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219 幽谷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座阵法十分的奇异,纵然是承受了昆吾剑一击,也依然没有被完全破坏,反而在剑气完全消散之后,. 乐文移动网

  冲击那个入口之后,慕容纤纤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将那座大阵甩在了身后,脚下是一条小径,上面铺砌着一块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

  这条小径能向前方的一座幽邃的山谷,小径的两旁长满了的黑色杂草和藤蔓,但她脚下这块地方的两铡却没有任何植物。而且那些植被都是一动不动,仿佛是假的一样,但慕容纤纤的感知中明明察觉它们确实具有植物的气息。而那座山谷入口处仿佛有一面无形的壁障,隐隐约约地看不清楚里面,就连神识也无法查探其中的情况。

  咦?

  那是什么?

  慕容纤纤目光流转,忽然发现在两旁的杂草和藤蔓之间,竟然横七竖八的有许多的骨骸,这些骨骸有些年深月久已经化作骨粉,还有一些虽然没有被岁月腐蚀,但是被莫名地染成了黑色,如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

  她的心中微微凛然,毫无疑问,这些骨骸都是以前那些进入幽冥山的仙人所遗留的。他们跟自己一样冲出了那座迷阵,却不曾想莫名的死在这里。原本慕容纤纤以为即便有危险,那也在山谷的入口或者里面,现在看来,这条小径本身就不亚于一条黄泉路。

  此刻,整条小径都静悄悄的,除了微微掠过的风,一片沉寂。

  慕容纤纤虽然提高了警惕,但并没有害怕,确认暂时不会受到攻击之后,她反倒坐了下来,开始在脑海中整理刚才破阵时的领悟。这座迷阵非常的奇妙,对她在阵法方面的提高大有裨益。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慕容纤纤蓦然睁开双眼,起身而立,虽然这座迷阵她未得窥全貌,但一理通百理通,她现在就是再转身进去,也休息轻易将她陷住。现在是该探索那座山谷中的隐秘了。

  然而,就在她向前走了两、三米左右的距离时,变故陡生——小径两旁的植物就根活过来似的,那些杂草和藤蔓都开始疯长了起来,十余根草叶猛然抽长,犹如长剑一般向慕容纤纤横扫而来,发出‘嗤嗤’的破空声。

  慕容纤纤眸光一闪,脚尖连连踢动,十数颗鹅卵石颇空疾飞,迎向那些草叶……虽然只是普通的鹅卵石,但在她的仙元灌注之后,每一颗鹅卵石都有洞金穿石的威力,但在草、石相触的瞬间,慕容纤纤的眼睛差点儿瞪圆了!

  只听得一阵轻微的‘嚓嚓’声,那些鹅卵石竟然被草味从中剖开,就如同利刃切腐一般……慕容纤纤甚至下意识地踩了踩地上的石头,怀疑自己脚下是不是其它什么柔软属性的东西。

  石头当然还是石头,只是那些草叶太过锋利,根本抵挡不住。

  铮……

  眼见草叶继续向自己斩来,一条黑色的藤蔓也紧贴着地面,犹如灵蛇般的向她袭来,慕容纤纤断然祭出了七色神剑。

  现在的七色神剑在经过吞噬了大量的仙材后,已经是半神器的存在了,七剑同出,那些草叶纷纷被剑光绞碎,就连那根藤蔓也被绞成数段。

  然而,诡异的事情再次出现,那些被绞的碎草、残藤纷纷化作一缕缕黑烟没入了地面,而两旁的那些杂草和藤蔓就跟疯了似的狂长……如果说刚才似利剑,那现在就是长枪大戟,呼啸着向慕容纤纤袭来。

  “北斗.星火燎原!”

  慕容纤纤不敢怠慢,随即施展出北斗剑诀,七色神剑光芒暴涨,化作一片七彩星云环簇着慕容纤纤,一团团剑火从星云中飞出,将那些杂草和藤蔓绞碎……一缕缕的黑气成片地没入地面,慕容纤纤感觉到那些杂草和藤蔓的攻击越来越疯狂,也越来越有力量,随着她的前进,这些杂草和藤蔓也更加的密集。

  由于不知道这条小径上都有什么古怪,慕容纤纤连行字秘都不敢轻易施展,而那些植被的攻击虽然破除不了她的防御,却是将她包围起来攻击,就跟七彩星云的外面裹了一层黑的天幕似的,而且她举步起来越艰难,竟有些走不动的趋势。

  不能再这样了!

  慕容纤纤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星云陡然崩散,化作七道彩色剑光没入她的衣袖。

  呼!呼!

  嗤!嗤!

  那些杂草和藤蔓失去了星云的阻挡之后,就跟见了血腥的食人鱼一般,瞬息之间蜂拥而至,大有将慕容纤纤分而食之的意思,瞬眼间就交织成一片,将慕容纤纤笼罩了起来。

  就在这时,奇变陡生,丝丝缕缕的光芒从植被的缝隙中绽射出来,凡是触及光芒的黑色植被,都统统化为……虚无!

  没错,就是虚无,也就是被完全地净化了。

  仿佛是突然遭遇了天敌,那些黑色的植物就像是真正的生命体一样,迅速消散。

  旃檀佛光!

  早在进入幽冥城域之前,慕容纤纤就知道自己掌握着与鬼仙一脉较量的最大杀气——佛门神通!

  不过,虽然她怀有佛门神通,但也不敢随意暴露或者轻易施展对付鬼仙一脉的人——那绝对是拉仇恨的。试问一下,有谁能够容忍一个怀有克制自己实力的家伙在自己的地盘上到处逛游?

  但现在却是不必忌讳,就如她所预料的,那些黑色植被显然也是类似于幽冥兽一样的鬼物,被旃檩佛光一照,就如沃雪洒烈焰一般,登时就化了。

  这些杂草、藤蔓似乎确实有自己的灵智,至少它们会感到恐惧,除了那些已经被佛光净化的植物外,其它的都不再直接攻击慕容纤纤,而是在她四周摇摆起舞,作出种种威胁之状,却没有一根敢于靠近。而且随着慕容纤纤前进的脚步,它们也迅速后退、收回。

  见到这一幕,慕容纤纤的表情怪异起来。

  她之前以为那个迷阵是天然生成的,如果没有现在的遭遇,她还是这样认为,毕竟那迷阵太高明了一些,连她的洞察之眼都看不到阵眼所在。

  可现在的遭遇让慕容纤纤对原本的猜想产生了一些动摇,单是这些诡异的植被,就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

  这是人为布置的,甚至可以说,那迷阵也是人为布置的!

  什么人有如此大的能耐?

  能进幽冥山的,都是高阶仙人,但能够布置出如此大手笔的,必定是在阵道方面有着传奇般造诣的强者,而且对鬼仙一脉有深入了解的强者……或者他本身就是一位鬼帝。

  但他布置下这些手段,又为了什么?

  慕容纤纤一边闲庭信步地朝前走去,一边满脑袋胡思乱想,两旁的杂草草叶依然疯狂舞摆,但慕容纤纤却视若无物。

  没有那些植物捣乱,慕容纤纤很快便来到了山谷前……原本她总觉得在谷口似乎有一道屏障不让她看清楚山谷里的情况,但站在谷口后她才发现,那道屏障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

  山谷十分的空旷,她甚至看不到什么植物,只是在山谷中间有一座孤零零的石殿……说石殿实在是有些抬举它了,充其量是一座比较大一些的石屋罢了。

  石殿不知道是什么石材所建,但石殿的表面却布满了符文,里面似乎在镇压着什么东西。

  慕容纤纤展开神识并再次施展出了洞察之眼,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似乎没有什么危险?”

  慕容纤纤自言自语,踌躇了片刻之后,便举步向那石殿走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来到石殿门前,再次确认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伸手推向大门。

  仿佛沉重的大门应手而开,没有丝毫的迟滞,这反倒让做了万全准备的慕容纤纤为之一怔……貌似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

  虽然这扇石门已经不知道关闭了多久,但从里面传出来的空气来看,却没有丝毫的腐朽气息,就像是一座一直保持着良好通风的房间。慕容纤纤毫不迟疑地走进大殿,

  砰!

  石门在身后重重地关上,但房间里却依然是一片通明,也不知道这光源是从哪里出来的。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慕容纤纤一进到房间,目光和全部的注意力就被房间里的一件东西吸引住了。

  那是一颗灰朴朴的球状物,摆放在殿内唯一的家具……一张石桌上。但慕容纤纤心底里有一种强烈的**,驱使她接近那颗球状物。

  占有它!

  一股难以言谕的渴望驱使慕容纤纤抓向那个球体……就是慕容纤纤的指尖触及到那颗球体的表面时,那颗球体突然大放光明,表面变得一片晶莹润泽,就像是一颗透明的水晶球,里面云雾缭绕,一条峥嵘的神兽从云雾中探出头来,蓦然大吼一声,慕容纤纤顿时觉得头脑一阵昏沉,眼前一片光怪陆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拽着自己进入一个黑洞,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不脱,一身的神通都无法施展!

  她觉得自己像是被塞入了一个容器之中,全身都受到了挤压,骨头都似被挤断了一般,十分的难受……

  “欢迎进入蜃龙界!”

  一个浩浩荡荡的声音冲入慕容纤纤的意识之中,她在刹那之间陷入了一片昏迷当中。

  ……

  包厢中,仇夫人的目光转向女魃,似在解答,又似在探询:“弱水仙子,璇玑宫新一代强者中不世出的杰出弟子,虽然是仙尊境强者,但据说已经有帝境强者的战力了。”

  璇玑宫的弟子?

  璇玑宫的弟子怎么会来参加这个比赛?

  无数疑惑升上心头,女魃吃惊之余却免不了思索她的意图。

  璇玑宫当然有足够的立场来阻止悟剑道的结盟,但是,这种事只可能在暗中做,如此摆在明面上,那就代表着公然决裂。

  另一个包厢里,澜沧海安坐如故,在他身边,赫然是悟剑道的掌教蒋英侠。

  “澜道友可识得这女娃?”蒋英侠问道。

  “哦,莫非这小女娃有什么来历?”澜沧海露出有兴趣的表情。

  蒋英侠笑道:“她的确来历不小,她可是璇玑宫这些年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弟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澜沧海默然片刻,方道:“看样子,璇玑宫可是下了血本!”

  蒋英侠淡然道:“璇玑宫觊觎冬阳星,也不是一天两天。她的出现固然让我有些意外,可澜道友能大驾光临,更是让我吃惊。”

  “莫非蒋道友不欢迎澜某?”澜沧海不为所动反问道。

  蒋英侠笑了笑,话题一转:“我们且看看这位璇玑宫的杰出弟子,究竟能够给我们带来多少惊喜。”

  吕莹默立在旁,盯着场内的弱水,眼中闪过一丝战意。

  弱水立在台上,漠然地看着对方。在她面前,是一位九品巅峰的仙尊,一脸警惕地看着她。

  “开始!”裁判下令。

  弱水似乎没有听到,依然呆立不动。

  对方不知弱水弄的是什么玄虚,瞪大眼睛,警惕无比地看着盯着她。

  包厢里,女魃摇摇头:“弱水赢了。”

  白泽仙尊闻言一怔,有些诧异地偏过头:“这不才刚开始吗?”

  女魃解释:“她已经出招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修炼有一种极为厉害的瞳术。”

  果然,就在女魃话音刚落,台上弱水对面的那位选手,忽然七窍流血,仰面而倒。

  轰,四周看台立即炸开了,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弱水动手,她的对手就这样死了,他们看不懂!

  一号包厢里,蒋英侠带着几分赞叹:“璇玑宫的灭仙瞳果然是威力强劲,杀人无形,厉害厉害!”

  “只要他们不要遇到天禅院的弟子。”澜沧海亦同样微笑,但语气中却带着一丝不以为然。

  六大顶级仙宗之中,天禅院的弟子并不以战斗力而著称,但是他们心志坚韧,却尤其擅长破解幻象,在同等境界之中,一些幻术糊弄的神通对他们没有丝毫的作用,一旦施展,说不定反为他们所趁,取得胜机。

  在另一处包厢中,白泽仙尊满脸敬佩地看向女魃:“老板……老板,你怎么了?”

  “本尊似乎出了点儿意外,对我稍有影响,你且为我护法。”

  女魃急急地向白泽仙尊传完音讯后,也不避讳仇夫就在一旁,当即盘膝坐下。

  ……

  (有一段时间女魃这面的人物要暂时消失了,详情如何,请看下一卷了《蜃龙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