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317 幸灾乐祸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银袍女仙是仙尊境修为,就算遭遇仙王不得不压制境界交手,也断无可能这么快就落败,而且看情形分明还是受到了重创。

  “保护六妹。”

  青袍男子和黑衣少女都是大惊失色,他们本以为持有风魂幡在手的银袍女仙足以挡住慕容纤纤,谁料不仅没有拦下对方,还被对方突进身前,一拳重创。

  黑衣少女此时也顾不得珑山破妄了,对面那个女仙的来势太过迅速,一旦被她破坏,刚才她们好不容易才营造出现的机会必将失去。

  嗡~

  随着黑衣少女的指挥,那如同山岳般的巨砚蓦然转向慕容纤纤,重重地砸了下去,巨砚表面无数符文涌现,威能爆发,气势惊人!

  “想阻挡我?”

  慕容纤纤气势如虹,两道粗大的庚金剑气呼啸而出。

  嗤!嗤!

  一道庚金剑气劈向那黑衣少女,另一道庚金剑气却是劈向那青袍男子。

  这两道剑气可不是普通剑气,剑气中符文闪烁,散发着一股慑人心魄的气息。

  黑衣少女的身前出现了一张盾牌形状的光幕……‘咔’的一声,剑气被光盾挡下,光盾向后微微一退,随即屹立不动,但剑气中所蕴含的一股奇异的冲击,却也传递到了黑衣少女的体内,令其神色为之一变,却又堪堪扫了下来。

  而那青袍男子则是在一道蓝色剑光的保护上,震碎了那道剑气,可是随之一股奇异的攻击直接传递到他的体内,撼动他的元神,使得他身形一晃,险些失控而摔落地面。不过他同样是很快稳定的身形。

  “小心,她的剑气中含有灵魂攻击!”此刻,先一步与慕容纤纤的攻击接触的黑衣少女才急切地提醒道。

  没错!

  慕容纤纤这段时间参悟噬魂剑上的符文确实是大有收获,虽然法则元剑的融合还没有成功,但将灵魂攻击蕴含在其它攻击方式当中,还是勉强能够做到的,虽然还没有法则元剑的威力大,但骤出不意,也能致敌瞬间失神,在某些时间会有大用。

  所以,慕容纤纤给这种攻击方式起了个比较形象的名字,叫做失神刺!

  失神刺不是单独使用,如果是独立施展,效果不大,尤其是面对高阶仙人,根本没用,就是蕴藏在其它攻击当中,才会取得出其不意的功效。

  瞬间的战斗,慕容纤纤完全占据了主导之势,打那兄妹三人打得心底大骇。

  “兵字秘!”

  慕容纤纤接连三击,使得珑山破妄得以喘息之后,施展出九如心法中的兵字秘,仙气汇聚,转瞬间凝出一柄柄仙兵……刀枪剑戟、斧铖钩叉,十八般兵器俱全,呼啸着从四面八方向三兄妹袭击过去。

  这些仙兵虽然是能量构成,但丝毫不亚于真正的仙兵,而最为可怕的是,它们的攻击力或许不如真正的神兵利器,但每一个能量体都能够被慕容纤纤的意念引爆,这一来,攻击力就有些强横了。

  如果光是这些,那也还罢了,三兄妹以仙器护体,虽然被那些仙兵爆炸的冲击波震荡得如同浪谷扁舟,但也是有惊无险,但在过了一会儿之后,三兄妹的警惕性有所松懈,而就在这个时候,慕容纤纤再次将失神刺融合到了被选定的仙兵当中。

  轰!轰!轰!

  那几口仙兵跟其它仙兵一样爆炸,三兄妹都下意识的惯性抵挡,却不料元神骤然受到攻击。

  “不好!”

  青袍男子大惊:“我都瞬间眩晕,六妹和十三妹怎么挡得住?”

  不过他此刻也顾不得两个妹妹了,因为慕容纤纤已经冲到了近前。

  “这人到底是谁?明明只是仙王境界,但战力竟然如此之强!而且将灵魂攻击蕴含在其它攻击方式之中,分明是那罗烈才掌握的神通秘法,她又是什么人,怎么也会这一神通?”

  青袍男子心中剧震,不敢丝毫懈怠,而此时他的境界已经被小世界自动压制,与慕容纤纤是同一境界。

  “你精通灵魂攻击,但近身战斗恐怕就不如我了!哪怕我受境界压制,也不是一个小小仙王能够欺辱的!”青袍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厉芒:“受死吧”

  一道蓝色匹练铺天盖地般的向慕容纤纤席卷而去……虽然他的境界被压制了,但御剑的技巧和战斗的经验并没有被压制。这一剑,青袍男子已经全力以赴,眼看慕容纤纤的身形被剑虹吞没,他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神色。

  如果是银袍女仙见到这一幕,一定会告诉他,要小心对方的空间神通……但很不幸,银袍女仙并未目睹这一切,自然也就无从提醒。

  就在剑虹及身的瞬间,慕容纤纤眼中寒芒一闪,身形蓦然从剑虹前消失不见……下一刻,慕容纤纤的身形出现在青袍男子的背后,一拳轰去!

  在慕容纤纤身形消失的同时,青袍男子也有所感应,剑虹倏收,却已经来不及了,好在他还能够及时祭出了一件顶阶防御仙器护体。

  轰!

  青袍男子的身形就跟一个人形炮弹似的被砸飞,身上青霞爆闪,战甲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了许多。

  “咦?倒是挺耐揍的。”

  慕容纤纤眉毛一挑,如影随形般的追在了青袍男子的身旁,竟是比他的飞剑还要快几分。

  “我认输!”

  青袍男子再一次瞥见慕容纤纤的身影时,心中大骇,知道再不果断处置,恐怕战甲不见得再捱一拳,几乎在高喊出来的同时,一大堆信符也被扔了出来……这家伙倒是挺刁的,信符冲着慕容纤纤那一拳洒过来,除非慕容纤纤想轰碎这些信符,否则不可能继续攻击。

  嗯?

  慕容纤纤果然是一怔,她挟怒而至,本来是要斩杀对方的,但青袍男子的急智救了他一命……虽然慕容纤纤不见得稀罕这数十枚信符,可这些信符关系到离恨天宗的颜面,尤其是一干离恨天宗的高层都在那儿看着呢,她如果轰碎信符,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就在慕容纤纤一犹豫间,那个青袍男子已经被移了出去,慕容纤纤只好作罢,将他丢弃的信符全数收起。

  轰!

  就在慕容纤纤击败青袍男子的时候,珑山破妄也大发神威,迫得那个银袍女仙吐轿不止,只得扔出信符保命,那个黑衣少女却似怔住了,呆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是认输还是逃跑……转瞬间,她便已经失去了逃跑的机会,被两个人堵住。

  如果是杀死了那个青袍男子和银袍女仙,慕容纤纤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杀死这个黑衣少女……但现在她的两个兄妹都已经逃走了,貌似为了泄愤杀她也不值得了。

  看那名黑衣少女还摆出一付困兽犹斗的模样,慕容纤纤只感觉到好笑,现在她的怒火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珑山破妄也没事,所以也就变得有几分宽容:“我让你先走一个呼吸,你可以试试能不能逃走。”

  说着,慕容纤纤还眨眨眼,一付很怂恿对方尝试的样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少女拿出数十枚信符,心有不甘地问道。

  对方精擅空间神通,要追上自己确实不是问题,但这口气太弊闷了,如果自己能够以仙尊境界的实力与其正面战斗……黑衣少女忽然一阵沮丧,纵然自己的境界没有被压制,也未必就是对方的敌手。

  那可是一拳就能轰碎仙器的家伙!

  “珑山纤纤。”

  慕容纤纤的语气有几分揶揄:“这回你可以安心地走了。”

  “你……”

  黑衣少女如愿以偿地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但在扔下信符被移出小世界的瞬间,她才反应过来后面一句话似乎有些不对劲,不禁怒目以对,却是来不及反怼了。

  ……

  大殿之中,盛宴依旧,离恨道尊高居其上,其他的老祖们也觥筹交错,高谈阔论,这些人大多时候都是天各一方,虽然偶尔也有走动,但像现在这么欢聚一堂的机会却也不多。

  小世界中的大比在离恨天宗确实是一件大事情,但对于这些老祖们来说,却是不值一提,能够让他们稍为关注的,不过是家族的荣辱兴衰。至于死亡几个天才子弟……最多是微感可惜罢了。倒不是他们薄情,而是在他们数以千万计的生命岁月中,不知道看过多少天骄崛起、殒落,如果为眼前的事情伤春悲秋,那他们的道心也就太脆弱了。

  “珑山老兄,”

  一名面容带着几分猥琐的老祖瞥了一眼外面空中的圆形光幕,忽地展颜一笑,幸灾乐祸地说道:“那个黑袍小辈是你珑山家族的子弟吧?这小子的臭脾气倒是有些像你,到现在还看不清局势,恐怕很快就要殒落在我拓跋家族的子弟手下了,真是抱歉!”

  珑山老祖神色自若地看了小世界一眼,淡然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孩子以一敌三,虽败犹荣,但是那三个小辈,老拓跋,是你的后辈吧?”

  “怎么了?”面容猥琐的那位老祖闷声道,他还为‘龙生龙……’那句呕气呢。

  “呵呵,倒是颇有乃祖之风。”珑山老祖淡然一笑。

  虽然只是两个人之间的谈话,但二人并没有刻意回避其他人,在座的都是什么人?哪怕是空气拂动都能听出动静的强者,怎么可能听不到二人带着火药味的交谈。

  在座的诸位仙人,别看表面上言笑晏然,但骨子里可未必就一团和气了……就像这珑山老祖和拓跋老祖,就是一对老冤家,他们交谈,绝对不是什么知心、暖心的话。

  当听到那句‘颇有乃祖之风’的话时,众人都是轰堂大笑,笑得那拓跋老祖面色讪讪,颇有些下不来台。

  “珑山老儿,要以成败论英雄,谁笑到最后……”拓跋老祖的眼睛蓦地瞪大,“这个小丫头是哪个?”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在拓跋三兄妹与珑山破妄战斗的地方,突然插入一个身穿蓝色战甲的少女,接下来的场面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铁青……他倒不是系心三个晚辈的胜负,而是那种被打脸的感觉让他觉得羞辱。

  “哈哈哈……”

  珑山老祖自然也发现了慕容纤纤突然加入,场中形势急转直下,拓跋三兄妹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淘汰出局,自然心中畅快,念头顺达:“老拓跋,这回知道谁笑到最后了吧?”

  “哼!珑山老儿,你休得意,现在还远远不到最后时刻呢!”拓跋老祖黑着脸,却也不再挑衅珑山老祖了。

  “珑山,恭喜你有些后辈!”

  “珑山老兄,这个就是珑山纤纤吧?前段时期她的名气可不小。”

  ……

  这两个人斗完气,其他人也开始闲聊了起来,席间的火药味渐渐消散。

  宝殿之中,老祖们的心情其实还是很轻松的,胜败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机会的接近与消失罢了。后辈天才前赴后继的很重要,但他们家族的定海神针是他们自己,而非别人。

  但对于较技场上观礼的人们来说,那就完全不是那回事儿了,他们的心情会随着所关心的人的境况而忽上忽下,就跟坐过山车似的。

  珑山园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一次大比,他本来也有机会的,但他自忖实力不足,将机会让给了别人。

  此刻,他也坐在珑山千峰的身后,关注着进入小世界大比的同族好友,而珑山千奇和珑山破妄都是他关注的重点。

  “不好,珑山破妄危险了!”

  在看到珑山破妄被拓跋三兄妹围攻的场面时,珑山园焦急地握紧了拳头,可他也清楚,自己除了表示一下愤怒之外,再没有其它办法可以帮得上珑山破妄。

  但是,未必就没有其它机会……珑山园记得慕容纤纤似乎也在附近,只是她的身形消失很久了,不知道还在不在原地,能否感应到这里的战斗。

  “珑山纤纤,你一定还在那里,快啊,这股仙元波动是逃不过你的感知的!快出现啊!”珑山园期盼着。

  只要慕容纤纤在附近,这股仙元波动一定会被感知道,但珑山园还是担心慕容纤纤会不把这当一回事……最忧心的是,如果慕容纤纤不在附近,那珑山破妄在大比中的脚步恐怕就要至此而终了。

  事实上,似乎是某种存在听到了珑山园的祈祷,保佑着慕容纤纤感应到了远处的仙元波动,迅速朝那飞去,甚至展露出惊人的实力,那三人被迫得交出信符传送离开,珑山破妄和慕容纤纤也碰面了。

  “呼,度过一劫,珑山破妄安全了。”珑山园松了口气,“这下有珑山纤纤和珑山破妄一起行动,他们俩彼此帮助,都要安全多了。如果再能够找到珑山千奇和珑山玉凤,那就太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