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200 大胆算计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好与坏的分隔其实就是一线……这话用于云帆战队身上,再合适不过。就在不久之前,云帆战队还被追得跟丧家之犬似的,但晃眼之间,被追的安然无恙,而追杀他们的焱战队已经彻底除名了。

  与前段时间相比,如今云帆战队的处境就像天堂一般,而作为这段时间最为热门的话题,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得到各方最热烈的招待,像他们现在的营地,便是一家商会免费提供的。

  林海涛摩挲着下巴,几乎把皮都搓下来了,一脸的愁容:“老板究竟跑哪去了?到现在还没有一丁点消息。”

  这是最近大家最头痛的问题,们和老板联系不上,女魃在端木家的时候,虽然也联系不上,但是起码能够知道她在那,而现在,老板带着队伍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

  林清平沉吟道:“我们先往冰湖城方向前进吧,按照之前的计划,老板一定会去冰湖城的。”

  洛小飞插了一句:“冰湖城米家和我们不是有合作关系吗?可不可通过他们去搜寻一下?”

  “不行!”林海涛和林清平两人异口同声的反对。

  林海涛解释道:“我们和老板的关系,现在披露出去,十分危险,米家还不值得我们这么信任。”

  “不错。”林清平赞同道:“老板现在的身份和处境都很微妙,我们要小心为上。”

  这就是通讯不变的麻烦,由于极冰地带的恶劣气候环境,进入极冰地带深入之后,无论是通讯水晶还是传讯仙符,都受到影响,尤其是在不知道对方位置的情况下,更是麻烦。

  两人对视一眼,林海涛沉吟道:“那我们就朝冰湖城方向前进,沿路大张旗鼓,这样老板也能得到我们的消息,如果到了冰湖城还没有见到老板我们就在那里驻扎下来,到等到老板!”

  说完,他的目光投向众人。

  林清平点点头:“我同意。”

  洛小飞腰身挺直:“我同意。”

  严若频也连连点头:“我同意。”

  鹿清秋将手高高举起,脆声道:“我同意!”

  ……

  在云帆二队的临时营地中,众人脸上还残留着大胜的兴奋。当然除了第一中队有些怏怏不乐……他们被派往外围拦截逃跑的青阳残兵,谁知道其余那几支中队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发狂,根本没有多少残兵落入他们手中,能快活起来才怪!

  女魃看着手上的报告,不由露出苦笑,最终的伤亡统计出来了,死亡的队员为一百一十九人,而受伤的队员则达到了一百九十四人。死者已矣,而伤者只要不是道伤,就算是断条胳膊腿的,恢复方面也没有什么问题。

  在她年垭,这场战斗,并不能算得上完美。

  而在云帆二队的那些将领看来,这场战斗最大的功劳,应该归在自家老板身上。

  在清点昨天晚上女魃杀死的敌人数目时,所有人都被吓住了。

  一千多人。

  这一千多人可不是普通的仙人,而是平均实力都在仙王境以上的百战仙人,甚至还有云梯提名前十的颜罗。

  云帆二队所有人,无论是普通队员还是那些仙尊境的亲耳,看着女魃的目光就像在看史前凶兽!

  在众人眼中,女魃俨然如同一尊罗刹,浑身散发彻骨的寒气和杀意!而那双深邃的眸子,甚至不需要盯着你,只是从你身上扫过,你便可以听到你心脏扑嗵扑嗵,突然变急骤的跳动声。

  对于一名仙人来说,一生战绩能够达到一千余名仙人,这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如果一天晚上便杀死一千余人、其中还有一位帝境强者……那就不是能够用‘嚇人’来形容了。

  不过,伴随着恐怖的还有深深的骄傲!如此恐怖的高手,还有哪个团队能够拥有?那些在各大仙宗著名的强者,又有谁能在一夜之间尽屠一千余名平均实力在仙王境界以上的仙人呢?

  女魃可不关心这些,她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

  这场战斗在她看来,是极其有必要的,战术条例是死的,能把它们牢记在心,在训练中完美的使用,都并不能说明这是一名合格的战士,只有经历战火的洗礼,这些散仙们才能成为真正的战士。

  这场战斗的后期斗打得十分艰苦,对手的强韧远超他们的想象,但是,最终她们还是取得了胜利,能够战胜冬阳星第一军的青阳兵团,也让云帆二队上下的信心十足,她记得林海涛说过,一支队伍的荣誉感,就是建立在不断的胜利之上。

  现在,女魃能够明显感受到手下队员们的变化。

  参与战斗的各个中队现在都在组织讨论这次战斗中的得失,女魃并没有干涉,只是让各个中队必须交上一份最终的讨论报告,当然,出于惯例,经验总结做的最好的中队会有奖励。

  女魃一丢出这个甜枣,各个中队无不是兴奋得嗷嗷大叫!自从上次分队换装事件,所有人都对女魃的奖励充满了渴望,老板出手的,可绝对都是好东西啊。

  “已经确认了,是青阳宗澜沧海下达的命令,我们也查出来埋伏在队伍里的那个奸细。”蝎影仙尊眼中过一丝阴鸷:“这次来的不光是青阳兵团,还有虎吼战队、狮咆战队和翔天战队。虎吼战队的首领叫鱼俱玉,狂吹战队的首领叫史南飞,翔天战队的首领叫蒙太然,他们三个都是云榜排名前十的强者……帝境。”

  虽然之前就有所风闻,但当确认消息属实之后,房间里依然响起一片整齐的倒吸冷气声……三位亲境强者,即便是老板有越阶战斗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同时应付三位帝境强者?!

  女魃也蹙起了眉头,她同样没有想到,敌人竟然如此强大,如此豪华的阵容,便是六大仙宗的悟剑道,也不愿意轻易去触碰,难怪蒋英侠会纵容他们的发展。

  这个惊人的消息令众人集体陷入沉默。

  双方的力量对比实在太悬殊。

  能够战胜青阳兵团,其中有太多的侥幸成份,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冰风暴,女魃绝对无法给对方造成如此损失,颜罗也不会死,面对实力无损的青阳兵团,云帆二队败的概率远比胜利的概率要大得多。

  和轻装冒进的青阳兵团不同,其他三支队伍,他们准备要充分许多,而且三支队伍齐头并进一旦被其中一支纠缠住了,另外两支立即完成合围,那时,云帆二队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个消息对女魃的冲击太强大,她深深地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更加冷静。

  这个时候,慌张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让自己更加被动,女魃闭上眼睛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她需要冷静。

  半分钟后她重新睁开眼睛,眸子里只剩下幽深的寒意。

  女魃早就知道,自己的这些东西如果被他人知道,麻烦肯定会接踵而至,但是她没有想到,对方来的如此之快,而且一来便动用如此强大的力量。

  “他们现在的位置在哪?”女魃的声音很镇定。

  听到镇定声音,其他队员有些惶然的心绪倏地安定下来,似乎无论什么时候,老大都有会有办法。

  他们对女魃的信心不是凭空而来,而是建立在一系列骄人的战绩之上。

  霜月派的追剿团,之前所有人都认为女魃死定了,可追剿团无一活口,青阳兵团,冬阳星第一军,加上排名前十的颜罗,也同样难逃全灭的下场。

  这两场看似完全没有胜率、堪称奇迹的战斗,却让女魃在众人心目中确立了无比威信。

  蝎影仙尊连忙道:“四支队伍同一时间出发,不过青阳兵团轻装突进,那另外三队应该落在青阳兵团后面两天左右。”

  女魃拿起一张记录有地图的玉箭仔细检查了起来,然后问道:“三支队伍是联合在一起,还是分开的?”

  “分开的。”蝎影仙尊的审讯工作的十分到位,他连忙道:“本来他们四个部队成四个方向,向我们扑来,据说澜沧海和颜罗打了个赌,颜罗才轻装突进,希望能在十五天之内俘虏我们。”

  “青阳兵团的路线知道吗?”女魃继续问。

  “嗯,他们经过霜华镇、云光城,猛玛峡谷这条路线。”

  “另外三支队伍呢?”

  “这个就不知道了。”蝎影仙尊挠了挠头。

  冷静的眸子闪耀着异样的光芒,女魃缓缓开口。

  “现在,我们的优势是,对方还不知道青阳兵团已被我们消灭。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我们另一个优势是,我们拥有这一带最精确的地图和千里摄形球。”

  所有人都静静听女魃剖析,她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十分有力。

  “四支队伍,从各个方向锁定我们,对方首领的能力毋庸置疑,那么各个队伍之间的距离肯定保持适当,不会给我们突破的缝隙,原本青阳兵团的轻装突进,并不能算是破绽,因为对方绝想不到,我们能把青阳兵团全灭了,但现在青阳兵团灭了,这张网就出现破绽,三支队伍之间,会有一个空隙!”

  女魃冷冷道:“所以,我们只需沿着青阳兵团原本的路线,反向而行,便可以突破包围圈!”

  众人被吓到了,女魃的这个计划实在太大胆了。

  白泽仙尊犹豫了一下,道:“我们可不可以利用冰原地带甩开他们。”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显然对肖波这个意见颇为意动。

  女魃摇了摇头:“这一带几乎是一马平川,这对我们不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肯定在那里也布下了网!如果他们的势力真的这么强,那这一带,肯定都是他们势力范围,他们没有理由不在我们的前方布置阻击我们的力量,只有他们的后方,他们的防范才会疏忽,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我们能从四支队伍中冲出来。”

  “那我们现在……”蝎影仙尊微微蹙起了眉头。

  女魃神色一肃:“命令:所有队员,立即开始清理战场,所有的尸体都要掩埋,但要留下一定的战斗痕迹。另外,还需要布置我们向东南方向逃窜的痕迹。”

  “是!”蝎影仙尊和白泽仙尊凛然应命。

  “动作要迅速,我们的时间很紧,只有三个时辰。”女魃有条不紊地吩咐,一旁的众人突然有一种错觉,眼前的穆主管,似乎再也不是那个以个人战力而著称的穆主管,而是一位运筹帷幄的三军统帅!

  她的语气笃定,似乎胸有成竹!

  蝎影仙尊和白泽仙尊立即组织所有队员开始清理工作,就连刚刚痊愈的伤员都加入了工作当中。所有人都在拼命地干活,就连女魃身边的那些仙尊境亲卫也上前帮忙。

  谁都知道,现在是云帆二队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战胜了青阳兵团这样声名显赫的队伍,云帆二队的队员们充满了干劲,没有人打算就这样放弃,哪怕敌人比他们强大太多,刚刚缔造了一个奇迹的他们,士气达到了顶峰。

  房间里只剩下女魃一个人,她紧紧盯着手上的地图玉简,在脑海中不断地计算分析着……自己的判断是不是正确?他其实心里也没有多少底,刚才笃定的模样,只不过是强装而已。她知道,只有那样,才能给其他人带来信心,才能让他们镇定下来,这个时候,自己慌乱,才是真正的末路!

  女魃没有学过什么兵法,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计算到底正不正确。而且,这其间,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每一个不确定因素,都有可能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处境。

  巨大的压力让女魃觉得疲倦,身心俱疲,她有一种冲动,想躺倒在床上,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用管。

  这套方案到底正不正确,已经不是她光凭计算便能得出结论的,只有实施之后,才会知道结果。她不再质疑自己的判断,而是开始埋头,她需要准备,尽可能多的备用方案。

  既然躲不过,那就享受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