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214 山谷之秘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秦长老很肯定地摇摇头:“那个被围困的人就是天影宗掌教裘止戈。至于那个人仙……”

  他仔细地搜索了一下山谷中各个地方,却没发现什么线索,迟疑地说道:“或许她已经殒落了,也可能是两个人分头行动。”

  “这位裘掌教倒是盛名无虚!”罗长老由衷地赞叹一声,他们虽然知道裘止戈是一位掌教,可在他们想来,天影宗是个小宗门,就算是掌教,战力也有限。可是现在,秦长老才发现自己完完全全地低估了这个人,真要是与他单打独斗,秦长老也没有必胜的信心。

  “罗长老,现在给我杀了他,本座等不及了!”拓跋杰忽然神色暴戾地低喝一声。

  秦长老和罗长老两人都是因为有独特的能力,才会被赤炎宗主选做这次任务的人选,前者精通追踪之术,只要能让他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一般人都逃不过他的追踪,在幽冥山这种地方寻找一个人,他的能力必不可少。可罗长老却有另外一种能力,一击必杀的能力!

  对付裘止戈这样的精英,偷袭无疑是最正确的做法,而这个就是罗长老的强项,所以他也被选中了。

  听了拓跋杰的话,罗长老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不行啊少爷,距离上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家伙现在身边聚集了太多幽冥兽了,而且他的护胦法宝也是不差的防御秘宝,这种情况我杀不掉他的。”

  就算现在动手,顶多也只能让裘止戈受伤,无法做到一击必杀的话,还不如不动手,省的打草惊蛇,而且罗长老也害怕万一惊扰到那边的幽冥兽,他们三人会被包围。

  他和秦长老可没有能在万数幽冥兽中不停杀戮的本钱。

  “那怎么办?”拓跋杰大急,机会就在眼前,可他偏偏只能在这里看着,毫无办法。

  “等等吧少爷。”秦长老微微一笑,“他已经大战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有恢复的办法,也不可能是全盛之期了,若是那些幽冥兽能杀了他自然最好,若是他把幽冥兽杀光了,也肯定是强弩之末,到那时候再让罗长老出手不迟,想必他那时候也不可能有什么反抗之力了。现在少爷你就稍安勿躁,好好欣赏一下他垂死挣扎的丑态岂不正好?”

  “唔,说的不错!”拓跋杰大喜,连忙瞪大了眼睛朝裘止戈那边望去,果然如秦长老所说的那样,来欣赏裘止戈如何垂死挣扎。

  秦长老和罗长老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无奈和嘲弄,也就只有拓跋杰这样的蠢货能被他们随意糊弄了,换做其他人,想糊弄怕是没这么简单,将来赤炎宗交给这样的首席弟子,还真是堪忧啊!

  ******************

  女魃……或者说慕容纤纤,她们实际上都很擅长应付群殴,属于那种一个人围殴一群人的狠人,而女魃受本体恶根的影响,她可比慕容纤纤嗜杀多了。对于敌人,女魃从来没有过手下留情。尤其是在魏无忌之前准备动鹿清秋和严若频之时,她就没有打算让这家伙活着离开。

  “白鸟.冰羽飘零!”

  就在她一头扎进魏家群仙之中的同时,她的双手也迅速完成了印结,施展出星战技中的群攻杀着!

  女魃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一枚枚冰蓝色的羽毛在空气中迅速形成,盘旋飞舞,锋利的边缘割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呼啸,密密麻麻,仿佛真的降下了一片鹅毛大雪,大雪笼罩范围内,人影横糊不清,变幻不定……一枚枚带雪的羽毛飞舞着,带起一串串血珠,由空中飘落,凄美之极!

  这就是冰羽飘零!

  魏家的子弟们齐齐尖叫起来!

  他们发现自己无法冲出这片被冰羽笼罩的区域,甚至身上的护身法宝在冰羽的切割下也迅速黯淡下来,鲜血激射,不仅染红了那一枚枚晶莹的冰羽,也飞溅到彼此的身上,但他们就是束手无策,就像一群无头苍蝇,拼命地挣扎、原地打着圈,徒劳地等待着被宰割的命运!

  女魃拉高身形,立在他们的头顶,冷冷地俯视着他们,就像神祇在空中俯视尘间。

  魏无忌祭起一柄开天宝锤,像疯了一般,四下乱轰。

  现在的他什么也看不到,眼前尽是一片冰蓝色的飞羽,耳边是魏家子弟发出的惨叫声,他失去了往日的镇静,惊慌失措……他从未感到如此无助、如此恐惧,他觉得他快要死了……

  魏无忌的法宝威力相当可观,轰碎了一片片的冰羽,甚至有些闪避不及的魏家子弟也被砸飞,但就是轰不透那些冰羽。那些薄薄的冰羽就如同附骨之蛆一般,随灭随生,紧紧缠绕着他。

  天空中,女魃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些人的死活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她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惹出什么乱子,通过挑战获得参赛证,悟剑道自然不会阻拦。不过她今天出手的理会并不是挑战,而是……反击,虽然也说得过去,但如果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惹出大乱子,挑衅悟剑道的权威,那可就是愚蠢无比的行径,毕竟这里是悟剑道的主场,其底蕴不是澜沧海这样的暴发户可比的。

  女魃不是个愚蠢的人,她还记得这次来冰湖城的目的。

  她没有继续动手,但神识已经完成对冰羽飘零的调整。

  半空中,那些充满了绝望的声音嘎然而止。

  寂静,如同死一般的寂寞,而就在这片令人窒息的死寂中,所有魏家子弟,同时坠落!

  仇夫人的动作很快,已经开始在宫如海和魏无忌身上搜参赛证了。一个女人面无表情在血肉模糊的尸体上专注搜寻的行径,也足以令神经稍弱的人心里发毛。没有人同情魏家,魏家历来不受大家欢迎。最后的围攻行为,更是令人不耻。

  他们看向天空中那位女仙的目光中充满了敬畏。

  强大的实力、强悍的神通、冷血无情的性格,眼前的女仙在他们眼中立即变得危险。很难想象,一个看上去娇柔靓丽的女仙,竟然能够对死亡表现出如此漠然。周围的观战的群仙心中无不凛然,他们很清楚这种漠然代表了什么。只有经历无数生死,经历无数战斗,才能够拥有这种漠然。

  时局变坏,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情,若要达到眼前女仙的地步,该要经历多少战斗?

  这个横空出世般的女仙,其来历一下子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样的战斗在女魃看来,的确不算什么。经历了数千人的大战场面,这样的战斗,只能算得小打小闹。

  她忽然抬起头,目光投向远处天空。

  一道遁光破空向这边飞驰而来,速度很快!

  几乎眨眼间,对方就出现在女魃面前。而在其他仙人眼中,来者好似凭空出现。

  “这怎么回事?”

  仿佛来自极冰地带深处的冰寒气息一下子就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连那冰羽消散的速度都陡然下降。吕莹冷冷地扫视了混乱的场面,目光最终落在女魃身上。

  女魃有些意外,竟然会遇到吕莹。对于这个冰晶般的女人,她并不讨厌,吕莹是她少数不讨厌的来自六大顶级仙宗的弟子。不过,触及到对方冰冷的目光,她忽然意识到,自己面容已变,不再是瑞雪城的穆星玄,吕莹并不认识自己。

  “挑战宫如海,获得参赛证。”

  她没有说出魏无忌调戏鹿清秋二人的事情,毕竟这个理由更堂皇一些,周围那些围观者纵然有心怀不轨的家伙,也无法拿到自己确实的把柄,反正魏家的那些人都死了,怎么说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吕莹不为所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尸体?”

  “宫如海败了,魏家恼羞成怒发动围攻。”女魃饶有兴趣地看着吕莹。此时的吕莹,和她上次见到时感觉完全不同。六大仙宗的精英弟子,骨子里的那种居高临下的气质还是改变不了,吕莹已经相当不错,但在这点上也难免。这让她不由轻叹一声,人果然有实力才能赢得尊重。她当日身为穆主管时,吕莹对他是何其客气,而此时,态度却迥然而异。

  吕莹总觉得眼前这个看上去极其年轻的女仙在哪里见过,但无论怎么回想,都是一无所获。尤其是那种气质,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却也知道非常独特。

  自己一定在哪见过!吕莹与其说对自己信心十足,不如说对这种独特的气质充满信心。拥有这种气质的人,怎么可能是个普通人?

  扫了一眼,她认出来死的是魏家。

  她没有打算替魏家出头,对于这些一直游离于宗门之外,却经常挟宗门之威的世家,她一向瞧不上……实际上,这个时候,悟剑道也是谨小慎微,任何一个举动都会相当小心。更何况,魏家素来和悟剑道不对路。

  “还未请教阁下大名!”吕莹主动行礼,能够以一人之力,击杀这么多魏家子弟,而且连宫如海和都在其列,眼前这个女仙的实力强劲,只怕不逊于自己。

  这就有点问题了,吕莹是悟剑道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蒋英侠在她身上花费了无数心力,再加上整个悟剑道庞大的资源背景,她能今天有成就,不足为奇。可是眼前的女仙,和自己年龄相仿,也有这般实力,难道她也是六大仙宗的弟子?

  “慕容纤纤。”女魃还礼。

  这次她用的是真名,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了,云帆战队虽然不如六大顶级仙宗,但羽翼渐丰,任何想对付云帆战队的势力,都要考虑清楚……在这个纷乱的时局当中,任何损失都可能招致敌对势力的反扑,而云帆战队就是要在这夹缝之中,占据一席之地。

  这个陌生的名字,吕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时候,悟剑道对那些重量级的高手,都十分关注。他们最不欢迎的,就是像女魃这样,完全不知来历的强者,因为他们极有可能成为不安定的因素。还有让她们感到头痛的,就是这些人的行为她们往往无法预测,更无法控制或者应对。

  吕莹刚想说什么,忽然远处有人喊:“澜沧海到冰湖城了!”

  吕莹脸色微变,她神色匆匆地向女魃告辞:“慕容仙子,吕莹有事在身,先行告辞。”说完便急飞而去。

  澜沧海的到来,令形势本来就错综复杂的冰湖城,变得更加复杂。

  女魃多少有些心虚,杀了对方最为倚重的助手,杀了对方的侄子,灭了对方的青阳兵团……貌似澜沧海这一次极有可能就是冲着她来的。

  她并不打怵与澜沧海决斗,便是仙帝怎么样,大家又不是没有交过手。但与澜沧海这样的狠人交手,她必须有所准备才行。

  “鹿清秋、严若频,咱们去酒店开一套房间,白泽、仇道友,你们分头打探消息,回头在酒店会合。”

  她们刚到冰湖城,可以说是双眼一片黑,虽然云帆战队和无面仙宫在这里都安排有人手,但各方还没有接触,需要进一步接触。随着女魃的一声吩咐,大家各自行动了起来。虽然刚刚在酒店门外就发生了如此血腥的一幕,但酒店方面并没有理由拒绝女魃一行的入住……不仅仅是热情接待,还给予了极大的优惠。

  没办法,女魃造成的震撼超级强烈!

  一个人杀死一群人,不算什么特别的事情。可如今女魃所表现的实力跟她的年龄相比,那就让人震撼了,只要这种人活下去,那将来绝对是一方巨擘,现在交好,正是时候。

  傍晚时分,白泽仙尊和仇夫人想继返回,两个人的神色都十分的凝重。

  “什么情况?”女魃严肃地问道。

  白泽仙尊神情郑重的说道:“老板,我们要小心一些。这次结盟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