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366 反目(祝亲们小年快乐!!)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胡说八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本帝岂是为一己之私卖身投靠之人?!不过是……”弧风仙帝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顿时涌起一股羞愤之色,怒视慕容纤纤,愤不能将她生啖。

  “呵呵……”

  慕容纤纤轻笑,“想必帝君是想青阳宗转而依附天道宗吧?不过,看你的意思,贵宗宗主似乎还没有拿定主意……甚至还不知道你的打算吧?”

  她微微摇头:“弧风,不是我小觑你,就凭你,恐怕还不够资格主持今天的事情吧?”

  “你……无礼!”弧风仙帝老脸发赤,觉得自己又被羞辱了,却又偏偏发作不得。

  不管是什么手段,慕容纤纤是真真正正杀死过三个仙帝的,并非所谓的‘帝级战力’,那种虚头巴脑的传闻。像弧风仙帝,虽然不一定就不是她的对手,但还真没有在她跟前叫板的必然底气。

  “哈哈哈哈……”

  一声长笑蓦然响起,只见谷中某处蓦地闪过一片光华,四条人影出现在谷中。

  笑声是中间那位身着赤红色长袍,身材瘦小枯干,长须过腹的老者所发,而在他的身后,是一名青袍中年、一名中年美妇和一名老妪,乍看上去似乎平平无奇,但仔细打量,这几个赫然都是帝境实力。

  “久闻离恨道尊的弟子珑山纤纤兰心惠质,天赋奇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符其实。弧风,你可真是沉不住气。”那老者摇头失笑,一张老脸满是慈爱之情,倒像是邻家老爷爷一般。

  “前辈可是青阳宗赤螭长老?”

  慕容纤纤淡淡一笑:“前辈身为青阳宗首席长老,理应明白事理,为何竟投奔天道宗,置青阳宗于不顾?”

  “呵呵,珑山小友,你说得不错。”

  赤螭也不生气,捻髯微笑道:“正因为老夫是青阳宗首座长老,才更要顾及青阳宗的利益。虽然离恨天宗并未欺压青阳宗,但有这依附之名存在,青阳宗就永远无法真正地崛起。而与天道宗结盟,青阳宗才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明白了!

  慕容纤纤恍然。

  说得简单一些,就像是一个有才能的人,无论你多厉害,只要还是一个集团的人,哪怕你已经是分公司的经理,那也还是一个打工者,远不如那些下海经商的……店面再小,也是老板。

  但,这真是为青阳宗着想吗?

  慕容纤纤不以为然。

  虽然她不曾仔细思忖过此事,但也知道,事情绝非如此简单,背地里一定还有更不为人知的龌龊交易,但这些都不是慕容纤纤所在意的。

  “赤螭前辈,”

  慕容纤纤不动声色,表情恬淡自如:“你将背叛说得冠冕堂皇,我也就不指责你了。毕竟是人各有志,但你真以为贵宗主也会如此短视吗?”

  几位帝境强者看到慕容纤纤在这种强敌环伺之下依然能够侃侃而谈,眼中也不由得露出激赏的神色。

  “珑山小友,你说得不错,宗主确实还在犹豫。不过,”

  赤螭微微一笑:“过了今天,恐怕他就会正视这个问题了。”

  慕容纤纤微微一哂:“也就是说,只要前辈今天击杀我,就可以促成贵宗主为了避免面对我师父的雷霆怒火,投奔天道宗?那跟寄人篱下有什么区别?当人奴才恐怕还不如依附吧?”

  “好一个伶牙利齿。”

  赤螭微微摇头:“本座也是怜才之人,只要你公开宣称加入天道宗或者青阳宗,就可以继续探索天道奥秘……”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何其不智?”

  慕容纤纤脸上露出一抹悲悯之色,目光转向另外三位:“这三位应该是天道宗的前辈吧?不知道如何称呼?”

  赤螭的涵养还是不错的,依然得住气,一一介绍道:“这位是青衣仙帝,这位是金花婆婆,这位是天蝉仙帝……”

  那三位果然都是天道宗的门人,这一次潜入青阳宗的势力范围,目的就是要趁慕容纤纤巡视之前,予以击杀。一方面自然是为了震慑离恨天宗,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了逼迫青阳宗主下定决心投附天道宗。

  “既然如此,战!”慕容纤纤面色一凝,眼中露出昂然战意,丝毫不以对方有五名仙帝为意。

  “好胆!”

  弧风仙帝大喝一声,“阵起!”

  “嗡~”

  空气中响起轻微的震颤,旋即山谷周围云雾蓦起,就连高空中也布满了云雾。

  “早就听闻珑山小友神通惊人,虽然只是仙尊境的修为,但一身神通却是真追帝境仙人。甚至还有三位仙帝殒落在你的戟下。若是在其它地方其它时间,本座也许的确无法奈何得了道友,但现在身处阵法之中,此阵虽然没有其它玄妙,却能够封禁空间,你最大的倚仗已经被克制,胜算如何还用我说吗?”赤螭眼中身出灿灿金光。

  其他四位仙帝望着慕容纤纤,同样如临大敌的脸现凝重之色。

  “赤螭前辈这就认为胜券在握了?”慕容纤纤嘴角一撇,泛起一丝冷笑。

  “看来,本座是劝不醒你了。”赤螭脸上露出一股无奈。

  慕容纤纤轻吐了一口气!

  既然双方终有一战,慕容纤纤也自然没有让出先机的意思,她一抬手,数十道庚金剑气呼啸而出,目标正是赤螭仙帝。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慕容纤纤的庚金剑气化为十余道银虹,方飞射到一半,就被另外四道剑气在途中拦截了下来,并发出阵阵仙光的纠缠起来。

  出手的正是天道宗那四人和弧风仙帝。

  眼见剑气几乎一瞬间被斩成了碎片,慕容纤纤神色淡然,双手迅速结印:“阵!”

  阵字秘!

  空间刹那间微一扭曲,赤螭仙帝等人都觉得眼前蓦地一变,彼此不能相顾,而且附近景象更是蓦然一变,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片漫天风雪的眯空中了。

  无数的雪花从天而降,而地面上则是晶莹清澈的一片,这里竟是一片冰川之地。

  “是融合了阵道的幻术?有些意思了!”赤螭仙帝发出一声轻笑,但面上一丝笑容都没有。

  此刻到处白茫茫的一片,其他一干人等全都踪影全无,看似一望无际的地方竟好像只有他一个活人一般。

  又抬首凝望了一下天空,从天而降的巨大雪花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忽然他目中金芒大盛,接着口中一声低喝,袍袖挥出,一道金色剑虹激射而处,目标正是高空看似空无一物的某处虚空。

  一连串的爆裂声从虚空中传来,随即金光银芒在那里交织闪烁不定,随即现出十几道剑气出来……这些剑气刚才竟借机隐藏在风雪中,悄然向赤螭仙帝射来。

  但却被赤螭仙帝早一步发现,随手放出飞剑轻易的击破了行迹。

  “咦!”一诧异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听声音正是慕容纤纤的声音,但充满了意外之色,但随即声音便消失了。

  以阵制阵!

  对方并非在此之前就对付慕容纤纤,所以她肯定这个阵法是这两天布设的。肯定了这一点。慕容纤纤身是阵道宗师,自然不会任由对方摆布,所以她以阵道和幻术隔绝对方,以低消人数上的优势,同样反制对方的阵法。

  至于幻术,慕容纤纤没想着让对方陷入幻术当中……除了弧风仙帝的实力稍差之外,其他四个人都是仙帝中、后期,神识强大,不是那么容易坠入幻境的。

  慕容纤纤占据主动之后,并没有想着破开谷中禁制而逃,在她看来,这同样是一种磨砺。

  出手试探赤螭仙帝之后,慕容纤纤并没有恋战,而是一沾即退,身形出现在另一处。

  那位天蝉仙子正在探索阵法,忽然脸色一变,十余柄火红色飞剑由衣袖中宛若游鱼般飞出,直击虚空一角。

  铮!铮!铮!

  数十道庚金剑气蓦然飞出与火红色飞剑交击在一起……由此可看出天蝉仙子的实力略逊于赤螭仙帝,那些庚金剑气并未一鼓绞碎。

  “啊!”

  天蝉仙子正欲加强飞剑威力,突然觉得紫府中的元神猛然受创,不由得发出一声充满痛楚的惊呼,身形微微摇动……却是慕容纤纤蓦然发出一柄火元剑,直击对方元神。

  虽然对方及时防御,但神识却是一片紊乱,原本占据上风的飞剑,仙光顿时一暗,威能为之大降。

  几乎是同时时间,慕容纤纤现出身形,手执龙血戟,奋然挥向那些已经运转迟缓的火红飞剑。

  ‘咔嚓’之声大起,十几口火红色飞剑中,竟然有小半飞剑都被龙血戟一斩两截。

  剩下的几口火红色飞剑,也刹那间仙光暗淡,哀鸣声不断,似乎受损不轻的样子。

  刚刚从法则元剑中缓过神来的天蝉仙子,一见本命法宝被毁,顿时大惊,心神牵扯下数口精血喷出,但却顾不得此事的急忙一催剑诀,要将残余飞剑全都收回,否则其中所有飞剑都被摧毁,可就不是眼下这点损伤了!

  但慕容纤纤已经出手了,又怎会再轻易让此人将本命飞剑收回!

  她飞快地冲着远处的庚金剑气一点指,顿时所有的庚金剑气都紧追着残余的火红色飞剑纠缠不放,同时那些没有对手的剑气,遁速更是奇快无比,几个闪动下,竟然诡异的绕到了这些火红色飞剑的前面,当即前后夹击下,剑鸣声大响,将这些火红色飞剑困在了其中。

  随后慕容纤纤蓦然出现,挥起龙血戟就要将天蝉仙子的本命法宝尽皆毁去……就在这时,她的上方却突然传来一声暴喝:“你敢!”

  随即两道金虹一闪,从上空的雪花中一下飞出了两条张牙舞爪的金色蛟龙出来,每一条都有二、三十米长,狰狞凶猛异常。

  慕容纤纤脸色不慌,似乎早料到了此攻击似的,单手抡动龙血戟继续攻击,左手却握拳,连续凌空挥击。

  轰!轰!轰!

  一道道金色的拳影直接迎向两头金色蛟龙。

  轰隆隆之声接连不断,金色光芒在蛟龙身上爆裂而起,不但将蛟龙身上金霞击的片片碎裂,还将两头蛟龙击的接连倒翻几个跟头。这个金色拳影,竟一个个威力大的出奇。

  而那两头金蛟,也仿佛经不起这般重创,口中一声低吼后,就各自现出了原形,竟是两柄金色短戈。

  慕容纤纤见此,心中微喜,继续凌空挥拳,向虚空中某处挥击。

  青光一闪,青衣仙帝脸色阴沉的现形而出。但他二话不说的手一抬,将两只金色短戈一招而回,随即一番手掌,手中蓦然多出了一杆黑色小旗。

  此旗只有数寸大小,但被一晃下,顿时旗面符文翻滚,一片云雾蓦然出现,青衣仙帝竟就此消失不见了。

  所有拳影一下扑了个空,慕容纤纤见此,不禁一怔。

  在另一边,慕容纤纤的龙血戟也没有得手,因为天蝉仙子一咬牙,突然祭出了一只紫金色的钵盂,一片紫光从钵盂中飞出,托住了慕容纤纤的龙血戟,而那残余的几口火红色飞剑这才趁机逃遁而回,一闪即逝的被此女收进了体内。

  慕容纤纤目光四转,见到此景,冷哼一声,转过身挥戟劈向天蝉仙子。

  天蝉仙子神色大变,当即手中钵盂方向一转,竟然对准了慕容纤纤。

  慕容纤纤却身形蓦然消失,在距离蚕天蝉仙子地方露出身影,一戟挥落。

  天蝉仙子一怔,但几乎与此同时,此女旁边突然涌起一团云雾,从云雾中猛然探出一只手臂,一把将此天蝉仙子扯入其中,随后云雾一闪消散后,人影踪迹全无。

  在下一刻,人影一闪,慕容纤纤身形就在天蝉仙子原先站立处浮现而出。

  她看着空荡荡的虚空,脸上现出了一丝煞气来蓦然反手一扬,一道紫色剑虹从袖中飞射而出,又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

  数十丈外的虚空处,紫虹骤然闪动。一声低哼后,一条断臂诡异的滑落而下,随即一个青色人影踉跄的现形而出,正是那位青衣仙帝!

  此人倒也狠厉异常,虽然手臂被斩,但另一条手臂却闪电般一抓,将断臂抓住,然后身形一晃下,就在一片云雾乍起之后,消失不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