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253 赌注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珑山鸠的一声惊咦来得突然,显然是看到没有想到的人,众人的目光也随之看向那个白袍人。

  虽然眼前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但那个白袍人站在那里,就如同激流中的一根砥柱一般,巍然不动。

  “让开!”

  珑山扈面色一沉,在珑山鸠的身后,对那白袍人呵斥道。

  “珑山扈,闭嘴!”珑山鸠眉头猛的一皱,瞪了珑山扈一眼。

  “原来是天罗长老,想不到天罗长老,竟会出现在这里,真是令人万分意外呀!”珑山鸠竟然面色恭谨地向着那白袍仙人行了一礼。

  一众熟悉珑山鸠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珑山鸠的狂傲是出了名的,在家族中的一些长辈面前,也是桀骜不驯,今天却是如此客气,那白袍人到底是什么人物。

  “你是……珑山鸠!”

  被称做天罗长老的白袍人转过身,打量了珑山鸠一脸,微微点头,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随后目光从珑山鸠旁边的珑山扈身上扫了过去,珑山扈这时候,才是感觉心头跳了一下,只一眼,他就感觉自己好像被此人完全看穿了一样。

  天罗长老?

  珑山千奇等人也都惊疑不定地打量着白袍人……这里哪位长老?

  他们可以肯定,在珑山城中,绝对没有此人,难道是祖地出来的?

  “天罗长老是老祖身旁的剑侍,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连老祖都十分重视。”

  正当珑山千奇等人无比好奇的时候,一旁同样面露愕然之色的珑山破妄却是传音介绍道:“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离恨天宗一位太上长老的亲传弟子,是天宗的巡察长老。虽然他只是一位准帝,不过他的实力之强,就算是一些已经踏入帝境的强大存在,恐怕都奈何他不得。”

  当珑山破妄说完最后一句话,珑山千奇已经是震惊得无法说出任何言语了,像珑山振鹏等人的脸上,也都是差不多的表情。别看他们的老祖和大部分家族高层都是离恨天宗弟子,家族也是依附于离恨天宗门下,但认真说来,他们这些人是不可以离恨天宗弟子身份自称的。而且像珑山千奇这些人,都是以能够加入离恨天宗为荣,但宗门的门槛可不是那么好进入的。

  难怪,难怪一向桀骜不驯的珑山鸠都对那魏天罗如此客气。

  而魏天罗在珑山家族虽然名义上是老祖的剑侍,但自老祖以下,没有人敢对他无礼。尤其是他此时突然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跟即将的家族考核有关。

  家族考核,一共是三个级别。第一个级别,只有二十个人能得到名额。第二个级别,有三十个人能得到名额。第三个级别,有五十个人能得到名额。三个级别,一共是一百名家族子弟能得到名额。

  像珑山鸠等人,都是要参加这次考核,而且都是奔着第一级别的名额去的,因为,他们是要利用此次家族考核,突破最后的枷锁,成为仙王境界的存在。而只有一级秘境,才可能让他们突破踏入仙王境界最后的枷锁。

  “呵呵……你们忙你们的,该做什么做什么。我只是偶然路过来看个热闹,你们不需要管我!”

  魏天罗轻描淡写的摆了下手,又转过身去。

  “是。”

  珑山鸠轻轻应了一声,这才向着去珑山破妄等人走了过来。而其他目睹这一幕的人,一个个也是对魏天罗无比好奇,心中疑惑重重,互相传单询问魏天罗的身份。不过他们之中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珑山鸠那样的见识和眼力,询问一周,也是没人能知道魏天罗的真正身份,又不敢上前询问。

  跟在珑山鸠身侧的珑山扈,知道自己刚才太鲁莽了,一脸尴尬,讪讪地跟着,一句话不敢说。刚才他被魏天罗盯了一眼,竟是好一会都心神不定。他马上就知道,这位天罗长老的实力之强,远超过自己。

  “珑山鸠,想不到……连你也来了!”珑山破妄嘴角扯动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看着珑山鸠道。

  珑山破妄与珑山千奇素来交厚,可想而知,他与珑山鸠之间,不可能有良好的交集,彼此之间的关系也都心知肚明,没有人会介意必要的时候在对方后背插上一刀。当然,这一刀不能随便插,不然会有许多后遗症。

  “我当然要来!”珑山鸠冷笑说道,可能是因为魏天罗在场,他倒是收敛了不少,笑声也没有方才那么张狂,不过现在却显得更加阴森,“大海后浪推前浪,区区一个大罗金仙竟然向高阶玄仙发起挑战,还真是胆子不小,她真以为这生死擂是唬人玩的过家家?!如此狂妄之人,我珑山鸠,若是不来看看,一定会有遗憾。”

  “珑山崖,你怎么也有时间凑这份儿热闹了?”珑山破妄却将目光投向了珑山鸠身旁。

  “我刚好出关,听珑山鸠说起这件事情,也就顺道来看看热闹。到了这里……”一旁的珑山崖,不紧不慢的缓缓说着,说到这里,目光向着四周一扫,“果然没有令人失望,仙王以下的子弟,超过一大半都来了。”

  “确实是热闹!”珑山破妄笑了笑,“一会的挑战,也一定很精彩,令人期待。”

  说着,珑山破妄颇有深意的看了看珑山扈。

  珑山破妄虽然对慕容纤纤不熟悉,但他确实听过慕容纤纤不少事情,尤其是在血煞空间力阻仙王境强者,从空间风暴中神奇逃生,都让人感到好奇。对于另外一则说法,说是空间风暴并没有真正将慕容纤纤卷入,他其实对此深表怀疑。要知道,珑山园的眼力不可能太差,就算他没有见到空间风暴将慕容纤纤吞噬,但以空间风暴的威力而言,能够让珑山园误会,该是多么近的距离,而在那种距离下逃生,其实力可见一斑,绝对不是侥幸可以解释的。

  刚才,他又听珑山千奇说,慕容纤纤的修为又提升了一个小境界,击败这珑山扈……或许真的有可能!

  “精彩?”珑山扈脸上显露出一片狰狞之色,“是,一定会很精彩。一会挑战开始,我会好好的……让她知道天有多高,低有多厚!”

  “呵呵,珑山扈,看起来倒是信心十足。不过,按理说你是应该胜利的,不过……等一会儿,可别丢了你哥哥的脸面呀!”珑山破妄呵呵一笑,也是不阴不阳的用一种古怪语气道。

  “怎么?珑山破妄,莫非你还以为那个珑山纤纤丫头,还真能在挑战之中战胜珑山扈?你的脑子,也坏掉了?”珑山鸠听出了珑山破妄的意思,不由皱眉提高声音问道。

  这一场挑战,有脑子的人,谁会觉得一个大罗金仙能战胜八品玄仙?

  不仅仅是修为相差太远,他们的修炼岁月也在那儿摆着呢!

  “能不能战胜,一会便知!”珑山破妄一脸的期待。

  慕容纤纤若是真的能战胜,那对珑山鸠哥俩也是一个绝大的打击,省得这两个家伙一个比一个目中无人!

  “可笑!真是可笑!”珑山鸠面色一沉,双目之中光华连连闪动,眼角余光又是看了看站在那里的魏天罗,而后才接着说道,“珑山破妄,不如,我们就来赌一场如何?既然你觉得那个珑山纤纤能在挑战中获胜,那我们两人之间来赌一场,我也不算是我占你的便宜了。”

  珑山鸠诡笑起来,他觉得,珑山破妄是用自己的话将自己给圈了进去。

  闻言,珑山破妄却是沉吟起来。似乎是有些犹豫的样子。

  “你不是觉得珑山纤纤能胜吗?那咱们就赌一场,难道,你只是逞口舌之快?珑山破妄,你不会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吧?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我可一直觉得你珑山破妄,还是比较有魄力的。”见珑山破妄犹豫,珑山鸠又连续道。

  珑山破妄应该明白,自己的这个赌约,肯定不会小。要是答应下来,那可是就得大放血了。若是不答应,那珑山破妄今日的脸面,可就……

  而且,他故意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将声音放大。

  周围的人,只要不是离得非常远,应该都能听得到。果然,他的话音未落,便有许多目光转动过来,看着珑山破妄、珑山鸠这一群人。

  “珑山鸠可真够狠狠的!”

  “是啊,竟然趁机提出这样的赌约,也真是够卑鄙的。”

  “不过,也怪珑山破妄把话说得太满了。他若是不说,珑山鸠自然也不好提出赌约。毕竟珑山扈是他的弟弟,他也想为弟弟站脚助威嘛!”

  ……

  不少人都在低声的议论,猜测珑山破妄会不会同意这个赌约。

  珑山破妄身旁的珑山千奇则是面带怒容,他倒是真想答应这个赌约。知道珑山纤纤又晋升了一个小境界之后,信心更为强烈。只是珑山鸠针对的不是他,而且他也拿不出多少赌注,所以只能等着珑山破妄自己决定。

  “可以!珑山鸠,你想赌,我当然要奉陪!”

  珑山破妄闻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竟是毫不犹豫地应下了赌约。而随着珑山破妄的声音传出,珑山鸠脸上得意的笑容,却是慢慢的僵硬住,眉头也是微微拧了起来。

  ……这珑山破妄,难道为了脸面,是准备要伸长脖子给自己宰了?

  珑山鸠僵硬的表情,只出现短暂的一瞬间。他这样的人物,思维运转的速度远不是一般人能及。若不是眼力极高的人,都不可能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变换。

  既然珑山破妄为了自己的脸皮,要伸长脖子让自己宰,他珑山鸠自然不会客气!

  “呵呵……”

  珑山鸠朗声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商议一下赌注的具体数额吧!嘿嘿……以珑山破妄你的身份,应该不会小家子气吧?赌注太小,那我可没兴趣。既然你珑山破妄如此有信心,我想你也应该不会将赌注放得太低对吧?”

  珑山鸠话音放落,珑山破妄修炼者就点头笑道,“这赌注,好说。我既然答应了与你赌一场,自然会放开来。不过,我却是不太相信你珑山破妄的人品,万一你最后输了赌约,又不拿出我们约定的赌注,我又没法拿你怎么样,岂不是吃了大亏?”

  他虽然是作出低声细语的姿态,但周围都是什么人?

  所谓的‘低声’不过是笑话,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一些人甚至控制不住笑出声来,其他人也努力憋笑,似乎很辛苦的样子。

  珑山鸠脸色却是一黑……珑山破妄竟然直接说自己人品不好?!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要如何?”珑山鸠眼珠子一转问道,他现在是强忍下怒气。

  “这样……”珑山破妄略微沉吟,眼神看向不远处饶有兴趣看着自己这个方向的魏天罗,“天罗长老!”

  珑山破妄微微一拱手,正色说道,“天罗长老若是能做我们的公证人,我便可以放心了。不知道天罗长老,可有些闲心?”

  因为魏天罗的神秘身份,而且连珑山鸠对其都恭恭敬敬,其他家族子弟都下意识地与其保持一定距离,所以他的身旁边倒是出现一圈空白,看上去颇为醒目。

  珑山鸠本以为魏天罗会拒绝,却不料魏天罗闻言后,眉毛一挑,而后笑着说道,“反正我也无事,做你们的公证人也无妨。”

  说着,也不见他动作,微微一晃,魏天罗的身影便已经到了众人身旁。

  “慕容纤纤,前方就是生死擂了!”

  天空之上,两道身影正快速接近生死擂,正是慕容纤纤与千柳长老。

  “嗯,多谢千柳长老。”慕容纤纤点头说道。

  慕容纤纤自然也看到了前方的一个巨大高台,只是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慕容纤纤眉头微皱。

  她虽然早就料想到可能会有许多人来观看自己的这一场挑战,但是还是没想到竟会有这么多的人在场。这黑压压的一大片站在周围的看台上,让她有一种被人围观的感觉。

  “一会,你与珑山扈就在那个舞台上进行比斗。你若是胜利,你的贡献点返回给自己,而他的贡献点将会上缴,并且准备一份与赌注价值相当的修炼资源交给你,而你若是失败,所有的贡献点都会失去!”

  千柳长老目光一闪说道,“纤纤呀,其实你应该先修炼至玄仙境界,慢慢的积累,循序渐进。你现在这样……不免有些冒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