,再也难以发现以前可以经常看到的爱意。

  “多谢弱水仙子,卫文升若有所成,全是仙子指点之功。”卫文升衷心道。

  弱水淡淡道:“卫队长本身天赋过人,弱水只不过推波助澜而已。”

  走出修炼静室,卫文升便看到脸色极为难看的阮雄。而就在此时,一道金光破空而至,向弱水射去。后者并不吃惊,探手施展出分光捉影的神通,将那道金光捉在了手中。

  ……

  云帆二队的营地中,原本正在船舱中准备第二天训练计划的白泽仙尊和蝎影仙尊几乎同时冲出了舱,吩咐所有部队都立即集合起程。

  “白泽道友,出了什么事情?为何老板不在?”一名亲卫讶然问道。

  “老板不在营地。”

  白泽仙尊见所有中、高层队员都已经集结起来了,也不在遮掩,大声道:“老板今天去执行斩首行动。刚才老板传来讯息,斩首行动成功,已经击杀青阳兵团的首脑人物颜罗,现在要求我们立即驰援,扩大战果……”

  他的话没有说话,就被欢呼声打断了……那颜罗是谁?别人不知道,这些不久之前还是散仙的人如何不知?

  好歹颜罗也是云榜排名前十的强者,青阳兵团的二号人物,他的死,其震动之大难以想象!

  随着白泽仙尊和蝎影仙尊有条不紊地颁布兵令,一艘艘战船腾空而起,驶入茫茫夜色当中。

  ……

  相比云帆二队的兴奋,青阳兵团的一众将士此时的心情只能用惶恐二字来形容了。

  战斗已经停止,在各中队纷纷组织起来,开始有序的反击之后,那个黑暗中的死神便似乎离开了营地,但这并不能真正让将士们感到安心。

  此时已经是黎明时分,隐约可以看到营地里面一片狼藉。

  昨天夜里的偷袭令青阳兵团死伤惨重,除了直接死在敌人手上的将士之外,还有很多人伤损于恶劣的天气,虽然大多数人都以仙丹疗伤得以康复,可对于士气的打击,却是无法弥补的。

  几位青阳兵团的中队长聚集在一起,他们脸上都残留着恐惧和绝望。

  现在人心惶惶,士气已经降到了冰点,他们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过了许久,才由一位年长的中队长开口说道:“大家说,现在怎么办?”

  其他中队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到的都是彼此眼中的恐惧……颜罗死了,群龙无首。

  “颜罗大人死了,队伍死伤惨重,我们还是回去,交给澜大人定夺吧。”有位中队长嗫嚅道。

  “你是想我们都死吗?”另一位队长厉喝道:“颜罗大人死了,而且连元神也未能逃脱,我们这样回去,澜大人又岂能饶了我们?”

  此言一出,众人只觉脖子后面一阵发冷。澜沧海驭下严苛,而青阳兵团作为他建立的第一支力量,自然熟谙他的行事风格。如果他们这般回去,下面的兵团战士或许还不会有什么事,他们几个中队长却绝对逃脱不了责罚。

  “那怎么办?你看看这些战士,他们还能战斗吗?”提议那位仙人涨红了脸,提高音量。

  战士们的士气降落到极点,昨晚上冻伤的更是不计其数,减员严重,这个时候,的确不适宜战斗。

  忽然另一位中队长开口:“不能战斗也要战斗。”

  他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带着不容置:“这样的耻辱,是我们青阳兵团自组建以来最大的耻辱。如果不能洗刷,便是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他环顾四周,缓缓道:“我们战死在战场,亲人还能得到抚养,子女也能活得不错。若是战败回去,澜大人不会放过我们,那时我们死了,不仅让家人蒙羞,他们享受的权利也会被剥夺,各位想过没有?”

  此语一出,众人心中皆是一凛。而有亲人家室的,更是默然。

  然而,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头顶天空肉眼难辨的高处,几个碟状飞行物刚刚才过来,正静静地悬浮在那。

  “发现目标!目标方位标定确认……”其中一艘飞碟内,气氛紧张而忙碌,一个个参数从这些仙人们的口中报告出来,传到每一位中队长的耳中。

  慕容纤纤迅速制订了作战计划,当林海涛不在时,她责不旁贷地肩负起这个责任。

  女魃在敌人开始有组织的反击时,便已经带人撤出了战斗。随即,她向云帆二队发声召唤,所有的飞碟和千里摄形球都被她派了出去……营地中,那些幸存的青阳兵团士,一举一动完全被她看在眼中。地面上的那些哀嚎的散仙清晰可见,他们被每五人集中在一起,由一位完好的看守支撑起巨大的防御宝光,提供保暖和防风。从天空上看下去,只见地面上倒扣着一个个颜色各能异的透明碗。

  冻雨已经结束,但是空气中的寒气并没减少多少。

  一些仙人聚集在一起,似乎在争吵什么,不过千里摄形球能够捕捉到影像,却无法捕捉到清晰的声音……虽然冰风暴小了,可馀威未尽,对于千里摄形球的接收质量有所影响。

  “按原计划攻击!”女魃沉稳地发出命令,她已经不是战场上的初哥,指挥战斗也不是第一次了,比以前镇定许多。

  “是!”

  在离青阳兵团十公里的地方,白泽仙尊昂首而立,在他的面前,是一批修为参差不齐的学生。

  “好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和平时训练一样!告诉你们,谁要在这个时候给我掉链子,嘿嘿!”女魃阴恻恻的笑声让青年卫的战士们个个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姥姥!老子只能带一群娃娃兵,真是晦气。”蝎影小声嘀咕着。他对白泽仙尊可眼馋得紧,白泽仙尊是全营总教管,而自己呢,只负责带这么一群小屁孩,不能痛痛快快地战斗。

  不过,这是老板的命令。

  对老板的手段,他记忆深刻,那一顿死揍现在想起来都让他有些哆嗦。

  青年卫的战士自然听不到蝎影的抱怨,他们按照平时训练时的要求,同时飞上半空中。只见他们在半空或,组成一道扇形的散线。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新一品修真》简介(完结):

  要么不穿!一穿成瘾!

  风云雷电四位神君的一次工作失误,导致十四岁的女孩沈月影肉身被毁,更过份的是,这四个不负责任的家伙为了不让阎王发现他们的工作失误,竟然花言巧语地将月影骗到一个叫亚马迪斯大陆的地方附体重生。

  法宝论斤,飞剑成箱,只要你有钱,仙丹也可以批发,亚马迪斯——只是穿越的第一站!

  这回算是找到穿越的凶手了,也算是冤有头、债有主了。不过,四大天君的赔偿金好象多半不能立即支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兑现?细想女主也真是够命苦的,先是被雷劈,然后又掉海里,可谓是一波三折,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后,是不是也该否极泰来了?

  女主现在不仅有魔法和修真的潜质,**似乎也被那个叫雷魄的东西改造过了,是不是要走魔武双修的路子?

  女主现在不仅有魔法和修真的潜质,**似乎也被那个叫雷魄的东西改造过了,是不是要走魔武双修的路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