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73 远行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全聚德烤鸭,是中华老字号,虽然新华路不算是什么繁华街道,但在全聚德烤鸭店附近的停车场上,却是停了不少车辆,从豪华轿车到微型面包车,简直是应有尽有。不用,在这个时候想要找空座是很难的,更遑论是包厢。

  好不容易在离全聚德稍远的一个商场前停了车,众人只好一路走到全聚德烤鸭店,门一开,一片甜香扑鼻而来,立时就让人食欲大增。

  “这味道还不错。”赵亚媗大模大样地道。

  “你怎么知道?”小青问道。

  “我是北京人啊,当然吃过正宗的北京烤鸭,从这酱料的气息就知道烤鸭的味道如何了。”赵亚媗得意地道。

  “小青,你不会没吃过吧?”慕容纤纤看着小青,她和白素贞两个积年老妖,活着的时间就算是用脚来丈量,也足够将全国丈量几圈了,恐怕没吃过的东西还真不少。

  “吃是吃过,可时间太久,都忘了。”小青耸耸肩:“谁闲着没事儿记那个?”

  众人都笑了起来。

  “诸位,现在已经没有空位,还请稍等一下。”服务生非常气地招呼。

  “快活林包间在哪儿?”慕容纤纤问道。

  “哦,请跟我来。”服务生连忙在前面带路,来到二楼包厢。

  “纤纤宝贝,可想死我了!”

  房门一开,空气中淡淡的兰香流动,一个丰腴的身体已经扑到了慕容纤纤身上。

  “哎……你这个疯丫头。你是不是抱某人抱习惯了,这手都往哪儿放呢。”慕容纤纤很暧昧地调侃道。

  “咬死你!”杜飞儿开始呲牙。

  “飞儿,别闹了,”

  一脸稳重的雷涛出来救场,但下一句话就原形毕露了:“等关上门再收拾他。”

  “涛哥,你敢欺负我,我就哭给阿姨看!”慕容纤纤立即威胁道。

  “得!我去催她们上菜。你们随意!”雷涛立即败退,这些人当中,只有沐菲和赵亚媗二女和他们不相识。略为介绍之后,雷涛拉着彭军去选酒,几个女孩立即叽叽喳喳地起话来。

  “小小。想不想飞儿姐姐?”飞儿又开始蹂躏小小的头发,他脸上露出笑容,脑袋晃啊晃的想要躲开。

  “别躲,姐姐也想你呢。每到一个地方都给小小准备一个玩具,你看看喜不喜欢。”杜飞儿着,从墙边拿起一个挺大的包,放在小小面前,示意他打开。

  小小好奇在将包打开,里面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礼品盒,有遥控汽车、变形金刚……甚至还有一个大号的芭比娃娃。

  “小小。喜不喜欢?”杜飞儿问道。

  “嗯,喜欢.”小小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同样喜欢各种各样的玩具。

  “你花这个钱干什么?”慕容纤纤轻声道。

  “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小小也是我弟弟,用你多管?”杜飞儿得意地白了慕容纤纤一眼,继续和话。

  虽然生意很尽快。但这家饭店的上菜速度还是相当快的,尤其是在上烤鸭这道菜的时候,他们将烤鸭放在包间里的移动案板上,那位掌勺的大师傅现场表演片鸭的高超技艺,一边表演,还一边解。全聚德的历史和京城风云从大师傅的嘴里出来特别听。北方人口才都不错,特别是京城里的人,一套一套的俏皮话掺杂其中,让整个晚宴变得更加生动有趣。

  一只烤鸭被片出一百零八片带皮的鸭肉,吃得众人满嘴流油,慕容纤纤也是很没形象地放开了大吃,和杜飞儿大呼小叫的,好不热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表演完后,酒店人员悄没声的撤了出去产,慕容纤纤等人一贯的传统,先吃后,擦完嘴上的油之后,慕容纤纤问道:“做什么亏心事了?怎么突然想起请来了?”

  “什么叫‘亏心事’?难道请你吃饭还有错了?”

  杜飞儿不愿意听,伸手朝她腋窝抓挠。

  “错了,我错了。”

  慕容纤纤认输:“你不亏心,不过肯定有事。”

  “是有事。”

  杜飞儿将身体向后一靠:“本小姐准备暂别歌坛了。”

  “嗯?”

  慕容纤纤一怔:“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我不是跟你过吗?我想系统的学习声乐知识。”杜飞儿道。

  “我记得啊,那又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有学吗?”慕容纤纤问道。

  “不一样,这一次我是去法国留学。”杜飞儿道。

  “什么?”慕容纤纤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是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

  杜飞儿点点头:“手续学校都已经联系好了,雷涛也一起过去,趁着阿姨身体还好,我们出去巩固一下,回来也好干一番事业。”

  “这当然是好事,可是……奶奶怎么办?”慕容纤纤问道。

  雷阿姨的身体还算不错,而杜奶奶的年龄毕竟是大了,不知道能不能放心她远渡重洋。

  “奶奶支持我。”

  杜飞儿道:“现在奶奶有钱了,那几个姑姑大爷的都往眼前凑合,我也不担心他们不好好照顾奶奶。”

  “可你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开心。”慕容纤纤敏锐地发觉闺蜜有心事,无认是唱歌也她,学习也罢,都是杜飞儿自己选的,她只有高兴的份儿,而且杜奶奶虽然现在很忙,但她服食过自己给的丹药,身体正好着呢,忙活店里的生意,精力不下于雷阿姨。

  “那个女人来找我,要认回我。让我跟她一起生活。”杜飞儿声音低沉地道。

  “你怎么想的?”慕容纤纤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有什么可想的?”

  杜飞儿微微一哂,“我和奶奶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难道到现在反倒需要她了?你不是同样深有感受吗?”

  “可……当年的事情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慕容纤纤轻声道。

  “不一样……过程是不一样,结果是相同的。”

  杜飞儿喝干杯里的酒:“我是她留下的骨肉,这一点我承认,可我不是一只宠物。扔就扔,认养就认养。我承认她是我的母亲,但我拒绝与她发生更近距离的接触。”

  杜飞儿和慕容纤纤的身世有相同之处。都是被亲人遗弃的。不同的是,杜飞儿是父亲病死之后,母亲不满意家中的贫穷。抛下了女儿自己出走。正是不一样的经历和同一样的痛,才使她们二人成为挚友……慕容纤纤发现自己真没有劝人的立场。

  “奶奶知道这件事情吗?”慕容纤纤问道。

  “知道。奶奶只是,无论我怎么决定,她都是我的母亲,这是没得选择的。她让我多考虑一段时间。”杜飞儿道。

  “那你什么时候走?”再度沉默了一会儿,慕容纤纤问道。

  “今天晚上十点钟的飞机,不过好不许送我,免得让我哭得稀哩哗啦的。”杜飞儿道。

  “啊?为什么这么急?”慕容纤纤目光不由得赂她的小腹看去……这家伙该不是整出什么状况了?

  “看什么看……哎,你这家伙,想什么呢?”

  杜飞儿看她的眼前在自己身上乱瞟。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她一个劲儿的往肚子上看,恍然明白了,不禁脸一红,气得又要挠她。

  “怎么了?”听到这边的声音猛然提高。雷涛连忙过来。

  “没你的事!”

  二人异口同声瞪着雷涛,顿时间杀气外放。

  “得!算我迷路了?”雷涛一转身,又去找彭军话。

  “那个女的已经来大连了,我实在是懒得见她,索性早走几天。”杜飞儿道。

  “她不知道你去法国读书?”慕容纤纤问道。

  “不知道,奶奶不会告诉她。可她有可能会找你。”杜飞儿道。

  “安啦,不经过你的批准,我怎么可能告诉她。”慕容纤纤道。

  “嗯,等安顿下来之后,我们再联系。”杜飞儿道。

  “行啊,等我忙活完手里的事情,去法国找你玩儿,你可要给我当导游。”慕容纤纤笑道。

  “ok!就这么定了!”

  二人击掌,相视而笑。

  “喂!你们俩亲亲密密的,有点儿太无视我了吧?”雷涛再度杀回来,准备好好和她俩来次眼战,两只眼睛瞪得溜圆。

  “请坐。”二人异口同声的向旁边一指,雷涛顿时气势全无,很郁闷地坐下,像只呆头鹅似的看着二人。

  “涛哥,这一次你们留学法国,一定要相互照应,也要相互信任。如果需要我帮什么忙,就尽管,必要的时候我可以亲自过去。”

  慕容纤纤着,左手装模作样地在衣兜里掏出一只玉瓶,一打开塞子,一股清香顿时在房间中弥漫,稍有点儿酒意的几个立即头脑为之一清,都惊讶地看了过来。

  慕容纤纤再取出一只空的玉瓶,然后从前一只玉瓶中倒出两颗绿色的丹药塞入那只空瓶子里,然后将瓶塞盖上,递给杜飞儿:“这是我炼的丹药,你们安置了之后就立即服下,对你们的身体有好处。”

  “谢谢啦,有什么注意事项?”杜飞儿乐滋溺地收了下来。

  “吃完之后可能会排毒,所以请准备好洗澡水。”

  慕容纤纤本来想打趣两句,可又觉得眼眶发酸,轻轻叹了口气:“听你的话,飞儿宝贝,我不送你,但你一定要珍重。”

  “嗯,你也珍重!”

  慕容纤纤和杜飞儿、雷涛轻轻拥抱了一下,挥手告别……(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