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15 疑惑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0:43 源网站:顶点小说
  罗家瑞的那位朋友叫袁家栋,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一双眼眸炯炯有神,带着一付水晶眼镜,举止间流露出一付书卷的气质。

  二人进来之后,罗家瑞不露声色地站在了慕容纤纤的身旁,介绍道:“这位是袁家栋先生,业内知名人士,人面很广,明天的圣诞慈善拍卖会也是由袁先生主持的。这位是安家平先生,是行内有名的艺术品签定师。二位,这位就是慕容纤纤小姐。”

  “这一次麻烦两位了……”

  慕容纤纤客气地请二人入座,亲自给斟上了两杯茶水之后,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保密协议也取了出来道:“这件事情我不想张扬出去,所以……这个希望二位能够理解,所以这个保密协议还请签一下。”

  “这个当然。”

  袁家栋大约三十来岁,人显得非常干练,认真的看了保密协议就签上了大名。做为一名颇有名气的拍卖师,对于这种事情是驾轻就熟,不以为奇,等到安家平也签上名之后,江采菁和罗家瑞很识趣地坐到了一旁,慕容纤纤将三幅油画放在了桌面上。

  “《参孙被弄瞎眼睛》,这是荷兰画家伦勃朗的作品!”

  袁家栋还未开口,安家平已经发出一声轻呼,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

  “先麻烦安先生鉴定一下这幅画吧。”慕容纤纤很满意安家平的反应。

  “好的。”

  安家平扶了扶水晶眼镜,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打开随身的一个小包开始检查起来。

  “可以冒昧的问一下,慕容小姐这几幅画是在国外购买的吗?”袁家栋问道。

  “放心,这几幅画来历清白,但具体的我不能说,因为对方在捐献这几幅花的时候也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不过,我相信以你们的渠道,应该有办法确定它们是否为非法拍卖品。”慕容纤纤说道。

  “当然。我相信,这只是例行公事。”袁家栋解释了一句,慕容纤纤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安家平检查的很仔细。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才算是完毕,慕容纤纤递过去一杯茶水,笑道:“安先生,先喝口茶,歇一歇再检查另位两幅。”

  “好茶!”

  安家平喝了几口茶水,将茶杯一放。道:“也没什么累的,有一段时间没看到珍品了,没想到今天能够连忙看到三幅佳作。”说完,他又开始检查另外两幅作品。

  另外两幅作品中,一幅是伦勃朗的《夜巡》,另外一幅是塞尚的《厨房的桌子》,安家平检查的时候,掩饰不住的欢喜表情。让众人都觉得有意思。

  江采菁开口道:“塞尚我知道,是法国作家,被誉为‘现代绘画之父’。那个伦勃朗好像是荷兰的国家吧?我不是很熟悉。”

  袁家栋看安家平还在鉴定最后一幅画,便介绍的道:“伦勃朗是荷兰的画家,不过,他在整个欧洲的绘画史上所占的地方,是与意大利文艺复兴诸巨匠不相上下的。他所代表的是北欧的民族性与民族天才。

  之所以将他提升到这种高度,是因为他在画作中所表现出现的一种能够突出画像中人物灵魂的特殊技术:光暗。法国十九世纪画家兼批评家弗罗芒坦称他为“夜光虫”,也有人说他以黑暗来绘成光明……”

  慕容纤纤听着他口若悬河地介绍这两位画家的生平事迹,不禁心中叹服……两个人名就能扯出这么多话,果然是拍卖师啊,那嘴皮子真不是盖的。但她是一句听不懂,这些都不是在她的关注之中。

  大约是发觉慕容纤纤对于画家的生平兴趣缺缺,袁家栋问道:“慕容小姐,这三幅画你准备以什么价位出售呢?”

  慕容纤纤耸了耸肩:“我对这个可就不太懂了,希望能够借助于你的专业知识,给一个适合的估价。”

  刘子青想了一下道:“伦勃朗的两幅画。每幅2500万,塞尚的画3500万。如果你不是很急着用钱,我们拍卖行在新年的时候将会有一次特别的拍卖会,参与者中有不少是欧洲著名的收藏家,这三幅画一定会拍卖出一个好价钱。”

  这边谈好了相关事宜,那边安家平也已经鉴定完毕……当然是真的不能再真的真品,吸血鬼家族如果连这东西都弄出假冒伪劣来,她就去早最古老的吸血鬼家族砸场子。

  正事做完,剩下的事情就是交流感情了,慕容纤纤手中还有不少的好东西,当然想跟这两位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

  就在此时,一对母女走进了瑞香轩茶楼,一名相熟的领班热情地迎上来打招呼:“欢迎光临!罗夫人,罗小姐,二位是跟罗公子约好的吗?”

  “哦,家瑞也在吗?”那个被称为罗夫人的中年女人含笑问道。

  “是啊,罗公子和江采菁小姐,另一个不认识,不过长得很漂亮,也很有气质。”这个女领班没看到袁家栋二人,却是看到慕容纤纤进去。

  “他们在哪个包厢?”罗家敏问道。

  “在竹逸包厢。”领班现在已经知道人家并非约好,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嘴快,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只能继续说下去,只希望不会闹出什么乌龙来。

  “妈,我们也去看看,让我哥约一回雪萍,看他推三阻四的,没想到这次一约就是两个,他也不担心累着。”罗家敏鼓动道。

  “这孩子,胡说什么!”罗夫人瞪了女儿一眼,不过心里也有几分意动,随着女儿就过去了。

  竹逸包厢的门打开,慕容纤纤等人走了出来,袁家栋和安家平走在前面,双方告别,袁、安二人先行离开,慕容纤纤等人也正要离开,便听到有人在那边轻轻喊了一声:“哥!”

  嗯?

  三个人都顺着喊声看过去,只见罗夫人和罗家敏走了过来……慕容纤纤当然不认识罗夫人,不过看到罗家敏挽着她手臂的模样,也能够猜到她是哪位。

  “妈。家敏,你们怎么来了?”

  罗家瑞快步迎上前,嘴里打着招呼,眼睛却狠狠地瞪了罗家敏一眼。

  “别瞪我!”

  罗家敏有老妈这个法宝在旁。根本不怕罗家瑞,撇撇嘴道:“我们也是来喝茶的,金领班告诉我们说你们在这里,妈咪就要过来看看,和我没有关系。”

  “家瑞,难道你妈还见不得你的朋友吗?”罗夫人故作生气的扳起脸。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罗家瑞苦笑。

  “罗伯母。我是江采菁。”江采菁先过去见礼。

  “记得,美玲的女儿嘛,你可是有几年没上家里了,是不是把罗伯母都忘了?”罗夫人拉着江采菁的手,眼神却看着慕容纤纤,“这是谁家的女孩啊?”

  “慕容纤纤,我小姑姑的女儿。”

  江采菁介绍道:“纤纤,这位是家瑞的母亲罗夫人。”

  “罗伯母。”慕容纤纤上前道。

  “你就是慕容纤纤。翡翠公主?”罗夫人的目光在慕容纤纤看来就嗖X光一样,恨不能将她全身都扫个通透。

  “我是慕容纤纤,翡翠公主是别人开玩笑的。”慕容纤纤道。

  “那可不是玩笑。能够切出两块传奇翡翠的人,称呼一声‘翡翠公主’是绝对当得的。”

  罗夫人倒不是想找什么毛病,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这个女孩,因为就在她打量慕容纤纤的时候,罗家瑞满是担心的神色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你的皮肤不错,是专业保养的吗?”罗夫人越说越亲热,竟然来了个手拉手,弄得慕容纤纤尴尬不已,想抽回又觉得不合适,只得忍着。

  “没有。”她简短地答道。

  “妈。进去说话吧。”罗家瑞在一旁提醒道。就这么一会儿的耽搁,已经有人注意这边了,五个人连忙进入包厢。

  “得,雪萍这回真的悬了。”罗家敏在后面看着前面的罗夫人和慕容纤纤,心里暗自叹息。

  好在罗夫人虽然打听的比较全面,但并没有仔细到让人厌烦的程度。当天晚上还请江采菁和慕容纤纤吃饭,这顿饭的唯一结果是让慕容纤纤生平第一次消化不良了。

  “晚安!”

  她有气无力的向江采菁挥挥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注意到自己刚一进屋,江采菁就被荀美玲拎到自己的房间搞突审了。

  ……

  香港圣保禄医院。

  慕容家和任家的四位老人都已经回去了,慕容长青和任双双则在办公室里等待医生的检查报告。

  “长青,你说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回事?柔柔的病怎么就突然间好了起来?”任双双有些不安道,她是担心女儿的状况是回光返照,这一整天都在不安中渡过,整个人看上去都憔悴了许多。

  “双双,你放心,倪教授和泰勒教授不是都保证了吗?柔柔的身体正在向好的方向变化,就等最后的报告了。”

  慕容长青顿了一顿道:“你是最先发现柔柔身体变化的,难道就没有看到什么?当时从我们离开病房到你出去,其间并没有间隔很长时间,而且这一层楼都是高级病房,走廊上没有多少人才是。”

  “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发现,我出去的时候好像看到有人影闪了一下……是个女人,肯定不是医生。”任双双努力回忆道。不过她当时并没有在意,所以也不是看得很清楚。

  慕容长青还要再问,房门一响,倪锦洪和泰勒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

  病房里,慕容柔柔正在大口喝粥,旁边任原在一旁微笑,笑得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喂,你笑得那么诡异做什么?”慕容柔柔佯怒道。

  ~~shushuw-更新首发~~“我哪里诡异了?只是好久没有看到你吃的这么香,所以高兴。”任原说道。

  “是啦,就睡了那么一小会儿,醒过来全都不一样了,我现在觉得有使不完的力气,这张床我再也躺不下去了。不行啦,我今天晚上就要出院,表哥,你立即马上给我办理手续!”

  慕容柔柔的脸色确实是好得太多。短短一下午的时间,业已经恢复了少女的红润,四肢更是有了力气,眼睛也变得有神起来。

  “真是神了!”

  任原摇摇头。有些不可思议:“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难道真是吃了灵丹仙药?”

  “就是有灵丹仙药也要有仙女来喂啊,表哥,是不是我奶奶供的黄大仙显灵了?”慕容柔柔一般神秘地说道。

  “胡说!我怎么没听说过你们家供的黄大仙有那么灵验?而且这将近十年的时间又上哪儿去了?”任原嗤之以鼻。

  “哎,表哥,说真的,你说……是不是我姐她来过了?”慕容柔柔放低声音说道。

  “她?怎么可能?”

  任原觉得不可思议:“她那个人。就跟她的外号‘翡翠公主’一样,别看漂亮,可实质上是冷的、是硬的。”

  “不准你这么说她!”

  慕容柔柔这回真生气了:“她是我姐,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而且,就算她恨我们,那也是应该的,是我们对不起人家。”说到后来,她的声音低了下来。

  “我错了。别生气,我错了还不行吗?”

  一见慕容柔柔动怒,任原也慌了:“我是说。就算她有办法治你的病,也没有堪比黄大仙的神通不是?”

  “那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你才去找过她,后来我的病就莫名其妙的好转,别告诉我真是神仙做的。”慕容柔柔说道。

  “诶!我有个办法。”任原突然眼睛一亮。

  “什么办法?”慕容柔柔连忙问道。

  “那药肯定不会自己跑来的,既然有人送,她就得从走廊上走过,我知道这个医院的走廊是有监控录像的,我们想办法调出来不就成了?”任原说道。

  “能行吗?”慕容柔柔问道。

  “什么叫‘能行吗’?有钱能使磨推鬼,你把这碗粥喝了,等一会儿我们就去监控室调带子。”任原说道。

  医生办公室里。慕容长青和任双双看完检查报告,眼神还是有些茫然,慕容长青苦笑道:“倪教授,你还是给我们说一说柔柔的病到底怎么样了?”

  倪锦洪点点头:“简单地说吧,就是慕容小姐的身体因为未知的原因,发生了一种变化。就像是所有的细胞经过重新的转化一般,虽然她的心脏病还没有完全彻底的根治,但由于这种变化,已经不是很明显了。她可以像正常的女孩一样,去上学、运动、变恋爱,只要她想,就完全可以做,还有一点,那就是你们要定期带她回来检查一下身体。”

  “慕容先生,任女士,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慕容小姐不要急于出院,配合我们做几项检查。”旁边的泰勒教授说道,倪锦洪脸上立即露出了苦笑。

  “泰勒教授,你们不是想拿我女儿做什么实验吧?”

  任双双立即警觉起来:“我告诉你们,想也不要想。长青,我们立即办理出院手续!”

  “咳,任女士,别那么激动,我们只是化验一下血……”

  倪锦洪想解释。孰知这一解释,任双双走得更快,拉着慕容长青就回了病房……病房没人,任双双立即炸毛了:“哎,柔柔呢?是不是你们拉她去做解剖啦?快把我女儿还回来!”

  ‘呱呱……’

  一串肥大的乌鸦从众人额前飞过,慕容长青连忙安抚着:“镇定一下,双双,没那么严重,任原不是陪着她吗?可能是出去了。”

  看着任双双安静下来,倪锦洪才松了口气,连忙安排护士找人。

  “手术室别忘了去看一眼!”任双双在后面嘱咐了一句,刚刚和护士一起出去的倪锦洪差点儿摔一跟头……至于嘛,这是医院不是科学狂人的实验室!

  此时,在医院监控室里,任原和慕容柔柔正在跟里面的工作人员搜索白天的录像。

  “大约是八点到十点之间。”慕容纤纤道。

  “请稍等一下,慕容小姐。”工作人员在机器上操作了一会之后,将时间定格。

  “停,从这里开始播放。”慕容柔柔指着画面道……这幅画面正是慕容博等人离开病房的时候。

  画面上,一众人等都进了医生办公室,就在他们进去不久,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上,她似乎在走廊上倾听了一下动静,便向病房走去。

  “就是她,能不能调出她正面的图像?”慕容柔柔问道。

  “别急,她总是要出来的。”任原道。

  那个身影在病房里没呆多久,很快便走了出来,但看到她的正面时,任原和慕容柔柔都愣住了——画面上的人并不是慕容纤纤。

  “怎么会这样?”慕容柔柔自语道。

  “其实……也不一定。”

  任原侧着头看了一会:“柔柔,你有没有发现,如果从侧面看,真的很像是慕容纤纤。”

  “可她的脸……”

  “化装、易容,都是有可能的。我在苏黎世的一次拍卖会上,就曾经见过有人拍卖一张人皮面具,戴在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任原说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