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319 名额争夺(二)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魇心魔帝。

  准确地说,应该是叫做魇心仙帝才对,只不过他修炼魔道神通绝学,又生性残虐好杀,所以在背后常被人称为魔帝……当然,从其修炼的神通来说,称为魔帝更适合,只是……仙人也有羞耻心,大概是他也觉得魔帝难听,一旦听到,那是要发飙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人敢当面称呼。

  魇绝天心诀,就是魇心魔帝修炼的功法,专门汲取人的负责情绪进行修炼。越是强烈的负面情绪、越是实力强大的人所生成的负面情绪,对他的修炼就越有利,所以他是专门向仙人下手,不仅下手折磨他们,而且在折磨死他们之后,继续抽其元神蛔以折磨……最初的时候,他不过是暗地里行事,而且拿那些声名比较狼藉的人下手。可渐渐的,那些人已经不能满足他修炼的需要,便开始不加选择地下手,行事也越来越肆无忌惮,这也是那些魔功修炼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现象。

  最终,这家伙被仇家一路追杀,最后投入竹心国主的门下,那些仇人才不了了之。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是竹心国主定下的规矩,所以魇心魔帝虽然依然修炼魔功,但用来练功的炉鼎都是从外地掳来的。对于他来说,这些人骂得越是恶毒,他就越高兴,因为此时所产生的负面情绪是最为强烈的。

  “无耻老魔,下一个仙劫之日,你一定死无全尸,被心魔噬魂而亡!”一名少女破口大骂,在魇心魔帝走过她面前的时候,猛地啐出一口浓痰。

  别说少女此时全身修为被封,就算她实力全盛的时候,这一口痰也不可能近身……距离魇心魔帝尚远,那口痰便已经消散无踪了。

  “桀桀……小女孩,本帝什么时候亡,你是看不倒了,但你却可以享受一下自己死亡姝过程……”

  魇心魔帝怪笑一声,也不见他如何做势,那个女孩的身体已经凌空浮起。

  嗤啦……

  几声裂帛声响起,那女孩全身的衣服都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巨爪撕裂,犹如蝴蝶般纷纷扬扬地飘荡。

  “魇心老魔!你有本事杀了我!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少女羞愤欲绝,目眦欲裂。

  “哈哈哈,小丫头,教你个乖,落在本帝君手里,做人做鬼……那要看本帝君的心情。”魇心魔帝张狂大笑。

  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那少女后仰,身体弯曲得像是一张弓,全身皮肤红若喋血,一根根大筋缘起,就跟一条条长虫似的,少女面容惨变,叫声凄厉,不知道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诶~”

  仿佛是一声来自虚空中的叹息,又仿佛是空间中流动的气息,魇心魔帝正得意地吞噬着那少女散发出来的无尽怨毒,目光中堪堪露出警觉的神色,但旋即间却变得一片茫然……不仅仅是他,整个洞府之中,无论囚犯还是看守,抑或是魇心魔帝的其他手下,此时全都是面露痴呆之色,一动不动地杵在那里,整个洞府犹如一片死地。

  就在这个时候,囚牢的空间一阵扭曲,慕容纤纤的身形出现在那里,她目光一闪,空中少女那付扭曲的面容顿时变得平静了起来,随即慕容纤纤挥挥手,一套仙裳飞出,套在了少女身上……仙家手段,这种事情只是寻常,

  魇心魔帝,虽然也是帝境,但在竹心国,不过是一个未入流的恶人,所以在任务当中,根本没有他的名字……也就是说,慕容纤纤杀他,不过是助人为乐而已,甚至有可能惊动竹心国的魔头们。但亲眼看到魇心魔帝如此残虐,她又于心不忍。眼见那女孩遭受虐刑,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

  其实像魇心魔帝这种恶人,他修炼的魔功偏向于情缘方面,其神识也是极为强大。但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心防也是极为脆弱的……慕容纤纤的神识远胜对方,幻天诀将整个洞府笼罩了起来,无一人漏网,他纵有手段传讯,也是不爱。

  轻轻一抬手,从慕容纤纤的指端射出一道剑气,‘噗’的一声贯入那魇心魔帝的眉心,老魔翻身便倒,至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死于何人之手,也是憋屈之极……如果是在正面敌对,他纵然也会陷于幻境之中,却也不会毫无反应,只是他正在修炼之中,猝然受袭,根本就无从反应,一代巨魔,如此下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既然出手,慕容纤纤就无手下留情这一说,顺手将魇心魔帝手上的储物戒指摘了,整个洞府的人,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不是罪大恶极之人,只一起念阐,那些人便纷纷倒毙,杀死这些喽罗,甚至不用慕容纤纤亲自出手。

  不过……

  看着牢房中同样陷于幻境的那些人,慕容纤纤叹了口气,轻轻一挥衣袖,霎时间,牢房纷纷被打开,一条条身表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向慕容纤纤飞过来,慕容纤纤一抬手,衣袖张开,将那些人一一收入衣袖当中。

  袖里乾坤!

  这一绝学虽然也是应用了空间法则,但只是将衣袖里的空间扩大了N倍而已,并非是另扩空间,所以可以容纳生命体。

  将所有囚犯都收入袖中之后,慕容纤纤身形一闪,蓦然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她已经是在距离那座小城数千里之外的一处高岗之上。

  衣袖一抖,所有人都纷纷落地,此时慕容纤纤并未撤除幻术,这些人依然在幻境之中,他们都是仙人,只不过身上的修为被封印住了而已,解除这些封印,对慕容纤纤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当慕容纤纤离开后不久,那些人便先后清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清醒之后,自然有人反应迅速,发现周围已经不是囚牢模样,那个恐怖的魇心魔帝也不在跟前。

  “我们……我们是被救了!”

  一名仙人惊喜地喊道:“我身上的封印已经被解除了!修为还在,能够调用仙元了……”

  霎时间,所有人都发现那些魔头们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封印已经尽除尘,此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显然已经脱离了魇心魔帝的掌控。

  “恩人,请受芊水一拜!来生定当结草衔环,以报大恩!”

  那个曾受魇心魔帝折磨的女孩在发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之后,自然明白就理,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人救了她,这份恩情却已经诀天了心中。

  ……

  慕容纤纤并没有在意那些人对她的感激,这件事,不过是举手之劳,对于她来说,麻烦才刚刚开始,如何找到那个黑星仙帝,才是关键所在。

  ******

  魇心魔帝的洞府之中,一片死寂。

  魇心魔帝本人及其一干手下,全都毫无声息的死亡,府中地牢所关押的炉鼎,尽数失踪。

  虽然魇心魔帝不过是一个仙帝初期,但他毕竟是直接投到了竹心国主的门下,所以整个竹心国的高层都被惊动了,一道道身形犹如长虹经天,从四面八方而来,落入魇心魔帝的府中。

  “毫无打斗或者挣扎的痕迹,那些属下直接就被绞碎元神而死,魇心是被剑气击溃紫府而亡,同样没有还手的迹象,说明他们当时就已经被制住了。”

  在场的几名帝境巅峰强者,脸色都是非常的难看。

  “神识攻击。只有神识攻击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魇心他们一定是遇到了精通幻术的对手,而且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受到了袭击。”

  “精通幻术?”

  在场的人都勃然色变,精通神识攻击的敌人本来就很难缠,可是能够悄无声息杀死魇心魔帝和其一众手下,那实力更非寻常,如果这个人将目标对准他们呢?

  “是谁这么大胆,对魇心师弟动手?禀告国主吧!决不能这么罢了!”

  “找到凶手,杀了他。”

  他们一个个传音议论,竹心国的魔头们也霸道的很……倒不是魇心魔帝多有人望,而是他们这些人都有兔死狐悲之慨。

  这一次是魇心魔帝,那下一次呢?

  只有死去的威胁者,才不是威胁。

  咻!咻!

  两道遁光蓦然从空中下落,遁光收敛,露出一男一女两名仙人的身形,男的身穿红袍,相貌不怒自威,女的身着宫装,跟在男的身后,倒像是随侍之人。

  “见过火云道尊!”在场的一众人仙人看到来人,都恭恭敬敬地施礼问候。

  来人正是竹心国仅次于竹心国主的火云道尊。如果是平时,死了一个仙帝也不值得他这样的强者亲自出动,但眼下局势不同,谪神宫开启在即,六大暗恋俨然已经将向心力的某些人作为任务目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对此,竹心国主表示坚决不能忍。所以才有火云尊者此行。

  “你们查看过了?如何?”火云道尊淡然道。

  “禀道尊,凶手是擅长神识一道的强者,很有可能是某种幻术。”其中一人连道,“悄无声息瞬间就灭杀了魇心师弟以及整个洞府的手下。而所有囚犯则尽皆被挪移走,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一瞬间?”火云道尊追问。

  “是。从现场看来,绝对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魇心他们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而且那些炉鼎也都是一样被迅速救走……”

  这些家伙不当仵作真是可惜了,将现场说得丝毫不差,仿佛亲眼目睹一般。

  “道尊,敢杀我们的师弟,这事决不能这么罢了!一定要找出凶手,杀了他。”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义愤填膺……不是当真义气,而是担心那一位杀得手滑,再将目标对准自己。

  而且,在竹心国,只有他们欺负人,什么时候换别人来欺负他们了?

  “哼。”

  火云道尊冷哼一声,眼神冰冷一扫,“你们真以为这是普通的仇杀?”

  在场个个都一愣,连他身后同来的女仙都疑惑道:“道尊?”

  火云道尊淡然道:“实话告诉你们吧,谪神宫开启在即,为了名额分配,那六大世家以名额分配为名,定下刺杀目标,分高者得,而魇心……很有可能成了刺杀目标。”

  “谪神宫?”

  “刺杀目标?”

  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如此来说,他们的担忧是正确的,很有可能自己也是刺杀任务中的一员?!

  “所以,那些想角逐入宫名额的人,都已经成为了猎人,其中必定有不少人已经潜入竹心国。”

  “而魇心,很有可能便是被那些猎人中的一个杀死的?”

  火云道尊称呼里有火,声音却冷得跟寒冰一般。

  “可是,道尊,那些人既然是猎人,猎杀目标一定是为了积分之类的吧?我们这些小人物,他们也出手?”其场的几位仙帝也有些心慌,他们都知道,谪神宫每次开启,都会掀起大的风波。可是自己……貌似那魇心魔帝跟自己一样,距离十恶不赦的大恶还远得很,不应该成为目标才对。如果连他们这样的人都上榜,那恐怕得血洗竹心国了。

  “你们说得不错,他们的猎杀目标是竹心国的高层。不过,”

  火云道尊冷冷一笑:“对于那些猎人而言,杀死你们跟捏死只蝼蚁差不多,虽然他们不会特地杀你们。但如果碰上了,恐怕也是不介意出手一次。所以,你们这段时间行事,都要多加注意,免得被人发现之后,一个不顺眼就弄死了,我和国主可没有分身亿万的本事来保护你们。只要你们老老实实,那些猎人也不会有闲心情找你们的麻烦。”

  “是,是。道尊教导的事。”在场的大大小小的恶人们,一个个都噤若寒蝉般的连连点头,当真是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这些人行事肆无忌惮,但他们活得可比谁都仔细,谪神宫的名额竞争,不过一年而已,他们普普通通的一次闭过,也可以达到数十年、百年之久,躲它一年,自然不在话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