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71 何以报德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怎么?你还要打人吗?”

  那个女人身后的一个男人冲上前大声喝叱道:“想肇事逃逸,扔下几千块钱就想了事,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我告诉你,我妈要有个三长两短,跟你没完。”

  慕容纤纤有些厌恶的看着这个突然加入的中年男人……长得丑俊不是个人能够选择的,可眼角上挂着一坨眼屎,那就有些恶心人了,这还不算那一股口臭:“亚媗,让这个人离我远一些。”

  她是见过这种人嘴脸的,对于他们,好声好气只会让他们以为你可以更好的被欺负,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暂时住嘴。

  “是。”沐菲比较老实,赵亚媗可不是什么好性情的,没等那个中年男人反应过来,就拎着衣领给扔出去了……比扔个球都容易。

  中年男子一个屁股墩摔在了走廊上,顿时所有看热闹的人都眼球外凸……这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份量级的,她是怎么做到的?一时之间,那个中年男人愣了,那个女人了愣了,而跟在她后面的另外一个瘦瘦的男人一直都很没有存在感,这时候却是立即跑出去那个中年男人扶了起来。

  “你、你打人你肇事伤人还打人我要报警有国法制裁你”

  女人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叫道,不过在慕容纤纤的目光扫在她的手上时,她立即触电似的将手收回,不敢再拉着慕容纤纤的衣服。

  “报警吧。”慕容纤纤淡淡地道。

  这个时候,床上的老妇人发出一声呻吟,醒了过来,那三个男女立即扑到病床前低声嘀咕起来……他们以为隐密,却不知道以慕容纤纤的听力。如何能够瞒得过去,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冷笑,却也不去理会他们。

  警察来的还算快, 因为这里距离市政府不远,真要惹出乱子来。那可真是会让全市大大小小的头头没有脸面的。所以不但来得快,而且带队的还是一位所长。

  “怎么回事?”所长同志一脸的威严。

  “这位领导。您贵姓?”那个中年男人上前问道。

  “我姓齐,长春路派出所的所长,你们谁报的案?”所长问道。

  “是我。我们报的案。呵呵,齐所长,我听分局的孔局长起过你,称赞你一向秉公执法。今天可要请求主持公道。”中年男人挤出一脸的笑。

  齐所长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的神色,脸上也出现了几分笑容:“同志。你贵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姓洪,是这样的,这个人肇事之后想逃逸……”中年男人指着慕容纤纤哇啦哇啦的一顿讲,一付苦大仇深的模样。

  “太恶劣了”

  齐所长的正义感如同泰山顶上扬把土……都逆天了,“肇事嫌疑人带走”

  “等一下。”

  慕容纤纤道:“齐所长,我不怀疑你执法的公正性,可当事人就在这里,你不加以询问,就给我扣上一顶嫌犯的帽子,未免太草率了吧?”

  虽然现在的年轻人都具备一定的叛逆心理,可那看是面对谁。面对家长、老师、领导,或者敢炸毛,但在面对国家机器的时候,可没有多少有有这种豪气……要么是底气十足,可么是犯傻,可眼前这个女孩怎么看着也不像是后一种,所以齐所长犹豫了一下,没有发作,而是看向床上已经苏醒的老妇人:“老人家,你还记得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老妇人,老妇人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歉疚,缓缓开口道:“是她把我撞倒的,我拽着她才没让她逃走。”

  “你胡”赵亚媗当场就炸了。

  “老人家,话要凭良心。”

  慕容纤纤轻轻叹了口气:“要不是我和那位司机师傅及时送你来医院,你恐怕早就发病身亡了,怎么可以昧着良心污蔑我呢?”

  老妇人垂下目光:“我、我没谎,是你撞地我,别不承认。”

  慕容纤纤气乐了,虽然已经有所准备,可真的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还是让她感到好笑。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你跟我走吧。”齐所长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有这个指证,走到哪里也是有道理的,不怕慕容纤纤底气十足。。

  “还不够清楚。”

  慕容纤纤淡淡地道:“医院可以证明,这位老太太在来医院之前就已经昏迷,何来抓住我不放之?而且医院有医疗证明她是因为严重的糖尿病才导致昏迷病发,跟有没有被人撞倒没有丝毫的关系。”

  “医院的证明只能证明老人家得的是什么病,不能证明你是不是撞倒她的疑犯”齐所长的语气强硬了起来。

  “那这个可不可以证明?”慕容纤纤取出了手机,然后按下播放键。

  “妈,你到底是怎么摔倒的?”

  “我刚从商店里出来,就觉得头一晕,就摔倒了。”

  “那、等一会儿等警察来了可不能这么,就是那个女的撞倒的,幸好你当时抓住她,才没被她跑掉,不过别人怎么问,你就反复这两句。”

  “这、这不好吧?她毕竟救过我。”

  “哼你要你的救命恩人重要还是你儿女重要?别忘了,你终究要靠我们几个养老送终的。”

  “妈我刚才问大夫了,你这病要治起来得花很多钱,你也知道我们几个的经济情况,那个女的看上去就是有钱人,从她手指缝里漏出来几个,就够你治病的。”

  ……

  齐所长懵了。

  看热闹的懵了。

  那两男一女没懵,脸色白的跟病房的墙壁似的,老妇人的脸色苍白,一下子昏了过去,幸好旁边的一位护士发现了,连忙招呼大夫过来抢救。

  “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干什么?都出去”大夫毫不气地赶人。

  众人来到了走廊里,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那兄妹三人,同时也看那些警察如何处理。

  齐所长也是气闷,那个中年男人所的分局局长敲是管人事的,不管是真认识、假认识,他不敢当作没这回事,知道对方不过是为了讹点儿钱,所以也就准备配合一下,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有这个录音为证,他若还不知道怎么办,这所长可真是白当了。

  “收队。”他恨恨地看了一眼那兄妹三人,就准备带人走。

  慕容纤纤也是急智,那兄妹三人以为众人那会儿都离得远,便想跟老妇人统一口径,却被她听到,然后施展了点儿小手段将谈话录下,否则就算最后查明,也是要拖上一段时间。

  “请等一下。”

  慕容纤纤不是鼠肚鸡肠的人,但也不肯平白便宜了那些小人。一些老人常叹世风日下,孰不知就是这些人搅和的,让一些心中有热血的人也渐渐地冷了下来……这种人,不值得怜悯

  “还有什么事情?”齐所长冷着脸道。

  “我想问一下,如果他们刚才报的案如果成立的话,我是不是要负责刑事和民事双重责任?”慕容纤纤问道。

  “如果你们双方达成赔偿方面的谅解,应该可以不用负刑事方面的责任,毕竟没有产生严重后果,属于民事范畴。”齐所长却是不好不答,对方并没有针对他们,所以他也松了口气。

  “如此来,我也要报案,追究他们的诬告罪,同是要他们将预付的住院押金还回来。”慕容纤纤道。

  “你……”那个女的一挺身还要话,却被旁边的中年男子一把拉住。

  “这位小姐,刚才全是误会,押金的事情好,我们私了、私了。”中年男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笑容道。

  “误会?你得轻巧”赵亚媗在一旁冷笑,看到她开口,中年男子立即觉得脖颈后面冒凉气,不敢再多话。

  “你想告他诬陷,去法院立案好了,我们不管这个。”齐所长地完,转身便带着部属离开。

  “我知道,我只是想提醒齐所长,有可能要求诸位出庭作证,这里先打个招呼。”慕容纤纤笑眯眯地道。

  齐所长身体僵硬了一下,旋即无奈地走了出去。

  “这位小姐,是我的错,我不该财迷心窍,不该恩将仇报,求求你,不要告我这三个孩子了。”那个老妇人苦苦哀求道,在屋里挣扎着要下床。

  “先别动,有话好好。”

  医生皱了皱眉,来到外面:“你们进屋去好好话,别吵吵。”

  慕容纤纤笑了笑来到病房中,看着那个老妇人,眼神有些复杂……虽然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可在她看来,儿女的份量显然更重。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可做人总得有底线,她的底线……已经是没有底线了。

  “这位小姐,我知道是我们对不起你,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给你陪不是,你大人大量就放过他们吧”老妇人泪流满面。

  “你知道吗?老太太,假如我补你们告倒了,不但要拿出一大笔钱,而且还有可能坐牢,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们错了求求你”老妇人在床上叩头。

  慕容纤纤一闪身躲开:“不要求我,法官会作出公正的判决。”

  “小同志啊,不要得理不饶人,要学会以德抱怨嘛”一名穿着才服的老者劝道。

  “以德报怨?”

  慕容纤纤轻轻一笑:“请问老同志,何以报德?”(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